《太苍之龙》

(4)

作者:萧逸

老和尚来回地在禅房踱着方步……。

少苍老方丈站立窗前,喟然长叹了一声,缓缓回过身来,看向故人父女。

今夜他们的来,无疑于平静的太苍古刹,投落下了一颗石子,激发而起的层层涟漪,足使得一心向佛、心无杂念的老和尚为之意乱心惊。

一个不祥的意念,忽然感染着他,似乎让他觉得这所古寺自此而后,将不再安静了,而致使此一突起事端的那个“不祥人物”——建文皇帝,正是下榻在自己庙里。以往不知,倒也罢了,如今知道了这个隐秘,反而无能推卸……关键在于老和尚本性亦属侠义中人,却与他跳出红尘的佛家身份,大相径庭,再者庙里五百僧众所倚所恃,亦不容许他稍有差池,这就让他感到十分为难,举棋不定了。

岳天锡十分明白他的处境,见状微微一笑:“你不要想得太多,只要守口如瓶,一切都将无损!”

老方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呐呐道:“你放心吧,这件事不会由我嘴里传出去半个字!”

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老和尚用着十分恳切的眼光,看向岳天锡道:“至于其他一切,只有交给老朋友你了!”

岳天锡哼了一声:“错不了!”便自站起告辞。

夜色深沉。

四下里虫声卿卿。整个庙宇笼罩在一片漆黑里,也只有低悬于禅房外的那一盏棉纸灯笼,散发着微弱的淡黄光色。

便在这个光度里,岳氏父女举手告别,燕子也似的,双双拔身而起,落上了琉璃殿瓦,有似一片轻烟般,消逝无踪。

打量着他父女那般去势,杰出轻功,老方丈亦不禁为之深深动容,双手合十,再一次颂出了佛号——

“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整整的一天,建文帝——朱允炆都显得十分气躁。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一个劲儿地在佛堂来回行走,不只一次踱向窗前,向外面打量着,这样的不宁,使得陪侍在身边的叶先生、李侍卫也为之心情忐忑,暗里担心。

“先生稍安……”叶先生说:“秦小乙人很机警,不会误事,大概也就要回来了!”

秦小乙是侍候皇帝身边的一个小太监,当时城破宫陷时,一并逃出。这两天朱允炆思念甜甜,几慾成疾,叶宫几位几经商量,无奈之下,才打发他去庆春坊,把甜甜姑娘接来一叙。

却是去了三个多时辰了,不见转回,生性急躁的皇帝,可就显得有些儿沉不住气。

“去!”重重地跺了一下脚,他说:“再打发个人过去瞧瞧!”

李长庭看着一旁的叶先生道:“这……”

叶先生赔笑道:“先生……这件事……”

话声未已,却听得前院人声嘈杂,似有脚步声传来,李长庭身子一闪,来到窗前,看了一眼,惊讶道:“陛下请退,有人来了!”

朱允炆才似吃了一惊道:“怎……么回事?”

话声方住,门外传过来宫先生急促的声音道:“先生请快避一避,街门口有人来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朱允炆还在纳闷儿,叶、李二人已仓猝催促他退出佛堂,后面有个暗间,便自暂时藏身那里。

来人一共六个,俱都膀大腰圆,一身戎装,佩着腰刀。

为首一个,浓眉大眼,身材矮壮,着青袍,前后着补,上面绣着只“熊”。本朝武官,共分九品,一二品大官,补子上应是绣的狮子,三四品为虎豹,五品是熊署。眼前这人敢情也有了五品的官职,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武官,莫怪乎一副盛气凌人,气势汹汹模样。

却见他一路大步行来,老方丈与本寺住持大师阿难和尚,一左一右陪着他,意在拦阻。

一行人看看来到偏殿,即在进入了中庭的六角洞门处站住了脚步。

“阿弥陀佛!”少苍老方丈横身阻住了一行人走势,向着来人为首武官合十道:“这位将爷,里面为外客居士投宿挂单之所,不便打搅了!”

“你混蛋!”

来人武官怒声叱着,手指着老和尚大声说:“你这个老和尚好不知进退,本人乃是奉了左将军之命令查钦命要犯,龙州城大大小小二十余处寺庙都没有人敢说个不字,你是个什么东西,胆敢一再阻拦,惹火了老子,先拉下去打你八十军棍,看你又敢怎地!”

老方丈合十赔笑道:“军爷息怒,这里是佛门善地,哪里有什么钦命要犯?”

话声未已,即由那名千户武官身后闪出一个校尉,怒声叱着:“闪开!”一把直向着老和尚当胸推去。

少苍老方丈虽说身手了得,无如对方既是来自左将军官衙,龙州地区正为所辖,为了息事宁人起见,这类人物,自是少惹为妙,是以眼前校尉虽说出手推人,只要不为其所伤,也就不与他一般计较。

当下随着对方的出手,霍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名校尉出手甚重,原以为凭着自己的力量,对方老和尚万万吃架不住,还不是应势而倒?却是不知竟自推了个空,身子一跄,竟自差一点倒了下去。

却是站在老方丈跟前的那个阿难和尚,眼明手快,右手倏出,“噗!”地一把已抓住了这名校尉的手腕。

“阿弥陀佛,军爷你站好了!”

不知道是这个阿难和尚的手劲儿大了一点,还是别有古怪。随着和尚的手抓之下,对方校尉只觉得手腕子上一阵奇痛,真仿佛整个骨头都为之折断,由不住“嗳哟!……”大声叫了起来。

“臭和尚,你?”

话声出口,这名校尉左手乍翻,“呼!”地一掌,直向着阿难和尚脸上掴来。

仍然是无能得逞,随着和尚的身子向下一缩,这名校尉的手“呼!”地打了个空。

为首那个武官千户,见状怒声吼道:“反了,你们这些和尚要造反不成!”

说时右手一盘,立即拔出腰刀,却听得一人大声道:“施不得!”

各人看时,却由偏殿内走出了个高大头陀。方丈与阿难和尚认出来正是打发这院子服侍杂务的那个空头陀,不觉微微一怔。

空头陀却是不慌不忙地来到面前,向着二僧合十礼拜道:“里面的居士先生说,不要紧,各位军爷既然要查,就请他们只管查看就是!”

老方丈原是有些担心,害怕事出仓猝,里面的人不好藏躲,眼前空头陀既然这么说,足证里面人已是有备无患,倒是不必再为阻拦。

聆听之下,老方丈道了声“阿弥陀佛”便自退后不言。

来人武官怒视他一眼,冷笑一声:“走!”

一行人随即大步向殿门迈进。

一行六人,大步进入。

叶先生身着绸衫,早已恭候。身边一左一右,站立着两个人。

宫天保。李长庭。

空头陀远远站住,高声道:“官老爷查庙来啦!”便自退开一旁。

为首矮壮武官手握住刀把子,圆瞪着两只眼,直瞪着叶先生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说时大步而进,一膀子搪开了叶先生,率先进入殿堂,身后五个人跟着一拥而入。

叶先生赔笑跟进来道:“我们是朝山上香来的百姓……”

“混蛋!”矮个子干户手拍桌面大声叱着:“刚才为什么不叫我们进来?好大的胆子,你们胆敢抗拒朝廷的王法吗?”

叶先生一躬而揖,惶恐道:“小民不敢……”

只不过是一会儿的工夫,这位前朝御史大臣,却已改了装束,头戴六合小帽,一身绸缎,阔气得很。

李长庭、宫天保也都穿着讲究,打扮成一副商人模样。

矮子千户大刺刺在一张太师椅子上坐下来,身后五个人一字列开,站立在他身后。

“好好地面不住,为什么住在庙里?你们是哪里来的?”

“大人说的是……”叶先生呐呐道:“小民等……一来是朝山进香,二来也是逃命才来!”

“逃命?逃什么命?”

叶先生赔着笑,却似愁苦地道:“小民等一行是从安南逃命来的!”

这么一说,矮子千户才算明白了。

“啊!原来这样……”

这几天朝廷正对安南用兵,成国公朱能新近拜受征夷将军便是因此而来,却不料这位将军才来到龙州便自病倒了,如今局势混乱得很,无论如何,用兵安南,势在必行,龙州地方邻接安南,两处商人来往,自是必经之地。

叶先生这番话,说得入情达理,一时消除了来人千户心里许多疑虑。

“这么说,你们原来是住在安南罗?”

说时,两只眼睛,在叶等三人身上频频打转。

“回大人的话……民等是来回两地的买卖商人!”

“做的什么生意?”

“是——”叶先生说:“珠宝生意!”

“啊?!”

矮子千户顿时眼睛为之一亮,却又面色一沉,重重在桌上一拍道:“混蛋东西,你当老子没有见?还想来哄骗老子么?”

来人虽然是个千户,无如这类武人,平常书读得少,全仗军功发迹,平日盛气凌人,哪里会把一干百姓看在眼里?开口骂人,出口不净,更是家常便饭,却不知当前三人身份极是特殊,听在耳朵里也就格外不是滋味。

叶先生尚能置若无听,宫天保、李长庭二人已不由有些按捺不住,脸上为之忿忿。

尤其是宫天保,原就桀骛不驯,昔日的御前侍卫,加以一身武功出众,如何会把对方一个小小千户看在眼里?

聆听之下,他便首先忍不住哼了一声,正要说话,叶先生素知他的脾气,生怕他坏了大事,忙自咳了一声,大声道:“小民说的乃是实话,岂敢欺骗大人?”

矮子千户早在进门之先,已经留意到三人的穿着阔绰,尤其是叶先生手指上的一枚宝石戒指,熠熠放光,色泽样式甚是希罕,对方自承是珠宝商人,这话大致不会错的了。

矮子千户外表粗鲁,心里却偏多诡诈。其用心已是呼之慾出。

“混蛋东西!”聆听之下,他越发作势道:“还说不是欺骗?口说无凭,你有什么证据?”

叶先生已知他的用心,微微一笑说:“大人要什么样的证据才相信呢?”

“混蛋东西!这还用说吗?”

一个高个子武弁接口说:“千户爷不信你们是珠宝商人,你们如果能拿出买卖的珠宝来证明,不就没有事了?”

叶先生点了头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心里却在盘想:看来对方意在珠宝,已是明显之事。钱财事小,如能为此脱得轻松,倒也值得。

他原来已有准备,聆听之下,却由袖里拿出了绸子包儿。

“这里便是,请大人过目!”

宫天保从旁接过,转向矮子千户道:“你要看么?”

矮子千户愣了一愣,未及答话。

宫天保“嘿嘿!”一笑,目露凶光,正待有所发作,叶先生咳了一声,道:“不可无礼!”

宫天保原已按捺不住,聆听之下,只得强压下心中一口闷气,将手上绸包递过去,却由那个高个子武弁接过转手呈上。

矮子千户拿在手上,匆匆打开,里面是一个缎面锦匣,打开来,珠玉满匣,一时面现惊喜,向叶先生看了一眼,匆匆合上匣盖,又自包好。

“很好!看来你们果然是贩卖珠宝的商人……这包东西,老子先带回去,请人看看,是真是假,再定发还!”

说罢站起来叱一声:“走!”

却不意宫天保横身而阻道:“且慢!”

矮子千户面色一沉道:“怎么?!”

宫天保扬眉一笑:“小人们做的是小本生意,大人若是拿走不与发还……岂不是……”

“混蛋东西……你要怎么样?”

“大人恕罪!”宫天保皮笑肉不笑说:“若是大人不见罪,小人愿意跟大人回衙一趟,等大人找人验完真假当面发还……这样可好?”

矮子千户一挑浓眉,方自叱了一声:“混蛋东西!”却是身边那个高个子武弁,用手肘顶了他一下,前者心里有数,顿时明白过来。

当下哈哈一笑,大声道:“你是怕我们吃了你们的油水?放心吧,老子们是当官的,岂能欺侮你们小民?既然你小子不放心,好,就带着你一块走!”

叶先生见宫天保终是忍不住挺身而出,知道他的用心,却有些放心不下,忙自向一旁的李长庭看了一眼。

李长庭为人持重,武功更在宫天保之上,若由他配合宫天保的出手,应是万无一失。

李长庭明白叶先生的意思,略略点头,就此抽身而去,旋即矮子千户一行告辞而出。

出得庙门,山花灿烂。

一径如蟒,迤逦直下。

却有四名持刀兵弁守护庙门,看见矮子千户一行出来,慌不迭趋前带路,一径向山下行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4)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苍之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