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苍之龙》

(5)

作者:萧逸

叹了口气,他转笑道:“这样就好……这几年来东藏西躲,我实在倦了,庙里虽是不好,总还宽敞,比别处也凉快,就是一个人太闷了……”

他的身子缓缓向后靠下,伸出了手,秦小乙忙把参汤送上来。

皇帝接过来,却拿着发起怔来。

“要是……要是……”

连说了两个“要是”,却是没有接下去。

叶先生肚里明白,多年来他与皇上朝夕相处,早已心脉相通,皇上心里想什么,他都能猜知。

朱允炆那句话应该是:“要是甜甜在我跟前就好了!”

或是要是朕身边能有个知心的人儿就好了……

当然,这个知心的人,必须是一个可爱的女人。

原来皇帝于建文四年京师城破之日,皇后马氏,不及逃出,焚死宫内,近臣多人皆自缢死,身边原携有一个爱妃李氏,以及爱子二人,随臣计有翰林院编修程济、监察御史叶希贤,与郎中杜景贤、梁氏兄弟等数人,连同身边侍卫太监,共二十余人。

二十几个人,说多不多,逃起难来,却也煞费周章。

那一阵子,朱棣帝追逼过紧,为怕太过招摇,朱允炆一行只好分开逃命,由程济携同太子皇子与梁氏兄弟等逃去重庆,朱允炆与叶希贤等潜走黔滇。

——却是第二年,朱允炆身边最喜爱的李妃,竟自不耐旅途奔劳,一夜突发心绞痛死了。

自此而后,朱允炆才真正地寂寞了,日夕长叹,形单影只,人也憔悴多了。

看着皇上这个样子,叶先生心里也是沮丧。

“皇爷——”他呐呐劝说:“你要看开一点……这里到底是庙,不大方便……”

朱允炆冷笑道:“庙!我可能一辈子都住在庙里了!”

“不!”叶先生说:“等这一阵子过去了,天凉以后,咱们到重庆去……”

一听提到了重庆,朱允炆不由得神色一振。

叶先生说:“太子如今总也有六岁了,有程先生在他身边,也应该读书认字了!”

话声才顿。一旁的李长庭忽然出声道:“轻声!”

却只见迎面轩窗,忽地大开,一条人影,鬼魅也似地飘了进来。

宫天保站在外围,离着窗子最近。

这个人,五旬左右,一袭夏布长衣,气势轩昂,身子骨尤其轻灵,起落既快,落地无声。

全场各人目睹之一霎,俱不禁为之大吃一惊。

李长庭身子一转,挡在了朱允炆正前。宫天保喝叱一声,已自向来人扑去。

灯焰子倏地一长——

两个人四只手迎在了一块。

来人,好个五旬壮叟,鼻子里哼了一声,施展出颇似“武当云手”那种架式,向外轻轻地一送,宫天保便似吃受不住,霍地腾身而开。

哗啦声中,撞倒了一个茶几。

饶是如此,宫天保的身子兀自打了几个踉跄,才自拿桩站稳。

李长庭目睹之下,大吃了一惊,怒叱一声:“什么人?站住!”

来人原来就没有歹意,李长庭这么一叱,他果然便站住了。

睁着双灼灼有神的眸子,还不及说出一句话,宫天保已自第二次发难,身形摇动间,第二次跃身而前。

“且慢!”

叶先生忽地出声喝止,横身而前。

“足下是?”

一面说,叶先生向着耸耸慾动的宫天保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的妄动。

事发突然,皇帝朱允炆也呆住了。

此时此刻,无论如何惊慌不得,幸而叶先生的凡事镇定,看出了来人的居心不恶。

果然,来人聆听之下,后退一步,双手抱拳一揖,恭声道:“草民岳天锡,参见列位大人,大人是?”

叶朱生道了声:“不敢!”随即嘿嘿有声地笑了。

“在下姓叶……”叶先生向来人注意打量,冷冷说道:“这里是佛门善地,老夫朝山进香而来……并无为官之人,老兄这个称呼,愧不敢当,别是认错了人吧?!”

岳天锡“哼”了一声,眸子里精光四射。

“错不了!”他说:“大人敢莫是监察御史叶希贤,叶大人吧?大人在上,请受小民一拜。”

说拜就拜,便真个地拜倒了。

叶先生说了声:“不敢!”向旁闪了一闪。

“岳先生,你认错人了。”叶先生说:“在下姓叶,可不是什么叶希贤……”

说话的当儿,宫天保手探腰际,锵的一声,已把一口通体软颤的缅刀握在手上,紧跟着身势一转,拦向门扉,那样子像是要阻拦对方去路。

李长庭却是一力护驾,不敢稍有怠忽。

叶先生口不承认,逼得岳天锡圆睁二目道:“大人不必见疑,草民父女此番前来见驾,无非本诸侠义,尚有要事要面禀皇上,大人若存心见疑,草民父女便只得告退了!”

叶先生心内已猜知他的所言不虚,只是兹事体大,一时还不急改口。

坐在正中的朱允炆,已忍不住道:“你说要面见皇上,朕就在这里,有什么话就说吧!”

岳夭锡实不知坐在这里的这个年轻人,就是皇上,聆听之下,神色一凝。转向叶先生而视。

事已至此,自是不必隐瞒。

叶先生只得叹息一声,点头道:“眼前便是陛下,壮士有话,便直说吧!”

岳夭锡神色一惊,转向座上朱允炆抱拳道:“岳天锡叩见圣上,请恕草民鲁莽之罪!”

一连拜了三拜,起身退开,便自低头不语。

看到这里,叶先生不再怀疑,微微一笑,转向朱允炆点头示意。

朱允炆道:“岳先生……不必多礼,坐下说话吧!”

岳天锡摇摇头说:“这就不敢!”

“你是怎么来到这里?”

朱允炆好奇地打量着他道:“你又怎么知道我住在庙里?”

岳天锡说了声:“这个……”头也不抬地道:“草民身在草野,心在社稷……陛下安危时在念中,年初陛下进入广西,草民便已听说了!”

“原来如此。”

朱允炆笑道:“你刚才进来时候,好身法,武艺不错呀!”

岳天锡道:“草民自幼习武,略通薄技。”

“你不必客气!”朱允炆说:“我看宫侍卫也不是你的敌手,你能为朕效力,真让我太高兴了……”

岳夭锡应了个“是!”道:“草民此来,特为奉还日间陛下遗失的珠宝。”

“什么珠宝?”

朱允炆一时没有想起。

叶先生“啊!”了一声道:“珠宝?你是说罗千户拿走的那匣子东西?”

“就是那些东西!”

“啊!”叶先生一惊似喜:“这么说,姓罗的千户一行,原来是你……”

岳天锡抱拳道:“草民父女只是为陛下护驾,略尽绵力而已。”

“好——”朱允炆大声赞道:“干得好!”却是奇怪地道:“你还有个女儿……她也来了?”

岳天锡道:“小女就在外面……未奉召见,不敢擅入。”

朱允炆道:“快传她进来!”

宫天保应了声:“遵旨!”转身开门,迎来了一掬夜风。

星月皎洁,遍地如银,却不见来人岳姑娘的芳踪何处。

宫夭保待将纵出。岳夭锡道:“尊驾请住,容我唤她便是。”

话声甫落,抬手发出了一枚钱镖。

“哧——”天空中响起了一丝尖细声音,耳听得“叮!”的一声细响,猜测着是那枚制钱落在了瓦面上的声音。

紧接着对面殿檐间随即拔起了一条身影,燕子也似的快捷轻飘,三起三落,不及交睫的当儿,已自现身当前。

各人看时,来人竟是个长身窈窕、秀丽刚健的姑娘。

隔着敞开的门扉,在外面她轻轻地唤了声:“爹!”便自站着不动。

宫天保其时已立身门外,见状趋前抱拳道:“是岳姑娘么,里面有请!”

岳青绫转过眼睛向他看了一眼,认出了来人是谁,微微含笑:“是宫先生?”

“啊!”宫天保意外地道:“你认识我?”

岳青绫笑而不语。

却听得屋里岳天锡的声音道:“青儿不可无礼,快进来吧!”

大姑娘才娇滴滴地应了一声,姗姗步入。

宫天保紧跟着她身后进来,随即关上了门。

说不出一种什么样的感触,总之,第一眼可就瞧见了他,坐在上首红木大师椅子上的皇上——那个斯文体面而英俊的年轻人。

她当然也早就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朱允炆,今年才二十五岁。

心里头像揣了个小鹿似的,噗通通跳动得好厉害。

庙场那么多人,怎么竟像是谁也没瞅见,偏偏第一眼就看见了他?

而他当然也看见了她。

四只眼睛交接之下,不期然地,像是久已相识那样,不由自主地,俱都微微一笑。

岳青绫只觉着脸上一阵发热,忙自搭下了眼皮,再也不敢多看他一眼,便自那么深深地施了个万福。

“民女岳青绫,见驾皇上,皇上万安!”

便是这句话,也像是早经琢磨好了的。

朱允炆只觉着眼前一亮,竟自为眼前姑娘的清丽神采,深深吸引住了。

“你是……”

叶先生在一旁道:“她叫岳青绫,这位姑娘是个女剑客,真正了不起……”

“我知道……我看见了……真正难得!”

朱允炆这才发觉到,对方姑娘犹自请安未起,才自吩咐说:“岳姑娘你起来吧!”

大姑娘轻声地应了声:“是!”才自站起。

满屋子的眼睛俱都集中在她一个人的身上,看得她好羞、好窘,偏偏无处躲藏,一霎间两颊飞红,眼神儿左右不定,便自落在了自家的脚尖儿上。

却是由衷地心里充满了喜悦。

原来他就是皇上?这么年轻,这么俊……

忍不住略略抬头,向着那边瞅了个眼皮儿,仿佛是看见了他犹自在盯着自己看!

“这个人……”她心里嘀咕着:“难怪人家都说他好风流……”

耳边上是皇上与父亲的对话,说了些什么,压根儿她也没听清楚。心里面恍恍忽忽,像是踩在云雾里一样的轻飘……

直到父亲的手轻轻碰了她一下,“皇上在问你话呢?”

“啊!”

一惊而视,四只眼睛可就又碰在了一块儿。

“我问你,你的这一身本事是跟谁学的?”

“是……在南普陀山……琴凤阁……”

“普陀山有个琴凤阁?”

“有的!”叶先生笑道:“陛下忘了,两年前我们还去过那里……是个道观吧?”

“啊!我记起来了!”朱允炆眼睛里闪动着亮光:“那里的道人也会武?”

听到这里,岳青绫忍不住低头“嘤!”一声笑了,忙收敛住,不再出声。

朱允炆一扫先时的落寞,此刻面对父女二人,尤其是看见对方姑娘,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喜悦。

“刚才你父亲说,那个贼千户是你除去了的,真是好本事

岳青绫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言。

忽然想起,随即打开胸前十字盘结,把系在背后的那个盛有珠宝的匣子双手呈上。

小太监秦小乙忙自上前接过来,转手呈递。

朱允炆不解道:“是什么?”

岳青绫说:“是皇上的珠宝……”

叶先生随即趋前小声说了几句,朱允炆才明白了。一连说了几个“好”字,那一双充满了异样感触的眼睛,只是频频在岳青绫身上打转。

“你们父女这次为我立了大功……真不知道要怎么谢你们,这匣子珠宝,就算我送给你们的见面礼吧!”

“草民不敢承受!”

岳天锡躬身握拳道:“万万不敢,草民父女为陛下尽忠,只在人臣之义,谈到赏赐,可就万不敢当……”

叶先生向着皇上摆了摆手,点头示意。朱允炆明白他的意思,也就不再坚持。

“好吧!”点头道:“我就谢谢你们了!”

岳天锡道:“草民父女今夜鲁莽求见,乃是要奉劝陛下注意行动,不可再轻易离庙走动,外面风声很紧,陛下不可不防。”

朱允炆微吃一惊,道:“你是说……”

岳天锡道:“外面已有传言,说是陛下来到了龙州,这一次朱能来到龙州,便负有搜拿陛下的使命。”

朱允炆怔了一怔,脸上现着微微冷笑。

“岳先生不必为朕担心,这种事年年不断,防不胜防,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一旁的叶先生却是比较持重。

“皇爷,岳大侠既然这么说,定有所见!”他随即转向岳天锡道:“你听见什么了?”

岳天锡点点头道:“永乐逆帝对皇上的搜查从来也没有放松过,这一次朱能来到龙州,身边有几个很厉害的人,听说便是专为了皇上来的!”

叶先生哈哈笑道:“是来自大内的锦衣卫?”

“叶大人也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5)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苍之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