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苍之龙》

(2)

作者:萧逸

朱允炆关心地问:“李长庭怎么还不回来?你看他有危险没有?”

高鹤行摇摇头说:“奴才不敢瞎猜……李长庭功夫很高,以奴才想,纵然不见得能是对方的对手,退一步也应该可以保住性命……只是奇怪,他何以迟迟不见回来?……”

朱允炆皱眉道:“什么?敌人是谁,这么厉害?连李长庭也不是对手么?”

“这……奴才可就不清楚了……”

停了一下,他才又道:“敌人里面有个姓方的,还有个姓井的,很是厉害,要是李长庭遇见了他们,可就……”

朱允炆不觉怔了一怔,他已不只一次地听见这两个人的名字了,高鹤行既然也这么说,足见这两个人断非易与之辈。

一时间,他心里大大生出了隐忧,不禁为着李长庭的目前安危担起心来。

“先生好好歇着吧!天快亮了。”

高鹤行说了一句,拱身站起,方待退后,耳边上却似听见了什么异声。

朱允炆也听见了。

一缕尖细的破空声,自远方划空而过,像是哨子般发出了长长的声音。

高鹤行登时神色一凝,抖手打出了一枚飞蝗石子,却不是飞向空中,而直袭向当前那一盏高挑长灯。

“波!”的一声,纸灯应声而灭。

登时,眼前一片昏暗,东边天的一线曙光,鱼肚子白色,看起来也就格外显眼。

朱允炆吓得身子向后缩了一缩,“那是什么?……”

说话时候,高鹤行已飞身纵出,他轻功极好,一连几个起落已是十数丈外。说时迟,那时快。即在他身子方自站定的同时,“唏哩!”声中,天空中再一次传过来前闻的尖锐声响。

黎明前的晨曦,甚是晦黯,看不清空中到底是个什么物体,银灰灰的闪一闪,“叮!”的一声,射向山壁,反弹而坠。

高鹤行身形前纵,赶到近前,弯腰拾起来一看——

一支弯曲如蛇的小巧响箭。

这玩艺儿制作精巧,断非一般江湖人所施展。高鹤行出身大内,一望即知,正是昔日锦衣卫惯常使用的玩艺儿。

见微知著,不用说,敌人一面已有人发现这里,正自施展讯号,通知同僚。

果真如此,可就大事不妙。

高鹤行心里一惊,却是惊中不乱,当下右手翻动,用“甩把”之势,“唰!”的一声,把手上响箭以全力掷出,手法疾劲特别,极是内行。

这便是高鹤行聪明的地方了。

眼前施展,故布疑阵,以得自敌人之响箭,给敌人以错导,高明透顶。

响箭出手,发出了极其尖锐的一声哨音,却是取势迂回,向着左面相反方向飞坠过去。

敌人一面,在不明就里情况中,万难分辨,势将作出错误判断。

高鹤行响箭出手,人已飞纵而起,起落之间,一如燕子的翩跹,落身于数十丈外。

高鹤行落身之处,正是前此响箭来处,他以为这个发箭的敌人,事在关键,最是要紧,当尽全力给以歼灭,乃可暂时相安。

这个判断,甚是正确。

殊不知暗中敌人竟与他打着同样算盘,即是恨极了他,决计要取他性命。

如此一来,正是不谋而合。

高鹤行身子方一袭近,猛可里左前方树枝哗啦一响,一条人影箭矛也似飞向眼前。

来人一身黑色紧身衣靠,头扎网巾,一看之下,即知出身大内,这类衣着,高鹤行当年亦是常穿,说起来双方原是一家,想不到一朝环境变迁,竟成了彼此不能见容的敌人。

“好可恨的东西!”

黑衣人嘴里喝叱一声,右手突扬“咔!”的一响,发出了一枚袖箭。

仗恃着皇家大内实力,这些锦衣卫士即使在兵刃、暗器一面,也屡有推陈出新。

即以眼前这枚小小袖箭来说,便是甚具匠心,箭身虽是小巧玲珑,分量却是不轻,另外在箭头部位,更有特别机关,一经着力,即会由箭矢头上两侧,弹发出两枚倒刺,如此一来,若要拔出,便非得要连同一大块肉一并挖除不可。

高鹤行既是大内出身,自然省得,随着背后一口弧形剑的忽然展出,“当!”一声,已把眼前这枚小小袖箭,卷上了半天。

紧跟着黑衣人的一声怒叱,双方已凑在了一块。

来人手上是一把软兵刃,随着他身子的一个急切,“哗啦!”一响,把一根十二节亮银软鞭抖了个笔直,蓦地向着对方前心就扎。

高鹤行“哼”了一声,弧形剑倏地向外一翻,“呛”的一声,点开了对方鞭身,却是一截剑尖,戏剧性地插进了软鞭的环结。

高鹤行忽地运力一挣,力道至猛,叱了声:“撒手!”

来人足下一跄,由于事出仓猝,简直难以把持,手一热,一根十二节亮银鞭“呼!”地脱手而出。

黑衣人“啊!”了一声,简直不及作出任何反应,紧跟着高鹤行的踏前一步,右手突出,“噗!”的一掌,击中在他的前胸之上。

这一掌内力充沛,高鹤行则决计要索取对方性命,掌下极见功力,内力吐处,黑衣人整个身子蓦地平飞了出去,只听得“碰!”的一声,撞向大树,登时倒地不起。

高鹤行决计取来人性命,自是出手极狠,身形一晃,飞纵而前,弧形剑霍地抡起,待将向对方头上劈下,猛可里身后树丛哗啦一响,一人怒声叱道:“大胆!”

随着这声喝叱之下,两支小矢,透风而至。

高鹤行狠了狠心,掌中剑硬是不停,“喀喳!”一声,劈中地上黑衣人顶门,登时一剑了账。

同时随着身子的一个疾转,掌中剑已盘飞抡出,“咯!”的一声,把飞临身后左面的一支暗器劈落地上,却是右边那一支,无能闪开。

“噗!”正中肩上。

对手劲儿出奇的大,加以暗器本身亦是经过特别设计,分量远较一般沉重。一经着肉,深入寸许,乃自深深嵌进肩胛骨缝之中。

高鹤行痛得打了个冷战。

——他是出了名的硬汉,疼也不会出声。

却是眼前这一箭深入骨缝,疼得厉害,忍不住“吭”了一声,随着身形的一个疾转,“呼!”地跃身而起,顾不得打量敌人,反手抓住了肩上暗器,入手轻软,竟是一支雪白鹅毛。

这才知道了,所中的暗器,竟是一支“蛇头白羽箭”。

这玩艺儿在暗器中至为狠毒,由于暗器本身重心,全在蛇形的头上,箭尾极是轻飘,着不得力。

高鹤行急切间用力一拔,顿为之首尾脱离,把一截蛇形箭头深深陷在肉里。这一动,牵动筋骨,直疼得他全身直颤,差一点倒了下来。

眼前疾风袭面,敌人已闪身而前。

竟是个猴儿样的锦衣瘦小汉子,兔耳鹰腮,尖下巴颏儿,真正是其貌不扬。

却是这副嘴脸,一经落在高鹤行眼里,由不住竟使得他为之大吃了一惊,“你——方蛟!”

“不错,姓高的,原来你也在这里?”

双方既也是旧相识,倒也无需要再多噜苏。

“嘿嘿……高鹤行,你的好伎俩!”

显然指的是先时响箭误导的那档子事,不用说这件事定然给与他们相当困扰,方蛟便是为此特来打探,其他各人很可能因此受骗。

高鹤行情知,今天遇见了这个煞星,定然凶多吉少,更何况右肩箭伤极重,这一霎奇痛砭骨,便是抬动一下,也是不能。

“姓方的,你高抬贵手吧!”高鹤行脸现沮丧地道:“就算为你子孙积德吧!”

这话不是为他自己,是在为朱允炆求情。

方蛟哪里听不明白?目光扫处,晨曦里隐隐睽见许多人掩身林内,不禁神色为之一振。

此行出来,朝廷颁有重赏。

谁能生擒前皇帝朱允炆归案,擢官三级,另赐白银万两。

看来是时来运转,这个福份活该落在了自己头上。

一经着念这里,由不住方蛟顿为之心花怒放,腰身一拧,嗖地腾身而前。

却是高鹤行从中作梗,硬是不容他称心如意。

随着他双肩的一晃,“唰”的一个快闪,拦在了对方身前,这一霎剑交左手,更不容情,劈头带脸直向着方蛟脸上直劈下来。

“嘿!”方蛟一声喝叱。

长剑抡施间,“叮当!”一响,已把对方看似凶猛的一口弧形长剑磕开一边。

“你是找死!”

紧跟着翻身拧腿,“噗!”地踹在了对方胯骨腰间。

高鹤行右肩负伤,箭头深嵌骨隙,伤在筋脉,连带着整个半身俱似麻软不堪,自是行动大感不便,眼前吃方蛟一脚踹在腰上,自是万难抵挡,身子一翻,噗通!跌倒地上。

方蛟一声喝叱道:“老小子,你纳命来吧!”

话出,人起,翩若飞鹰。起落间已来到眼前。随着他的身形探处,冷森森的剑锋,直向着高鹤行前心猛扎过来。

“当!”一声,被高鹤行横剑架住。

架是架住了,却是力道不继,手上一软,竟吃对方长剑滑落,“噗!”一声刺中他左面下腹,高鹤行用力一挣,鲜血四溅里,整个下腹竟为对方剑锋横剖而开。

不容他再生异动,紧跟着方蛟的手势乍转,冷森森的一截白刃,已贯穿了高鹤行前心要害。

剑起、血迸——

哧——足足窜起来尺许来高,顿时命丧黄泉。

曙光交驰,雾气弥漫。

天亮了,却仍然含蓄着几许夜的朦胧。

石洼子低到不能再低,一片杂草蒺藜衍生当前,人也只能屈膝而坐,想站起来都不行。

朱允炆跑掉了一只鞋。

惊惶忙乱里,大家都跑散了。

也只有他——宫天保,他——钱起,两个人拼死保护着他,其他各人俱已不见,半数都已遇难,其他吉凶未卜,可就下落不明了。

敌人的搜山工作,仍在继续进行。

只消把耳朵贴紧石壁,便可分辨出一些声音,靴子踏过的声音……刀剑砍碰在木石上的声音……其他各样的声音……

总之,敌人一面,显然早已不只方蛟一人,很可能眼前已然大军云集,或是正在集结……

总之,情形不妙。

越来越是不妙。

一滴水珠滴下来!

又一滴滴下来!

无数粒水珠,四面环渠,落下来后铮淙有声,颇有韵律。洼子里到处都积结着小小的水潭。

四面都是山。

抬头也是山——万丈高崖简直是当头直压下来,却是在距离地面不足丈许光景,忽然停了下来,露出些参差不一的石头条子,狼牙样的狰狞。

一个人便藏身这里:

朱允炆几乎是支撑不住了。

倚身在石壁上,一脸的憔悴、无助,名副其实的一副落难光景。

鞋掉了一只鞋不说,衣服也破了,手臂上一道红一道紫,满是擦伤,这里蒺藜遍生,荆棘到处,一不小心就有被刮伤的可能,更何况张慌落难之中?

也许一刀杀死了,反倒来得干脆,像现在要死不活的这种“半吊子”滋味可真是不好受。

随惊带吓,朱允炆早已三魂悠悠,这一霎虽然看似无恙的仍然活着,实在是在感觉上,比死了的滋味也相去不多。

洼子里蒸腾着浓浓的雾气,炊烟似的迅速上升,很快地弥散而开,茫茫大片,莫辨西东。

钱起由外面几乎是爬了进来,向着呆痴的朱允炆悄悄说道:“爷放心……没有人……”

朱允炆向他看了一眼,呆滞的眼神,缓缓移向洞口,继续捕捉他未完的心思、幻想……

宫天保用一条破布,把左腕上的一处伤痕紧紧裹住,神态显示着一种亢奋,很不安宁。

他已是九死一生。这一剑,便是在暗袭方蛟不成,为其反手所伤,留下来的。

如此,他已尝到了方蛟的厉害。李长庭不知所踪,高鹤行也已丧生,剩下来的二人——自己与钱起,看来俱不是方蛟的敌手,一旦遭遇,凶多吉少,目前也只能忍辱偷生,以图后策了。

什么东西都丢下了,倒是皇上的那个贵重箱子还不曾抛离。

箱子里有赖以生存的金珠细软,还有一颗玉玺;过去四年,无论走到哪里,这颗国号建文的开国至宝都不曾离开他的左右

事实上,朱允炆一直都还不曾死心,仍然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起死回生,登高一呼,重登大位……

如今看起来,这个愿望即使不算是梦想,也是越来越距离遥远了。

昨夜没吃完的食物,还带在身上。

钱起小心地摊开来,不过是几个糍饭团子而已。

他双手捧起来一个,恭敬地呈上去。

“爷,您将就着用一点吧!”

朱允炆回头看了一眼,苦笑着摇了一下头。

“我,不饿!”

开口一说话,才自觉着声音都哑了。

人真是脆弱到极点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太苍之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