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作者:萧逸
《天岸马》话说宁州
正文预览:

都说这个地方“荒”得厉害。一面是巍巍高山,一面是千里雪原。交冬数九的穹天,大江大河都叫冰封死了,眼睛看得见的地方,全是白的,漫天无际的皑皑白云,针扎眼珠子那种刺眼的“白”哪有什么人家啊老天当年安禄山起兵造反、唐玄宗即位称帝,都离不开这个地方,就说成吉思汗起兵灭西夏吧,大军也会在此盘桓……人的嘴要多刁有多刁,明明是个穷地方,几乎是“不毛之地”了,还硬要说是什么“塞上天府”,真是……当然,话又说……

在线阅读
《天岸马》千年野人参
正文预览:

双手捧着“老二白”的大花酒碗,曹老掌柜的“咕咚”咽了一口,许是多喝了点儿,连眼珠子都红了。“我说……”歪着个脸袋,老掌柜的思索着:“说到哪儿啦”“说到高山野人参”刘小个子伸着脖了:“说是有千年成形、成精的”“成精不成精,谁可也没见过”老掌柜的说:“说到成形,那我可见得多啦……说别是千年野参啦,人参只要上百年,看起来就有模样,有胳膊有腿,瞧过去真跟个小人儿一样”喝了口酒,他说:“老胡先生走啦,这一回他空来了一趟,说到人参,……

在线阅读
《天岸马》不毛驴
正文预览:

服参之后的秦老人,显然有了奇妙的变化。炉火明灭,闪烁照耀着他那张青皮寡肉的瘦脸,真像是神迹一般,他竟不再喘哮。那双深深陷在眶子里的眸子,较诸先时也似有了光彩。孟寒沙不觉脸上兴起了微微笑容。曹老掌柜拍着巴掌说:“行了,还是真灵不喘了”微微点了一下头,秦老人慢吞吞地说:“是见了点效,不过……”目光抬起来向着孟寒沙看了一眼:“这还得谢谢孟老弟台。”孟寒沙轻轻哼了一声:“你用参很谨慎,吃得很少。”“这……

在线阅读
《天岸马》银发鬼母
正文预览:

来客是两人。新鲜的是连人带驴一并都进来了。一个白发皤皤的老婆婆,一个花不溜丢的大姑娘。瞧瞧那一身的雪大家伙的眼睛全都看直了。老人家敢情是“冻”着了,整个身子都趴在驴背上,一头白发,打驴脖子垂下来,总有尺把长,还是一双小脚,这种天,可真难为了她。大姑娘可是挺有精神。高挑的个头儿,单眉杏眼,细腰丰臀,尤其是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好像会说话似的,滴溜溜那么一转,满屋子全照顾了。……

在线阅读
《天岸马》俏罗刹
正文预览:

夜色深沉。风雪早已停息。一弯下弦月复出云表,洒下一脉月华,直如淡淡银纱,将此雪原百十里方圆内外,点缀成一片琉璃世界。月光照射在白雪上,反映出的那般神态,皎如匹练,直似有千百万道细细银芒,四处散发,即使看上一眼,也有无比寒意。打雪地里走了个来回,“九尾鞭”桑平一脚跨进了羊皮帐篷,慌不迭探出两只手,烤火取暖。“看样子这一两天还走不了他娘的,冷得真吃不住,再待两天,非冻死不可”一面说着,他干脆把一双穿着老棉鞋的脚也……

在线阅读
《天岸马》天亮前后
正文预览:

约莫四更左右,天略略地有些亮了。尽管是屋里燃着炭火,却不能完全驱散凌晨前的这股刺骨寒风。丝丝冷风,打门缝里钻进来,小蚊子似地钻到人的脖子里,冷得直打哆嗦。老大人披着貂皮斗篷,才把一碗“三丝翅羹”吃下肚里,日间睡足了,这会儿谈论正浓,倒是不思就寝,下手的文案先生李老爷,可就有些支持不住了。一来他上了些年岁,再者身子不好,天一冷胃就疼,说是“胃气疼”吧吃什么葯都不管用,大人见爱,刚才赏了他一碗“三丝翅羹”,吃下去显然是见了效,胃是不疼了,瞌睡却又……

在线阅读
《天岸马》东珠
正文预览:

怎么也不能相信,面前这么漂亮的一个大姑娘竟会杀人对方手上那口寒光刺眼的宝剑,可是实实在在,不是闹着玩儿的。灿若秋水,冷焰袭人。随着剑势的前逼,王大人只觉得一阵子头皮发炸,禁不住冷汗涔涔。“你……是谁”乍惊之后,王大人反倒变得清醒了。“你要干什么……为什么拿着宝剑”虽然是文官出身,却蒙圣上器重,授以兵柄,前几年讨伐“毛里孩”、“阿罗出”每战皆捷。“总制三边”以来,更是无役不胜,深入沙漠,大败敌……

在线阅读
《天岸马》几番风雨
正文预览:

好“帅”的个头儿。浓眉大眼,长发披散,那精湛的眼神儿,几乎在乍然一照面的当儿,已紧紧地“逼视”着对方拿剑的姑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对于王大人来说,真像在做梦似的,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卧房之内,竟会藏着这么个人,不用说,这汉子他压根儿就没见过,绝不是他手下侍卫。对方既由内室闯出,自己所收藏的七颗明珠,定然落在了他的手里……心里一急由不住全身打颤,一时冷汗涔涔,偏偏口不能开,王大人这个罪,可真是“够呛”。彼此双方,约摸……

在线阅读
《天岸马》病龙
正文预览:

孟天笛的一口长剑,矫若银蛇,便也在这霎时反臂挥出。剑光如电。眼看着老婆婆鸟瓜般的一双瘦手即将被剑锋削中,却在此弹指一霎,像是变“手影戏法”那样,白发老妪的一双瘦手,霍地一转,翩若双蝶。姿态妙极,给人的感觉像是分开了,其实又合着,似分又合,似合又分。孟天笛乍然一惊,只觉得老婆子身手好生怪异,前所未见。岂只是老婆子的一双手包括她整个的身子,在跄踉飞舞的前进之势里,都似罩着一片梦幻的迷影,衬以眼前婆娑灯光,真个鬼影幢……

在线阅读
《天岸马》血手菩提
正文预览:

全身上下没有四两肉,人是“滴溜溜”的瘦。却穿着件火红色面子的肥大袍子。头上几根白毛“支”着,背还有点驼,那样子真像是个大虾米,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给刮倒了。孟天笛心里一动,几乎要叫了出来。“秦老人……”不是刚才买参自食的那个叫“秦风”老头儿,又是哪个尽管是这副“德性”,秦老头却也有他的威风。拿剑的白发老妪,忽然松开了手指,与在一旁的长身少女,不约而同,忽地向两边分开来。那样子,分明……

在线阅读
《天岸马》冷焰
正文预览:

孟天笛闪身窗前,待将跃身而出。秦老人叹息一声说:“算了,让她去吧”孟天笛的意思,其实也只是想窥伺一下她们到底离开这个客栈没有,秦老人这么一说,他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其实方才,秦老人和他,都有足够的能力,猝然施展杀手,或是强行把那个姑娘留下来。他们却都没有这么做……随着关上的窗户,阁楼里才似恢复了原有的宁静。孟天笛匆匆把熄灭了的灯点着,这才发觉到那位“钦差大人”王越和李师爷,仍然木头人儿一般地伫立……

在线阅读
《天岸马》鱼游清波
正文预览:

一场风波,就此平息。经过了这场大劫,王大人再也不敢多作停留,前道方传路通,他便下令开行,一行人马在当地州府严谨保护之下决定的,但认为俄国可以通过农民公社向社会主义过渡。参,浩浩荡荡,直奔“固原”兼程而进。只当一双救命恩人已经离去,却不知孟夭笛、秦老人两个异人,近在咫尺,就藏身客栈之内,为此却也兔了一番应酬定真理的客观性。,正合了孟天笛的心意。算算时间,秦老人应该休息得差不多了。晚饭之后,又俟了好一会,孟天笛才起身来到了他所居住的……

在线阅读
《天岸马》一丈云
正文预览:

这个突然的举止,岂止反常,简直令人防不胜防。怎么也没有想到,秦老人竟然会向他猝然出手,眼前情况,孟天笛即使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是无能为力。惊诧只是霎间的事。半边身子已到了人家手上。别瞧秦老人那么削瘦的身子,一经出手,可真正透着“高明”。俄顷之间,孟天笛全身打了个寒噤,已是动弹不得,右面肩胛“分水”穴道,已吃对方鸟爪样的两根手指紧紧拿住。若当他病中无力,可就错了。眼前秦老人施展的是奇异的“拿穴”手法,……

在线阅读
《天岸马》九更秋露
正文预览:

孟天笛猝然打了个“跌”,才把身子站稳。反过身来打量秦老人———霎间的逞强之后,他竟然又软弱了。较之先前更软弱了。婆娑的灯光影里,秦老人那一张削瘦的脸浮现着一层惨淡的“灰”色,乍然看过去,真有点骇人。先前的忿恚,在猝然接触到秦老人的一霎,顿时瓦解冰消。孟天笛吃惊地看着他:“您怎么了”秦老人望着他只是苦笑。“参……人参”颤抖的手指,向着床角那个包有铁角的小木箱子指了……

在线阅读
《天岸马》白刃
正文预览:

纸窗分开又合上。孟天笛怪鸟似地已翻身窗外。刺眼的白雪里,一个人正在当前,像是震惊于孟天笛的来势,颇有些意外,霍地后退了一步。却只是片刻的失惊,紧跟着来人已耸然作势,一缕轻烟般的轻巧,拔身而起。好俊的轻功随着这人的拔起,一袭银色长衣,随风飘扬,冷月下宛似一只巨大雪鹰,翩跹打转里,已落向楼檐一角。孟天笛自是放他不过。他轻功极佳,自信不输于来人,当下长身而起,直向银衣人身边袭近。……

在线阅读
《天岸马》下书人
正文预览:

便在这一霎,银衣人挥出了他的一双剑锋。正如孟天宙所料。银衣人果然是采取交插双翻的手法,长剑猝出,宛若一对双飞蝴蝶,冷月下交织出两弯弧形剑光,直向孟天笛两侧劈斩而来。雷霆万钧,冰雪一片。好快的出手。只是却已在孟天笛的算计之中。一口长剑猛地振腕而出,状如双头之蛇,“叮叮”声响,已把来犯的双锋震开。这一手极其轻美,由于剑势拿捏得恰到好处,力道不大,收效却宏,四两拨弄千斤。银衣人那么劲猛的剑势,居然吃……

在线阅读
《天岸马》丧帖
正文预览:

拜帖上,其实只有八个大字:天长地久;怀君冬夜。没有上款,下款地方却落着一颗鲜红印记。十分怪样的一颗印记。仔细看,那印记竟是一双“鬼脸”一哭、一笑,两张鲜明的鬼脸,并排而列,雕刻成一枚印章。“这就是了……”搁下了手上的素帖,秦老人脸上微微现着苦笑:“我算计着他们也该来了……却比我想的更要早上几天。”孟天笛一声不响地向他看着。这件事,虽非“空穴来风”,却……

在线阅读
《天岸马》“天长”、“地久”
正文预览:

“他们是两个残废”秦风喃喃地说:“来自星宿海的两个残废”“残废”“严格说,应是残而不废……”秦风冷冷说:“他们是一双孪生兄弟,当今天下最难招惹的两个怪人。”孟天笛眼睛不自禁地又瞟向素帖上的那一双鬼脸。秦风发觉到了,指了一下那颗标示鬼脸的印章说:“就像这双脸一样,一张哭脸,一张笑脸,却是近百年以来,江湖黑道:最厉害的一双要命煞星。”孟天笛怔了一怔:“叫什么名字”“没有名字”……

在线阅读
《天岸马》福气
正文预览:

原来他就是当今“金龙令”的持有之人虽然这已经是二十几年前的一件往事,却由于这一事件在当年武林所引起的震惊太大,太过离奇,所以至今仍不为人所忘怀。孟天笛虽不曾亲身经历,却由于当年争夺金龙令关键人物之一的孟九渊,是他父亲,在父亲生前每一次的追述回忆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只当拿走金龙令的那个人,再也不会涉足中原武林,是个化外野人,哪里知道……这个人活生生的就在眼前。当然,他更不是什么传说中的化外野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汉……

在线阅读
《天岸马》雪泥鸿爪
正文预览:

凌晨。大雪漫天,寒风凛冽。孟天笛、秦风俱已穿戴整齐,翻身上了马背,踏上雪原。曹老掌柜的打着一盏灯笼亲自送到门口。“你二位好走吧,路上要是不行,可想着回来,我说……”一阵风刮过来,风势里还夹着雪,堵住了他的嘴,冷得打了个哆嗦,可就什么也甭说了,挥挥老棉花袖子,就算是告别吧。天色灰黯,所能看见的,仍然只是刺眼的白雪。冰天雪地,前路茫茫。风雪已停,却驱不走彻骨奇寒。……

在线阅读
下一页章节列表(共54章)
天岸马电子书下载

《天岸马》电子书全集提供TXT及EPUB格式下载,适合运行于PC、IPHONE/IPAD、安卓手机、Kindle等终端上阅读;TXT版本可以先免费下载到电脑再通过数据线传到支持TXT格式的终端上离线阅读;EPUB版本可以在手机上直接下载阅读喔(手机站m.txtgogo.com)!TXT下载 | EPUB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