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一丈云

作者:萧逸

这个突然的举止,岂止反常,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怎么也没有想到,秦老人竟然会向他猝然出手,眼前情况,孟天笛即使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是无能为力。

惊诧只是霎间的事。半边身子已到了人家手上。

别瞧秦老人那么削瘦的身子,一经出手,可真正透着“高明”。

俄顷之间,孟天笛全身打了个寒噤,已是动弹不得,右面肩胛“分水”穴道,已吃对方鸟爪样的两根手指紧紧拿住。

若当他病中无力,可就错了。

眼前秦老人施展的是奇异的“拿穴”手法,透过那一只枯瘦手指,仿佛有两道电流,自他指尖透出,霎时间已传遍全身。

孟天苗再次打了个哆嗦,心里明白,眼前已是无法出手,这条命已是人家的了。

“拿穴”与“点穴”不同,前者只是穴路为对方拿住,是暂时性的,固然一样可以致命,却无碍出口说话,随着对方的松手,穴路也就可以解开,“点穴”可就不同,一经“点”住,设非内行人的出手解开之外,时间一久,便只有“血凝”而死亡一途。

眼前孟天笛所幸只是为对方“拿”住了穴道,尽管是移动不得,却照样可以说话。

“你……这是干什么?”

说话的当儿,大颗汗珠子已淌了满脸。

“忍着点儿,死不了……”

一霎间,秦老人脸上显现出了狡智的笑。

“有几句话,咱们先得交代清楚了……”

终是“病”势不弱,说了几句话,秦老人已喘成了一片。孟天笛不舒服,他这边也不是个滋味,张着嘴,吸着大气。

“哼哼……”孟天笛沉声道:“难道你老人家还疑心我什么?”

“人心隔肚皮,这个年头儿,对谁都是防着点儿的好,小兄弟,先忍着点儿……”

孟天笛只觉着全身一个劲儿地直打冷颤,对方手指上传来的那两道“冷电”,极短的一霎间,已经遍及全身,猝然使他想到对方先前所谓的奇异的内功“鱼游清波”,看来真同于鱼一般的滑溜。

真正“好没来由”。

“你不是孟寒沙,叫孟天苗,人称‘天岸马’,一向在天山南路出没,是不是?”

声音里可是透着冷。

孟天笛几乎想笑,却实在是气不过。

“只为这个?姓陶的老婆子不是早就说过了!”

“她是她,我是我!”

可能是姓陶的自发者妪道出孟氏真相时,秦老人不在现场,所谓的“光棍眼睛里揉不进沙了”,陶妪瞧出来了,秦老头自然也瞧出来了。

“不错!”孟天笛说:“孟天笛就是我……‘天岸马’只是人家的一句戏称,当不得真……”

“你不必自谦!”秦老人说:“年纪轻轻,能练成这么一身功夫,极是不易,很是难得……”

孟天笛哈哈一笑,没有吭声。

秦老人兀自拿着他的穴路,并无丝毫放松。

“你我虽是第一次见面,我却留意你很久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为什么?”

“不要打岔!”秦老人深深地吸进一口气,接着说:“现在我还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可要实话实说,若是语涉支吾,或是交代不清……哼哼,休怪我心狠手辣,你应该知道,在你肚子里的两条小鱼儿……随时都能要了你的性命……”

这么一说,再无可疑,便是孟天笛头一回听说过的天地奇功“鱼游清波”了。

性命攸关,他也只好效金人之“三缄其口”了。

单看对方问些什么?

“孟九渊是你什么人?”

“他……”孟天笛神色一震:“是我早已故世的父亲,你……”

“嗯!”

秦老人神色已见轻松,却依然没有松开捏在对方肩上的一双手指。

“那么说,孟家的轻功‘一丈云’你学会了?”

“这……”

孟天笛不大情愿地“哼”了一声。

“怪道有如此身手……”

秦老头微微赞许着点了一下头:“方才我见你出战陶妪,身手颇有可取,除了你家学渊源之外,还有别家,你父亲死了以后,你师承何人?”

照说这些都不能说的,盂天笛冷冷哼了一声,取了个巧,反问道:“你说呢?”

“‘青城雷门’,可有交往?”

孟天笛心头一惊,没有出声。

“说!”秦老头头顶上的几根白毛,一霎间宛若鹦鹉样的支了起来。

孟天笛知道无法相瞒,便叹息一声。

“青城雷门堡的雷旭公,是你什么人?”秦老人盯问了一句。

“他是我的父执前辈!我从他学过两年的内功,却无师徒之谊!”

“这话可是真的?”

“用不着撒谎!”

秦老人没有吭声,一双细长的眼睛,霎时间已在对方脸上转了五六个来回。

“我姑且信了你就是!”

他却也非松手不可了。话声出口,两根紧紧拿住对方肩胛上的手指突地松开,脚下一个踉跄,倒退数步,坐了下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