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下书人

作者:萧逸

便在这一霎,银衣人挥出了他的一双剑锋。

正如孟天宙所料。

银衣人果然是采取交插双翻的手法,长剑猝出,宛若一对双飞蝴蝶,冷月下交织出两弯弧形剑光,直向孟天笛两侧劈斩而来。

雷霆万钧,冰雪一片。

好快的出手。

只是却已在孟天笛的算计之中。一口长剑猛地振腕而出,状如双头之蛇,“叮!叮!”声响,已把来犯的双锋震开。

这一手极其轻美,由于剑势拿捏得恰到好处,力道不大,收效却宏,四两拨弄千斤。银衣人那么劲猛的剑势,居然吃受不住,吃对方剑尖一点之下,双手为之大开。

银衣人一惊之下,慌不迭转身而退。孟天笛却是放他不过。

冷笑声中,剑走中锋,“唏哩”剑啸里,如影附形,冷森森的一口长剑已临向银衣人前胸。

“啊……哟……”

随着银衣人一个反身倒仰之势,“噗噜噜”衣袂飘风声里,飞出两丈开外。

这一剑总算没有刺中要害,却打左肋边滑了过去,银色的紧身衣靠,亦不禁扎了个透穿,却在他肋边留下了三寸来长,半寸来深的一道血槽。

一霎间,鲜血流了满身都是。

宛若寒立的冻鸡,银衣人只痛得连连打着哆嗦,脚下一连打了两个踉跄,几乎倒了下去。

“好……咱们这个梁子算是结上了……”

两口长剑砰然作响,双插冰上,借以支持着摇摇慾坠的身子,银衣人样子极其狰狞。

“朋友,你报个‘万儿’吧!”

“我姓孟。”

孟天笛踏前一步,抱剑当胸,冷冷说道:“你也报个姓吧!”

银衣人吸着气,一双螳螂似的怪眼,骨碌碌直在对方身上打转,那副样子,真恨不能一口把他直吞下去。

“那倒用不着……给那条老不死的病龙捎个信儿,就说让他再多活几天……俗语说得好,两国交战,不伤来使……小兄弟,你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就出来混了,哼哼……你可是自己惹火上身,自己找死了……”

说话的当儿,鲜血怒溢,已把他下半身子染红。银衣人连声怒哼着,反手在伤处附近一连点了几处穴道,止住流血,却也痛得连连打颤。

孟天笛原可乘势出剑,不费吹灰之力,将他毙之手下。

总是于心不忍。

再者,对方的来意还不曾摸清,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心里一惊。

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是所谓“使者”的身份,倒是出乎意料之外。果真这样,自己可是大大地冒失了。

只是,对方银衣人极其狡猾,睽诸方才情形,分明心怀险诈,谁又知道他是怎么个打算?

所谓“兵无常行,以诡诈为道”。却又怎么知道,他不是假借“使者”身份而冀图对秦老人暗下毒手?

心里这么盘算着,孟天笛暂不出声,只把一双眼睛向对方紧紧逼视着。

银衣人“哼”了一声说:“我这里有张帖子,拿回去给秦老头一看即知。”

说时双剑交挥,回插身后鞘内。却自挽起的袖管里抽出了一纸拜帖,身子闪了一闪,来到孟天笛眼前。

“请。”双手奉上。

孟天笛伸手接过。

待将退身的一霎,耳听得“咻”的一响,一道银光,由银衣人右肘腕间疾射直出。

孟天笛长剑倏翻,“呛啷”声中,已把来犯的这口飞刀挥落地上。银衣人飞刀乍出,身躯猝仰。

嗖然声中,已退出丈许之外,左腕再抬,“咻”声里,另一口飞刀又再飞出。

一线流光,直取孟天笛眉心要穴。

孟天笛施了个“回”字剑诀。剑走轻灵,铿锵一声,乃把第二口飞刀吸附在剑身之上。

银衣人两口飞刀,俱已落空,黔驴技穷,再也不慾逗留。

飞刀出手的同时,他便已施展全力飞身遁出,这一霎更不逗留,倏起倏落,夜月下宛如跳掷星丸,转瞬间,已飞逝无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