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丧帖

作者:萧逸

拜帖上,其实只有八个大字:

天长地久;怀君冬夜。

没有上款,下款地方却落着一颗鲜红印记。

十分怪样的一颗印记。

仔细看,那印记竟是一双“鬼脸”

一哭、一笑,两张鲜明的鬼脸,并排而列,雕刻成一枚印章。

“这就是了……”

搁下了手上的素帖,秦老人脸上微微现着苦笑:“我算计着他们也该来了……却比我想的更要早上几天。”

孟天笛一声不响地向他看着。

这件事,虽非“空穴来风”,却与他根本扯不上任何关联,压根儿毫不知情。

但是他却知道,由于自己的不慎,已不能使自己置身事外。眼前也只有认了“命”吧。

荧荧青焰,摇曳出了一室的凄凉。

秦老人像是又气喘了。

“可知道这两个人?”

“不……”孟天笛摇摇头。

“你还年轻,当然不知道……”

懒洋洋的那种神态,秦老人习惯性地伸了一下细长脖子——孟天笛意外地注意到,对方细长的脖子颈上竟似生满了顽癣,白草草一片,满是肤皮,乍看之下,真像是晰蝎身上的片片鳞甲。

由此而联想到了他这个“病龙”的绰号,倒是有些道理。

眼前的这条“龙”非只是“病”了,并且也“老”了,而且极其衰弱。

如果仅仅只凭外表的观察,实在难以想像出,像他这样一个老迈病弱的人,还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夫?

然而,前夜,在他仗义施展绝技,惊伤陶妪师徒的一刻,以事实证明了他罕世杰出的奇技,赢得了孟天笛发自内心的钦佩。

便是这种力量,使得孟天笛乐于亲近,甚而为他效死,都在所不辞。

像“病龙”秦风这般不世奇侠,如此武功的人,该是世罕其匹了。

偏偏不然,他竟然也有所惧。

盂天笛的眼睛不自禁地落在了那张浅浅鹅黄色的素帖之上,特别注意着“怀君冬夜,天长地久”那八个甚是工整的隶书。

还有那一颗双头鬼脸的“印记”。

黄色的素帖,外面加有一圈黑色的墨框。

字迹在墨框之中。

这就显示着一种“不祥”的兆头。

“黄”色所显示的意义,绝非世俗的极贵,这里所代表的是“报丧”之意。或是“死者为大”,乃尊以“黄”。再加上黑色的一个框框,意思实在已很明显。

丧帖!

像是由无边的旧事回忆里,忽然醒转过来。

“病龙”秦风那一双细长的眼睛,不期然地也落在黄色的“丧”帖上。

孟天笛等着他的说明,已经很久了……

秦风脑子在拐了一个极大而弯曲的圈子之后,才似回到了眼前的问题。

“他们是来自‘星宿海’的两个朋友……”

“朋友?”

“朋友!”秦风感慨地说:“而且是老朋友了,五十年以上的老朋友了。”

孟天笛微微笑了一下。

秦风看了他一眼,立刻警觉而改正说:“以前的老朋友……现在当然不是了。”

“现在是什么?”

“敌人!”秦风苦笑了一下:“比敌人更狠恶的是‘仇人’,他们现在是我的仇人……”

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才说了实话。

孟天笛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等待着他进一步的说明。

秦老人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水。那只端着杯子的手,竟然微微有些颤抖。

“年轻人,你不要见笑!”

他喘息着,闭上了眼睛说:“一个人的一生,即使你是一个最刚强、最勇敢的人,也有软弱的时候……你可同意我这个看法?”

说得有理,孟天笛点了一下头。

“那么,对于我来说,现在就是我最软弱的时候……”他叹息着说:“生平从来就没有这么软弱过的时候……”

孟天笛又点了一下头。

秦风又说:“一个人,即使你是天底下最强的人,在你的一生里,你也必有所怕,怕一件事,或是一个人………

他说:“这件事,这个人,在你强大的时候,也许不足为畏,但是一旦到你衰弱的时候,忽然出现,情形可就不同了……”

他的手竟然又微微有些抖了。

又喝了一口水。

一个人紧张的时候,常常会不由自主地做些自己也不明白的小动作。秦老人所展现的是频频喝水。

孟天笛打破沉寂道:“你是说,这两个人……”

秦风看了他一眼,冷峻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甚久,才似有一丝微微的苦笑。

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把心里所想的和盘托出。对于孟天笛来说,察颜阅色,也就够了。

现在孟天笛已经知道。

眼前素帖所显示的那两张鬼脸,不仅仅是“病龙”秦风的仇人,而且也是他内心所深深惧怕的人。

只是,他们到底是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