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天长”、“地久”

作者:萧逸

“他们是两个残废!”秦风喃喃地说:“来自星宿海的两个残废!”

“残废?”

“严格说,应是‘残’而不‘废’……”秦风冷冷说:“他们是一双孪生兄弟,当今天下最难招惹的两个怪人。”

孟天笛眼睛不自禁地又瞟向素帖上的那一双鬼脸。

秦风发觉到了,指了一下那颗标示鬼脸的印章说:“就像这双脸一样,一张哭脸,一张笑脸,却是近百年以来,江湖黑道:最厉害的一双要命煞星。”

孟天笛怔了一怔:“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

秦风冷笑着摇了一下头:“连姓都说不清,却有个奇怪的外号!”

“什么外号?”

秦风老人的眼睛转向面前的素帖,盯住了上面的四个字:

“天长地久。”

天长地久便是这双孪生兄弟唯一的姓名标志了。

秦风又在喘气。

今夜他思想错综复杂,几十年前的往事,一股脑都翻了出来,奇怪的是,除了以上的一点点消息之外,别的竟不慾多说。

一个人隐忍一件事,必然有隐忍的理由,孟天笛即使心里百般好奇,却也掩忍不慾多问。

终于,秦风脸上显现出难见的微笑,似乎已能把窒息自己的低压情绪,暂时置之度外。

或许他已经胸有成竹!

总之,室内忽然变得不再寒冷,颇有和煦的春意。

“那一年,在南普陀‘听松阁’,有所谓五年一度的‘观星问剑’,天下武林各派掌门人,齐聚一堂,你父亲孟九渊也去了!”

孟天笛神情一振。

这件事他幼年曾听父亲不止一次地提起过,所以记忆深刻,眼前秦风这么一说,自是引起了他极大兴趣。

他随即点头道:“我知道!莫非你老人家也去了?”

“岂止是去了!”

秦老人神秘地笑着:“对我来说,那是一件极有趣的往事,一辈子也忘不了。你可知为了什么?”

孟天笛摇了一下头。

“难道你父亲没有告诉你?”

“我知道了!”孟天笛忽然想起来道:“听先父说,那一次好像是有人搅了局!”

“这就是了!”秦风看着他:“说下去。”

孟天笛说:“详细情形,我不知道,只知道五年一度的‘观星问剑’,为的是争夺武林至宝‘金龙令’,各门派的掌门人都去了,很是热闹!”

“你说得不错。”秦老人扬动了一下灰白的眉毛:“但是这些人却是不学无术的多……比较起来,你父孟九渊,倒是一个脚踏实地,颇具实力的人……”

孟天笛微微一笑:“但是那一次他老人家却并没有夺到金龙令。”

“我知道。”秦老人点了一下头:“你知道为什么?”

“是因为……临时有人搅了局……”

当日情况:孟九渊以“一丈云”轻功领先群雄,青城的雷九公以“霹雳”气功连胜三场,前任“金龙令”得主武当的钟先生,以剑术压场,三人各擅胜场,相持不下,“金龙令”因而迟迟不能定归属,直到……

秦老人“哼”了一声:“为什么说是‘搅局’?”

孟天笛说:“据说,前往南普陀的人,有个先决条件,必须那人先已是一门之主,有了掌门人的身份,才能有资格进一步问鼎中原……”

秦风微微一笑说:“是有这么个规矩,但是你以为这个规矩公平么?”摇了一下头:“太没有道理了!”

孟天笛看了他一眼,不自禁地点了一下头:“你说得不错,我父亲也这么认为,所以才甘心退出,从那以后,不再参与。”

“他是个居心仁厚,心地善良的人。”

孟天笛说:“但是雷世伯却大为不服。”

“雷九?”秦风冷冷一笑:“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孟天笛怔了一怔,含笑道:“无论如何,那一次大家都白忙了一场。”

“为什么?”

“因为,最后捧走‘金龙令’的人,竟是一个连名字也没有的野人。”

秦风一笑说:“为什么说他是野人?”

“听说这个人是由化外之邦‘天竺’来的。”

“天竺来的人,就是野人吗?”

秦风微微含笑的眼神,向孟天笛望着:“更何况‘天竺’这个地方,并不是化外之邦,他们的文化高深极了,并不次于我们中原大国,讲到心性内涵的培养,性命双修的一面,很多地方更不知高过我们多少……”

轻轻叹了一声,他脸现慈祥地说:“孩子,你应该记住,切切记住,千万不要心存自大,犯了‘看不起’旁人的毛病,要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三人行,必我有师’,这话是有道理的。记住了这句话,你将终生受用无穷……”

孟天笛其实本心并无此意,眼下却无以为驳,被他这么一说,不禁大为窘迫,一时脸也红了。

秦老人看着他微微一笑,点了一下头:“那个当年拿走金龙令的人,只是衣着怪样,让人误会他是外邦化外之民,其实他根本就是我们汉人,只是所练的武功,掺杂极广,大别于中原传统的武学,据我所知,当中有极丰富的‘出世’之学,这和我们西汉文、景时候的黄老学问,有很多相通之处,所不同的是,他把这种修为运用到了武功上面……”

这番论调,却是开前人之所未及,大大提高了孟天笛的兴趣,正是他苦心孤诣梦寐之所慾求,眼前老人这么一说,真个“醍醐灌顶”而发“黄钟大吕”之音了。

多年块垒,如鱼鲤在喉,一吐出来,不禁大为松快畅通。

似乎连眼前大敌,都置之度外。

秦老人含笑的眼睛,颇为神秘地向面前的孟天笛看着:“当日那个人的忽然出现,其实是无意问鼎中原,只不过是印证一下他在天竺苦心自创的武功,却想不到为此而坏了人家的规矩,被认为搅了局面,真是从何说起,那‘金龙’一令,对他又有何用?终其一生,他也未曾提起,更不曾用以示人,却为此反而遭致了许多物议,惹来了多少人的贪心觊觎,为他……”

孟天笛心里一动,一句话待将吐出。

秦老人却为之慨叹道:“以后……那个人病了,知道这件事的人,因为他身揣‘金龙’之令,便为他取了‘病龙’这个意在奚落调侃的外号……至此,他的行踪更诡秘了,穷其半生,一直是东藏西躲,生怕为外人认出真面目,生出不必要的事端……”

“这个人原来是……”

“是我!”

秦老人微笑点头,笑靥里无尽凄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