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作者:萧逸

却不知怎么一来,随着秦老人略为抬起的手势,两口飞刀,竟然全数到了他袖子里。

便在此同时。

孟天笛已自马背上飞身拔起,“呼——”一缕轻烟般的轻巧,飞身上了树梢。

那人一双飞刀落空,眼看着孟天笛的来势,哪里再敢逗留,更疾速拔起,二度腾身,向另一棵大树攀去。

一遁一追,霎时间数度起落。

空中满是人影,加以群鸦鼓噪,气氛极是凄厉。

墨羽缤纷里,大群乌鸦已落向地上的马尸。

秦老人策马一隅,只是抬头看着,仿佛他是局外人,眼前一切,全然与他无关。

孟天笛施展轻功“一丈云”身法,一连三个快速起伏,终于迫近对方身后。

那人一脚踏向树枝,有感于身后的强大劲道,左肩下沉,风车似的一个疾转。

两个人可就照了盘儿。

秦老人果然没有猜错,真的就是那个下书之人。

刀削过的半边脸上,满是狰狞。

借着他猝然转身之势,一双冷森森的剑锋,交织出半天银光,双双直劈而下。

孟天笛可也不含糊,早防着他了。

呼地冒了个变儿——轻功身法里,这叫“拔尖儿”,全凭丹田一气,施展时形若虚幻,有鬼神不测之妙。

无疑的,便是他家学渊源“一丈云”身法中之佼佼了。半面人双剑是怎么落空的,自己纵然还摸不清楚——敌人孟天笛却己似幽灵,落在他身后。

看到这里,秦老人亦不禁为之点头赞赏不已……

半面人再想回身,哪里还来得及。

更何况昨夜新伤未愈,身子骨总是有欠利落。

随着孟天笛凌厉有势的“劈空掌”力,半面人终是无能得逞。

脚下一沉,“咔嚓”踩折了一截树枝,整个身子,从空中掉了下来。

他却是强悍得紧。

即使如此,落下的身子,还有所冀图。

“扑通”而坠,紧跟着猝然弹起,一双长剑匹练般划出两道银光,随着他蛇也似的穿身势子,直向马上的秦老人身上扎去。

这一手确是始料非及。

秦老人却是稳得很。原意是不想动手,偏偏却非逼着他动手不可。

座马嘶声里,秦老人仰起的身子,眼看着就有坠马之危,他却是“危”而不乱。

马势乍起,他的一双枯瘦手掌,已自拍出。半面人即使作“困兽之斗”,亦不得逞,极似受阻于秦老人拍出的掌势,陡地就空一个斤斗,摔落在地。

这一下摔得不轻,手中长剑亦为之出手。

一个“鲤鱼打挺”,半面人再一次挺身而起,却已是慢了一步。

空中人影乍落,宛若大星天殒。

带着大片疾风,孟天笛已是自空而坠,掌中长剑银蛇吐信,光华猝闪,已比在了对方咽喉之上。

半面人几已站起的身子,缓了一缓,又坐了下来。

“不要杀了他……”秦老人出声喝止,缓缓策马而近。

孟天笛一口长剑,光华璀璨,半面人胆敢稍有异动,定将难逃白刃穿喉之惨,一时间,那一张原本就已失色的脸上,更不禁浮现出灰白的凄惨。

“哼……你们打算怎么样?想吓唬你家二爷么?告诉……你们,两位老当家的可是已经动身来了……你们还……想……”

话声未顿,已为孟天笛的剑气,直逼咽喉,力道尖锐,使他发出了一串骤哼,陡地接触到孟天笛凌厉的眼神,一时便不再出声。

孟天笛这才把对方这个人看清楚了。约在五旬上下,蓄着一丛短发,由于小半边脸,整个为刀剑削落,看上去有棱有角,右面斜吊下去的眼角,嵌着滚滚慾坠的眼珠子,真个邪气得紧,即使看上一眼,也有毛发悚然、无比阴森之感。

秦老人已来到近侧,正要向孟天笛有所嘱咐,忽然眉头微微一皱,勒住了马缰。

冷冽的空气里,传过来一丝奇异声音。

原来群鸦已不再鼓噪,只是争食万尸。这一丝骤然飘来的异音,听来便分外清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