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惊异

作者:萧逸

孟天笛突地自空而坠,势若飞云。

以人搏禽,世罕一见。

随着他巨大的落身之势,噗噜噜带起了一股巨大旋风,直向着岔山悬崖的那棵松上落去。

雪鸡受惊,“呱”的一声,振翅冲霄而起。

便在这一霎,孟天笛右手倏分,“哧一一”发出了一口飞刀!

雪鸡起势奇快,但飞刀更疾。

两相交会之下,但听“劈啪”一声,散羽如絮,随着大雪鸡的一个鼓翅翻身,一径如箭,直向崖下斜飞投落下去。

孟天笛百发百中的飞刀,这一次自无例外,命中是命中了,却似不曾伤中要害。

眼看着雪鸡斜飞直投的落势,是在对崖近乎谷底一片松丛之中。

孟天笛自是放它不过,他轻功极佳,十来丈高的崖势,料是难他不住,遂施出“一丈云”身法,借助于乱崖奇石,不过七八个起落,已临对崖松丛。

千松叠翠,怪藤如蟒。

孟天笛一脚踏落,才知眼前的“别有乾坤”。

沿着凸出的一方松坪,一步跨入,赫然警觉着眼前的辽阔地势,由不住怦然一惊。

原来松坪凸出之处,正是双峰夹口,兼以巨松为掩,方不易为人发觉。

孟天笛猎禽而至,意外的有此一见,心里不无诧异,前瞻谷内,风平云静,万树披雪,一岭插天,堪称美景无边。

便是那一阵疾烈的拍翅扑腾之声,引着他一径向林内踏入。

负伤的雪鸡,半身为红血所染,正在雪地上扑腾不已,乍然发觉孟天笛来近,悲鸣一声,再一次掠身而起,起势不高,一径向林内投落而遁。

孟天笛自是不舍,纵身便追。

一遁一追,霎时间已在十丈开外。

步移景换,耳听着泉声淙淙,竟又是一番世界。目睹着当前的一道飞瀑,如吐万斟,却不见那只受伤的雪鸡,飞落何方。

目睹着当前美景,心正骇异——但跌坐于松下巨石上的那个黄衣儒士,使他更为之大吃了一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