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造化

作者:萧逸

入夜。

火光如蛇。

孟天笛、秦老人对面盘膝而坐。

长时间的震撼、痴想之后,孟天笛总算回复到原有的平静。

固然难忘周天麟的化身青冥,毕竟对于自己来说,那是极其虚无缥缈,难以想像的未来世界。

未来的一切,谁又能加以判定?

倒是眼前的一切,却要实实把握。想到大敌“天长”、“地久”的即将来临,秦老人的病……孟天笛一时真的轻松不起来。

然而,种种迹象的显示,却又是乐观的,有希望的……

人总是要活在希望之中。

希望却又总是来得那么迟慢……

“咦,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秦老人一把提起了地上的麻皮果子,脸上表情既惊又喜。

便是周天麟让他采摘回来的那种奇怪果子,只为了憧憬着方才的一番奇遇,一直忘了吃,想不到却引起了秦老人的注意。

一串五个,颗颗圆大,像是香瓜形状,只是表皮坑坑点点,麻陋不堪。

秦老人喜滋滋看了又看,嗅了又嗅,更加惊喜地道:“是你摘回来的?”

孟天笛点点头,反问道:“这是什么果子?能吃么?”

秦老人一个骨碌由地上站起来道:“走,带我看看去,在哪里摘的?”

“太远了,而且就只有这几个,我都摘回来了!”

秦老人向外面怅惘地看了一眼,缓缓地又坐了下来。

“我几乎忘了,这原是不可多得的东西……”

很奇怪的样子,向孟天笛看着:“你还记得是一棵什么样的树么?”

孟天笛当然记得。

“像是一棵芭蕉……”

“这就对了!”秦老人说:“这是‘雪实’,又称‘石中玉’,少见的东西……多少年以来,我总共也只见过两回,吃下去轻身益气,对修道人,大有助益。”

说时,摘下一个丢过去道:“快吃吧!”

青皮白肉,汁流如蜜。

秦老人、孟天笛一人吃了两个,味道之腴,齿颊留芳,果然十分受用。

在秦老人的坚持之下,孟天笛把最后的一个也吃下肚里,随即,他兴出了浓浓的一种睡意,不及向秦老人打上一声招呼,便倚在火边睡着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