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冬暖

作者:萧逸

便是那阵子轻微的“窸窣”声息,猝然使孟天笛由沉睡中醒转过来。

也许,他原本就应该醒转,也许这种声音,正是有意在唤醒他……总之,这一霎他醒了唯心主义一元论。辩证唯物主义是最彻底的唯物主义一元论,,而且精神抖擞。

像是才一睁开眼睛,立刻便为眼前的一幕离奇景象所紧紧吸住。

火光幢幢。

秦老人又开始了他奇妙的舞姿。

像是前此的“剑姿”,他的动作总是那么柔软、曼妙,长衣飘飘、步履徐徐。

这一次却不是在练“剑”,手里也没有象征“剑”的那截枯枝,而是徒手作势,在打一趟拳,或是一路掌法!

奇妙的老人!

何以他总是选择这个时候,才开始演绎他奇妙的神技?而每一次却都适当而强力地抓住了孟天笛的心,唤起了他的灵智,以至于让他深深有所体会,而能大有收获。

好奇妙的姿态。

比较起来,和昨日的“剑姿”确是大异其趣,但却只是拳掌之式。

随着秦老人静缓舒徐的动作,全身上下,像是每一寸关节,都在运动,都有节奏,时而双手合十,时而金鸡独立、熊伸、鸟经、蛇拳、虫蜒,俱在姿态之中。

孟天笛心里一动,倏地站了起来。

秦老人忽然定住了势子,向他微微一笑,脚下移动,又演习起来。

孟天笛福至心灵,不自觉地竟然跟随着他一并舞了起来——老人每作一式,他亦摹而仿之。

这番演习动作,真个别开生面,火光衬映里,一双人影两两相随。或许是有了昨夜动作的启发,盂天笛此番运旋起来,颇是驾轻就熟。

不知道是否与方才食下的“雪实”有关,这一霎只觉着神清智爽、活力无穷。

却是不知,老人这一套“诸天共舞”,乃昔日在天竺时,得力于异人指引,以及日后本人之透悟,用之于身体力行,岂止培元固本,轻身益气而已?简直有“变化气质”、“洗骨易髓”之妙,正是修道人“筑基”工作之不二法门。

或是因为如此,那个疑为剑仙人物的周天麟才会有此一说!果真这样,孟天笛此后与秦老人的每一霎相聚,都十足珍贵,他焉敢有所旷废,掉以轻心?

秦老人旷绝古今的一趟舞姿,足足演习了一个更次,才渐渐静止下来。

火光闪烁里,老人的表情异常亢奋,眼睛里不时显露着喜悦,虽然事实上,他已是十分疲惫,然而情绪的亢奋,终使他不能就此安睡……

“你是个很聪明的人……”

倚身在火边的一块石头上,他喘息着:“也许上天见怜,对你我的一段邂逅,作了特意的安排,你可知道,我已几乎支持不住了,却在这时,竟然得到了意外的补充……”

孟天笛当然明白,他所谓的补充,指的是已经吃下去的“雪实”。

“那两枚异果,加上那支千年野参,终于使我又延续了几天生命……”

伸出了一只手,轻轻落在孟天笛肩上,他似有说不出的欣慰:“你可知道,这十年,‘九更秋露’已吸干了我仅有的神髓、真气……让我担心,一朝死了,便真的是死了……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真的死了……”

死了不就是死了,还有什么真假之分?孟天笛一时真被他弄得莫名其妙。

秦老人慈祥的目光看着他,摇摇头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好吧!也许现在正是告诉你的时候。”

他于是说:“对于一般人来说,死了便是死了,一点分别也没有,可是对于我辈服食真气、修习道术的人来说,这个区别可就大了。”

秦老人终于吐出了他从来也没有对人说起过的真心之言。

“你应该知道,人的构成,除了这个身子,也就是所谓的‘形”——一副臭皮囊之外,还有‘魂魄’简称为‘神’,神乃生身之本,形乃生神之具,两者之间,相依相辅,是片刻也离不开的,我们研习道法,第一步,便是所谓的炼魂,如何炼魂制魄,化为元神,使之与肉体可以脱离存在,甚而‘身外化身’不畏水火刀兵,进一步肉身成道,霞举飞升,便是道术的大成。”

孟天笛只是静静地听着。

如果昨天以前,这些话他简直听都不要听,可是白天与黄衣人周天麟一晤之后,使得他胸坎大开,尤其是眼见着周天麟驾驭剑光、出入青冥的一霎,岂能自欺于无睹?谓为无稽?!

然而,对于他来说,这种事毕竟是太遥远了,尤其难以想像,最终与自己会发生什么关联……

秦老人看着他,侃侃地说:“仙缘的遇合是太难能可贵了,除了当年,在天竺巧得了‘七宝金蝉’这部修仙的道籍之外,这么多年以来,我的成就极是有限,你应该知道,一个人的筋骨、气质、灵性,三者兼具,才有资格参习上道,但是如果没有仙缘的遇合,得不着此类异人上师的指点,即使闭门苦研,终其一生,也是成就有限……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个不好,弄出了病,更有生命之危!就像我。”

一丝苦笑,轻泛在他蜡黄枯瘦的脸上。

这些话一经道出,再也没有任何隐秘,便是无所不谈。

“你只知道,我是为‘九更秋露’所苦,却不知道,更厉害的是我的‘走火入魔’,便是因为,半生以来,只是我独自摸索,练出了岔子。天地悠悠,却又哪里去追求异人的指点?”站起来走了几步,秦老人面火而立,头上的一绺白发“支”着、衬着他瘦削的身子,那样子真像是一只大鹤。

多年的“伏气”、“炼魂”,参习道术,终使他异于寻常,看起来多少也有些“仙”家气息。

“所以说,我的成就,究其一生也终是有限……我是完了……然而,果真就这么死了,可也太难以教人甘心情愿,却是想不到,在这个时候,遇见了你……”说到这里,眼睛里再一次现出了喜悦的神采……

“我原已万念俱灰……却不料你又给我带来了一线希望,虽然终究难免一死,却不似原有的凄惨和绝望……或许……或许……”

话声未顿,洞门外忽地传过来一声凄厉的长笑,乍听之下,声如狼嗥,令人毛发悚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