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喂招

作者:萧逸

秦老人缓缓收回了手上木杖,说:“这一招是两个老怪物最爱施展的毒招之一,另外还有几种出手,都极厉害,我已研究出几种破解之法,你要记住,反复勤习,两个老怪物,保不定会对你出手,机缘凑巧,便可保命!”

说到这里,他似无限惆怅,轻轻叹息一声:“我原以为还有几天时间可以相聚,大可对你从容安排,想不到他们这一提前来到“原子”(atom);孙中山则以之为“太极”,为宇宙生成之初,不得不对你另作安排,来吧,现在先从教你破招开始。”

倏地后退一步,手中木杖,蓦地直向他当面点来。

却是“居中挂二”,兼及了他的两肩,容得孟天笛出剑以迎的一霎,却又蓦地幻化为一天杖影,如此,和先前一样,孟天笛全身上下,俱都在杖势包围之中。

由于前此的失误,孟天笛本能地产生了一种反应,猛可里摇动长躯,在内力连施之下,长剑一片璀璨,迎着对方万点飞蝗般的杖影,叮叮叮……一连串的交接之下,霍地又为之分开。

饶是如此,两侧胸肋,仍有三处吃杖势点中。

“好!”

秦老人眼睛里交炽着喜悦:“想不到你领悟得这么快,这一次有进步。”

他于是将几处“关键”所在略作指点.又迫着孟天笛出手演习,反复推敲,直到他觉得满意为上。

像是起风了。

黎明之前,一山树木摇动出“哗哗”声响。

映着闪烁的火光。秦老人略微打了一个盹儿,立刻又惊醒过来,陷于思索之中。

大敌当前,老少二人都不敢掉以轻心,殚精竭虑,以图对抗之策。

秦老人所想的,却更深远。

时间的紧迫,终使他不能再有所“藏私”,到了非要交代不可的时候了。

“天笛,”秦老人湛湛的眼神,向他直视着:“有件东西,我要交给你。你过来!”

“什么东西?”

一面说,孟天笛缓缓走过来。

秦老人说:“一件重要的东西。”他苦笑了一下:“一件比我生命还重要的东西,现在我却不能再保有它了……”

言下无限沮丧。

说时,他一面动手,脱下了身上的狐皮袍子,露出了内着的中衣小褂。

又动手,把中衣小褂也脱了下来。

一霎间露出了赤躶的上身。

火光跳动,映照着他枯朽削瘦的身材,那样子真像是一只褪了毛的鸡,细长的脖颈之下,瘦骨嶙峋.真是太瘦了,全身上下,看过去没有四两肉。火光照耀里,鲜芥布满了肤皮,白茸茸满身都是。

“你这是……”

这个动作,把孟天笛吓了一大跳,真不知他这是干什么。

紧接着,他更惊奇了。

却只见秦老人枯瘦的一只手掌,自个儿攀向后肩脊梁,便在那一方生满了肤皮藓草的肩后胛骨摸索不已。慢慢地,像是摸着了什么。

忽然,他瘦削的手指,用力地插进了后背皮层,直看得孟天笛怵目惊心。

便在这时,一大片皮肉随着他掀起的手指,活生生地揭了下来。

孟天笛看呆了。

秦老人却像没事人一样,表情并不痛苦。

再看那揭下来的一大片皮肉,甚至连一滴血也没有流,被揭下来的背部地方,依然完好,并无破烂伤痕。

这又是怎么回事?

孟天笛立刻就明白了。

原来那揭下来的一片皮肉,其实只是一个形若“人皮”的薄薄革囊,薄薄的一片,色若黄蜡,贴在身上,与老人身上原来的皮肉,宛若一体,简直看不出丝毫差异。

在秦老人小心揭动之下,一卷薄如蝉翼,形式怪样的册页随即现出。

正是秦老人嘴里,一再谈及,珍逾性命的修仙秘籍一一“七宝金蝉”。在秦老人展示之下.孟天笛看清楚了。

那是七张大小仿若巴掌,薄如蝉翼,兼而透明的册面,上面形若蝌蚪,若隐若现地写满了字迹,而展示在册页居中的,却都有一副形式不同的人体姿态。

妙在这些人体的姿态,甚而其上的蝌蚪文字,都似会动,透过火光的映衬,时而伸缩,栩栩如生,是光的折射?抑或其他作用的形成?可就大堪玩味。

总之,奇妙之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