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作者:萧逸

这附近叶灵熟得很。

孟天笛跟着她左绕右绕,尽是在石隙间打转。

感觉着地势越来越高,像是往峰上升起。

孟天笛忽然觉出有异,突地站住了脚步,前行的叶灵回头看一眼,来不及作出反应的当儿。

一条人影,自空而落,现出了前见长发怪人之一,手持金环的那人。

好快的身法。

人到手到。

随着他奇快的落势,手上金环展翅般已自打出,叶灵“呼”的一声,修地拔身就起。却是慢了一步,金光闪处,打她左肩上划过,顿时皮开肉裂,留下了两寸来长的一道血口子。

疼得叶灵花容骤变,落下的身子,打了一个踉跄,差一点倒了下去。

原来那双金环,属于外门十三件兵刃,名叫“乾坤圈”,除了环内的四枚倒刃极是锐利外,外圈的一轮雪刃,更是锋快无匹,一经施展兼及封、削、劈、斩之能,堪称厉害得紧。

眼前长发怪人,姓侯名双,连同其他三人,在天长地久门下,人称“勾魂四灵”,一身武功,皆得自二老亲自造就,分别授以不同兵刃,极受二老所看重,乃得今日陪同,直慾对“病龙”秦风一举而歼。

既称“勾魂四灵”,可见其行动之诡异莫测。

四个人一经搭档,配合着二老的笛音助阵,倏乎来去,简直有鬼神不测之妙。

却不意就在孟天笛疲于应付的当儿,忽然出现了这个叶灵,由于她对这里地势的熟悉,现身搅局,同孟天笛转身进入石林,乃使得“勾魂四灵”之中其他三名尚还来不及现身的当儿,便致无能施展。

所谓的“勾魂四灵”联手合作,功力无匹,一经分开,可就势单力薄,差远了。

是不是两个老怪物的所有手下,都已出动,在到处找寻孟天笛的下落?可就不得而知,而眼前的这个侯双的走单却是事实。

怎么也没有料到,叶灵会伤在对方的“乾坤圈”下,对于孟天笛来说,一霎间的感觉,真似有“切肤”之痛。

“感情”这玩艺儿确实奇妙,常常是“来无影,去无踪”,它悄悄地来了,不分时候,不问立场,不论贵贱,更是没有理由。来了就是来了,去了就是去了,眼前二人是什么时候“对了眼”的?那只有他们自个儿心里有数了。

或许起因于“金沙客栈”第一眼的开始——而那一刻,却正是二人彼此白刃相加,作殊死战的一霎,而竟然彼此钟情,真正匪夷所思了。

目睹着叶灵的负伤,孟天笛一霎间为之“怵目惊心”,吓着了。

霎时间,化惊为怒。一腔仇恨陡地升起,一股脑儿地扑向了当前的侯双。

意动剑扬。

“嘶——”

像是才刚得自秦老人的“四极剑式”,姿态曼妙,出手之疾,无与伦比。

侯双的身子,在环伤叶灵的一刹那,原已飞身跃起,动作不谓不快,饶是这样,仍然躲不过孟天笛这一闪电出手。

“噗哧——”

一道血光,爆开于侯双持环的右臂肩际。

事实上这一剑极其锋利,竟在侯双肩胛间刺了个透明窟窿。

随着孟天笛收回的剑,空中洒落下一天血雨,连带着他手上的那只金环“乾坤圈”亦为之把持不住,“呛啷”一声脱手抛落。

惨叫一声,像是一只负伤的鹰,蜷于两丈开外,落下来的身子,虽是一样轻飘,却像寒流下的冻鸡,一个劲儿地打着哆嗦,已是无力再次出手了。

孟天笛一剑得逞,转身打量叶灵,才自发觉她左面半个身子.都让血染透了,这一霎倚石强忍,已是花容失色。

“你……怎么了?”

孟天笛猛地提起了她一只手,关切之情,溢于言外。

“不……要紧!”

紧紧地咬了一下牙,她随即运施右手,在伤处附近一连点了几个穴道,暂时止住了流血。

“走……快跟我走……”

话声未已,便拉着孟天笛,循着眼前石隙,一连拐了几个个弯儿,绕向了另一侧峰。

疾疾而行,心儿筑筑。

她却又总是不时地停下脚步来,向着孟天笛报以“甜甜”微笑,“情”的升华,如此微妙,一霎间仿佛连身上的伤也不觉着疼了。

风儿呼啸。

四周围总似有幢幢人影,鬼魑般地出没林中。此时此刻,那冷涩如同鬼哭似的笛音,竟不复再闻。两个人拿掉了塞在耳朵眼里的棉花球儿。

叶灵回眸看着他甜甜地一笑,便“嘤”然无力地倚在了他的怀里。

孟天笛虽是一番惊骇,却无能推拒。

“唉!我这是怎么了?居然被这群猴儿给弄糊涂了……”

“怎么回事……”

她近近地瞅着他:“你猜怎么着?我竟然领着你回来了。”

“回……哪里?”

说话时,他仿佛瞧见了四周倏乎来去的幢幢人影,难道说两个老怪物的魔爪、已渗透到了这附近?

这是个危险的讯号。如果他们二人不能尽快找到最妥善的安身之处,迟早便会为他们发觉,那么敌众我寡,情势可就不妙。

“回到……”

搭上了前面话碴,叶灵真有她的娇媚劲儿,伸出来的一只手,无力地搭在了他肩上,眼角流露着醉人的那种“騒”,烟视媚行地向他瞅着。

“傻子!你还不知道?我把你带回到我住的地方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