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虎穴

作者:萧逸

孟天笛简直来不及向叶灵打个招呼,陡地拉着她向左面一个快闪。

叶灵“啊哟”一声娇呼,被他大力拉得倒了下来。

惊惶之间,孟天笛已然闪身而出,两腋张动之间,宛如开隔飞鹰,“呼”然作响声中,整个身子已贴向了一面石壁。

紧接着膝下微微着力一弹,凌空折了一个筋斗,已飘身于十尺开外。

设非他如此的快速躲闪,万难逃开背后致命一杖。

“呼——”

一股杖风,就在孟天笛躲闪之初,险险乎擦着他的背影落了下来。

紧接着石破天惊般地发出了一声大响,唰唰唰,爆散开一天的碎石。

这一杖雷霆万钧,尤其是自后而袭,事先没有任何兆头,原是十拿九稳的一击,却不意孟天笛感应如此灵敏,乃于千钧一发的当儿,逃过了此一大劫。

出杖的陶妪,鸡皮鹤发,形销骨立,一双枯瘦鸟爪似的怪手,抓持着儿臂粗细、几近丈长的一截拐杖。

透过她极具狰狞、怒焰如火的一双三角怪眼,那样子简直恨不能一口把孟天笛生吞下去。

一杖落空,紧接着旋风似的一个打转,随着她顿抑的一个起势:

“呼一一一”

恰似乌云一片,已扑了过来。

虽说为秦老人“鱼游清波”功力所伤,但眼前的拼命一搏,看来声势极是壮大,简直有“万夫不当”之勇。

随着她递出的杖势,霎时间化为一天杖影,一招“金鸡乱点头”,直向孟天笛全身上下,各处要害齐发而来。

仿佛有大股凌人的巨大力道,随着她的进身之势,宛若一面无形的巨钟,霍地直向孟天笛当头直罩下来。如此情势之下,那宛若“金鸡乱点头”的一天杖影,一霎间平添了无限威力——陶老婆子这一式出手真个狠毒万分,直似要立取对方性命于杖下了。

孟天笛也并不含糊。

一口长剑,早已迎势而出,匹练似地闪出了一道奇光,“叮当”声响里,封住了正面要害。

便在这时,他壮立的长躯,宛若“蛇”似地扭曲,正是日来得自秦老人炉边曼妙身法的传授,却不意于情急之下,竟然施展了出来。

轻盈的体态,配合着“蛇”的扭曲。

如此身段,前所未见。

陶老婆子那么凌厉的一天疯魔杖影,竟然落了空,喀喀声响中,全数都点向了石壁,爆溅出满空的碎石头碴子。

旋风般地一个打转。

呼啸声里,陶老婆子的皤皤白发,刺猬似地炸散而开,在一个奇快的凌空翻滚势子里,飘出了丈余之外。

连惊带恐,老婆子原本就奇丑的那张瘦脸在一刹那间“鬼”样的狰狞。

“好小子,真有你的!”三角眼里一片迷离:“好身法……这一手是谁教给你的?”

想是体伤未愈,方才搏命的一击,更是耗尽了体力,话声未已,便频频地喘哮起来,那样子像极了一只负伤的狼,却使孟天笛突然联想到秦老人,原来他们双方,都已是强弓之未。

这番姿态终使孟天笛信心大增。

以他功力,已足能应敌,而胜之有余,又复何惧?

冷冷一笑,他向前跨进了一步。

陶妪眼睛里一阵迷惑。竟后退了一步。

也许只有她自己心里有数,眼前面对着孟大笛这样的大敌,一时之间不能取胜,后果诚然不堪设想。

情势的转变,竟然是如此的不可捉摸,原来的“强”一下子变成了“弱”,而本来的弱.却跃升力强——足以主宰生杀之势的那般“强”者之尊。

面对着孟天笛的超然英姿,陶老婆子显得一蹶不振。

她一连后退了三步,才以手上木杖,点着地面,支撑着摇摇慾倒的身子。

陶老婆子一霎间脸现惊惶:“你……要干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