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魂兮归去

作者:萧逸

说话之间,她随即运施手中木杖,在地上划了一个“星”样的图形,举杖作势,四面指了一指,一脚跨入其内,便坐了下来。

孟天笛立时感觉出一种强烈的气势,由不住后退了一步,立刻他所看见的陶老婆子,有了远近之分,乍看之下钟表匠的家庭。没有受过正规学校教育,靠自学掌握了丰富,仿佛是自己眼睛有些花了。俟到定睛再者,对方迷离的身影才自固定。

只是若是举步向前,前见的异相便又忽然显出,不由心里一惊,才悟出,对方“银发鬼母”陶妪.除了精湛诡异的武功之外“经济主义”。,居然也曾涉猎有隐身的异术,眼前这一手障眼法儿,便透着古怪。

他随即站定了脚步,缓缓将长剑收落鞘内。

他原来就没有出手伤害对方之意,乐得见好就收。所关心的只是一旁的叶灵。

“足下不要误会,我只是护送叶姑娘转回来,并没有别的意思……”

一旁的叶灵见状,脸色苍白,抖颤着声音,唤了一声:“姨娘……我受伤……”

她们虽有“师陡”之谊,称呼上却更见亲密,是否另有亲属之份,可就不得而知。

陶老婆子不听则已,聆听之下,一双三角怪眼里,直似要喷出了火来。

“丫头!你干的好事!还不自己死了?你还敢回来……你……”

一霎间头上皤皤白发,一如鹦鹉头上角毛,丝丝倒立起来。

手上木杖,重重地在地上一顿:“横竖都是一死,你就死了吧!”

“姨娘……”

凄惨的呼唤一声,叶灵双膝一屈,便跪了下来:“姨娘……我流血了……你要救我!救救我……”

身子一歪,便倒了下来。

孟天笛吃了一惊,一纵而前,正要扶她起来。

“住手!”

老婆子一声暴喝,厉声斥道:“不要动她!你害她害得还不够!当真要她死么?”

孟天笛一时瞠然,无言以对。

陶妪那一双碧森森的三角怪眼,只是在地上叶灵身上频频打量:“你这个孽障,真正是我命里的克星……”

话声一顿,转向孟天笛道:“到底怎么回事?”

“这……”孟天笛顿一顿:“她受伤了,流了不少的血。”

“谁问你这些!”老婆子火气可大了:“我是问她伤在哪里?被什么兵刃伤的?”

被她这么一叱,孟天笛心里不免有气,为了叶灵也就忍下来不好顶撞。

“伤在左臂。”

“什么兵刃?”

“像是乾坤钢圈!”

还要再说,老婆子一声喝叱道:“不要废话!听着!”

三角怪眼,狠狠向孟天笛盯着,凌厉之极,却也不得不屈就现实,带着些无可奈何的神情。

“孟天笛,你的功夫不赖,应该练过气吧!”

“不错,练过。”

“是阳?是阴?还是阴阳混合?”

“都练过……”

“好,”老婆子说:“听着,先用阴气,锁住她左右气路!”

孟天笛应了一声,立时运功,一掌按向叶灵身后“志堂”穴道,以阴力直贯向对方身上,依言注向对方一双“气路”穴门。一时间,叶灵身上已布满了这类气机。

陶妪“哼”了一声,脸色稍见平和道:“再用阳罡之气,直贯而入,上挺‘百汇’下注‘涌泉’,来回七次,便可收回。”

孟天笛依言而行,掌势方一收回,叶灵已倏地直身坐起。

“不要动!”陶妪的一双三角眼,转向孟天笛,点点头道:“想不到你功力如此精纯,怪不得秦老头会如此倚重,少你不得了。”

话声微顿,才向叶灵冷冷说道:“你身上可带有‘葯丸’?”

叶灵点点头,喜悦地道:“有。”

“吃葯十粒!”陶妪冷冷地说:“闭目再调息片刻,便无妨了!”

叶灵由身上取出丹葯,依言服下十粒,不俟闭目调息,已觉出全身气血通畅。

她却不敢违背师父之意,强忍着性子,闭目调息。

一霎间,小洞里显现出前所未见的宁静。

陶老婆子脸上神色,却不安宁,一双三角怪眼不住地向着洞门频频顾盼,神色颇不自在,像是有所牵挂。

短暂的调息之后,叶灵已精力恢复。

向着孟天苗一笑,便姗姗站起。

“你觉着怎么样了?”

陶妪一双三角眼,冷森森地向她望着。

“好了……一点事也没有了!”叶灵笑得像一朵花:“谢谢你,姨娘!”

“哼……”陶妪一连冷笑了两声:“先不要高兴得太早,丫头,只为你多管闲事,我们大祸临门了!”

叶灵呆了一呆,转向孟天笛看了一眼,下意识里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

孟天笛自然会意。忽然惊觉到自己的确应该告辞,不由神色一振。

“我该走了!”

向对方师徒抱拳施了一礼,转身待去的当儿,陶老婆子却出声唤住了他。

“慢着!”她冷冷说:“现在才走,太晚了。”

话声未已,耳边已传过来一些声音。

在一片风吹落雪的沙沙声响里,叠落着一行人的脚步声,这一霎听在耳朵里,尤其惊心动魄。

“啊——”

叶灵吓了一跳,惊慌地向孟天笛看着:“不好……他们来了!”

孟天笛神色一凝,长眉微挑道:“这不关你们的事,找出去……”

“你还是稍安勿躁的好!”

陶妪脸上渗着阴森森的冷笑:“出去只有死路一条。小伙子,”她徐徐地说道:“你现在才说不关我们的事,太晚了,你知道外面有几个人?”

“几个?”

这句话却是叶灵说的。

陶妪哼了一声,漠漠地道:“他们已大举出动,很可能两个老怪物都来了。”

孟天笛呆了一呆,昂然道:“话虽如此,却也不能坐以侍毙。”

陶妪冷涩地笑了一笑:“坐以待毙……赫赫……看样子你是不知道这两个老怪物的厉害。秦风这个老不死的。什么人招惹不了,单单招惹了他们?他自己死了活该,却把我门大家的命都赔了进去……”

说到这里,她忽然长长地发出了一声叹息。

“就看你们的造化吧,孟天笛。”忽然她目光一凌:“我把这个丫头交给你了,死了也就不说了,要是你们侥幸逃过了这场劫难,还活着,你可要好好待她。”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老太婆忽然说出了这句话。不只孟天笛为之一愣,叶灵也呆住了。

“姨娘……”

“不要多说!”陶老婆子伸手向后面指了一指:“你们走吧。由这边出去。”

“姨娘你呢?”

“你门先走。我随后就到……”

忽然她扬杖站起,喝叱道:“快走!”

曲径通幽。

山洞里别有乾坤,却有一条岔道,通向侧翼。

叶灵在前,孟天笛在后,一路疾行,脚上起伏,尽是高低不一的大小乱石。

眼前一片黝黑。

到是前道出口的那一线天光,勉强使二人可以彼此招呼,却是所见朦胧,阴森森的煞是怕人。

走了一程,叶灵忽然站住。

孟天笛赶上一步:“怎么了?”

“我好怕。”忽然她抓住了孟天笛的手:“我好像看见了姨娘……她……全身是血……哎呀……姨娘她……”

话声刚止,即闻得身后传过来一声凄厉的长啸,乍听下,令人毛骨悚然。

却有一道阴森森的鬼火磷光,自身后升起,配合着那一声凄厉长啸,电闪星驰般打二人头上掠过,一闪而过,留下了满洞余音,久久不散。

便是孟天笛素来胆大之人,耳听目睹之下,亦不禁为之神色骤变,一时冷汗淋漓。

叶灵更像是丢了魂魄那般的无力。

忽然,就像是悟出了什么,哭叫了一声“姨娘”,紧跟着那道鬼火,快步而追。

却是刚跑了几步,终是脚下无力,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便倒了下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