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兵解大法

作者:萧逸

孟天笛因有前此经验,不俟秦老人警告,先自凝神屏息,心神既定,耳畔笛音顿时显得势微。

秦老人微微一笑,向他点了一下头道:“很好!短短几天,你已精通不少,诚乃大将之才,这才不辜负我对你的一番希望。”

忽然他为之喟叹一声,目向洞顶道:“皇天不负,看来我秦风死中有生,终有后望了……”

一霎间,那一双深隐目眶的眼睛,竟是聚满了泪水,点点滴滴洒落胸怀……

孟天笛心神既凝,倒也无闻耳边上笛音的渐有所变。这几日他已从秦老人习得无上心术,真有一日千里之势。

刻下笛音一经会合,为空九转,已是渐趋疾烈,他却仍能收定如恒,终不为其所乘,看在秦老人眼里,一时大感欣慰。

火光明灭,在笛音催使之下,显现着前所未有的凄惨。算计着已到了重要时刻,秦老人乃侃侃说道:“你仔细听着,不可遗漏一字。”

孟天笛惊得一惊,却不得不强自镇定。

聆听之下,一言不发,直向秦老人看着。

秦老人慨叹一声:“我名秦天保,秦风乃是后来的化名。甲辰年七月初七,癸亥时生。你可记下了?”

孟天笛怔了一怔,点头应了一声。

秦老人听他依样念了一遍,才点头道了声“好”,即由身上取出一纸旧绢,抖手飘掷过来。

“若是忘记,这条素绢上俱有记载,却要贴身藏好,不可遗失。”

话声方坠,那片薄绢,已飘落孟天笛膝部。

孟天笛心里一万个好奇,但不容出言相询,时间紧迫,只好依言行事。

接过了素绢一方,打开来看看,上面八卦五行,秦老人的大名生肖、八字,俱在其上,有些细小的素描花纹,尽是汉唐盛世的“飞天”图案。

感觉着时间的紧迫,他已无复多疑,便叠好,依言放入中衣内层,贴身收好。

秦老人点点头说:“我原以为可以因你杀出重围,再作几日之聚,却不意事发突然,因应时变,便只得提前在这里解决一切了……”

说时右手牵动长衣,却在坐处左右,现出了两样物件,却是一口钢刀,一个小口陶瓮。

刀式平常,那陶瓮更像是散置荒山野岭,盛装死人骨灰的物件,只是小得多,不过拳头般大小,黑黝黝毫不起眼。

孟天笛再经辨认,才觉出这两样东西,原来一直为老人随身所携带,却不知置之何用。

像是无穷感慨,他拿起了那口带有皮鞘的刀,缓缓抽开来!

刀式笨拙,分量不轻。

或许是长年未经打磨,已有斑斑锈痕,然而看上去仍似极为锋利。

这口刀一刹那间,带给秦老人太多的感触,忍不住两行泪水夺眶而出,洒了满脸都是。

“你怎么了?”

孟天笛似乎突然兴起了一阵奇异的感觉,仿佛是什么不祥的兆头……

秦老人坐着苦笑了一下,抬起了手,用肥大的袖子,把脸上的泪痕擦了一擦。

他冷冷地说:“你知道吧?六十年以前,当我还像你这般年纪的时候……曾用此刀,结束了一个人的性命……”

孟天笛心里一动,却是忍住不发。

秦老人苦笑道:“你可知道那个人是谁?”

“是谁?”

“他是我父亲!”

“啊!”一霎间,孟天笛眼睛里奇光迸射:“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助他的魂魄不死,转为来世的再造之机……”秦老人缓缓说:“对于我们修道修仙的人来说,这种自我了断的手法叫作‘兵解大法’。”

“兵解……”

“嗯!”秦老人默默点了一下头:“对于一个修真习道的人来说,这也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说明了今生的无望,只好寄望于来世……但是较诸一般寻常的死,即所谓的‘形神俱灭’,却又大大不同,险多了!”

话声未已,只听得一旁默坐的叶灵,发出了凄惨的一声尖叫。

这声尖叫,正由于混杂着极其凄涩幽杂的笛音,乍然入耳,真有毛发悚然之势。

孟天笛由不住吓了一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