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断肠泣血

作者:萧逸

只是叶灵虽仍是盘膝坐地,其时长发披散,面色惨变,显然频遭巨变。

随着那一声凄厉惨叫之后,她整个身子更像似遭遇到某种外力的入侵,已是失去自制,剧烈颤抖不已。

孟天笛立刻明白了。

笛音!

不用说,叶灵这一霎所以如此,全系“天长”、“地久”联手双奏的断肠笛音所使然。

事实上孟天笛之所以幸免,固然由于定力远较叶灵为坚,另一原因却在于对秦老人的凝神专注。

这一霎,一经转念,乃觉出空中笛音之凄厉断肠,已至有迫人耳鼓,不忍卒闻之势,一经入耳,顿时心旌摇荡,一霎间六神俱摇,眼看着难以自己。

却于此要命关头,耳听着秦老人大发咆哮地吼出了一个怪异音符——“哒”字。

有似冰露着体,当头棒喝。

孟天苗心头一震,乃得再一次宁静下来,却已是大汗淋漓。

再见叶灵,其势亦略似少缓,却仍在剧烈颤抖之中。

秦老人凄凉地由鼻子里发出了一声长哼。

“孩子,暂时只能如此,逃过此幼,大家有救,否则玉石俱焚,先不要管她了……记住,关系重大,切切不可乱了阵脚……”

眼前形势越见紧迫,他已不能多作说明,却也不能过于草率其词。

他更知道,天长地久的断肠笛音,正是用攻心,瓦解己方意志的先头“尖兵”之战,一俟笛音结束,便大举攻入。

彼时,更凄厉惨烈的“白刃”之争,便自展开。

秦老人之所要把握,之所能把握,便在于笛音结束之前的片刻之间。

焉能不速速行事?!

“记住!”秦老人目光凌厉地向孟天笛直视着:“眼前我要你做的,正是六十年前,我父亲要我所做的一般无二——对我行此‘兵解’大法!”

孟天笛倏地睁大了眼睛,由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不要害怕,”秦老人说:“你一定能做到的,你也一定要做到……要不然……我便魂兮无主,同陶老婆子一样,化作厉鬼飘荡流离,最终消于无形,便是真正一事无成,枉度此生了。”

他的凄惨,一霎间,化为信心,激励着孟天笛,终使他无能推却。

一旁的叶灵,更似百般无助,在在都等待着他的拯救,一切的一切,都促使着他不能消极。

他终于点头答应下来。

右手持刀。

左手持瓮。

火光明灭,冷焰袭人。

那个小小的陶瓮,竟是为了收取秦老人魂魄所用,这时拿在孟天笛手里,似有万斤。

小小陶器,画满了各式符咒,揭开盖子,里面黑黝黝似有阴风迂回,便是秦老人魂魄之将所栖息之处。

秦老人更传授了他一套“七字真诀”,举凡挥刀、开罐、收魂,都有一定规矩,切切不可乱了方寸。反之,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