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陶罐收魂

作者:萧逸

交代了惊心动魄的“兵解”、“收魂”一系列法事,便是眼前要紧的“执刑”时分。以秦老人之坚定沉着,面临着当前“生死”时刻,亦不禁有些感伤。

他凄惨的眼神,无比眷恋地向孟天笛望着。

“这魂罐,你要好好为我收着,直到有一天你道成之日,或是有缘地遇合,你便会知道,如何处置,这里我也就不再多说了。”

说到了仙缘遇合,有一句要紧的话,如鱼鲠在喉,秦老人定是非说不可:“半生以来,我所要追寻的一个异人,你要牢牢记住,他的俗家名字是……周天麟!”

“周天麟”三字入耳,孟天笛几乎呆住了,继之心里一阵狂喜!

“原来是他?!”

叶灵再一次发出了尖厉的惨叫,一时状若疯狂地跃身而起。

笛音忽止。

便在这一霎,孟天笛挥出了手上的钢刀。

刀光一现,劈中秦老人赤露的颈项。

这一刀有分寸。

随着他拉开的刀式,圆圆地划出一圈刀光——秦老人项上那一颗人头,西瓜似地滚落下来,不偏不倚,恰似在那一圈闪亮的刀光之中。

“哧!”

大股血箭,真像是正月里玩放的花炮那般,足足喷起来丈许高下,哗啦啦溅发出满天的血雨。

却有一团青蒙蒙的光华,蓦地破血而出,一发如矢,直向洞外驰出。

怪在青光包裹之中,一人不及方寸,形貌一如秦老人,维妙维肖,正是秦老人穷半生炼魂之功,所炼就的一点“元神”。

这一霎间,元神奇快如箭,眼看着已将消逝洞外。

千钩一发之际,孟天笛口颂真言,依照老人生前嘱咐,手上陶罐开合之间,就空一晃,“嗖”的一声,已将老人化作青光的元神收落罐内。

情势之快,不及交睫。

随着孟天笛收起陶罐的同时,正为秦老人无头尸身倒下的一瞬。

一切配合,恰当其时。

尽管如此,孟天笛触目惊心之下,亦不禁吓了个魂飞魄散。

便在这一霎,洞外传过来阴森森的一声冷笑:“秦老儿,你纳命来!”

话声方止,疾风如矢,“嗖嗖嗖”三条人影呈“品”字形。长射直入。

身法之快,无异鬼魑,一起即落,现出了一老二少三个人来。

大功告成的一霎,孟天笛第一个所想到的便是叶灵。

可怜的叶灵,其时已奄奄一息。

情势发展之快,惊心动魄。

盂天笛闪电般来到叶灵身前的一霎,正是对方一老二少三人闯进的同时。

其时叶灵显然已为笛音所慑,全身上下像抽了筋一般的无力,整个瘫了下来。

孟天笛大喝了一声:“起来!”

就势拔出了长剑,指向当前三人。

来者三人,正是对方主力所在。

当前老人,皓发银髯,生就一颗三角形的怪头,一身银色长衣,闪亮而有光泽,却非一般丝质品柔细,看上去极具韧性,正是传说中的“天蚕织绵”。

自然,使孟天笛怵目而惊的,并非是这一袭“天蚕织绵”的长衣,却是裹在这一袭长衣之内的一条“独腿”。

只有一条腿。

一条右腿。

那么,应无疑问,来人便是传说中两个老怪物之一的“地久”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