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天马行空

作者:萧逸

当前的银衣老人,皮笑肉不笑地喃喃说道:“秦老头的那点鬼把戏,岂能瞒得了我们?哼哼,难为他想出了这个主意,以‘兵解大法’留住了残魂一缕,以期来日的转世为人!”

说着他发出了一阵子阴森冷笑,那声音真比哭还要难听。

“不用说,装有秦老头炼魂的那个法器,在你身上吧!”

怪笑了一声,身影突晃,宛若轻风一缕,己到了孟天笛身前。双方相距,不过丈许之间。

却在此同时,身后风紧,另一个老人“地久”鬼魅般地已现身背后。

二人动作一致,来去如电,却似飞花落叶般的轻巧,落地无声。

孟天笛感觉出身侧前后,为一种沉实的力道所箝制,力道之强,前所未见。

他力持镇定,故作不惊,倒也悠悠难量。

天长老人哼了一声,徐徐点了一下那颗三角形的怪头说:“小小年纪,倒也难为了你,小伙子,我们来讨个商量吧!秦老头临死之前,可交给了你一件什么东西?”

孟天笛冷笑不言。

“这样吧!”天长老人冷森森地笑道:“那样东西其实对你是一点用也没有,弄不好还要身受其害,只要你把它和秦老人的‘元神’一起交出来,我就放你们两人一条活路,要不然……小伙子你是聪明人,结果怎么样,你自己应该心里明白。”

孟天笛心里一动,忖思着秦老人生前所言非虚,对方两个老怪物之所以千般逼迫,果然志在那一册“七宝金禅”。

摇了一下头,他仍是一言不发。

“这样你便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话音未已,身后的“地久”已陡地切身而入,长袖猎猎声中,一只左手已凌然作势拍落直下。

白云一片,彩蝶翻飞。

喻之为“地久”眼前的一掌,当作如是之观。

孟天笛顿时觉出,全身上下,连同背后的叶灵,俱在对方那一掌势控制之中。

更厉害的却在于当面老人手上的那一根银色短杖——“天蚕杖”。

随着“天长”老人的一式前指之势,手上短杖,蓦地暴长如虹,尖风一缕直向着孟天笛咽喉要害刺扎而来。

两般出手,势若狂风。

孟天笛身形疾转,来不及递出长剑的当儿,右面肩头,已吃地久幻为蝶影的掌式擦落而过,一片肩衣,生生为之扯落下来。

所幸他扬起的剑势,架住了正面而来的“天蚕”银杖——却不知对方杖势奇特,变化万千,微妙之处更在于杖质的坚韧弹性,收放自如。

眼前一式交接,竟似丝毫不着力道。

只觉着手上一软,孟天笛这一剑直似砍了个空,随着对方杖势的一收,有若银蛇打转,一口长剑,已为对方化为绕指柔的杖紧紧缠住。

“呛啷”声响中,长剑已脱手飞出。

便在这一霎,孟天笛身势旋风似地转了出去,险险乎落身于寻丈之外。

“乱蚕飞丝”。

陡然间,他记起了秦老人生前一再告诫自己的这个名字。却因为背后的叶灵,行动有了牵挂,竟在对方甫一出手的当儿,便败下了来。

眼前长剑失手,便只有死路一条。

两个老怪物,一式得手,更不再手下留情,长笑声中,双双已欺身面前。

却听斜刺里传过来一声叹息,陡然止住了二人前进的脚步。

“黄云、黄飞,你二人到底还要为恶几时?还不够么?”

天长、地久聆听之下,登时为之一惊,瞠目而立。

一片斜阳,洒落眼前乱石之间。

不知何时,那里却多出一个人来。

一身杏黄色的单薄长衣,覆裹着来人玉树临风的修长身躯。长发中分,既黑又柔,映衬着来人那一张白皙俊秀十分书卷气的脸,即使一望之下,也令人禁不住频生出几许斯文雅意。

“天长”、“地久”那么禀性狂傲、目无余子的个性,吃对方目光一摄,禁不住为之一怔,双双腾身而起,落身丈许之外。

只为着“黄云”、“黄飞”这个称呼,除二老本人之外,江湖中再没有第二个人知道来者何人,竟在彼此一照面的当儿,直口道出。

只此一端,便使得两个老怪物赫然一惊,为之心惊胆战。

“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你家老祖宗姓名?”

话声未已,只听得“叭”的一声脆响,说话的“地久”脸上已着了一掌。

这一掌劲猛力足,无中生有,简直不知从何而来,以“地久”那般功力,竟然吃受不住,打得一个踉跄,差一点倒了下来。

一旁的“天长”目睹之下,怪啸一声,蓦地腾身而起,“天蚕杖”挥落之下,化成了一天杖影,随着他落下的身势,直向黄衣人当头罩落而来。

正是此老最称拿手的绝招——“乱蚕飞丝。”

但这一次他可是遇见了厉害的敌手。

随着黄衣人轻轻抬起的右手,不过是那么比划了一下,天长老怪那般猛烈的势子,便似撞在了一堵山崖上那般,砰然作响声中,足足弹出了丈许之外,摔落地上,动弹不得。

“地久”目睹之下,待将作势扑前,却只觉眼前电光一闪,一道青色光华,起自对方指尖,只觉着身上一冷,宛若冰露着体,打了一个冷噤。一头散发长须,已吃对方呼啸来去的一脉青光,剃了个干净。

便是再糊涂的人也明白了。

剑仙!

一念及此,两个老怪物直吓得面无人色,石头人一般地怔在了当场,动弹不得。

现场几个少年,目睹之下,更像是鬼魂附体那般地战栗不已,哪里还敢移动!

至此,黄衣人——周天麟,再不向他等看一眼,长衣飘飘地转向侧面一双少年男女。

孟天笛、叶灵显然已为对方的神乎其技吓呆了。

“是周先生……”

说了这一句,孟天笛深深地吁出了一口长气。

“这就是了!”

周天麟和蔼的目光,缓缓由二人脸上扫过,一面颔首微笑。

“这才是历尽尘劫,百苦回甘,往者已矣,且随我终南小干山去吧!”

大袖挥处,一片霞光卷过,转瞬间三人已置青冥,再一闪,便自无踪。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天岸马》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萧逸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萧逸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