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岸马》

东珠

作者:萧逸

怎么也不能相信,面前这么漂亮的一个大姑娘竟会杀人!对方手上那口寒光刺眼的宝剑,可是实实在在,不是闹着玩儿的。

灿若秋水,冷焰袭人。

随着剑势的前逼,王大人只觉得一阵子头皮发炸,禁不住冷汗涔涔。

“你……是谁?”

乍惊之后,王大人反倒变得清醒了。

“你要干什么……为什么拿着宝剑?”

虽然是文官出身,却蒙圣上器重,授以兵柄,前几年讨伐“毛里孩”、“阿罗出”每战皆捷。“总制三边”以来,更是无役不胜,深入沙漠,大败敌将“满都鲁”,因功加封“威荡亭伯”,称得上是个“常胜将军”。

但领兵讨战是一回事,面临生死又是一回事,像“眼前”这般白刃加项的经历,却是前所未有,生死毫发间的“镇定”功夫,全在平素的“养性”功深。

王大人总算于惊悸之后,拾回了一番“镇定”——看看面前的姑娘,凌厉中不失娇媚,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称得上黑白分明,健美高挑的个头儿,真个是罕见的一个大美人儿。

“美人”照样也会“杀人”。这一霎长剑在手,节节进逼,尤其有“慑人”之势。

王大人不敢掉以轻心。

微微一笑,他明白了。

“我知道啦。”王大人坐正了身子,无视于面前的长剑:“天寒地冻迫于家计,想是眼前少了几个盘川,这也是了……来。”

侧过脸来,瞧着早已惊醒的文案师爷。

“文生,起来去拿二十两银子给她!”

李师爷醒是醒了,目睹着大人受制,白刃加项,一惊之下,可就又愣住了。王大人的这句话,不啻是个强力的暗示,再要不明白,他这个“智囊”可是白干了。

慌不迭地应了一声,李师爷爬起来就往外跑。

谁知方迈步,面前人影乍闪,已吃对方持剑少女旋风般的来势拦在眼前。

好快的身法!

随着少女闪电般的来势,掌中长剑,匹练般地泻出一道银光,直袭向李师爷前心要害。

剑身未至,先有一股透骨冷风。

李师爷只当命丧黄泉,“啊呀”一声,只觉着前心一阵发麻,脚下打了个闪,便石头人般站立眼前动弹不得。

持剑少女显然是手下留情,没有要他性命,却以精湛“剑气”透发剑身,俄顷间点了对方前心要穴,李师爷便“定”在了当前,再也休想移动半步。

这番情景,王大人可是看见了,只吓得目瞪口呆。

持剑少女以“剑气”点了李师爷穴道,更不少缓须臾,身势轻转,又来到了王大人身边,后者方自站起,已吃对方长剑,再一次逼在了眼前。

“你……这是……”

“哼!”持剑少女挑动着细长的眉毛,冷冷地睨着对方:“你少在我面前玩什么花样,谁希罕你的银子!”

“那……姑娘你要什么?”

长身少女一双大眼睛,骨碌碌一阵子打转,细眉微扬,冷冷说道:“不要在我面前装糊涂,你这一趟是来干什么的,还当我不知道?”

“我是奉旨采办……”

一言方出,大人恍然大悟,心里一惊,顿时作声不得。

“对了!”长身少女微微地笑了:“我就是要你奉旨采办的那些东西。”

“这……”

冷冷地摇了一下头,王大人面色惨变。

“七颗明珠!我知道现在就在你手里。你拿出来吧!”眼珠子一转,她寒声道:“还是要我自己动手!”

“使不得……”王大人铁青着脸道:“这七颗珠子是圣上万寿时点缀龙冠之用……再说,眼前并不在我手头上,姑娘你千万不可造次,这可是祸连九族的大罪……你好大的胆子……”

“你才是好大的胆子!”

剑势轻翻,寒芒乍吐。

王大人陡地打了个冷颤,只觉着前心微微一麻,便也同李师爷一样,定立当场,动弹不得。

长身少女以“剑气”,连点二人穴道,剑势轻收,一双妙目,只是频频在室内打转。

这番情景看在王大人眼里,内心越加吃惊。

他虽然穴路被点,不能移动、发声,但是心里却是明白,最最关心的便是此行奉旨采办的七颗“东珠”,心里一急,一双眸子不觉向内室望去。

长身少女剑术惊人,更兼冰雪聪明,心细如发,王大人的眼神儿,不啻指引了她明珠藏处,一声轻笑,身势电转,便向内室逼进。

却是事有蹊跷。

猛可里,湘帘倒卷。

一条疾劲身影,霍地当门而立。

长身少女进得急,退得也快——“唰”然作响,己是两下分开,却不禁为之一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岸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