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月下剑》

美人上青城

作者:萧逸

“上追玉殿嫦娥女,下愧三春粉芙蓉。”

这是西川地方人人诵唱的两句诗,人人也都知道,这是形容被誉为“西川第一美人”——“玉流星”江芷的一首绝妙好词。

“玉流星”江芷的“美”与“威震两江”的铁少庭的“俊”,是天下知名的——二人也同是名重武林的少年奇侠。

现在,这两个人就要结为连理了,自然是天大的好消息!郎才女貌,谁不倾慕?

整个灌县县城都为之轰动了,人们拥挤在“都江堰”江家门口,一直到岷江口的江边上,长有十几里的街道上,全都站满了人。

大家伫候着江家嫁女的行列,虽然明明知道看不见那位美人儿的庐山真面目,可是能够看见她坐的轿子,还瞧得见吹吹打打的喜庆现象,这就够乐的了。

岷江口,停着一艘大官船,船上披红挂彩,是男方派来迎接新娘的彩船。

男家是赫赫有名的军功世家,铁少庭的尊翁铁中令,如今官拜重庆总兵,莫怪乎大船左右,站满了迎亲的卫队,朝阳下器械鲜明,甲胄交辉。

铁总兵特别派了一名姓郭的守备,负责到灌县办理迎亲之事,这位郭守备在岸边上早已伫候多时了。

岷江口因为停了这么一艘彩船,相形之下,别的船可就显得丑陋不堪,太不相衬了!

大船两侧船舷上,各站着四名挎腰刀的卫士,凡是见有靠近的其它船只,就大声地吼着,不许他们靠近,两侧民船,噤若寒蝉。

一艘高桅杆破旧的小篷舟,徐徐地驶进江口,向岸边拢来。

操船的头戴马连波大草帽,四十上下的年岁,黝黑的面颊,尖尖的下巴,一身渔家装扮。

这个人好似聋子似的,压根儿就没听见大船上的喝斥声,他大咧咧地把船向岸边靠近,手里扔出了一个绳圈,不偏不倚地套在了岸边的木桩之上。就这样他两手交替着把小船拢到了岸边,身子一跃,己跳上岸。

公门里干事的主儿,岂能吃这一套。

这汉子不是刚上岸吗!迎面可就被一名卫士踹了一脚,这一脚还真不轻,正踹在这汉子的右腿跟上,那汉子一踉跄坐在地上。

顿时拥上来三四名卫士,把这汉子围在了当中。

一名卫士手指着他大声斥道:“个龟儿子!你耳朵聋了吗!这里不许停船。滚!再不走,老子宰了你。”

说着话,抡圆了“叭叭”就是两记耳光。

被打的汉子两手挣扎着,嘴里咿咿哑哑,却不知他说些什么,就是没有走的意思。

带刀的老总,可不吃这一套,三四个人合力把这个汉子抬了起来。正要往水里扔。

猛可里一人大喝道:“慢着!”

各人看时,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负责迎亲的郭守备,一时吓得松了手。

那汉子由地上爬起来,惊悸地向这边看着,嘴里咿哑地乱声叫着。

郭守备哈哈一笑,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几个胆敢在这里惹事,还不快退下去。”

四名卫士一起躬身行礼。其中一人手指那汉子道:“这家伙是故意惹事,请守备……”

郭守备沉声道:“不要说了,这地方人家就来不得么,你们下去。”

四卫士碰了一鼻子灰躬身退下。

郭守备打量了一下对面的汉子,四十一二的年岁,年岁不大两鬓却有了白发,黑瘦的脸,身材又瘦又高,一双深陷的眼睛珠子,透着机灵,在目眶子里,骨碌骨碌转个不休,身上黄丝绸子的一套短衫裤,足下是一双多耳芒鞋———副当地土佬儿的装束。

这样的一个人,谁看了也不会起眼。

郭守备沉着声音道:“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惹事?”

那汉子比手划脚咿咿哑哑讲个不休,敢情是个哑巴。

郭守备气得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频频挥着手道:“去!去!快一边去吧!”四周看热闹的人也由不住都哄然地笑了。

那个哑巴像是看懂了,转身就溜。

他也没跑远了,就在附近的一个面摊子上坐了下来,比着手势要了一碗担担面,加了很多辣椒,唏哩呼噜津津有味地吃着。

谁也看不起一个哑巴,大家注意力可就移到了正前面的大街上。

这时候,可就听见了唏哩哇啦地吹奏声音,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两列迎亲的卫队,把人群向两边用力推开,空出了正面的空地。在这块空地上,女方新娘子要在这里下轿,男方代表郭守备要举行一个简单的迎亲仪式,地上铺着一块崭新的红布,设有一张喜桌,上设油盏。

一列长鞭炮霹雳叭啦地燃点了起来,小孩子叫笑着满地拣抬着未爆的纸炮,大人笑小孩叫,乱成了一片,叫笑声中可就看见了新人的彩列。

排场还真不小,前面是三十人大列的吹鼓手,后面是四匹骏马,分别乘骑着女家的亲属四人,再后面才是一乘八抬的红顶大轿,彩轿两侧跟着两个婆子,两个丫鬟,丫鬟婆子手里都抓着一块大红手绢,摇呀摇的,慢慢地走近来了。

“新娘子来罗!”

“新娘子来罗!”

大人叫,小孩跳,街两旁的群众拥挤得像是两堵墙,水泄不通。这当口儿,那个吃面的哑巴,却丢下了面碗,全身站在板凳上,也跟着大家看新娘子。

新娘子的轿子来到了面前,四匹马上的人都翻身下马,四个人是女方的亲属,其中之一,也就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是新娘的胞兄,人称“破空拳”江杰,西川地面上很少有不知道这个人的。

这人三十一二的年岁,生得鼻直口方,英气勃勃。

由于“玉流星”江芷的父亲“神医”江大春,三年前不慎坠崖而死,这件婚事,就由“破空拳”江杰出来主持。

郭守备老远大步赶上,抱拳道:“江大相公……有劳,有劳。”

“破空拳”江杰也施礼道:“应该,应该!郭老爷多辛苦了。”

喝了送迎酒,男方大船上下来一个女眷——“剪空春燕”铁小兰,她是铁少庭的胞妹,是专为来迎接新嫂子的。

只见她二十不到的年岁,高高的身材,一身大红,气质妍丽丰逸,高贵华美,举止清秀幽淡,雅丽舒徐,不愧是大家闺秀。

两名秀丽的丫鬟跟在她身子后面,一行三人姗姗行到了轿前站定。

这时候,在场各人出乎意外的一片安静,鸦雀无声,每一个人眼睛都睁得极大,就等着一睹轿子里佳人的风采。

“剪空春燕”铁小兰含着微笑,揭开了轿帘,四周爆出了一片赞美之声。

新娘子头上盖着盖头,一身大红,虽然看不见她极艳的芳容,却看得见她妍婷的身材,纤纤玉手和露在云鬓香肩之间的一截玉颈,当真是凝脂白玉,引人入胜。

只见她慢移莲步,在“剪空春燕”铁小兰的扶持之下,先向四亲人一一大礼,遂又慢慢转过身来,向大船上行去。

就在这一刹那,人群里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叫声。

那声音听在耳朵里,说不出的一股子难受,似闷又哑,慾朗又掩。

在众人惊闻动心的一刹那,一条人影起自人群,足足拔起了有六七丈高下,像抄波的燕子蓦地向下一落,正好落在新人行列之间。

光天化日,正在接亲仪式进行之下,这种举动太惊人了。

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看得清清楚楚,这个人正是方才大闹河岸的那个哑巴。

这可真是天大的怪事儿!

只见那个哑巴嘴里哑声怪叫着,即向新人“玉流星”江芷身边扑近。

这种突然的举动,使得在场主客双方,俱都大吃了一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有人胆敢当众劫婚!

郭守备职责所在,大惊中也顾不得眼前的礼节,由于他站立的地方,距离新娘最近,正好首先迎上那个劫婚的哑巴。

怒极之下,这位守备老爷“呛啷”一声拔出腰刀,即飞起一只有腿,照着这个哑巴身上踹去。

四下秩序,一时大乱。

那个哑巴,端的是一身好功夫。

郭守备一脚踢到,却被哑巴一探手就抓住了脚脖子,只见他面现怪相地哑叫了一声,用力一拧,“喀喳”一声骨响,郭守备痛得“哎哟”一声大叫,一条右腿已被生生折断。

哑巴右手向外一翻,郭守备一连在地上翻了两个斤斗,栽倒在地,只痛得全身打抖。

他因为职责在身,虽重伤之下,犹不敢疏忽职守,当时大声喝叱道:“拿人哪!”

两侧卫队早已自动奔前,此时闻令,更不怠慢,各拔腰刀,众声喝斥中,一拥而上。

眼看着十数把寒光断断的钢刀,一齐向着那个哑巴身上猛砍直劈而到,盘算着那个哑巴,即将是如何惨不忍睹的一副形象!

事实上,大大的不然。

十数把钢刀围攻之下,那哑巴只伸出一双黑瘦的胳膊,看不清他是怎么的一个姿势,总之,在他伸出的双手一阵乱舞之下,来犯的十数口钢刀,一齐都落到了他的手中。只见上来的那伙卫士,更是不攻自散,丢了手里的刀还不说,一个个跄踉跌倒,叫嚷成一团。

那个哑巴嘴里“咿哑”大叫着,把拾在手里的十数把钢刀一阵乱拍急折,兼以双足乱踏,刹那之间,已成为一大摊破碎烂铁。

这番情景,看得每个人胆上生毛,俱不禁目瞪口呆,作声不得。

这当儿,“破空拳”江杰,已把妹妹快速地搀回轿内,愤怒之下,他也顾不得自己身份,大吼一声,腾身而起,落向那哑巴身前,一拳向哑巴后心上打了过去。

大家乍见新娘之兄出手,俱都大声喝起彩来。

群众的心理是微妙的,人人都存着看热闹的心意,真恨不能现场能出上几条人命才算过瘾。

“破空拳”江杰是有名的少年侠客,武功自是不同于一般,他既然出了手,大家料想着那个哑巴是活该倒霉了。

事实上,又不是那么回事。

江杰既以“破空拳”成名江湖,自然拳上功力可观。这一拳由于是在怒火头上,更用了十成力道,“呼”一声,直逼后心打到。

哑巴像是后面长了眼睛一般,就在江杰的拳头眼看着即将打中背心的一刹那,他身子如同一阵风似的,“呼”地一下子转了过来。

他身子扭曲着,就像是一条蛇似的。

江杰那等凌厉的一拳,居然是打了个空。

众目睽睽之下,江杰不觉脸上一红,怒火中便展开一路“混天拳”。该拳共分十三式,又名“混天十三拳”.乃江杰最为拿手,却又不轻易用的一套厉害拳法。一经展开,但只见拳影漫天,虎虎生风,不怒不慑,却备刚柔之气,又缄缕极密,不露痕迹,端的是横绝六合,别开天地。

然而那个哑巴的身法更是高不可测。

只见他时蹲乍伏,倏起又落,左舞右闪,弓前缩后,妙在江杰的每一拳,都是差在毫厘之间,而未能打中其体。这番情景,倒像是大人逗小孩子玩耍一般,一任江杰拳式是何等猛厉,却休想占半点便宜。

哑巴一边与江杰动手过招,那双眸子却不时注意着彩轿的动静。

这时男方乘乱就想把轿子抬上大船,可是却未能逃开那哑巴的双眼。

只听他“咿哑”地一声怪叫,身子蓦地腾起,却把头上一顶马连波的大草帽,远远向轿夫掷来。

顿时,就有两个轿夫栽倒,那顶大花轿猛地向下一栽,差一点把新娘子给栽了出来。

那个哑巴叫嚷着扑向轿前,双手一阵乱翻,几名轿夫,被高高抛空而起“扑通!扑通!”一连串的水响之声,俱都坠落江水之中。

“破空拳”江杰怒吼声中,抖出了一杆“蛇藤棍”,抡圆了向着哑巴当头击到,却被哑巴劈手给抢了过来,江杰还想扑去,那哑巴劈空一掌击出,江杰全身一个颤抖,顿时就僵立在当场,动弹不得。

喊杀中,十数名卫士再次扑上来,刀剑齐下。

这一下子,似乎把那名哑巴给惹火了,只听他嘴里连声怪叫着,不退反进,身过处,那几个亲兵卫士纷纷被抛空而起,刹那间,跌了个唏哩哗啦,鼻青眼肿。

哑巴仍然不变初衷,目的乃在轿内的新娘子,一路起纵如飞地扑向轿前。

这当儿,轿内的“玉流星”江芷,再也难以保持缄默了。

就在那中年哑巴扑向轿前的一刹那,“玉流星”江芷蓦地拉下了头上的盖头,一声娇叱,一掌直向着迎面哑巴头上劈来。

掌风飒然,有如刀劈!

中年哑巴似乎具有不可思议的身手,在“玉流星”江芷的凌厉掌势之下,他身子陡地向左一闪,滴滴溜一阵子疾转,“玉流星”江芷那等猛锐的掌力,竟然化为无影无形。

“玉流星”江芷大惊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美人上青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宵月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