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月下剑》

玉女含冤回

作者:萧逸

哑巴秦双波闻声步近,二人面面相觑,俱不知她在说些什么。

任剑青奇怪地道:“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芷叹息一声道:“我上了雷仙姑的当,误当她走火入魔……受了她的指使,偷偷地潜入丹房。”

秦、任二人顿时大吃一惊!

任剑青神色一变道:“你……”

江芷低下头,讷讷道:“我偷看了《一心集》,并且把最后一页背诵下来,转告了雷仙姑,我受了她的骗……我……”

秦双波脸色突地一青,顿时呆住了。

任剑青也神色大变道:“你竟偷阅了《一心集》?你……”

他陡地向前一步,伸手抓住了江芷肩头,声色俱厉地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谁要你这么做的?”

江芷只觉得他那只紧抓住自己的手,仿佛都深深刺进自己肌肤之内,一时痛得花容变色。

“你下手吧……”她几乎落下泪来:“也许打死我还让我心里好过一点。”

任剑青全身颤抖了一下,忽地松开了紧紧抓着她的那一只手。

他重重地叹息了一声,来回地在院中走着。

江芷用忏悔的目光,注视着他,一旁的哑巴秦双波这时亦满脸怒容地走向她,比手划脚地了一阵。

任剑青长叹一声,道:“师兄请原谅她的无知,她只是为那个老道姑花言巧语所骗……唉!早知如此,刚才还不如让师兄杀了她的好。”

秦双波睁着一对光芒四射的眸子,连连比着手势。

任剑青叹息一声道:“哑师兄问你告诉她多少?”

江芷苦笑道:“一心功的二十八字真诀。”

秦双波脸色一沉,又向任剑青比了几个手势,任剑青遂向江芷道:“一心功分阴阳双篇,另有一篇梵文,姑娘你可记下了?莫非也告诉了她?”

江芷摇头,说道:“没有,我也看不懂。”

任剑青长长吁了一口气,道:“这也是不幸中之大幸,雷师姑虽得了二十八汉字阳文,却未曾得到二十八字梵文的阴文,这门功力,将来练习时可就要大大地打上一个折扣。姑娘我们进去再谈!”

一行人步入竹舍,任剑青由于病伤尚未痊愈,先时又用了一些功力,这时显得很疲倦,倚靠在椅子上。

江芷关心地道:“二哥,你觉得不舒服么?”

任剑青微笑道:“自服姑娘葯后,感觉好多了,姑娘对我大恩,真不知何以为报?”

江芷苦笑道:“二哥这么说,可就愧不敢当了,我一时无知,虽然闯了大祸,多承二兄不怪罪,现在想来更是难以自责其罪。”

任剑青叹息一声道:“那道姑姓雷名天骄,本是先师之同门师妹,后来因罪逐出师门……多年来累次惹事生非,十年前上门偷盗过一卷《如意真经》,当时我在后山练剑,师父在丹室静坐,那经卷由秦师兄借给,为此秦师兄曾被先师罪罚至石穴面壁百日,饱受毒蚊侵袭之苦。”

江芷心里一动,看了一旁的秦双波一眼,心想怪不得他如此恨恶那道姑,原来有此一因。

秦双波听到此长叹一声,一双眸子里,泪光闪闪,江芷心里一惊,正想出言询问。

任剑青遂又接道:“这只是一个开头,随后雷师姑又来了无数次,偷盗许多东西,最后一次,是在四年前八月,这无耻道姑竟然企图以所得之‘桃花毒瘴’将先师毒毙。”

他顿了一下,冷冷笑道:“当时我与先师正在丹室练习闭息之术,竟然无意逃过这步劫难,只可惜……”

说到这里目光向一旁的秦双波看了一眼,秦双波已忍不住热泪滂沱。显然的,任剑青的话,已使得他隐入极度痛苦之中。

任剑青叹了一声,接下去道:“只可惜当时秦师兄正在自己房中静坐,入神之际,未曾防到有此一着,竟为瘴毒所伤,昏死在地!雷天骄那个道姑,只以为所有人皆已受害,正慾行窃,却被先师识破,先师终念当日一段同门情谊,未忍毒手相加,只施展本门绝技‘青光掌’打伤了她左面肩部,使其狼狈而遁。”

任剑青苦笑叹息了一声,目光视向满面泪痕的师兄秦双波,道:“雷道姑走后,先师发觉秦师兄昏倒在地,因他中毒过重,本已回天乏术,先师尽最大努力,施展本身元阳真气,将秦师兄全身穴脉一一打通,并把毒瘴以真力逼出体外.秦师兄命不该绝,总算保全了这条性命……”

说到这里,任剑青脸上现出了一片戚然,他无比沉痛地接下去道:“话虽如此,师兄终因毒瘴过剧,虽保全了活命,却为剧毒伤了声带,从此变成了有口不能言的一个哑巴。”

江芷恍然大悟,一时垂首不言。

秦双波抬起手来,用衣袖把脸上的泪擦了一下,他站起来长长地吸着气,用以抑制内心的无比伤痛。

任剑青冷笑一声,道:“往后先师坐化之日,这恶道姑却又一副假慈悲地上门吊祭,被我与梁师妹逐出门外,却不曾把这件事告知师兄,只以为她受了这等羞辱,必将痛自反省,洗心革面好自为人,却没想到,她竟然变本加厉,居然还有脸再次上门生事,巧言骗取了姑娘的同情,险些将本门至宝《一心集》窃走,真是太可恨了。”

江芷听到雷仙姑种种恶迹,再想到自己的愚昧无知,一时无限惶恐,除了深深自责之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反倒是任剑青过意不去。

他叹息一声,说道:“这件事姑娘也不必过于自疚,雷天娇如执迷不悟,纵然学会了那半卷一心功,我兄弟亦有制她的能力。”

说到此,咬了一下牙,道:“我真希望我的病,能够早一天好……”顿了一下,他又道:“自从刚才服食姑娘地果汁液之后,好像身子已经全好了,但是略一运力,却又有些力不从心……不知是什么原因?”

江芷道:“那是因为你久未练功的缘故……从明天开始,内食地果,外以葯物擦体,至多十天,二哥就可痊愈。”

任剑青长眉一挑,喜形于色,说道:“那太好了,姑娘我……真不知怎么谢你才好。”

江芷道:“你何必说这些……我心里觉得很过意不去。”

说时叹息了一声,目注秦双波道:“我已开好了一张方子,明日烦请秦大哥下山采买一下。”

秦双波频频点头,江芷站起来道:“任二哥,你也该休息了,明天再说吧!”

第二天,秦双波买回来许多草葯,江芷用酸醋加以泡制,成为一种黑色葯汁。

她关照秦双波用此葯汁,在任剑青全身遍搽。果然具有奇效,不出三天,任剑青已大大的有了起色!傍晚的时候,任剑青感觉到精神十分抖擞。

他穿着一袭整齐的白色长衣,来到了江芷居住的房间,轻轻地叩门道:“姑娘睡了么?”

房门打开来,江芷淡淡笑道:“二哥来了?”

任剑青笑道:“我好像觉得已经完全好了,想到了姑娘的恩惠,特来道谢。”

江芷嘴角微微牵动,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任剑青道:“姑娘不欢迎我来么?”

江芷苦笑一下,道:“哪里,二哥请进。”

她退开一步,任剑青走了进来。

桌子上散置着纸笔,任剑青道:“姑娘在写信?”

江芷忙走过去,把还未写完的信揉成一团,她回头一笑道:“二哥请坐。”

任剑青注意到她的脸色,以及那种深沉忧郁的目光,心里吃了一惊,道:“姑娘你不舒服?”

江芷摇摇头,强作笑容,道:“你不要瞎猜!”

任剑青忍不住握着她一只手,苦笑道:“你不要骗我……告诉我为什么?”

江芷徐徐挣脱了他的手,用那双含有情意的眸子,打量着他道:“我的事,你真的不明白?”

任剑青呆了一下,讷讷道:“什么事?我不大明白……”

“那我就告诉你。”

说到这里,她目光注视向任剑青道:“我已是许配过人家的人了”

任剑青苦笑道:“我已经听师兄说过了。”

“那么我再告诉你!”江芷冷笑着说:“如果不是你师兄强把我抢来,如今我已经是铁家的媳妇了。”

“啊!”任剑青显然吃了一惊。

“你不是奇怪我穿着新娘子的衣裳吗?那一天正是我出嫁的日子……”

她说得凄凉,频频苦笑着。

任剑青叹息了一声道:“我师兄实在太荒唐了,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件事应该由他去解释一下才好。”

“那倒不必。”江芷苦笑着道:“这样做只有更糟,能怎么说呢?”

“姑娘的意思是……”

“二哥的伤势已不要紧,我想明天一早就告辞了,我想亲自去铁家一趟,见着了铁少庭,把话说清楚……”

说着深深地垂下了头。

任剑青呆了一下,叹息着道:“这都是我害了你。”

才说到这里,就见秦双波慌张地由外面进来,向着任剑青比说了一阵。

任剑青站起来就走。

江芷想跟过来,秦双波却向她摇摇手,并且顺手把房门关好。二人来到前堂,秦双波向外指了一下,又向着任剑青比说了一阵。

任剑青呆了一下,冷冷地道:“我知道了,你也先避一下吧!”

说完,他推开了一扇窗户,可就看见了一匹白马来到峰前,一个身穿紫色缎质长衣的伟岸青年,正自翻身下马。

残阳下,这人二十六七的年纪,生得长眉入鬓,目如点漆,十分英俊,他左肩上斜背着一面朱漆半月形的雕弓,右肩后却系着一口飘有杏色穗子的长剑,当真是人是英雄马如龙,好一副飞扬神采。

紫衣青年远远站在峰前,一双眸子只管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所绿舍竹屋,那张俊脸上不时地带出冷笑的表情。

在一棵松树前,他先拴好了马,即身形腾起,只是一闪,已来到了屋前。

室内的任剑青兀自坐在窗前不动,只是面色微微惊讶,显然他已觉察到对方这个年轻人不是易与之辈。

紫衣青年傲然站立在门前,首先入目的,是悬挂在门前的红色彩花以及那些彩灯。

他的脸上益加地现出一种愤恨表情。

一抬头,正与窗内的任剑青目光交接,紫衣青年冷冷一笑,抱拳道:“借问一声,这里可是青城山,鹤老前辈修真之处么?”

任剑青怔了一下,遂点头道:“不错,兄台是………

紫衣青年哈哈一笑,道:“这么说,我是不虚此行了。失敬。失敬!”

任剑青惊讶地道:“先师已于三年前坐化,朋友尊姓大名?来这里是……”

紫衣青年面色一沉道:“我姓铁,叫铁少庭!”

任剑青顿时大吃一惊,慌不迭地站起来,开门步出,他甚为尴尬地抱拳一揖道:“原来是铁兄,久仰之至!”

铁少庭嘿嘿一笑,目光向着各处一转:道:“这倒巧得很,你们这里也在办喜事……”

任剑青脸上一红,摇头道:“这是随便挂着玩的。”

铁少庭一双眸子上下打量着他,道:“闻听鹤老前辈升天之后,门下两个弟子,颇是了得,足下是……”

任剑青道:“在下任剑青,承蒙夸赞愧不敢当!”

铁少庭一声朗笑,道:“还有一个哑巴?”

任剑青冷冷一笑道:“哑巴师兄外出未归,铁兄有什么关照在下也是一样。”

紫衣青年铁少庭长眉一挑,连声怒笑着,道:“既然如此,我就告诉你,令师兄抢了我的妻子江芷,还伤了男女方多人,今天我特来拜访……”

说到此,由身上解下一个黄色长形布包,打开来,里面是一口钢刀,刀身上有显著的五指透穿痕迹。

铁少庭持刀在手,细看了一下,哈哈大笑,说道:“好厉害的‘点钢透金’指力,不愧是鹤老前辈的入室传人,只是吓唬别人则可,吓唬我姓铁的,却没有这么容易。”

他右手一翻怒叱一声道:“接着!”

掌中刀“赫”地化成了一道白光,像是一道经天长虹般的,直向着任剑青面门上飞来。

任剑青乍惊之下,右手突起,施展出空手入白刃中的“拿”字一诀,用手背一搪刀身,五指一翻,极为巧妙地已把来刀捏在了手中。

铁少庭神色一凝,怒声笑道:“好手法!”

任剑青把手上的刀放下来,他强忍着心里的怒火,道:“这件事确是敝兄一时鲁莽,铁兄可肯容在下一言?”

铁少庭朗笑一声,声震四方。

“还有什么好说的?”他狂声道:“杀人不过头点地,令师兄强抢我铁某的妻子,又杀伤了我家里多人,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铁某既来了,岂容你三言两语,就能打发走了?当真是笑话了。”

任剑青面色愧窘地道:“铁兄……这件事纯因在下而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玉女含冤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宵月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