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月下剑》

含冤入狱去

作者:萧逸

“这可怎么好?”江芷想到这里,着实地烦恼起来,这种事也不能当众解释,她赶快把这朵花收起来。

整个饭庄子的人,都在喁喁私语谈着这件事,因为有“三姑娘”之称的梁金花,在江湖上名声太响了,大家闻其名而不见其人主要内容有:1.人类对化学认识的发展规律。如人类是怎样,乍然听说进来的这个绝色佳人,就是传说中人,自然难免引起一阵议论。

情形不同的是,今天在座的还有几位六扇门里的人物,那就是“一条棒杆”赵铁松、“铁翅鹰”孙化、“粉面金刚”胡大海这三个人。

六扇门里的朋友,耳朵比谁都长,江芷一进来,大家这么一指点传说,哥儿三个顿时就洞悉了一切。

“一条棒杆”赵铁松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放,低下声音,道:“看见没有,梁金花上咱们地盘儿上来啦!”

眯缝着一只小眼,矮瘦个儿的“铁翅鹰”孙化,样子却显得很坚强。

他脸上变着颜色道:“江陵不是转来一份公事……”

黑大个子的赵铁松立时以手指按chún,要他轻声一点。

“这可是咱们哥三个露脸的时候了!”赵铁松低着喉咙道:“拘捕公文我见了,通风报讯擒获者白银一百两,亲自拿交者白银三百两。”

“啊!”那个叫“粉面金刚”胡大海的也俯下身子道:“这么办,头儿,我回去叫人去,这里你们先稳着她。”

赵铁松冷笑道:“用不着,用不着,那么一来,可就不光彩了。”

“铁翅鹰”孙化压着嗓子道:“可是听说这个点子棘手得很咧!”

“一条棒杆”赵铁松冷哼道:“既敢动她就不怕她,怕她就不动她,你们两个要是怕事就回去,看我一个人办她。”

孙化一笑道:“头儿这是什么话?咱们三个还分彼此吗?好歹总在一块呀!”

“粉面金刚”胡大海摸着身上道:“我这里还带有蒙汗葯,是专为捉‘牛头鬼’那个老混蛋用的。”

“那好极了,”赵铁松点点头道:“正好用上。”

说话的时候,就见几个伙计各捧美酒食物往雅座里面送,赵铁松一时心血来潮,道:“叫刘掌柜的过来一趟。”

正好“铁胆”刘义向这边看着,“粉面金刚”胡大海伸手相召,刘义就走了过来。

来到了面前,刘义抱抱拳道:“三位大爷赏光了。”

赵铁松冷冷一笑道:“怎么,有了贵客,忙不过来啦?”

刘掌柜的一笑道:“什么话,赵大爷你老是常客了,多包涵,多包涵,再来两个菜,算兄弟请客好不好?”

“铁翅鹰”孙化一笑道:“请客不敢当,掌柜的你坐下来好说话!”

“是是!”刘义拉把椅子坐了下来,才发觉到哥儿三个脸色都不太对劲儿。

“刘老哥子!”赵铁松冷冷地道:“咱们交情怎么样?”

“那还用说吗,一句话!”

“好!有句话问问你,”赵铁松道:“刚才来的那个姑娘是谁?”

“是……”刘掌柜的顿时面色一变。

“是梁金花吧?”“粉面金刚”胡大海森森地笑着:“大掌柜的你可别急,姓梁的在两江是犯了大案子的人,缉捕公文,已发遍了长江九省,掌柜的你有多大的胆子,竟敢公然招呼这种悬缉的要犯?”

这个大帽子扣得好,“铁胆”刘义霍然为之色变。

他到底是老江湖了,一只手在脸上抹了一下,哈哈一笑,低声道:“胡大爷这话说的……我们开馆子的人还管得了这些吗,谁有钱就卖给谁不是吗?”

“你胡说。”赵铁松的脸可就拉了下来,说翻脸就翻脸。刘掌柜的脸也就挂不住了。

“老刘,话可是你说的!”赵铁松道:“有种你上堂跟我们大人这么说去。走,我们走。”

说着就挪屁股,刘义一看这个茬儿不对,赶忙用肘子压住了他的胳膊,堆出了一片笑脸:“开玩笑,赵大哥,兄弟的事大哥你还能当真?大哥你抬抬胳膊,小弟我可就过去了。这些年,兄弟孝敬三位大哥的还少了吗!”

赵铁松冷冷一笑道:“要不是因为有交情,我们犯得着还跟你打招呼吗?”

“是……”刘义小声道:“这位梁姑娘是‘混江七龙’关照下来的,我敢挡驾么?”

孙化冷笑道:“‘混江七龙’算什么东西?老子一样收拾他们。”

“你们大爷当然不怕,可是我……”

“好了!”赵铁松道:“什么事都别谈了,现在告诉你,这个姑娘是通绢的要犯,今天我们可就要动她。”

“现在?”刘义吓了一跳。

“不错,”赵铁松道:“就是现在,还得让你帮个小忙,事成论赏,当然少不了你这一份。”

刘掌柜的脸色焦黄地道:“这个妞儿,可不是好惹的啊……听说‘混江七龙’哥七个今天在她手里都吃了大亏。”

“这个你就别管了。”

“粉面金刚”胡大海冷笑着说:“你只要稳住她就行了。”

“这一点包在小弟身上了。”刘义拍着胸脯,显得很够义气的样子。

“还有,”赵铁松把一包蒙汗葯递了过去,说道:“这玩艺儿,你给她下到酒里去。”

“这……”刘义为难道:“没见她要酒呀!”

“想法子让她喝。”

“咳……”刘义接过来讷讷道:“万一这件事要是传到了混江七龙耳朵里,小弟这条命……”

“跑了她,你这条命一样保不住。况且这件事,谁又会知道是你干的?”

刘义思忖着,咬了一下牙道:“好吧,我试着办,成不成可就别怪我了,三位老哥可得兜着点儿。”

说罢欠身离座。

“铁翅鹰”孙化双手在腋下一探,已取出了一对匕首,往桌子上一搁。

“粉面金刚”胡大海却把一根用来锁人的链子由后腰上取下来,放在桌子上。

两个小伙计,奉了掌柜的关照,低声下气地沿桌子通告,怕事的人赶快付钱走人。

过了一会儿,人就走了一半。

靠里间的那位长发穷书生,还在一杯一杯地灌他的老酒,伙计传话,他是压根儿就不听,拿他也没办法。

掌柜的刘义,遵照赵铁松的嘱咐,亲自托着一壶酒向屏风走进。

江芷正在用饭,见状摇摇头道:“我不喝酒。”

刘掌柜的咧嘴一笑,说道:“这是小号的一点敬意,是南边来的,道地的‘女儿红’。”

江芷一笑,说道:“可惜,这满桌的菜,只有我一个人吃,掌柜的同来一用好不好?”

刘义哈腰笑道:“三小姐恩宠,小的不敢!”

说着满满斟了三杯酒,平置桌面。

他双手恭捧一杯奉上道:“三小姐赏脸。”

江芷微微一笑,道:“梁金花一个女寇,也值得掌柜的如此上待,难得。”

刘义双手捧着杯子,由不住面泛不安,口里嗫嚅着说道:“好说,这长江九省,谁不买三小姐的账……三小姐,这杯酒……”

江芷接过来,眼光一扫,由屏风的空隙向外看出去,发觉到有点不对,但只见众食客纷纷步出,食堂形成一片真空。

她心里动了一下,拿着杯子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有。”刘义已经有点心惊肉跳。

江芷目光向杯中一注视,顿时起了疑心,她虽不擅酒,却也发觉到酒中十分混浊。

她把这杯酒放在自己面前,却另外拿了一杯,推在刘义手中,微微一笑道:“刘掌柜的敬酒,一定要喝,但请掌柜的自己先干一杯,先干为敬,对不对?”

刘义顿时神色一变,道:“这个……小的不敢。”

“不敢。”江芷右手向下一沉,突地向上一翻,已用巧妙的拿穴手法,不偏不倚,正好拿在了他的“咽喉穴”之上!

“咽喉穴”乃是人身致命的大穴道,一经拿住,顿时气机不通。

刘义发出了一片闷哼之声,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嘴,江芷就在他张嘴的一刹那,把手内的一杯酒扬手泼出。正好浇到了他张开的嘴内。

江芷手指一松开,只听得“咕噜”一声,顺着他喉咙咽了下去。

刘义大吼一声,呛得一连串的咳嗽,反身就往外跑。

江芷这里转身抓剑的当儿,只听得“砸”地一声大喝,正面的一扇屏风,整个地被踢翻倒地,面前一列三人,当前怒立。

为首之人正是樊城的三班大捕头“一条棒杆”赵铁松,左边是“铁翅鹰”孙化,右边是“粉面金刚”胡大海。

为首的赵铁松一声狂笑道:“梁金花,你好大的胆,这樊城地面上,岂是你这女贼随便来的?识相者束手就擒,老爷们在堂上给你帮个口德,要是胆敢拒官抗捕,你是罪加一等,准死不能活。”

江芷心里一惊,这才知道面前三人竟然是樊城地面上的官人,居然把自己当成了女寇梁金花,真正是一错再错,看来真是扯不清了。

她思忖着这个罪名可是不轻,手里拿着的剑,忍住怒火暂时没有拔出来,打量着面前的三个人,她冷冷一笑,道:“这是从哪里说起?你们三个是什么人?”

“一条棒杆”赵铁松朗笑道:“梁姑娘,光棍了一点就透,咱们哥儿们是干什么的,你还会不知道么?”

说着亮出了腰牌一晃,又收起道:“在下赵铁松,这位是孙化,这位是胡大海,就在六扇门里当差……梁姑娘,我们知道你手底下很有两下子,可是如今捉拿你的公文已传遍了几省,你早晚是逃不开的,何必呢。”

三个人分三个方向,小心地戒备着,“铁翅鹰”孙化手里是一对匕首,“粉面金刚”胡大海却把一串如意锁链子,在手里玩得哗啦哗啦响。

说话的这会儿工夫,只听见“扑通”一声响。

掌柜的“铁胆”刘义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嘴已里咕咕嘟嘟地直向外吐白沫。他害人不成,反而害了自己,喝下的蒙汗葯生了作用。

江芷冷冷一笑,道:“不用说,一定是你们想要他在我酒里下葯……嘿嘿,害我不成,却害了他自己。”

说到这里,右手一振,“呛啷”一声,已把宝剑抽了出来。

三名官差,见状吃了一惊。

因为三姑娘梁金花的大名,他们是久仰了,对方如无杰出的武功,在江湖上焉能闯得如此大名?这时见她拔出了剑,三人情不自禁地大为紧张。

“铁翅鹰”孙化冷笑道:“梁金花,你还敢杀差拒捕么?”

江芷红着脸,怒声道:“你们凭什么当我是梁金花,我姓江,根本不姓梁。”

赵铁松哈哈一笑,道:“梁姑娘,光棍眼里揉不进沙子,我们不认识你,可认识你那朵‘翡翠解语令’!虽然你现在收起来了,可是我们刚才都看见了。”

江芷气得喘了一口气,道:“那是我拣来的。”

“拣来的?”

三个人对看了一眼,赵铁松哈哈大笑起来,孙化、胡大海也相视大笑。

“拣来的?”赵铁松笑声一敛,脸扯得比吊客还长:“梁金花,你这番话去骗骗三岁的小孩吧!锁。”

“锁”字一出口,胡大海倏地翻了个筋斗,快同旋风般地已欺身近前。

这家伙不愧是一干捕,锁链子玩得熟极了。

在他身子一滚的当儿,锁链子“哗啦”一声脆响,蛇也似地向着江芷脖颈上套下来。

江芷向旁一闪身子,右手一把抓住了链梢子,掌中剑贴着锁链子向外一展,其快如电。胡大海慌不迭地向后就倒,吓得抓着铁链的手也松了开来。

江芷一招得势,就觉得背后左右两侧疾风扑到。

赵铁松在左,孙化在右。

赵铁松施展的是进步打虎掌,双掌一前一后,是用“扣掌”的打法,直奔江芷背后“志堂穴”;孙化的一双匕首“螳螂捕蝉”,直扎向江芷右后腰上。

江芷冷笑声中,身子向前猛一杀腰,倏地一个快翻,却把掌中锁链,施了一招“拨风盘打”。

只听得“呛啷”一响,铁链子缠在了孙化的一双匕首之上。

孙化向后一用力收刀,江芷一声叱道:“去!”

锁链子一挣,孙化矮小的身子,就像球似地被摔了出去,“哗啦!砰!”一大串响声,又摔塌了一大扇屏风!

由于摔出的势子十分猛烈,孙化的头又撞在了一面方桌的桌角上,咔嚓!一声,桌子散了,他老人家头也破了,人也昏了。

江芷一伸手,就制服了两个,想不到对方公门中人,竟是这等不济!

她本是无心之过,对方是公门中人,却不宜过份开罪,这时一见闯了祸,赶紧开溜,足下一点,“飕”一声,跃出了大许以外。

“一条棒杆”赵铁松大叫一声,自后扑到。

他怪声叫道:“好个泼辣女人,你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含冤入狱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宵月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