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月下剑》

法堂惊异变

作者:萧逸

申屠雷抱拳道:“遵命!”

梁金花道:“对方实力很雄厚,听说由火器营押送,我们这边要去的人,都得准备一身防弹衣服,而且都得有高来高去的武功才能胜任。”

顿了一下,她又接道:“这些防弹衣服,我已令总舵成衣堂连夜赶制,至迟在三天之内,可以赶交巡江第七舵,到时候你可以去领,至于人手方面,你要仔细地挑选一下,你这方面以不超出七人为限,最好就是你们‘混江七龙”七个人。”

申屠雷点头道:“是!”

梁金花浅浅笑道:“我一向在江南活动,这是第一次在外码头做案,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事情成功以后,我会考虑在汉水立巡江第十三舵,舵主一职就委令由你担任。”

申屠雷面现喜色道:“令主栽培!”

梁金花轻轻叹息,道:“凡事百密而难免一疏,这些年我虽一再藏尽锋芒,不以真实面目示人,可是梁金花三字,仍然传闻天下,只可叹那位代我受害的姑娘……说不定死罪难逃,我本想入狱把她救出来,可是为了这一次的大生意,也只有暂时先委屈她几天了。”

申屠雷道:“令主的意思是……”

梁金花道:“我如果现在劫出那个代我受害的姑娘,传扬出去,只怕各方都有戒备,那么一来,对我们下手劫货大为不便,目前将错就错,反倒是下手良机。”

申屠雷道:“令主高见!佩服之至。”

六人一齐站立,抱拳告辞。

梁金花又道:“这樊城居内藏有高人,你等以后进出要千万小心,没有特别事情不必前来。”

六人同应道:“是。”

梁金花右手虚着向外一按,窗扇大敞,比了个手势,六人先后越窗而出,转瞬间室内又归于平静。

又等了一会儿,梁金花把灯光拨暗,然后取了一块黑绸子,把头发包扎了一下,她脱下了足下的薄底靴子,换上了一双全系人发所编织成的软底弓鞋。

这双特制的鞋,再加上她杰出的轻功绝技,可使她身轻如燕,踏瓦无声。

她由枕下掣出了长剑,插好背后,一长身已翻出窗外,然后她再掩上窗户,左右打量了几眼,遂腾身而起,像一只燕子般地蹿上了对院的屋檐。

紧接着她轻登巧纵,一连几个起落,如同星丸跳掷般地已翻出了十数丈外。

“樊城居”是樊城地方最大的一处客栈,内里亭台穿插,屋舍连云。

梁金花轻车熟路极为快捷地翻过两片院落,来到了一处精致的偏院。

这里只有四五间客房,静静地散布在树丛之间。

梁金花略一顾盼,即向一处亮有灯光的客房袭进。

这间房子好像窗户本来就开着,梁金花尽管有一身杰出武功,可是距离这间房子五丈以外,她即脚步放慢,不敢贸然欺近。

站在屋檐上向对面房子里看,一目了然。

房间里来回地走动着一个人影,那人双手后负,一身白色长衣,满头长发披散在肩后——正是那日擒服江芷的武林异人齐天恨。

他来回地在房内走了几转,遂坐下来,拿起笔在纸上写字。

梁金花远远地打量了他一番,“千里追风侠”的大名她久仰极了,从小小孩提时,即听说关于此人的种种传奇,并且他是师父鹤道人平生挚友,可是梁金花直到今夜才算第一次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

她敬仰他、爱戴他、恨他又怕他。

她确信他是一个毕生坚立在侠道立场上,是一个永不为外在力量所能移动的侠士异人,但是他的存在,却大大地影响了自己这一伙人的存在。

只因为有了一个他,今后自己这伙子人的存在可能大大地受到威胁,说不得今夜要对他不利了。

想到这里,她探手由身上豹皮囊内取出了一方薄如蛟蛸的人皮面具,两只手拉开了面具两边,向脸上一绷,顿时变成了一个浓眉黑脸,巨嘴阔鼻,面目可憎的少女。

她在正面观察了对方一段时间,觉得无隙可乘,于是向左绕了半个圈子,来到了“千里追风侠”齐天恨所居住的这间房子右侧。

在两丈以外,她静立不动。

鹤道人当年传授过三名弟子一门特别的功夫,这门功夫名唤“贴耳术”,很有点像道家的“天耳通”,只要把心静下来,运用秘功,即可听知十丈内外任何轻微的举动。

现在她施展出这种武林秘功,果然具有相当的神效。

她甚至听见室内的追风侠磨墨润笔的轻微声音,于是她轻步前进,轻到不能再轻,只怕猫鼠也觉察不到她的临近。

隔着一扇窗扉,她静立了一会儿,盘算着如何出手。

她想,如果突然破窗而入,在对方惊顾回头的一刹那,猝然以“小天星”掌力,伤他的心肺——这种能力,对付别人来说,梁金花自信有十成把握,可是对付“追风侠”齐天恨,她却连五成把握也没有。

于是她想到第二种方法。

如果她以掌风去叩动这扇窗户,本人却潜伏到正面的窗前,然后猝然袭人,由追风侠背后下手,用“定穴手”的手法,先定住了他的“志堂”、“肩井”两处穴道,再下手杀害……

这个方法设想不是不好,只是却又担心到,以“追风侠”如此武功之人,必然练就了一种护体的气功,万一下手后不能定住他的穴道,自己可就不会再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虽然自己还可以逃,可是在“追风侠”的快速追击之下,想从容退身,诚是不易。

第二种假想,她不得不再次否定了。

她是绝顶聪明之人,深深知道当前这个人是生平第一大敌,但是彼此所站立的立场,迫使她不得不走极端,只有杀之一途。

远处灯光晃动。

梁金花身形一晃,已闪出数丈以外,却见一个青衣少女手中托着一个托盘,盘内放着一碗寿面,另一只手上打着一盏灯笼,正向这边姗姗行进。

这个青衣少女,梁金花认识,得悉她是本客栈厨房,专供送餐的小婢女“银川儿”。

梁金花为了确定她是否送到齐天恨房内,先悄悄地立在她身后注视了一会儿,发现到银川儿果然是朝着齐天恨的房门走来,她即纵身袭近。

银川儿忽然觉出项后冷风袭背,还来不及回头,身上一麻,顿时被点了穴道。

她的手一颤,托盘离手下坠,却被梁金花一只巧妙的手,由背后接了过来。

梁金花非但接过了她的盘子,而且把她身上一件挺长的青布衣裳也脱了下来。

她迅速地把那件布衣裳套在自己身上,然后一只手把银川儿夹到树下站好,遂又把长剑拔下来,比了一比,剑与托盘的长短相仿佛。

她把这口剑靠边平置在托盘之内,一只手压着剑柄,另一只手压着剑鞘,在必要时候,只要一振腕子,就可抽剑出鞘。

即使他有鬼神不测的武功,在丝毫不设防的心理下,遇见了厉害的杀手,可就难免有杀身之危!

梁金花端着托盘,略微定了一下心,遂从容地向齐天恨的房前走近!

在门前,她伸手叩门,道:“先生,面来了。”

室内道:“进来!”

梁金花推门步进,却见齐天恨正在运笔写字,室内设置十分简单,一坐一几,一张桌子。

齐天恨笔走中锋,正在聚精会神地写着一篇小楷一一这是他每日必行的功课之一。

小楷练习他的定力、耐力、手力、目力,正是一门揉合上乘内功,手、眼、神的不二法门。

梁金花轻移莲步,走到了他背后,道:“放在哪里?”

追风侠本是聚精会神地在写一个“中”字,原是意不旁属,可是梁金花的猝然移近,却使得他护身的“游潜”起了一种特别的感应。

可是他到底不会联想到其他方面。

就在他有意无意偏头看向梁金花的一刹那,梁金花的一口长剑,矫若游龙,亮似闪电,在梁金花的一举手间,劈向他的背后。

追风侠一惊道:“啊!”

他坐着的身于,疾如旋风似地一个快转,可是梁金花剑身上贯注的实力非同小可。

追风侠移身回闪的一刹那,事实上已经太晚了,可是这位武林极享盛誉的异人,毕竟有其超乎常人的能耐!

就在他旋身的一刹那,掌中毛笔向上一撩,向对方剑锋上架去。

如果以追风侠正常的功力来说,只要力道提运均匀,这支寻常斑管,足可当得天下最利的宝剑,只是此刻却太仓促一点了,他的力道方提贯了一半,已与对方的剑锋交接在一块。

只听得“嚓”的一声,毛笔齐腰而折,闪着奇光如电的剑身,有如闹海的银龙,斜劈直下,追风侠连闪身的机会都没有。

剑锋过处,左肩连胸处,血光迸现。

他嘴里狂啸一声道:“好丫头!”

足顿处“飕”的一声,已蹿上了房屋横梁,一片鲜血,像雨点儿似地洒落下来。

梁金花十拿九稳的一剑,仍然没有伤着对方要害,她还不死心,身子反弓着用“海燕蹿天”的轻功绝技,紧跟着追风侠的身势拔空而起,长剑“笑指天南”,直向齐天恨心窝扎了过去。

齐天恨一时大意,竟然在对方手里挂了彩,这是他出道江湖数十年第一次负伤,内心之愤慨悲怆可想而知。

他决定不容许对方再伤他一根毫发。

梁金花的剑势一到,只听得“啪”的一声,已为他夹在掌心之内。“你是谁?”齐天恨眸子里现出了凌厉的杀机。

血把他半边身子全都染红了。

梁金花咬着牙不发一语,她用力地推送着掌中的剑,却不能拔出丝毫。

两个人身子都站在横梁上,彼此运用内力在争拉着。

追风侠眼睛里灼射着无比的惊异。

“现在的样子不是你真面目,你戴的是一块人皮面具……你是谁?为什么要向我行刺?”

梁金花更加显得慌张,她忽然侧身,用鹤道人昔日传授,最拿手的“摄魂三踢”,飕!飕!飕!一连三脚。

追风侠面色大变,双手猝开,梁金花连人带剑,堕下屋梁。

追风侠齐天恨大喊道:“慢着!”

他身子紧跟着飘身而下,大叫道:“站住!”

梁金花早已穿窗而出,身法之快,确属武林罕见。

齐天恨愣了一下,喃喃道:“摄魂三踢,鹤道人的传授,莫非她是……”

他倏地闪身外出,月影空荡,早已失去了对方的身影。

“千里追风侠”齐天恨又闪身纵回,才发觉到自己身上的血,他显然大吃了一惊,急快地在伤处附近穴道上点了几下,流血顿止。

只是他半边身子,也就为之麻木。

撕开了衣服,发觉到伤处足有半尺多长,约有三分深浅,只要再前进一分,可就保不住肋骨折伤,想一想四十年的威名几乎毁于一旦,不禁使他冷汗涔涔而下。

把伤处包扎了一下——这位执武林牛耳的一世奇侠,内心却泛起了层层波澜。

“莫非是梁金花脱狱而出,对我心生仇恨,是以下此毒手?”

这个猜想,是相当合情理的。

但是不像,齐天恨回忆着那日在“厚德福”与梁金花(江芷)动手的模样,再与今夜这位姑娘动手的情景互一印证,就发觉到二女的剑法二致,绝不是一个人。

他静静地想着,就武功而论,这个少女的身手,却是近年来江湖所罕见,由她方才那一式“摄魂三踢’;来判定,一定是鹤道人的传授。

鹤道人一共只收有三个弟子,秦双波、任剑青、梁金花,这是自己所确知的。

那么,假定这个人就是梁金花,那么前些日子被自己擒住送交衙门的那个少女,可就不是梁金花了。

他生平从来不做一件有愧良心的事情,果真被擒的少女不是梁金花,自己可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了,对于对方人格名誉,以及身心的痛苦,将因为自己一时的疏忽,构成了难以补偿的损失,自己又将何颜去面见那个受害的少女!

他想到了这些,一时五内如焚,内心的懊痛竟比胸侧的剑伤还要来得厉害。

如果今夜潜入行刺的少女,果然是梁金花,这也同样是一件令自己痛心而不敢相信的事情,由此也就证明了这个女孩子的心意是何等的毒辣了。

无论如何,齐天恨相信今夜她是不会再来的了。

大堂上光亮如昼,襄阳府的正堂王子威,即将要夜审那个由樊城押解过来的江洋女寇梁金花。

这已是第三堂过审了,由于犯人一口咬定她不是梁金花,又没有足以证明她是梁金花的物证和人证。

虽然她身上带有一块所谓的“翡翠解语令”,可是一定要说有这块东西的人,必定就是梁金花,那也未免太武断了,况且这种江湖流言,自不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法堂惊异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宵月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