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月下剑》

名师传绝艺

作者:萧逸

江芷大吃一惊,就以眼前轻功而论,这个人实在高出自己太多了。

她心里真有说不出的惊诧、愧恨,想不到连日以来所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有意想不到的杰出武技,就拿眼前这个船老大来说,这一身武功首倡经世致用之说;永嘉、永康两派反对空谈心性义理,主,就简直高得出奇。

她几乎为之沮丧了,呆了一下,冷冷地道:“你是谁?怎么认得我?”

那人鼻中哼了一声,只见其露在帽沿下的一双眸子,闪烁着灼灼奇光。

“天底下只有两种人我忘不了!”他字字有力地道:“一种是我欠的,一种是欠我的!”

江芷道:“我欠了你什么?”

那人苦笑了一下,道:“你当然不欠我什么,只是我欠你的却太多了!”

说到这里抬起的一只手,缓缓地摘下了头上帽子,一丛长发,雨也似地披散了下来。

江芷陡地大吃一惊,道:“啊!你是齐……”

“不错,齐天恨。”来人深深一揖,道:“在樊城由于认人不真,错把姑娘当成了梁金花。”

又道:“真正是罪不可恕,姑娘请海涵才好!”

江芷陡地蛾眉一挑,可是面对着这位自己孩提时就曾慕名的一代奇侠。武林前辈,她又能说些什么?

一急一气,她偏过身子来,赌气不得看他,女孩子受不得什么委屈的,眼泪直在眼睛里打着转儿。

“千里追风侠”齐天恨长叹一声,道:“老夫数十年行走江湖,不曾做过一件愧心之事,有之,则只此一桩,江姑娘如执意不饶,我也只有一死赎罪了。”

江芷只觉得脸上的泪一个劲儿地淌个不休,数月来的委屈,一股脑地发泄出来,禁不住唏嘘出声,痛泣起来。

“千里追风侠”齐天恨长叹一声,道,“罢!齐某既不蒙姑娘见谅,也就一死谢罪的好。”

说到这里,陡地翻掌,朝着自己顶门上一掌打去。

江芷本当他不过是一句空话,却未曾料到竟然当起真来,一时情急,陡地回身,横臂一架,正好架住了齐天恨的一只胳膊。

她悲声道:“你老人家这是干什么……我可担当不起这个罪名!”

追风侠怔了一下,喟然道:“这么说你是饶恕我了?”

江芷用手背在脸上揉了一下,泪眼迷离地道:“前辈义薄云天,万民共仰,又有什么好怪罪的,我只是感伤我自己的命苦罢了。”

追风侠黯然点头道:“既蒙见谅,姑娘请坐下,我有话说。”

言罢身子纵向船尾,转了一下舵,船头拐向江心,顺江而下,定好了舵,他才走过来,指了一下船板,说道:“姑娘坐下说话!”

江芷在一张木凳上坐下来,齐天恨在她对面坐好。

“如不蒙姑娘见谅,齐某必将遗恨终生!”追风侠讷讷道:“这件事害了你也几乎害了我。”

江芷直直地看着他,不明白其言中之意。

追风侠道:“齐某误认姑娘是梁金花,不意却险些丧生在真的梁金花剑下……也幸亏她这一剑,否则我势必还蒙在鼓里。姑娘你也许还不知道,我与梁金花之师鹤道人,谊属知交,爱之深,责之切,自不能坐视敌人门下,如此胡作非为!”顿了一下,他愤愤地道:“所以……我虽犯了一次大错,误会捉了你,可是我绝不容许那个丫头,逍遥法外,如此胡作非为!”说到这里,情不自禁地又叹息了一声,道:“只是此女过于狡猾,水性又好,适才不慎,竟然又被她脱逃了!”

江芷一怔道:“前辈见到了她?”

追风侠点点头,道:“姑娘起解之时,我曾暗中远随,后因发现梁金花与我那师侄任剑青先后现身,是以未曾出面,我本可在梁金花刚一现身的当儿,擒她到手,只怕又误了姑娘的事……后来,姑娘为任贤侄出面救走,我才算松下一口气,我因事先发现到梁金花匿在苇草间的一条船上,于是就藏身船上。

他用手在船板上拍了一下,道:“就是这条船……谁知那丫头一登上船,即为她看出了破绽,不等我现身而出,遂又投身入水,被她从容逃脱,我在江面上左右寻找,没有找到她,倒是遇见了你,也算不虚此行!”顿了一下,他目视向江芷道:“姑娘此行有什么打算?预备上哪里去?”

江芷苦笑着摇摇头,道:“我如今是心灰意冷,万念俱灰……我实在也不知道上哪里去……天下这么大,走到哪里算哪里吧!”

“追风侠”齐天恨道:“姑娘你岂能这么消沉下去?”

“我实在很倦了……”江芷看着他,淡然一笑道:“齐前辈,烦你的船靠边停一下吧,我想下去了。”

追风侠低下头思忖了一下,慢慢抬起头来道:“姑娘,你眼前很危险,这件事情以后,到处都将是你的绘影图形,太危险了,何况你腿上还有伤。”

江芷凄凉地说道:“那么我又去哪里呢?”

齐天恨道:“这样吧,我暂时住的宜城乡下‘水竹塘’,有草舍数间,你就同我先回去休养一个时期,为了一赎我内心的不安,我有几手剑法武功传授给你,你意如何?”

江芷想不到在落泊的此刻,竟然会承蒙这位武林异人的垂青,一时惊喜得呆住了。

齐天恨叹息一声,道:“怎么,姑娘你不愿意?”

江芷立时冉冉下拜道:“谢谢前辈古道热肠,请受难女一拜!”

齐天恨抓住她一臂,道:“不可!”

江芷道:“为什么?”

齐天恨喟然长叹一声,目光现出了一片凄凉之态,他带有几分伤感地道:“孩子,你可知我多年来一直在物色一名可造就的弟子么?”

“前辈的意思……”

“如果姑娘不弃……”齐天恨讷讷道:“我愿以一身所学,倾囊相授!”

江芷颤声道:“真……的?”

“傻孩子!”齐天恨感慨着道:“我岂能骗你!愿意么?”

“我愿意!”江芷恍然置身在梦中。

齐天恨松开了手,含笑道:“那么这个头是磕得了!”

江芷喜极而泣地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大礼参拜!”她实实在在地拜了三拜。

齐天恨频频点头道:“好了,从今以后,你我师徒相称,为师要在短暂的时间里,造就出你一身杰出的武功。夜深了,你先歇息一下,待我把船拢岸,上岸去吧。”小船在他力持之下,终于靠向岸边,下了锚,江芷先上岸,不久,齐天恨拉着他那匹失而复得的千里名驹“鹅毛黄”上岸。

江芷乍见这匹马,不禁怔了一下!

齐天恨一笑,手拍着马股道:“你还认得这匹马么?从今以后它就是你的了,鞍内的金钱衣物,我已替你收好,我先走一步,你骑马来吧。

说完转身,顺着江边一条小道快步自去。

江芷见他前行背影,似乎和常人行走一般无二,可是仔细再看,却惊见其二足有如凌空虚行,每站一下,至少要三五步后才落地一次,心中大大地吃了一惊。悉知这正是武林中失传已久的“踩云步”,她思忖着自己不知哪一日才能达到如此境地!

想念中,齐天恨已失去了踪影。

江芷心中一怔,赶忙翻身上马,她身子方自坐定,那匹鹅毛黄昂首长嘶一声,不待其招呼,自行拨动四蹄如飞而去。

这一阵子腾云驾雾般的飞驰,足足疾驰了一个时辰,但见东方己呈微曦,天将破晓。

这匹马驮着她,在晨光微曦里来到了一处村庄,但见一面是蔚蔚青山,一面是翠竹成荫,在青山翠谷间,点缀着十来处村民草舍。

至此马行减速,绕过了眼前的一片竹林,又见正中有一方湖泊。

那湖泊占地极大,波平如镜,湖边杨柳丝丝如线,正有两头早起的牛,沿着湖边嚼食着青草。

景致是那么悠闲而宁静,一派朴实的乡村风气。

不多时,东方升起了朝阳,水面上就像是渲泄了一湖的异彩,色彩绚丽而迷幻,千般波谲,万种芳菲,令人心旷神怡,不自觉地陶醉其间。

她本已是十分倦了,看到了这番迷人景致,却禁不住精神一振。

那匹“鹅毛黄”原是识途老马,这地方它已数度进出,再熟也不过。

绕着湖边行了半个圈子,它斜刺里窜向一道黄土小径,眼前是一片美丽的花圃,花苑里开着各色的花朵,一朵朵迎着晨风朝阳,倍增娇艳。

在“花”的缭绕之下,江芷忽然意识到“美”的意境,她恍然觉悟到自己是个女孩子,哪个女孩子又不爱美呢!

只是许多日子的尘俗奔波,拿刀动剑,再加上进出牢狱的几番折腾,使得娇艳不让鲜花的她,在此刻“花”的映衬下,显现得丑陋不堪。

看看自己这一身,她真有点自惭形秽的感觉。

地方到了!

那是一所前有青竹,后有鲜花,在四面竹屏的高高拱衬下,前面的那扇门,似乎都显得多余了。

一个赤足的老妇人,立在院子里,远远地笑着,迎将上来,含笑说道:“来罗,来罗。”

说着伸手扣住了马缰,一面笑向江芷道:“是江姑娘么,快进去歇歇吧。”

江芷翻身下马,奇怪地道:“我师父呢?”

村妇笑着:“老先生回来多时了,正在里面看书呢!姑娘进去吧。”

说时这妇人一面把鞍子卸下来,一手拉马,一手抱鞍,向着侧院绕去。

江芷心中暗暗对齐天恨深为折服,想下到如此神速的千里驹,其脚程竟然还落在了他老人家后面。由此而推,可知师父当真是个杰出的异人,自己在误打误闯下得到此人垂青,收为门下,诚可谓始料非及,因祸而得福了!

草堂内显得异常宽敞、洁净,古瓶内插着一束山茶花,菠郁清芬,发人幽思。

一共是四间房子。

“千里追风侠”齐天恨,正靠坐在一张竹制的长靠椅上,闭目养神。

这时,他发觉到江芷步入,睁开眸子,道:“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刚才那位妇人姓谭,很能操持家务,我不在时,这宅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她薄通拳脚,你有什么事,只管跟她说就是!”

说时,那位谭姓妇人已进来道:“大姑娘,你这里来。”

江芷跟着她进入一间敞房,房子里只有一床一柜,另有一张方桌,两把木凳,设备简陋,可是看上去却很干净,一如那两扇敞开的轩窗,一尘不染,窗外的美人蕉开得十分醉人,竹影婆娑,更使得你有“清心涤俗”的出尘之感!

谭妇道:“老先生回来说姑娘是他新收的一个弟子,要我准备一间房子,临时没有什么好的,姑娘先将就着睡两天,明后天我再给你添新的。”

江芷见这妇人,四十七八的岁数,生得粗壮,虽不属于文静一态,但也不是“不可亲近”之一型,她双目神光灼灼,面颊上有一道显著的剑痕,由此证明她必系武林出身之人。

妇人关照了一些琐事,又带着她来到了后面的浴室,大木浴盆里早已备好了热汤水。

江芷不好意思让她侍候自己洗澡,道了谢,把门关上,自己好好地在里面洗了个澡,换了一套干净衣服,自己看看都不大像了。

午餐时候,也只有谭妇一个人在家,菜很丰富,谭妇特别还杀了一只老母鸡煨汤。

吃饭间,谭妇告诉她说:“老先生上襄阳去了,要明天晚上才回来,要姑娘好好休息两天。”

江芷好奇地道:“你与我师父相处多久了?”

谭妇笑了笑道:“很久了,总有十几年了。”

江芷道:“听说谭嫂的武功不错,是吧?”

谭妇摇头笑道:“老先生瞎说的,我哪里有什么真本事,老先生过去在苗疆说我不擅长练高深的内功,只得跟他老人家学些外功,看门是有余,真要像姑娘你那样高来高去的打法,还差得远!”

江芷道:“原来你在苗疆已经跟着师父了!”

谭妇咧着嘴笑了一声,颇有感慨地道:“不瞒姑娘说,老先生是我救命恩人哪,要不是他老人家救了我,我早就死在那群野人手里了。”

江芷这才明白,为什么她对师父那么忠心耿耿!

谭妇又道:“姑娘真是好福气,老先生那一身功夫,要是能学会一半,已经不得了啦,这些年听说他想收个徒弟,找了好几年,都没有一个合适的……”

说到这里怔了一下,道:“怪呀,他老人家本来说收男不收女的,怎么会改变了主意呢?”

笑一笑,才又道:“缘分,这就叫缘分呀!”

江芷微笑不语,二人吃完饭,谭妇清洗碗筷之后,收拾了一大堆衣服,到池子里去洗衣服,江芷在院子里草地上舒展了一下身子。

往事她不能想,也不愿意再想。

多日来难得心情一开,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名师传绝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宵月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