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月下剑》

血染满江红

作者:萧逸

梁金花后方一顿,只见申屠雷横身而出,道:“三姑娘放心,卑职哥儿七个愿意暂充火葯罐投手,请姑娘吩咐吧!”

“混江七龙”在老大话声一出的当儿,全数闪身而出,这七个人是:“老大申屠雷、老二夏元中、老三汪飞、老四汪虎、老五沙七宝、老六楚空云、老七赵长捷。”

其中老三汪飞和老四汪虎两个人是兄弟,生就的长人,坐着比人站着还高。

混江七龙巴不得能有个机会显显能耐,在江南十二舵令主梁金花面前立些功劳,这么一来便于投靠,曰后便可顺理成章地成为江南十三舵,借着总舵的声势,增加自己在汉水的势力,自是理想之事。

哥儿七个也知道,要想站住脚,就必须先立点功劳,好让人家瞧得起。

有了以上这么一层原因,是以申屠雷不得不挺身赴险,自承攻打头阵!

梁金花见混江七龙自承火葯罐投手,微感意外,但是心中却十分赞许。

她微微一笑道:“这一次事情,你们哥儿七个作用最大,事情成功之后,我不会忘记你们的!”

申屠雷嘿嘿笑道:“三姑娘是瞧得起我们,就请三姑娘吩咐吧,赴汤蹈火,我们在所不辞。”

梁金花道:“好!”

她转向身侧巡江第七舵舵主“火刺猬”吴猛:“吴舵主,我要你准备的火葯罐呢?”

“火刺猬”吴猛身高七尺,面如重枣,乍看之下,真像是三国时候的关公,大概因为如此,才得了这样一个外号。

聆听之下,他立刻站起来,道:“令主关照,时间过于仓促,卑职着人请专家连夜赶制,因材料搜集不易,一共才制得十五个!”

梁金花皱了一下眉,道:“这么少?”

“火刺猬”吴猛抱拳道:“卑职已尽全力。”

梁金花冷冷一笑,无可奈何地道:“拿来吧!”

“是。”吴猛向身旁的前进手“水流星”李少俊道:“少俊,你快去拿来!”

“水流星”李少俊抱了一下拳,身形反纵着,已落在邻船之上,须臾提着一个竹篮子来到。那竹篮之内,盛着满满一篮子黑瓷葫芦罐子,看上去沉甸甸的。

梁金花看向“混江七龙”道:“那么,就辛苦你们兄弟了!”

申屠雷就招呼着,兄弟七人每人各取了两个炸葯罐,转瞬间分持一空。

“火刺猬”吴猛向着“混江七龙”抱拳笑道:“七位辛苦了,在下已备好了一艘用以掩身的渔舟,七位请乔装为船上渔夫,待得与对方接近时,猝然出手,必可奏大功!”

申屠雷道:“好,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这就走吧!”

梁金花道:“你们要留意那艘铁甲船,最好先把那艘船给废

申屠雷一笑道:“三姑娘放心,我们一定能办到!”

梁金花道:“我们一听见爆炸声,就全军出动,事不宜迟,你们先走吧。”

这时就见水洼子里荡出了一艘渔舟,一直行驶到银色快船之前停下来。

“混江七龙”各人向令主梁金花抱拳行礼,各人施展身法,腾身掠在渔舟之上。不久七条猛汉,已变作了七名衣衫褴楼的渔夫,那艘渔船就这么出发了。

官方的船,一共是两艘。

前方的一艘高挂着一面三角旗帜,是一艘十分排场的虎头大官船,左右两舷是两列宫灯,各立着两名全副铠甲的持刀武弁。

后面紧紧跟随着的是一艘“铁甲船”,所谓“铁甲船”,顾名思义,当知是船身外包裹着一层坚硬的铁皮外壳。

铁皮外壳打磨得十分光亮,明若银镜,经西沉的落日一照,映射出万道红紫霞光,只看这副外表,实在已是够威武雄壮的了。

铁甲船里满载着手持火枪的兵弁,船舷两侧,平整地列置着两行为数约有七八尊的火炮,红色的炮衣迎风飘拂着,好不威风。

两船船相距约在五丈左右,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推进,浪花拍打着船底,翻出白色的泡沫,这样神气活现的两艘船在江面上行走,莫怪乎所有来往的行船,都相顾为之失色了。

“日月手”念神州、雷仙姑以及四位武练都头“梨花枪”武修文、“双手托天”曹大碑、“神枪”杨震堂、“花豹子”杜明六个人正围着桌子用饭,由两名兵弁在桌前侍候着。

大舱四窗敞开,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毫无困难地看清江面上任何一个方向,甚至于任何一艘来往的舟船。

江风习习,大舱里四面进风,好不凉爽。

“日月手”念神州放下了饭碗,一名兵弁侍候他嗽了口,他信步出了舱门,走向大船前座。

就是这时,他看见了一艘渔船,正由对面缓缓驶来,两三名渔夫,懒散地坐在船舷两侧,渐渐地愈行愈近。

站在官船最前端的一名小武官,大声喝叱道:“前面渔船快快闪开,不想活了么?”

话声方住,陡地就见正面渔船里闪出一人,扬手打来了一件杂物。

当前的那名小武官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听得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响:“轰隆!”

大船猛烈地震动了一下,船头顿时炸了个大窟窿,那名小武官,当场被炸得血肉横飞,死于非命。

大舱内正在吃饭的一桌子人,顿时一惊,桌子上的杯盘碗筷,唏哩哗啦地碎了一地,所有各人不约而同地穿窗而出。

立在前舱口的念神州怒叱了一声:“尔敢!”

就在他正要腾身,向来船扑起的一瞬间,只见对方渔船上人影一闪,飞纵过一个长身汉子。

这汉子身子方向船边一落,扬手飞出了一枚葫芦形的物件,念神州冷哼一声,右手平空向外一封,那葫芦形的罐子在空中打了个转儿,扑通落向江心,紧接着“砰”一声炸开来,水花高达丈许,哗啦啦落下来,其势端的惊人已极。

那首先登船的汉子正是“混江七龙”中的老三汪飞,见状心里一惊,他手里尚有一枚炸葯罐,猛地照着大船正中舱门内掷来。

炸葯罐一出手,汪飞也跟着腾身而起,这家伙哪里知道正面的念神州是个要命的角色?

事实上念神州确实有超乎常人的快捷身手,对方的炸葯罐刚一出手,这个老头儿只一伸手,距离着炸葯罐子少说有丈许远近,那罐儿就空一转,像是他手里有一股吸力似的,总之,那罐炸葯已到了他的手里。

紧跟着念神州毫不迟疑地把手里的葯罐抛了出去,无巧不巧地正与另一枚飞来的炸葯罐子迎击在了一块。

又是震天价响的一声大震。

整个江面上再次掀起了轩然大波,“混江七龙”的老三汪飞身子已经扑了过来,他手中的一把折铁刀方抡出一半,已吃念神州如同闪电的一只快手兜心刺了个正着。

鲜血怒溅里,念神州的一只长臂,有如是一把锋利的钢刀,由汪飞的前胸直穿向后背,当场死于非命。

这当口——

渔船上连续地拔起了数条人影,一半袭向大船,一半却向着大船后面的铁甲船上掠过来。

铁甲船似乎已奉令开了火,“轰隆”声响里,渔船顿时中弹起火。

“混江七龙”,果然是勇猛的敢死先锋!

这时继“老三”汪飞,扑上大船的是七龙之首申屠雷以及“老二”夏元中、“老四”汪虎。

扑向铁甲船的是“老五”沙七宝、“老六”楚空云、“老七”赵长捷。

六个人现在是后无退路,只有决一死战,是以一上来攻势极猛。

在一连串猛烈的枪炮爆炸声里,铁甲船上起了极大的喧哗之声,这些爆炸声里,当然也包括火葯罐的爆炸声在内,一时间硝烟弥漫,人人皆惊。

前船上的雷天骄,已飞纵着扑向铁甲船之上,这个道姑果然够厉害的,随着她扑纵下去的身子,“老六”楚空云连转身的机会都没有,已被她的双掌击中在后背之上,顿时飞出丈许以外,一头撞在铁甲船板之上,他身上尚有两颗未及出手的炸葯罐,这时一经重撞,顿时爆炸开来。

可怜楚空云连敌人是什么个模样都没看清,顿时血肉横飞,全身片碎而亡。

铁甲船上众人狂啸。

发自混江七龙中沙七宝、赵长捷二人手中的火葯罐,已对众官兵构成了相当的损害,短兵相接的过程里火枪火炮都用不上,加以沙、赵二人简直是一副拼命的样,沙七宝是一口雪花大砍刀,赵长捷手上是一对铁锤,两般兵刃运展之下,六七名神机营的官兵俱为打伤,所幸前船上的“双手托天”曹大碑、“神枪”杨震堂二人赶到,双方捉对儿厮杀起来。

雷天骄思忖着曹、杨二人足可抵挡下来,这才又赶回前船。

前船上因有“日月手”念神州的坐镇,所以三人几乎没有一个能讨了好!

眼前情形也如同铁甲船一般模样,发自“混江七龙”手中的火葯罐,使得甲板上到处起火,但因船身结实,除伤了数人以外,倒也构不成什么太大的损害,十数名兵弁在船上忙着救火。

七龙中的老大申屠雷,一上来就碰见了厉害的对头一一念神州!

申屠雷的兵刃是一条七节鞭,猛地抖开来,噼啦啦照着念神州当头就打。

矮小的念神州在申屠雷眼中,简直是不当回事,也正因为他的粗心大意,才致使在首招之内即猛遭杀招。

申屠雷的七节鞭方一出手,对面的念神州长臂一晃,已抓住了他的鞭梢。

申屠雷只觉得鞭身一紧,他用力地向后一扯,满打算凭自己的一膀子力气,对方定必吃受不住,谁知一扯之下,对方身子稳如泰山,自己却立足不住,身子向前一冲!

这当口,那矮小的念神州发出了阴沉的一声低叱道:“着!”

左手一翻,用的是一招极普通的招式“独劈华山”,可是却有极不普通的一股力道,由其掌缘边劈发而出,申屠雷在对方一招手的当儿,已觉出有一股阴森之风,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紧接着刀风扑面,其势至猛,他只“啊呀”叫了一声,即吃这股风力劈中面门。

申屠雷只觉得头上一冷,立即不省人事!当他身子直直地倒下来时,脸面上这时才像是被刀砍了一般地爆出了一片血花,紧接着像是豆腐一般的脑浆咕嘟嘟地直冒了出来。

“日月手”念神州拧腰错步,已扑向第二名敌人七龙中行二的夏元中的身后。

夏元中本来正与“梨花枪”武修文战在一块,武修文的一双梨花短枪,本来已使得他有些招架不住,更何奈背后强敌进攻!

念神州这个老儿,虽然是牛刀小试,已是见其精湛的内功,他施展的是凌厉的劈空掌力,掌势一撒,夏元中就像是后心着了一锤似的,顿时口吐鲜血,就在这一愣之间,“梨花枪”武修文的一支“梨花枪”噗的一声,已扎进了他的胸膛!

夏元中嘶哑地叫了一声,已横尸就地!

“混江七龙”中仅存的“老四”汪虎,这时正与大船上“花豹子”杜明打在一团!

他早已察知同伴陆续地丧生,哪里还有心恋战,此刻虚晃一招,双足一顿,腾身向江水中跃去。

“日月手”念神州身子一晃,已来到了船边。

这时眼看着汪虎的身子已将坠水,念神州身子微微向下一蹲,双手同时向外一抖,叱了声:“回来!”

众目之下,简直就像是在变戏法儿似的,汪虎偌大的身子,在江面上打了个滚儿,平空而起,去而复还,“扑通”一声,摔在了船板之上。

不待他爬起来,“花豹子”杜明、“梨花枪”武修文已双双袭过来,杜明是一口紫金刀,武修文是一双梨花枪,两般兵刃齐下,汪虎惨叫一声,顿时一命呜呼!

至此,混江七龙哥儿七个,可以说是完全解决了。

铁甲船上的“双手托天”曹大碑、“神枪”杨震堂,双双由后面相继来到了前船。

两船上的火也被扑救熄灭了,只是一阵阵地冒着浓烟,受伤的几个人被抬到了舱里,虽说是一场虚惊,却也很有点劫后苍凉的感觉!

“梨花枪”武修文亲见念神州表现之武功,不禁折服得五体投地,才知道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头儿,果然具有莫测高深的武功。

当下,他上前几步,双手抱拳,向着念神州深深一揖道:“念大侠当真是神武不可一世,这件事我返回之后一定要转禀我们大人!”

念神州抖了一下身上过长的袍子,嘻嘻笑道:“武都头,你且慢高兴,好戏还在后头呢!”

“梨花枪”武修文神色一变,道:“怎么?”

念神州伸手一指道:“你们看!”

众人顺其手指处望去,全都怔住了。

宽阔的水面上,在此刻暮色苍冥中,排列着一行整齐的船影!

一共是九艘快船。其中有八艘是漆为黑色,唯独正当中的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血染满江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今宵月下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