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三啼》

第五章 金鸡三啼

作者:萧逸

返回到下榻宾馆紫展阁,马步云兴致犹浓。换上了便服,倚身而坐。

井天铃趋前说:“大人歇息一下吧!”

“不用不用……”马步云端着茶一副沉思模样:“这个郭王妃,她在给我掉花枪?”

“没有错的,就是她。”

井天铃声音沉着地道:“就是郭都督的女儿,而且,她身上多半有功夫!”

“啊一一一”

马步云一下子坐正了身子:“你……怎么会……”

“卑职是由她的眼神,以及走路时的一些小动作上看出来的……”并天铃冷冷地说:“总之,这个女人太不容易对付了,大人对她要多留些心……”

“你的意思是……”

”卑职认为大人不可操之过急……”井天铃上前一步:“这件事先不要让王爷知道,万一王爷有心护短,对大人反倒不好……”

马步云微微点了一下头,缓缓靠下身子来,一只手摸着下巴,冷冷一笑:“朱华奎也不知道是在给我玩的什么把戏?这些个王爷当中就数他最精,不好对付,哼哼,不过他要是成心给我碰……那可是有点自不量力了!”

“大人是说那一件珍珠宝衣?”

“当然!”马步云阴森地笑道:“我看他是八成儿舍不得拿出来,这也难怪——咱们得想个法子叫他心甘情愿地拿出来才好!”

话声才顿,外面廊子传来话声,“启禀老大人,王府高大管事求见!”

马步云怔了一怔,看了井天铃一眼,点头道:“有请!”

井天铃匆匆趋前,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三人,除了王府总管事高庆麟之外,另有两名佩有长刀的王府卫士。

高庆麟双手捧着个描金黑漆长箱,模样拘谨慎重。

“王爷吩咐,这东西要面呈马老大人!”

“知道了!”

井天铃应了一声,一双眸子向着王府随行的两名卫士逼看一眼,后者二人这时识趣地后退一步,分侍门辕左右,不再跟进。

高庆麟随着井天铃进了宾馆内厅。

“楚王府内务总管,卑职高庆麟,叩见都督大人!”

一面说,高大管事真个直直地跪了下去,却把手中黑漆长箱高高举起。

“奉王爷口谕,面呈宝衣,老大人请!”

“啊!”

马步云一惊又喜,瞪大了眼睛:“你是说……那一个珍珠宝衣?”

井天铃赶上一步,双手接过了漆箱,转身来到马步云座前,躬身请示道:“请容卑职启开一看!”

马步云一笑说:“你也忒过仔细了,就快拿出来看看吧!”

“遵命!”

嘴里说着,并天铃转身把箱子放置玉案,双手待启的当儿,才自发觉到箱子敢情是锁着未开。

高庆麟警觉地“啊!”了一声,站起来说:“钥匙在这里。”

双手在身上摸索了半天,才掏出了把小小金匙,井天铃走过来接到手上。

却在这一霎,耳听得右侧方一声冷笑道:“打!”

“咻!”

一片闪烁金光里,爆射出满屋金星,刺耳尖风里,数十点细小暗器,直向着井天铃、高庆麟二人全身上下爆射疾飞而来。

这般阵仗尤其是发生在此时此刻,简直令人防不胜防。

谁能想到,在戒备森严的王府之内,竟然会有刺客?此时情况,即使身负奇技的井天铃也由不住吓出了一身冷汗,高庆麟就更不用说了。

“啊!”

嘴里惊叫一声,高庆麟犹自想闪身跃开,却不知飞来暗器过于猛快,简直不容他有置身之境,身子才不过转了一半,只觉得右边半身一阵子奇痛刺心,其中更有数处穴道被击中,大叫一声,登时翻倒地上,晕了过去。

井天铃虽说较他要好得多,借助于他杰出的轻功绝技,施展了一式“旋风疾转”,嗖地掠出了丈外,但是来犯暗器既多又快,直似出巢之蜂,急切间想要全身而退,简直是不可能!

眼前之势,出乎常情,井天铃身势才自转出,还不曾落实,只觉着右腿上方腰侧一阵奇热暴痛,已为对方数枚暗器透衣滑身而过,其中一枚更至深入腿肘,登时血流如注,几慾站立不住,倒了下去。

现场厅内一阵大乱。

马步云眼看着这般情况,早已吓了个魂飞魄散,高呼了声:“拿刺客!”

井天铃闻声而警,蓦地奋身而前,护向马步云身前。只以为来人伺机待向马大人发难,却是不曾料到,来人另有所图。

说时迟,那时炔。

随着前番暗器的出手,耳听着“咔喳!”一声爆响,整扇轩窗片碎飞炸而开,来人刺客有似飞云一片,已自掠身而前。

黄衣大袖,头扎蒙巾,起落进退,有如电光石火,却是举止从容不迫,俨然大家身手。

眼前黄影一闪,起落之间,已把置于大理石案上的那个内置宝衣的长方黑漆的木匣抢到手里。紧接着身似旋风,“呼!”地跃起,噗噜的衣袂飘风声里,已自脱窗而出。

各人目睹之下,呆了一呆。才似忽然省转过来。

马步云“哎呀!”大叫了一声道:“不好!王爷的宝衣被抢跑了!”

井天铃焉能不惊?

他虽然受伤不轻,无如那一件宝衣在自己身上失落,责无旁贷,急愤之下,怪叫了一声“哪里跑!?”

脚下猛力一顿,蓦地穿窗而出,紧循着黄衣人身后直追了下去。

现场情形大乱。

房门开处,七八名锦衣卫士蓦地闯了进来,七八口长剑把马大人团团围住,守护得水泄不通,生恐来人去而复返,事发万一。

再看王府的那位高大管事,全身是血地倒在地上,兀自人事不省。便有人匆匆把他抬了出去。

马步云惊魂甫定,却又心痛起失手被抢的那件宝衣来了,一时频频顿足,连声大骂了起来,“你们这批死人、饭桶!东西都丢了,还耗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给我追去?”

追?人早都跑得没影儿了,还怎么追!?

井天铃轻功原是极佳,较之前行的黄衣人并不丝毫逊色,无奈井天铃身上负伤,行动大为不便,尤其是右侧腰时间,血流如注,伤势虽不至致命,却大大有碍行动,勉强迫了一程,两者距离已逐渐拉远,右腿湿漉漉一片,已为鲜血浸透,不停下来料理一番看来是万万不行。

无可奈何,井天铃只得暂停了下来,眼看着黄衣人身子倏起倏落,一如跳掷星丸,霎息间已消失院墙之外。

这一面平林陌陌。

濒着一道溪水,修竹参天,一路婉蜒而伸,溪水既已结冰,天光映衬之下,色如美玉。

黄衣人一路施展,来此身势才慢了下来。

蓦地他定住了身子,偏看竹林,似乎发现了什么,一个人即于这时霍地跃身而出,呼地落身眼前,现出了来人,伟岸长躯,虎虎气势。

孟小月。

眼前一袭灰衣,腰身紧扎,手执长剑,极是意气轩昂。

“阁下好高的身手,佩服之至!”

说着左手握剑施礼,脚下微转,已拦在黄衣人身前。却也姿态自如,有其凌然气势。

黄衣人愣了一愣,霍地后退一步,诧异道:“是你?”

孟小月聆听之下,神色变了一变。

“你是……”

“嘿嘿……”黄衣人忽然发出了一串冷笑,凌声道:“孟小月,怎么,你还要给我动手,拦我的去路不放么?”

孟小月闻声而警,由不住一连后退了两步。

却在这时,黄衣人已自行探手,拉下了脸上面巾,露出了白皙清癯的面颊以及事先撮结成虬的一撮山羊胡须。

“啊……”孟小月不胜惊诧地睁大眼睛:“裘老先生……是你……”

“不错,就是我!”

紧接着,这位王府清客一声朗笑道:“孟小月,你还要向我出手么?”

“老先生……你……你……”

“我怎么了?”裘大可霍地逼前一步,目射精光地直看孟小月道:“说我是贼、是盗……哈哈……那可随你的便,孟小月,不!我想你真的姓氏应该是姓金吧?那一位屈死九泉的金开泰,金老将军,是你什么人?是你的先人吧?”

孟小月陡地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裘大可冷冷说道:“从你第一天来我就猜着了,怎么着,姓马的与你有杀亲之仇,你不报,反而来管起我的闲事来了,小子,这一次你可是拿着鸡蛋往石头上碰,你可是自己找的,怪不得为师我手黑心辣了!”

说时左手夹箱,右手曲肘若弓,陡地施出了一股内力,隐隐气势,直把他身上那一袭黄色长衣,胀得又大又圆,鼓膨膨犹如一个大球。

裘大可缓缓向前面跨了一步,原本清癯的瘦脸上,亦像是陡然吹足了气,胀是又圆又大,灼灼神采的一双眼睛,极其凌厉地直盯着孟小月,竟自杀机迸现。

“孟小月,念及你这一段师徒情谊……我原有心饶你不死,只怪你阴魂不散,三番两次与我作对,此番狭路相逢,却是饶你不得!”,

“不!”孟小月后退了一步。

这一霎他心绪紊乱已极,再怎么说,裘先生于他终是有师徒情谊,虽说他行为不正,偏失正道,却也不忍向他出手,白刃相加,更何况自己更非是他敌手,强自出手,正如所说,何异以卵击石,自己找死?

却是他的这一番用心,并不为裘大可所谅解,竟自存心要置他于死地。

蓦地,他跨前一步,右裳推处,发出了凌人掌势,一股风柱,直循着孟小月身上袭来,力道之猛劲,前所未见,蓦地逼近,真有排山倒海之势。

孟小月想不到曾是授功的恩师,一朝变脸之下,竟然会对自己施展出如此毒辣的杀手。

猝惊之下,他双足用力,蓦地腾身跃起,却不免重心顿失,整个身子随着对方的掌势,霍地向后狂飘了出去。

这一霎孟小月顺手抄着了一截竹梢,耳听得“咔喳!”一声整杆竹子俱为之从中折断,如此一来,他也就一并跌落下来。

却是觉着左侧方下半截身子,也就是为对方掌力所扫中处,如同中了万把细针,一阵奇痛砭骨,几乎使他当场晕了过去。

这才使他猝然忆起了此老的厉害杀着“三阴绝户手”。那是一种配合气功施展,极为毒辣的杀着,眼前设非是自己距离较远,见机得早,怕是已遭了他的毒手。

心里这么想着,孟小月更不怠慢,慌不迭在地上一阵子打滚,挣扎着跃身而起。这才知道,下半截身子麻痛不堪,一时竟难施展。

黄衣飘动,裘大可再次逼近眼前。

“小子,你还想跑么?”

裘大可霍地跨前一步,一霎间脸现杀机,无比的自负狂傲里,却又兴起了阴森森的一抹冷笑。

他已心态笃定,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一条性命,完全操持在自己手上,倒是不必急于一时,非要致其于死地不可了,除非他……”

“孟小月……念在这些时日的一段交往,我对你可以网开一面……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于人,你当然不愿意死!”

“老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孟小月霍地坐正了身子,神色为之一怔。

裘大可哼了一声:“我可以饶你不死,却要你洗心革面,从今跟我而去,眼前王府已非你我逗留之处,马上就走,自此海阔天空,优游自在……那时候非但我这一身功夫,倾囊传授与你,而且……”

说着他一手捋着颔下的山羊胡子,赫赫地笑了起来,先时脸上的一片杀机,顿时大为收敛。

“……你应该知道,我家姑娘一直对你都不错……真要这么死了,可就太让她伤心……我看……”

裘大可说到这里,忽然顿住大叹了一声,点头说:“刚才是我太过莽撞了一些,不知者不罪,小月,今后只要你对我忠心不二,我绝不会亏待你的……你师兄师妹,还在前面等着我们,这就去吧!”

一面说,待将探手扶起他来。

孟小月忽地向后一收,踉跄着站了起来。

“不!”他说:“我不能跟你去……”

“为什么?”

“为什么?”孟小月凌声道:“裘先生,我看错了你,难道你要我跟着你去到处打抢为盗?”

“盗亦有道,较之赃官污宦,又有什么不好?”

裘大可冷言以对,表情沉着。

孟小月扶着竹子喘息不已,一面运气调息,试着使下体尽速复元,脑子里却盘算着眼前的出手应变。

“不……”孟小月摇头说:“我不会跟你去的,你走吧!”

“那你就非死不可了!”

裘大可霍地前跨了一步,一股凌人的气机,蓦地直向着孟小月正面冲击过来。

孟小月早已识透先机,身子滴溜一个打转,已到了裘大可右侧,左腿虽不利落,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金鸡三啼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