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王》

第一章 流浪街头

作者:谢天

“论天下之剑,第七慑日、第六忘魂、第五逍遥、第四红尘、第三……”老乞丐说到这里,顿了一顿。

一名小乞丐立刻接口道:“第三达摩!”

老乞丐嘉奖似的“呵呵”一笑,点点头道:“是的,第三达摩,那第二呢?”

小乞丐不假思索:“第二无名。”

白髯老丐又点了点头:“乖孩子,记性真好,今天就说到这里,去睡吧!”

小乞丐受了嘉奖,十分高兴,立刻翻身下炕,在炕边的草堆上躺下,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许多年以前,小乞丐刚刚开始学剑的时候,曾经问过老乞丐:“那第一呢?天下第一剑是什么?”

老乞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重重地打了小乞丐一个巴掌。从此以后,小乞丐就再也不问什么是天下第一剑了。

当然,这几年之间,老乞丐还教了小乞丐许多其他的东西,这些东西,无非是一些调整呼吸的奇怪方法、一些舞棍弄棒的姿势,和一些窜高爬低的动作。

小乞丐不知道学那些东西有什么用,但是老乞丐叫他学,他就认真的学,因为不认真学的结果,就是挨打,小乞丐从来不会因为同一个错误挨第二次打,所以他一直学得很好,老乞丐也十分满意。

小乞丐没有进过学校,但是老乞丐教他背诵过一些古老的旧书,所以认识一些字,他甚至不明白那些书上的意思,只知道背完了之后,身心都非常舒适。

现在,小乞丐已经十六岁了,身材长得愈来愈高,五官轮廓也愈来愈深,如果把脸上的泥污全都洗掉,可能也并不难看。

自从小乞丐懂事以来,天天都跟着老乞丐四处乞讨,餐风露宿,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但是他十分满足于现在的生活,因为他没有父母,是老乞丐收留了他,十几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这种过日子的方式。

但是,事情总有改变的时候。

那天清晨,小乞丐一觉醒来,老乞丐已经不知去向了,只留下一个破布大麻袋,里面是一根竹棍,和一本旧书。

小乞丐十分着急,在附近找了半天,却不见老乞丐的人影,他急得想哭,但是怎么也哭不出来,只好背起了破布大麻袋,沿着平时乞讨走过的路,往热闹的地方去,希望老乞丐是自己先上工去了,而忘了叫他。

小乞丐走遍了老乞丐平时带他去乞讨的地方,仍然没有找到老乞丐。他茫然不知所措,只好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几个月过去了,小乞丐走过了许多城市和乡村,一面乞讨,一面打听老乞丐的下落,结果不但没有找到老乞丐,连自己乞讨的所得也愈来愈少。许多人看见衣衫褴褛、坐在地上的小乞丐,都投以不屑的眼神。

有一天,一个胖妇人经过他的面前,站了半天,不但不给他钱,反而“哼”了一声,说道:“好好一个年轻人,又没缺手,又没缺脚的,不知道自食其力,却偏偏要当乞丐,真没出息。”

小乞丐眨眨眼睛,看着那个胖妇人,不明白她所说的“自食其力”是什么意思,因为他从小就只会当乞丐,乞讨是他唯一的谋生技能,但是他也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年龄渐渐大了以后,人家就不愿意给他钱和东西了。

老乞丐是不是因为自己不再能搏取别人的同情,没有用了,于是就抛下他,自己走了呢?小乞丐不知道,他但愿不是这样。

转眼,冬天到了。

这天,天色已经很晚,小乞丐收起空汤汤的破钵,忍耐着肠辘辘,迎着萧瑟的寒风,一步一步地走回栖身的地方。

那是一排准备重建的待拆平房,十分破落,而且早已经没有人居住了。小乞丐走进其中一间看起来最稳固的屋子,检查了一下用木板挡住的破窗,使灌进来的冷风能尽量少一些,然后盘膝坐下,开始吐纳调息。

那是老乞丐教给他的法门,以前每当天冷的时候,或是乞讨所得很少的时候,老乞丐和他,就用这个方法抵挡寒冷和饿,而且总是能有些效果。

渐渐地,一股暖流在四肢百骸中流转起来,小乞丐感到不再那么冷了,但是三、四天没吃什么东西,肚子里饿的感觉,却怎么也压不下去。

就在小乞丐逐渐抵受不住、有点心慌意乱的时候,突然听到“噗哧”一声,似乎有人在笑。小乞丐张开眼睛一看,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站在门口,嘴角带着笑意,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正盯着他看。

小乞丐有点吃惊,也呆呆地看着小女孩,只觉得这个女孩子五官秀美、乾乾净净,真是说不出的好看。他张大了嘴巴,竟然忘了调整气息,以致剧烈咳嗽起来。

起先小女孩看见小乞丐呆呆望着自己,觉得很好玩,心中也十分得意。后来小乞丐咳嗽起来,咳得口沫横飞,小女孩眉头一皱,转身就想走。小乞丐看她要走,立刻跳起来道:

“请你别……别那么快走!”

小女孩听见小乞丐开口说话,又转过身来:“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资格叫我别走?”

小乞丐见小女孩凶巴巴的,也有点生气:“是你先跑来偷看我的,害我岔了气,要是我生病了,你就是罪魁祸首。”

小女孩眉头一竖:“你自己在这个地方鬼鬼祟祟的,还用那么可笑的姿势坐着,我好奇看你两眼,难道不行吗?如果你生病了,是你自己太脏,不讲究卫生,和我有什么关系?”

小乞丐觉得那小女孩蛮不讲理,愤愤地道:“我是因为肚子饿了,才那样坐着,这叫做运气调息,是不能受到外界干扰的。”

小女孩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大声笑了起来,声音有如银铃般清脆:“你真笨,肚子饿了,要吃东西才行,你那样坐着就会饱吗?真是太可笑了!”

小乞丐委曲地道:“但是我没有东西可吃啊!”

小女孩有些讶异:“没东西吃可以让你妈妈帮你煮啊!难道你没有父母?”

小乞丐点点头,声音有些哽咽:“我是个孤儿,从小就没有父母,现在,连老穷鬼也不要我了!”

小女孩“哦”了一声:“原来你真的没有父母,还怪可怜的。老穷鬼又是谁?名字可真难听。”

小乞丐道:“老穷鬼和我一样,也是个乞丐,是他把我带大的,但是后来,他也不见了。”

小女孩笑道:“一定是你不好,所以老穷鬼和你的父母才都不要你。”

这一说,正好说到了小乞丐的伤心处,他一难过,挥挥手道:“我好不好不要你管,你走吧,别再来打扰我。”

小女孩有些生气:“你凭什么叫我走?你要我走,我偏不走!”

小乞丐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说道:“你……你不讲理。”

小女孩眼珠子一转,也不再生气,叉起手道:“你说我不讲理,那是骂人的话,我很不高兴,所以你必须向我道歉,不然……”

“不然怎样?”小乞丐也不客气。

“不然我书包里的便当就不给你吃了!你不是肚子饿了吗?我便当里可是有鱼有肉的哦。只要你给我磕三个响头,说声对不起,便当就是你的了。另外,还有一个大苹果。”说着,小女孩就把便当拿了出来,打开盒盖,放在小乞丐面前:“这个便当,今天中午我只吃了一、两口就不想吃了,还剩很多,怎么样?赶快磕头吧!”

小乞丐瞪大了眼睛,直盯着便当中的饭菜,腹中咕咕作响,嘴里馋涎泛滥。但是这三个头偏偏就怎么也磕不下去。虽然在以往乞讨的过程中,别说磕三个响头,就算三万个响头也都磕过了,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却觉得不能接受这种侮辱。

于是小乞丐挺起胸膛:“不磕,不磕就是不磕,你走吧!把你的臭便当也带走。”

小女孩有点意外:“真的不磕?”

小乞丐不再说话,转过身去,面向墙壁坐了下来。

小女孩觉得没趣,把便当收了起来,说道:“那我可真的走啦。”

小乞丐了一口口水,没有说话。

过了大约一、两分钟,才听见腐朽的木门“砰”的一声关上,小女孩的脚步声渐渐走远了。

小乞丐摸摸肚子,不觉有些后悔,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饿着肚子睡觉了,他站起身来,转身要整理睡觉用的草堆时,竟然看见那个装满肉和饭的便当盒好端端的放在地上,便当盒盖上,还有一颗大苹果……

从此以后,小乞丐和小女孩变成了好朋友,小女孩每天放学以后,都会带便当来给小乞丐吃,等小乞丐吃完了以后,小女孩才收拾起空饭盒回家。

这天,当小乞丐正大口扒着便当中的饭菜时,他突然停了下来,盯着小女孩问道:“你每天都把便当让给我吃,那你自己怎么办?”

小女孩依然骄横地道:“每天都是大鱼大肉的,有什么好吃?我就是不爱吃,才让给你的。”

小乞丐笑了一笑:“你真是好命。”

“有什么好命的?”小女孩不屑地道:“每天有念不完的书,还要练钢琴、练芭蕾舞,累都累死了,只有到这里来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最轻松。”

小乞丐道:“我没念过书,但是我听说念书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小女孩想了半天,才道:“也对,念书虽然很辛苦,但是不念书却更糟糕,会一事无成。”

小乞丐问道:“什么叫做一事无成?”

“像你这样,就叫做一事无成!”小女孩笑着指了指小乞丐的脑袋,随即又正色道:

“说真的,你也应该去念念书,不然,你就得这样过一辈子了。”

小乞丐伸了伸舌头:“我也想去念书的,看来,当乞丐的确不太好,是吗?”

小女孩皱起了眉头:“当乞丐还有好的?但是,念书的人都有个名字,你还没告诉过我你的名字呢。”

小乞丐歪起了头,想了半天:“老穷鬼都叫我『小羽毛』,他常说我的命太轻,不值钱,所以就叫我小羽毛。”

小女孩道:“小羽毛不能算是名字,像我,我姓樊,名叫雪雯,这种才叫做名字。”

小乞丐“哦”了一声:“原来你叫樊雪雯,还蛮好听的嘛。”

樊雪雯嗔道:“少拍马屁,快想想看,你有没有像我这样的名字?”

小乞丐又想了许久,才道:“我想起来了!很小的时候,老穷鬼曾经告诉过我,说我姓高,如果有人问我叫什么名字,就说我叫高轻,只是这个名字我从来没用过,所以一时想不起来。”

樊雪雯喃喃地道:“高轻!高轻!真是个难听的名字。但是有总比没有好,以后要是你去上学了,就告诉人家你叫高轻吧!”

高轻“嗯”了一声,樊雪雯又接口道:“至于我嘛,我就叫你小羽毛好了!”

“不行,不行。”高轻着急道:“那你不是成了老穷鬼吗?”

樊雪雯道:“我就是要叫你小羽毛,怎么样?这个小名让我想起两句我蛮喜欢的七言句子来。”

高轻不解:“什么句子?”

樊雪雯道:“『豪情莫问价多少,万古云霄一羽毛』,这是大画家徐悲鸿称赞三国时代诸葛孔明的话。”

高轻眨了眨眼睛:“诸葛亮我知道,我在野台戏上看到过。但是什么徐,什么鸿的,没听说过。”

樊雪雯瞪了高轻一眼:“你真笨,诸葛亮是个做大事的绝代英雄,不为名也不为利,『羽毛』两个字代表他举重若轻的智慧。你实在太笨了,看来我只好多叫你几声『小羽毛』,看能不能把你叫聪明一点。”

高轻用怀疑的口吻道:“真的吗?我的小名还可以有这些意思?”

樊雪雯双手一叉腰:“那当然,本小姐不但是品学兼优的高材生,而且唐诗宋词倒背如流,书法绘画样样精通,说的话还会有错吗?”樊雪雯是学校里的资优生,但是却能和“文盲”级的高轻这么谈得来,连她自己都感到有点奇怪。

高轻呆呆地看着樊雪雯,笑了笑道:“你真厉害!不但人长得漂亮,还那么有学问。”

樊雪雯见高轻称赞她,心中不禁生起一股甜丝丝的感觉,但是口中仍道:“你这个人,什么都不会,就会拍马屁。天色不早了,快点吃饭,吃饱我要走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樊雪雯要走,高轻都有种依依不舍的感觉,他自己对自己解释道:一定是因为一个人待着太闷了,有人说说话总是好的,尤其是像樊雪雯这样有趣的说话对象。

又过了几天,樊雪雯来的时候,竟然一脸的委屈。高轻立刻关心地问道:“怎么啦?”

樊雪雯道:“明天,学校就要放寒假了,我父母说要带我去南部的祖父母家过年,这样……这样我就不能来看你了。”

高轻听了,也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但却假装开心地安慰樊雪雯道:“没关系,你高高兴兴的去玩吧,年很快就过完了,过完年再见就是了。”

樊雪雯见高轻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突然发起脾气来:“你这个臭小子,我不来,你要是饿死了怎么办?”

高轻不服气地道:“我这么大个人了,当然自己会照顾自己。”

樊雪雯“哼”了一声:“自己照顾自己?就用你那种奇怪的姿势坐上大半个月吗?那样等我回来的时候,你恐怕早就变成木乃伊了!”

高轻也“哼”了一声,不懂装懂地道:“你又想咬文嚼字的来唬我,别以为我不知道木乃伊是谁,不过就是古时候某个被饿死的大将军嘛!我才不会饿死呢!”

樊雪雯愣了一下,突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算了,明天就要走了,我也不跟你计较了,我这里有个存钱筒,给你。”

说着,樊雪雯就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显然是事先准备好的、瓷质的心型存钱筒,双手递到高轻面前:“拿去,我不在的时候,就把这个存钱筒打碎,里面都是我平时存下来的零用钱,有好几千块,应该够你过完年的了。”

高轻愣愣地看着樊雪雯:“我不能拿你的钱,我把你当成朋友,希望你也把我当成朋友,别当成乞丐,好吗?”

樊雪雯没好气地道:“你真笨!朋友之间也可以借钱的呀,你先拿去用,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给我不就行了吗?”

高轻想了半天,才道:“不行,我那么穷,以后也不会有钱还给你的,人要讲信用,老穷鬼说:『人如果不讲信用,就是大王八。』我要是没办法还钱给你,就得做大王八了。

“樊雪雯差点没气得七孔冒烟:“你这个人,不但笨,而且拖泥带水。只要你好好上进,怎么会还不起我的钱?这样吧,你卖给我一件东西,这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各不相欠,总行了吧?”

高轻又想了半天,才道:“这样还可以,但是我什么都没有,拿什么东西卖给你呢?”

樊雪雯用手支着下巴:“这倒也是!那么……”突然间眼睛一亮,看见墙角有一个破旧的大麻袋,她走过去打开麻袋,随手从里面拿出了一本旧书,念道:“易筋经……嗯,看来是本佛经,就这个吧,你把这本书卖给我就行了。”

说着,就把旧书往书包里一扔,道:“你不是想念书吗?等我回来的时候,带一些学校的课本来教你,先从简单的开始,好不好?”

高轻眼睛一亮:“好啊,你愿意教我,真是太好了。等我念了书以后,就不用再当乞丐了!”

两人十分高兴,又谈了许多话,直到天色完全黑了,樊雪雯才依依不舍的离开。高轻站在门口,看着樊雪雯的背影渐渐隐没在黑暗中,才走进屋子,关上门,坐下来凝视着樊雪雯的存钱筒。

忽然间,高轻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尖叫,依稀是樊雪雯的声音,高轻二话不说,立刻冲出门,一提气,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疾奔了过去。只十来个起落,高轻便看到了樊雪雯。

原来樊雪雯被几个十七、八岁,流氓模样的少年人围住了。其中一人站在樊雪雯背后,反扣着她的双手,另一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流氓,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一只手正要解开她的裤子。而旁边还有三、四个年龄看来稍小的小流氓,正在加油呐喊,嘻嘻哈哈的笑着。

高轻看见这种情形,不禁气往上冲,喝道:“你们这些家伙,快放开她!”

那几个流氓听见在这种昏暗的地方突然有人说话,都有些吃惊,一起转头向高轻望来,却看见只是个衣衫破烂、骨瘦如柴的小乞丐,众人一惊之后,随即又都哈哈地笑了起来,完全没有把高轻放在眼里。

那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正在动手的流氓,显然是他们的老大,他横眉竖目地瞪着高轻,骂了一句:“他妈的!快滚开,小心我们扁死你。”

一面说,一面仍然不停止动作,把樊雪雯裤子的拉给拉了下来。

高轻见他仍不停手,心中着急,抡起拳头就往上冲。其他的流氓见高轻动手,立刻一拥而上,准备痛揍这个多管闲事的家伙一顿。

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些一拥而上的流氓,包括原来两个正在对樊雪雯毛手毛脚的家伙,只要一碰上高轻的拳头,就直挺挺的飞了出去。不出两分钟,那些流氓已经全部躺在地上,有的肋骨折断,有的手臂脱臼,个个脸色怪异,哀号呻吟的声音此起彼落。

高轻也不去理会他们,走到早已吓得面无人色的樊雪雯面前,低声道:“你别怕,没事了。”

樊雪雯听见高轻的轻声细语,这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好坏,怎么这么久才来,我不理你了!”

高轻见樊雪雯竟然骂起自己,心想她一定是受到了过度的惊吓,只好一个劲的安慰她,过了许久,樊雪雯哭够了,逐渐地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

她急道:“转过身去,别看我!”

高轻不明所以,问道:“转过身去干什么?”

樊雪雯嗔道:“快转过去,别问了!”

高轻低头一看,立刻明白了,他脸一红,连忙转身,一转身,就看到了刚才被他打倒在地的几个人,有的痛昏了过去,有的已经挣扎着爬起来,一面偷偷瞄向这边,一面企图慢慢溜走。

高轻见他们望向自己这边,以为他们在偷看樊雪雯整理衣服,便大声喝道:”眼睛闭上!”

那几个已经站起来的流氓听他这么一叫,以为他又要冲上来了,立刻仆倒在地上,紧紧闭上了眼睛,一动也不敢动。

樊雪雯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对高轻说道:“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高轻见她恢复了平静,也没受到什么伤害,便说:“时间不早了,赶快回去吧!不然,你的父母要着急了。”

樊雪雯看了高轻半天,含着眼泪,又是感激,又是依依不舍地道:“好吧!那我走了。”

“一切小心。”高轻道。

“过完年再见。”樊雪雯挥挥手,慢慢地走远了。

高轻转过身来,不再理会那几个流氓,向着破屋的方向,茫茫然地往回走。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墙角处闪出一个人影,脚步轻灵,紧紧地跟在高轻后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丐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