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王》

第十一章 救援行动

作者:谢天

几个小时之后,高轻和宫本竹一郎来到了市郊的一片山坡地,宫本竹一郎不断地指路,高轻便一步步地向深山中走去。当弦月高高挂起的时候,两人来到了一座宏伟的寺庙之前。

宫本竹一郎道:“就是这里了!”

高轻问道:“你把我丐帮的人都关在这座庙里?”

宫本竹一郎微微一笑道:“是的!一年多以来,都关在这里。”

高轻不明白宫本竹一郎为什么要笑,只是一面听着宫本竹一郎说话,一面轻轻一跃,就背着宫本竹一郎跃过围墙,进了寺庙的大院。

大院中十分安静,除了晚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外,完全没有其他动静,因此显得冷冷清清。

寺庙中的厢房非常多,高轻无法一个个去找,便问宫本竹一郎:“我们丐帮的人都关在什么地方,赶快带我去!”

这时,宫本竹一郎却又阴恻恻地一笑道:“带你去?……好!”

忽然间,高轻只觉得背上的宫本竹一郎被一股极大的力量一吸,立即闪电般地破空而去,倏忽跃过正厅的屋顶,进了寺庙的内院。

高轻跟着一跃,想追上宫本竹一郎,但是才刚上屋顶,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内力扑面而到,逼得高轻不得不运起十成十的功力相抗,才勉强在屋顶站定。

过了许久,高轻只觉得那股内力绵绵密密,似乎永无休止似的袭来,对方是从远距离发功,而自己则站在屋顶没有依托,谁也没有占便宜。不过自己有一百多年的功力与之相抗,也只能斗个平手而已,可见对方的内力之高。

然而对方的内力又不是十分霸气的那一种,反而有点中正温和、浩浩荡荡,虽然不如高轻的内力强大,但也不像高轻的内力总有些杂乱,不是正牌货。

高轻几次想突围前冲,但是每次都被挡回,不过对方好像也只想把他推开,并没有任何要伤害他的意图。高轻不禁纳闷,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从功夫的路子来看,应该不是坏人,但是为什么要帮助宫本竹一郎这样的人呢?

到最后高轻没有办法,只好向后跃下,回到大院。刚一站定,就大声喊道:“晚辈高轻,半夜冒昧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救我丐帮无故被绑架来的朋及,任何事情都有公理,请前辈出来,把话说清楚了,大家免生误会!”

过了许久,整个寺庙中一直鸦雀无声,高轻耐心地等着,又过了许久,才听到正厅中门“呀”的一声开了。

高轻向开门处一看,有两个人缓缓走了出来。走在后面的是宫本竹一郎,态度十分恭敬的样子。而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着黄色袈裟的老和尚,这个老和尚个子不高,和宫本竹一郎差不多,但是身材十分壮硕,银白色的胡须闪闪发光,头上有九个戒疤,神态十分平和,皱纹不少,却看不出来有多大岁数。

这个老和尚,法号明远,原是少林寺的高僧,为当时少林寺武功最高的“明”字辈的四个人之一,他在五十岁的时候东渡扶桑传扬佛教,至今已经有五十多年,宫本竹一郎是他最早在日本收的弟子之一。

宫本竹一郎为人虽然险恶,但对师父还是尊敬有加,二十年前发迹后,便耗费巨资为他兴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庙宇,名为“东明寺”,以做为师父弘法之用。但事实上却同时也是宫本派训练新手的地方。

高轻走上前向老和尚衍了一个礼,道:“这位大师,想来您就是发功阻止我进去的人吧?刚才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原谅。”

老和尚道:“小施主年纪轻轻,却有这么深湛的内力,老和尚我差一点就没能拦住你,真是不简单啊!”

高轻道:“我的内力纯粹是取巧,而大师的内力却中正纯厚,才是真正的厉害。”

老和尚道:“小施主太客气了,不过我看小施主的内力虽然深厚,但是来源太难,长久下去,对身体一定有害,需不需要老和尚为你调理一下,应该能有几分帮助。”

高轻没想到老和尚一眼就认出了自己内力有问题,不禁有些惊讶,缓了一缓才道:“谢谢大师,但是我今天来,是为了要救我们丐帮的兄弟,早就准备以性命相拼,至于内力对身体有没有害处,并不重要。”

老和尚道:“原来如此,但是一年多以前,贵帮的人大肆屠杀宫本派弟子,于是我就把他们都请了过来,在这里面壁三十年,以消罪业,小施主还是二十九年以后再来找他们吧!”

高轻疑问道:“屠杀?不可能吧!”

和尚却斩钉截铁地道:“是我亲眼看见的!我一个出家人,岁数又那么大了,绝对不会骗你的。”

宫本竹一郎这时也插嘴道:“明明就是你们丐帮先动的手,杀死了我们一百多个人,后来师父他老人家赶到,才大发神威,一下子把你们的人都点倒了抓起来的。原来依照我的想法,你们的人全都应该抵命,是师父慈悲为怀,才饶了他们不死。”

这时高轻仍然不信,觉得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但是一时之间地想不通,只好道:“那么,我想请龙三和顾越两位长老出来对一下质,如果真是我们丐帮理亏,高轻身为丐帮帮主,一人给你们抵命也就是了。”

宫本竹一郎又抢道:“你一个人的命能抵那么多人的命吗?”

高轻又道:“不管怎么样,今天我救人是救定了,至于有什么误会,等我调查清楚了,自然会上门来请罪。”

宫本竹一郎道:“这么说,你是要来硬的罗?”

高轻道:“我也是迫不得已。”

宫本竹一郎道:“小孩子不自量力,要来送死,我就成全你吧!”

说着,宫本竹一郎作势就要上前相斗,老和尚不等他冲出,便伸手拦住他道:“阿弥陀佛!竹一郎,你的内力消耗太凶,三天之内不宜再与高手过招,就让为师来赶走他吧!”

宫本竹一郎不禁面露喜色,道:“师父请小心!”

老和尚双足轻轻一点,飘然来到了高轻面前:“小施主是这就走?还是要老和尚请你走?”

高轻道:“既然事情已经这样,只好再得罪一次了。”

于是高轻双臂一张,陡地飞到了半空中,院中立即狂风大作,正是天问掌法中的第一招“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老和尚不动声色,潜运内力,双手各伸出了一只拇指,倏然连续向高轻所在的位置按了十几下。这时高轻正向下扑去,突然感到有许多道强大的内力迎面而来,知道这是老和尚使出的“金刚指”指气,连忙出掌抵挡。

“砰!砰!砰!砰……”连续十几声晴天霹雳般的巨响,在半空中绽放出了许多火花,高轻以变幻巧妙的掌法,挡住了老和尚的十几指。转眼之间,高轻已经扑到了老和尚面前。

高轻舞动着双掌,速度奇快,看起来就好像有七、八只手一样,每只手都攻向老和尚不同的部位,一时之间,老和尚全身的要害都笼罩在高轻的掌握之中。

老和尚眼见避无可避,挡也不知道该挡在何处,只好大喝一声,硬生生地向后平移了三公尺,使出的是一招极耗内力的“移星换斗”轻功。

而高轻要的正是这样,他见老和尚后退,又使出了天问掌法的另一招“上下未形,何由考之”,趁老和尚还没有站稳,便又赶到老和尚身后,直取他背后的大椎穴。老和尚无奈,只好又使出“移星换斗”的轻功,向左边平移开去。

高轻不给老和尚喘息的机会,第三招“冥昭瞢暗,谁能极之”又立刻攻到,结果老和尚又在间不容发之际避了过去。就这样连攻一百多招,高轻已经使完了天问掌法的一大半,却连老和尚的袍脚都没有碰着,不禁有些沮丧。

但是老和尚也因为连连使用“移星换斗”的功夫而大内力,有些气喘吁吁,而且在天问掌法强大的威力和变幻无穷的招式之下,竟然毫无招架之力,显然已经稍落下风。

然而老和尚毕竟临敌经验比高轻丰富太多,他见高轻稍一迟疑,立刻使出少林绝学龙象般若掌,从高轻左侧袭来。

这龙象般若掌,是少林寺威力最强的外功之一,老和尚内力深厚,使用出来时,左掌如龙游九天,威猛灵动;石掌如象奔千里,势不可挡。高轻也觉得这种掌法的力道还要胜过天问掌法一筹,不能硬接,只好使用天问掌法中较为灵活的招式,一面闪避,一面伺机还击。

结果又缠斗了数十回合,院中的大树被老和尚推倒了一地,墙壁也被老和尚打坍了一大片,双方却仍然是谁也没碰到谁。

原来天问掌法是数百年前少林寺五净大师集合了少林十二种绝学所创,这十二种绝学中,又正好有龙象般若掌在其中。因此高轻在不知不觉中,竟然对老和尚的招法、进退,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所以闪避起来并不困难。

老和尚久攻不下,也不急躁,毕竟是年龄过百的人,异常沉稳内敛,招式一转,又使出了一门少林绝技达摩剑。他捡起跌落在地上的一根树枝,权做宝剑,双手合十,正是达摩剑法的起手式。

其实,达摩剑法原本是有一把达摩宝剑配合使用的,但是老和尚五十年前东渡扶桑前,就把那柄宝剑埋在海边的一个岩洞里。因为达摩宝剑原本只是一柄蚀斑斑的破铁剑,还不如现代用不钢铸的剑坚硬锋利。达摩剑之所以成名,完全足因为招式凌厉、变化无穷,如果配合少林本门的内功心法使用,则威力更是强大,因此曾经获得“天下第三剑”的美称。

老和尚弃剑时,已经能将剑法倒背如流,如今弃剑五十年,早就达到了以草木为剑的境地,比起当年使用宝剑时,又有了许多精进,至于现在老和尚使出的达摩剑应该称为天下第几剑,也就不得而知了。

高轻见老和尚以树枝作剑,便也不客气地从袖中拿出了打狗棒,棒头一低,使出“绊”

字诀攻老和尚下盘。

老和尚不等高轻靠近,便连连挥动树枝,几股剑气,骤然如万马奔腾般,从好几个巧妙无伦的方向,前后左右夹击高轻。

高轻惊觉不妙,急忙中使出“棒打群狗”的招式,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连点十三下,将老和尚的剑气一一打散,破解得也是精妙绝顶。

老和尚大叫一声“好!”树枝向前一指,不工不巧,直挺挺地便飞跃而至。因为他在一招之间,已经看出了达摩剑法与打狗棒法都是极精妙的武功,多斗无益,便直指高轻中门,要一招决胜负。

高轻看出了老和尚的意图,想到救人要紧,也顾不了许多,抡起打狗棒,也对准了老和尚的中门,准备硬拼。

突然间,只听见一声轰然巨响,高轻和老和尚各自向后飞出十余公尺,双双倒地,高轻脸色煞白,口吐鲜血,似乎受伤不轻,很勉强才站了起来。而老和尚脸色也是一样苍白,已经奄奄一息,却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高轻环顾四周,发现宫本竹一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他走上前去,正想走进内院的大门,却看见宫本竹一郎率领了几十个年轻的和尚,手拿武器,潮水般冲了出来,有两个人将老和尚抬了进去,其余的人便把高轻团团围住。

宫本竹一郎盯着高轻道:“你已经没有抵抗的能力了,还不乖乖领死!”

高轻这时,五脏疼痛异常,内力也运不起来,但还是咬牙道:“你这个姦诈的日本鬼子,想趁人之危吗?”

宫本竹一郎呵呵一笑道:“这叫做智取,不叫做姦诈,如果不趁你现在没有反抗能力时杀你,那我就是个傻子。哈!哈!”

高轻恨恨地道:“你这个畜生!”

宫本竹一郎道:“你现在才知道我的厉害,可惜,已经太晚了!”

按着,宫本竹一郎便用日语交代属下击杀高轻,自己则闪身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高轻见那一群年轻和尚,武功都不像很高的样子,但是现在自己身受重伤,几十个人一起扑上来,恐怕小命也是难保,无奈之下,只好鼓起微弱的余力,准备拼一个是一个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高轻忽然听见从内院中传来一阵喊杀声,按着,便看见龙三和顾越领先冲了出来,身后跟着许多其他丐帮弟子,有些人赤手空拳,也有些人拿着木棍之类的武器,见了和尚就打。

那些日本和尚听见喊般的声音,大多转过头去看个究竟,一见是丐帮的囚犯,就立刻分兵和他们打斗了起来,很快的,大院中便成了大混战的局面。

高轻不明自丐帮的弟兄为什么会自己跑了出来,但却十分高兴,抡起了打狗棒,准备加入战局。但是才打了几棍,便觉得头晕目眩,一不小心,反而被敌人砍了一刀。

就在这个时候,高轻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劲风袭来,他想躲开,却躲也躲不掉,凭空就被人一把抓起,带到了屋顶上。他定睛一看,抓他的不是别人,却是樊雪雯。

原来从高轻离开咖啡厅开始,樊雪雯就一直跟踪他,经过宫本株式会杜,直到东明寺。

她趁高轻和老和尚正在酣门的时候,偷偷跟着到内院调集人马的宫本竹一郎,找到了一部分丐帮弟子被关的牢房,将他们放了出来,并且嘱咐他们去释放其他的丐帮弟子,自己心中牵挂高轻的安危,便又回到了外院。

一到外院,却正好看见高轻被一群和尚围住,原本樊雪雯没有发现高轻受伤,料定这些和尚一定不是高轻的对手,也不在意,但是愈看愈不对劲,才出手救援。

高轻看着樊雪雯,心中真有说不出的高兴,樊雪雯一面帮高轻包扎伤口,一面向高轻做了一个鬼脸,似笑非笑地道:“怎么样?你又欠我一次救命之恩。”

不等高轻回答,樊雪雯就将高轻的身体转过去,背对自己,双掌向前一推,开始将内力源源不断地送进高轻体内,为他治疗内伤。

而外院中的群斗正进行着,丐帮被宫本派囚禁起来的,都是六袋以上的弟子,武功基础都还不错,虽然被关了一年多,身体都有些虚弱,但是宫本派在手中的弟子,却大多都是刚入派后送来受训的年轻人,因此打起架来,明显还是丐帮的人占上风。

经过大约半个小时的战斗,宫本派除有少部分人员阵亡以外,其余的人都或多或少受了些伤,被困绑了起来,而丐帮只有少部分人受伤,可谓大获全胜。

这时,高轻己经略有好转,内脏也不像刚开始时那么疼痛了。他睁开眼睛一看,龙三和顾越已经把宫本竹一郎等人押到了他所在的屋檐下,两名长老见帮主睁开眼睛,才敢开口道:“多谢帮主相救,现在我们一共抓获宫本派四十六人,请帮主处置。”

樊雪雯扶着高轻纵身一跳,下到了地面,高轻双手各握住龙三和顾越的一只手道:“见到你们没事,我真是太高兴了。”

龙三和顾越见高轻自然流露出的关心,都大为感动,顾越抢先道:“我们也都很想念您,我老是跟龙三说,您一定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又转头对龙三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龙三也道:“帮主是个重义气、又有责任心的人,当然不会忘了我们。”

樊雪雯插嘴道:“有什么话回去再说也不迟,还是先想想怎么处置这些宫本派的小乌龟吧!”

龙三看了樊雪雯一眼,问道:“这位是……”

高轻脸嫩,一下子就从脖子红到了头顶,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樊雪雯只好自己大声说道:“我是他的女朋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丐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