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王》

第十三章 月到中秋

作者:谢天

龙三和顾越到达的时候,宴会厅中已经一切就序。吊在厅顶向四面八方散去的彩带,缠绕着闪烁的圣诞灯泡,向下延伸到地面,有专人精心摆插过的花卉。各式各样的美酒、佳肴、饮料、点心,放置在环绕于窗边的桧木餐台上,让客人可以一面取用美食,一面观赏窗外的夜景。

舞台上有本市最好的乐队演奏各种不同情调的音乐,还请来了一些影视界的红歌星,间歇性地上台表演,以增加整个晚会的气氛。

此时,客人陆陆续续地来到,没有多久,已经是人山人海了,人群中除了做为主人的丐帮高袋弟子以外,还有许多商界和江湖上的朋友,看见龙三和顾越两位长老走来,都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这些朋友在丐帮落难时,大部分都曾经多方打听,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丐帮出事的来龙去脉。但是只有极少数的人曾经试图营救,而大部分则是不闻不问,假装不知道。原来与建鸣机构有业务往来的,大多改为和宫本株式会杜做生意,现在建鸣机构回来了,便又嘻皮笑脸地来找建鸣机构,像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样。

顾越气不过,对龙三说道:“你怎么把这些人也请来了?这些人不顾义气,只知道赚钱,以前我们有困难的时候跑得比谁都快,现在看我们有办法了,就又跑回来摇尾巴,我才不要理他们!”

龙三苦笑一下道:“顾老哥,为了机构的发展,我们还是尽量陪着笑脸吧!你只要想着,我们虽然让他们赚钱,但是他们也在帮我们赚钱,商场就是这个样子,没办法的,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顾越听了,“哼”的一声,还是板着一张脸,过了老半天,稍稍想通了,才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丝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龙三和顾越在会场中敬了一圈酒,趁着大家酒酣耳热之际,走上舞台,做了一个四方揖,乐队停止演奏。龙三大声说道:“各位贵宾、各位好朋及以及各位兄弟:我们建鸣机构能够化险为夷、否极泰来,靠的全是各位好朋友和各位弟兄的支持。今后建鸣机构要继续发展壮大,与各位携手追求良好的业绩,还要靠各个好朋友的继续帮忙,和各位弟兄的继续努力。”

龙三说到这里,台下响起了一片掌声,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今天是中秋佳节,为了表示对各位的感谢,以及对各位未来与建鸣机构继续合作表示欢迎,我们特地准备了薄酒小菜和一些余兴节目,请各位享用、观赏。此外,前面的舞池可以容纳不少人,请各位不要吝惜您美妙的舞步。最后,祝各位佳节愉快。谢谢!”

说完场面话,乐队立刻演奏起轻松欢乐的音乐,台下又是一片掌声。龙三却在暗自庆幸,直到现在还没有人发现帮主不见了。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袭凉风吹来,龙三向来风的方向看去,看到有一扇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他再一眨眼,只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像一只大鸟一样地从窗口飞了进来。

那人来势好快,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飞到了舞台上,轻描淡写地一抓,就抓住龙三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问道:“左建鸣呢?高轻呢?宫本竹一郎呢?”

要知道,龙三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还是丐帮属一属二的高手,在帮中可能只输给高轻一个人,而与顾越各有所长,不分上下,绝不是等闲之辈。现在竟然在一招之间,还来不及还手就被人制住了,可见来的人功夫之高,实在是鬼神莫测。

一时之间,台上台下一片哗然,乐队也停止了演奏,大家都看着那个人,只见那人一脸大胡子,但是却没有人认识他。只听那人又问道:“左建鸣呢?高轻呢?宫本竹一郎怩?”

龙三不愧是久经江湖的人,虽然被制住,只稍稍惊吓了几秒钟的时间,就镇定自如地道:“阁下是谁?要想知道他们三个人的下落,请先放开我再说话。”

那人正是范轩,他听见龙三说的话,想了一下,一松手,将龙三放下,说道:“我和你们丐帮的高轻有约,来找左建鸣比武,还要来带走宫本竹一郎。”

龙三听他要找老帮主比武,还要带走宫本竹一郎,便道:“请问阁下和我们丐帮有什么过节?为什么要找左老帮主比武?又为什么要救宫本竹一郎?”

范轩不耐烦道:“你是什么东西?我叫你去找人,你就去找,罗罗嗦嗦的干什么?”

龙三受了侮辱,又是在公开场合,他心中虽然有气,但是见来人武功高强,帮主又昏迷不醒,自己绝对门不嬴他,也只好尽量想办法应付了。

但是顾越却是个硬脾气,他见老兄弟受人欺侮,又不敢出声,虽然知道对方武功高过自己许多,还是挺身出来道:“喂!你又是个什么东西?这里是我丐帮总舵,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兄弟们,结打狗阵!”

说着,顾越向台下一挥手,丐帮众弟子立刻将客人请到一边,然后结成十二人一组的圆阵,十二个小阵又组成一个大阵,每个人都从毕挺的西装中抽出一根竹棍,将舞台上的范轩围在核心,个个严阵以待,气势磅礴。

范轩看了,却哈哈大笑道:“你们这是什么小狗阵?别人怕你们丐帮,我却把你们当成小孩子把戏。要打架吗?我最高兴!”

话音才刚落,范轩立即一个鱼跃,向一个十二人阵扑去。那十二人立刻各出竹棍,用不同的“点、挑、绊、削、劈、缠、弹、封、引、转、戳、扫”手法,各自攻向范轩身上的一处穴道。出手之快捷、变化之巧妙,令在场会武功的人全都在心中赞叹不已,都认为范轩在顷刻之间就要完蛋。

谁知道范轩这一跃竟是佯攻,只跳到一半,就用意想不到的姿势和速度转飞另一个十二人阵。那十二人没想到范轩来势竟然这么快,竹棍只出了一半,却已经被范轩抢了先机,“唰!唰!唰!”几声,十二根竹棍全被范轩的剑气削断,还有三名弟子身上被剑气削中,立刻鲜血狂喷,转眼鲜血又变成了黑血,随即毙命。

范轩一击得手,跃回舞台,哈哈大笑道:“小狗阵也不怎么样!快叫左建鸣出来,别缩头缩尾的不像个男人。”

龙三、顾越和丐帮众弟子见他出手狠棘,心中都非常愤怒,但是数招之间,龙三已经知道今天丐帮没有人能够是敌人的对手,看来丐帮时运不济,又是一次大祸临头了。

他身为九袋长老,一向是各种庶务的真正负责人,面对这种情况,他的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打算自己一个人把事情扛下来。

于是龙三说道:“阁下好厉害的功夫,但是敝帮左老帮主已经去世,高少帮主又有事外出,要很久以后才能回来,所以现在丐帮由我当家。今天阁下要杀要剐,全冲着我一个人来就是了,与别人不相干。”

范轩却道:“你说左建鸣死了,高轻也走了,就剩你这个没用的家伙当家?那我来还有什么意思,这样吧,你把宫本竹一郎交出来,然后自杀谢罪,我就饶了其他的人,否则……

我就把你们丐帮杀得鸡犬不留。”

台下众人听了,立刻一片哗然,叫骂之声不绝于耳,除了丐帮弟子个个摩拳擦掌,蠢蠢慾动之外,其他客人见来人过于厉害,都只敢小声议论,没有人挺身而出,甚至有部分的人已经开始偷偷溜走。

龙三见事已至此,只好道:“好吧!宫本竹一郎可以交给你,但我却不是凭你一句话就能自杀的。有本事让我们一对一决斗,我方不许有任何人帮助我,如果你打败了我,才可以将宫本竹一郎带走,并且不许再为难我们其他的弟子。如果你同意,我就把宫本竹一郎提来,否则丐帮总舵机关重重,你就算把我们全杀光了,也别想找到宫本竹一郎。”

范轩听了,想了一下道:“好吧!你先把宫本竹一郎带上来吧。”

龙三扬了扬眉,问道:“你确定同意?”

范轩大声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龙三听范轩这么说,愁眉才稍稍舒展,喊道:“来人!去把宫本竹一郎带上来!”

底下立刻有四名秘书处的弟子答应道:“是!”然后便转身提拿宫本竹一郎去了。

过了许久,范轩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嚷道:“你们的人怎么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龙三道:“阁下稍安勿躁,因为关宫本竹一郎的地方十分隐密,所以需要一些时间,不过照说也该快要回来了,你再等一等吧!”

话刚说完,电梯的门就开了,四名弟子押着宫本竹一郎走上舞台,宫本竹一郎的手脚都戴着丐帮锁高手专用的特制合金镣铐,神情十分萎顿。

龙三道:“宫本竹一郎带来了,记住你说过的话,动手吧!”

范轩双眉一竖,道:“这是你自己我死,可怪不得我!”

话音还没落下,范轩双掌作力,两道剑气交叉劈出,直取龙三。

龙三知道对手剑气的厉害,立刻使出白鹤展翅的功夫,在千钧一发之际,硬生生地跃起两公尺,逃出了范轩剑气的攻击范围。但是范轩的剑气来得太快,龙三的长袍还是被削掉了一角。

顾越见龙三颇为狼狈,想出手相助,但是龙三早已经把话说满了,目的就是不让丐帮其他的人送死,顾越心里虽然着急,但是为了龙三说过的话,也只能袖手旁观,没有一点办法。

范轩一击不中,怪叫一声,又是四道剑气连续发出。龙三个翻腾避过第一道剑气,第二道剑气却已经拦在了他要落下的地方,龙三只好在将落未落之际,又发力跃起,但是跃起的地方却正是范轩第三道剑气攻击之处。

这时龙三已经避无可避,只好对准剑气来处,射出七、八枚铁莲子。铁莲子一与剑气冲撞,便四下散落,都钉入了舞台的地板,而剑气也就消散了。

但是只间隔了不到半秒钟,龙三还没缓过气来,第四道剑气又已经跟到,龙三既来不及再从怀中掏铁莲子,又来不及跃开,只好匆匆一避,然而却晚了一步,“嘶”的一声,左臂中了一剑。

龙三伤得虽然不重,但是知道剑气中有毒,立刻掏出一柄锋利的匕首,用力一削,便将整个左臂卸了下来。

众人看见这个样子,有的大声惊呼,有的不忍心再看。而范轩看了,只是冷冷地问道:

“你认输了?”

龙三满身血污,白头发和白胡子激张,两眼一瞪,神威凛凛地道:“丐帮的人只有死,没有输!”

范轩“哼”了一声道:“那我就成全你!”

话还没说完,又是四道剑气射出,打算这次一定要取龙三的性命。龙三本来想再继续闪躲,但是敌人实在太过厉害,眼看逃无可逃,只好待在当地,气贯全身,准备硬挡。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清啸,接着龙三竟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硬生生地横移了三、四公尺,刚好停在一个绝妙的位置,范轩的四道剑气轰然擦身而过,连龙三的袍角都没有碰到。

范轩向发声的地方看去,只看见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孩子,扶着一个脸色仓白的年轻人缓缓走来,竟是樊雪雯和高轻。

发功救龙三的人正是高轻,但是他看起来完全是大病初愈的模样,刚才又勉强发力救人,以致于一面走来,一面不停地喘着气。

龙三和顾越看见帮主又清醒过来,都非常高兴,龙三也不顾自己的伤势,两人连忙上前迎接。高轻看到龙三断臂,立刻出指如风,帮他点穴止血,并且十分不忍心地道:“都是我不好,害你伤成这个样子。”

龙三摇摇头道:“这是我份内应该做的事,何况帮主还救了我一命,龙三心中只有感激。”

高轻道:“你伤得不轻,先下去休息吧!”

龙三指了指范轩道:“这个人武功十分高强怪异,帮主您的身体……”

高轻道:“别为我担心,我没问题的,你赶快卜去治伤吧!”

龙三见高轻坚持,才应声道:“是!多谢帮主。”便由四名弟子扶下去了。

高轻和樊雪雯,继续缓慢地走上舞台,而范轩也没有出声,只旱静静地盯着樊雪雯看,樊雪雯却一直没有察觉。

高轻终于走到范轩面前,同他一抱拳,说道:“范老前辈,现在我依照当初的约定,将宫本竹一郎还给你。”

说着,高轻便转身叫人将宫本竹一郎带上前来,也不松绑,只是单手一推,将人推向范轩,范轩也用单手接住了,但是双眼依然呆呆地看着樊雪雯。

接着,高轻又道:“现在我们前账已经清了。但是你今天到我们丐帮来伤人闹事,不管是什么原因,我身为丐帮帮主,不能不向你讨个公道。”

范轩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又呆了几十秒,才突然大喊一声:“阿娟!你是阿娟!”便快速地向樊雪雯扑了过来,一只手上还抓着宫本竹一郎。

原来,樊雪雯和范轩的妻子长得十分相似。四十年前他的妻子被宫本竹一郎姦杀后,他的精神状况就有些不太正常,完全靠着他对妻子强烈的思念之情,刻苦练功,一心想要报仇。

现在忽然间看见一个和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竟然认错了人,也不去想几十年来年龄上应有的变化,骤然狂性大发,只想再得到他的妻子。

高轻见范轩扑向樊雪雯,立刻挡在樊雪雯身前,使出天问掌法的一招“阴阳三合,何本何化?”双手分别攻向范轩的上下半身。

这时候范轩虽然心情烦乱,但是功夫却一点也不含糊,虽然一只于抓着人,只用另一只手施展小擒拿手的功夫,竟然也虎虎生风、咄咄逼人。尤其小擒拿手最适于近距离缠斗,高轻没有学过这门武艺,因此一时之间占不了上风。

而樊雪雯虽然有颇佳的内功底于,也学过一些轻身功夭,但是不会攻击性的招式,也没有真正的临敌经验,看见饿狼似的范轩伸出巨爪要抓自己,吓得直往高轻身后躲,拉着高轻的衣角不放。

双方就这样,一个身后拖着一个人,另一个手上抓着一个人,这么碍手碍脚地打起架来,紧急之间,谁也没空甩开包袱。

但是高轻才刚刚清醒过来,大病未愈,这样一来,打斗时间拖长,体力便渐渐支持不住,只感到一阵阵头晕眼花。

范轩看见高轻的招数里露出破绽,立刻抓住空档将他向旁边斜斜引开,高轻一个踉跄站立不稳,好不容易定住马步想要回身再攻时.范轩已经绕到高轻身后,抓住了樊雪雯。

樊雪雯立即惊叫不已,双手仍然抓着高轻的衣服死命不放,双脚乱踢,拼命挣扎,但是范轩力气太大,只听见“嘶”的一声,高轻的衣服被拉破,范轩夺过樊雪雯,用一只手高高举起。

这时,台下也响起了一片惊呼声,顾越看情形不对,想要抢上去救樊雪雯,但是高轻动作更快,使出一招“撰体协胁,鹿何膺之?”飞身去攻范轩抓着樊雪雯的那只手,想要迫使他放下樊雪雯。

但是范轩好不容易才得到樊雪雯,哪里肯放弃,看见高轻反攻,随便应付了几下,然后转身就逃。他使出上乘轻功,手上虽然抓着两个人,但是脚下却丝毫不慢,高轻在后面紧紧跟随,轻功也不弱,但是因为病后气虚,却总也追不上,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

范轩在旋转宴会厅的墙上绕了三圈,高轻也跟了三圈,速度之快,直看得在场众人目瞪口呆。终于,范轩认准了他进入宴会厅时的那扇窗户,忽然钻了出去,高轻随后跟出,只见范轩又从一栋大楼的楼顶,跃到另一栋大楼楼顶,飘然而去。高轻心里着急,也来不及回头交代什么事情,就一路跟了下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丐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