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王》

第三章 就职大典

作者:谢天

三天之后,就职典礼在丐帮总舵顶楼的旋转宴会厅举行,前来祝贺的各派掌门、宾客,加上丐帮百余名六袋以上弟子,以及他们带来的客人,总数超过四百人。

宽敞的宴会厅中,供应着各种美食、名酒,三十余人的管弦乐团,演奏着辉煌喜气的世界名曲。宽大的圆弧形落地玻璃窗,随着完全感受不出的,平顺而缓慢的旋转,浸婬着窗外绚丽的夜景,加上室内热闹的气氛,更显出宴会的豪华隆重。

就在大家兴致正逐渐高昂的时候,晚会的主角,丐帮新任帮主高轻,在九袋长老龙三和顾越,以及八名身着高叉旗袍、端庄俏丽的女郎簇拥之下,出现在高高搭起的半圆型舞台之上。

乐队立刻奏起了雄壮激昂的曲子,所有的灯光和人们的目光,也集中到了高轻身上。

首先,龙三宣读就职大典的祝词。然后,各派掌门人各自互相谦让着,一一上前祝贺。

高轻经过礼仪老师三天来的调教,已经学会了一些基本的礼节和客套话。在精心的包装之下,又有龙三和顾越在一旁协助,因此也显得应对得体,风度翩翩。

最后,到了丐帮传统的帮主就职礼俗,要在场的全体帮众,将新任帮主围在中央,然后每人向他吐一口唾沫。但是,这项规矩也因应时代的进步,改为每人用自己酒杯中的酒,泼向新任帮主。

不一会儿,高轻全身上下,便被泼满了xo、香槟、威士忌、茅台、陈绍……,一百多人泼完,高轻就像是用酒洗了个澡一样。一个昂贵的澡。

宴会十分成功,可以说得上宾主尽欢。不过,正当大家都十分高兴的时候,却有三个奇特的人站了出来。

这三个人都戴着墨镜,两高一矮。两个高个子又高又胖,身高都有一百九十公分以上,体重绝对超过一百五十公斤。

矮子则又矮又瘦,身高不满一百四十公分,体重也不会超过四十公斤。不过开口说话的,却是那个矮子。

他一开口,声音雄浑无比,全场宾客说话笑闹的声音,竟然被他一个人的声音给压了下去,显见其内力充沛,没有相当的修为,是不可能做到的。

在场的宾客十分多,因此大部分的宾客只看得到三个人中两个较高的,只见他们神态傲慢,也没开口,就有说话的声音传出来,都感到十分诧异。

那矮子大声说道:“丐帮帮主向来以打狗棒法绝技闻名武林,今天刚好碰到贵帮主就职的大喜日子,敝人替大家请个命,请贵帮主给大家演练一下,好让我们开开眼界。”

这个矮子,名叫池田九兵卫,是财力雄厚的宫本株式会社分社的社长。而宫本株式会社是丐帮商业上的竞争对手,也拥有严密的帮会组织。

宫本株式会社的社长宫本竹一郎,早年曾在伊贺派学习忍术,后来又拜在一名东渡扶桑阐扬佛学的少林高僧手下学习武艺,由于他企图心旺盛,学习武艺又十分刻苦,不到中年便成为日本武林的魁首之一。

后来,他创立宫本株式会社,在商界大放异彩,三十余年的经营,使他的分支机构遍布全世界。自丐帮的建鸣机构崛起后,经营项目和客户上与宫本株式会社屡有冲突,但丐帮对于宫本株式会社以容让居多,所以长久以来,倒也没有什么严重的磨擦。

直到三个月前,宫本株式会社本地分社换上了新的分社长池田九兵卫,他是宫本竹一郎的关门弟子,据说最得师父宠爱,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就拥有一身好武艺,新官上任,更是气熏天,想要一举打败建鸣机构,垄断本地市场。

因此,听说丐帮新任帮主就职,建鸣机构士气大振,池田九兵卫就立刻前来打听消息。

最好,还能趁机挫一挫丐帮的锐气。

池田九兵卫看见高轻年纪幼小,又是个粉头粉脸、富家公子一般模样的人物,料想他在武学上一定不会有太高的修为,便提出了要他演练打狗棒法的要求,好让他当众出丑。

龙三微微一皱眉头,站出来向那名矮子拱了拱手道:“池田先生!今天我们礼数齐全,邀请各路好朋友,一起来分享敝帮的喜事,今晚只论酒菜,不谈武功,还请池田先生见谅。”

池田九兵卫不断摇晃着脑袋道:“不行!不行!我听说贵帮的镇帮之宝绿玉打狗棒和打狗棒法已经失传很多年了,今天贵帮新帮主就职,打狗棒和棒法想必失而复得,这么好的机会,我们怎么能放过?”

顾越的个性比较急躁,听见池田九兵卫这么说,便走上前来,没好气地道:”难道池田先生是怀疑,敝帮的新任帮主不会打狗棒法?”

池田九兵卫听顾越的语气比较强硬,正中下怀,便盯着他道:“贵帮帮主会不会打狗棒法,谁也不知道。如果他不当众演练一遍给大家看看,只怕道上的人会说:『丐帮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小孩子当帮主,却什么也不会,不知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顾越听他越说越是不敬,不禁气得七孔冒烟,但是他也没有亲眼见过高轻使打狗棒法,还怕高轻真如他所说的,不会打狗棒法,只好咬着牙道:“敝帮帮主,向来不轻易出手,如果您有兴趣,我这个老头子耍上两招,请您上来指教指教好了。”

池田九兵卫轻蔑地道:“今天到底是那位小朋友就任帮主?还是您顾老爷子就任帮主?

如果是您当帮主,那自然会请您出来表演。”

顾越虽然生气,但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好“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龙三见对方有意挑,似乎无法善罢,但是他曾经亲手领教过高轻的打狗棒法,信心十足,心想应该可以给对方一个教训,便道:“池田先生,您想见识敝帮帮主的打狗棒法,也未尝不可,但要是凌空打几棒子,恐怕显不出这棒法的精妙之处,还需要有一个对手上来指点,才会更精彩……”

池田九兵卫稍稍想了想,便道:“这好办,我这里有两个小兄弟,人称『跛脚猫』和『断腿狗』,比贵帮主大不了几岁,功夫也很粗浅,正好让他们给贵帮主当活靶子,练练手脚。”

说着,便对两个高胖大汉一点头,两人就笨手笨脚地爬上了舞台。

龙三见这两人底盘虚浮,武功似乎不高,眉头轻轻一皱,料想一定是另有阴谋,便躬身向高轻小声说道:“帮主,要小心其中有诈!”

高轻一直没有开口说话,这时,他甚至还没有搞清楚究竟是什么状况,只知道是要他出手打架了。他向来不喜欢打架,于是问道:“龙长老,真的要打吗?”

龙三回答:“回帮主的话,今天是对方找我们的碴。属下原也以为在这种大喜的场合不适合动手,但是对方想要羞辱我们丐帮,帮主新近上任,正好可以藉这个机会立威。据属下看来,以帮主的打狗棒法教训他们,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对方来者不善,帮主还是要小心。”

高轻虽然身怀绝艺,但是毕竟年轻,左建鸣教给他的功夫,大多只有两、三成的功力,临敌的经验又少,不禁犹豫道:“可是,老穷鬼……左老帮主教给我的棒法,我还没有融会贯通,那天晚上和你交手,只是从头到尾练了一遍,真要拿来对敌,只怕……”

龙三道:“帮主不用耽心,我看对方虽然不好对付,但也未必是属下的对手,既然帮主能打败属下,应该也能收拾他们。”

高轻听龙三这么一说,稍稍放心道:“好吧!那我就试一试。”

说着,便转身向池田九兵卫和那两名大汉拱了拱手:“三位大哥,我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武功也很粗浅,却胡里胡涂的当上了丐帮的帮主,但是既然当了帮主,我就一定会努力维护丐帮的荣誉,你们要找我打架,我也只好奉陪了。”

丐帮众弟子对这位来路不明的新任帮主,原来也都多多少少抱有几分怀疑,但是既然两位长老拥护他当帮主,也就不敢多说什么,现在听他说话,虽然不是很文雅,但显然发自内心,也不失帮主风范,不禁在心中都对他多了几分好感。

池田九兵卫笑道:“高帮主不用客气,如果你的武功不行,我们也不会特意为难你,只要你承认不是我的对手,再把打狗棒交出来,由我们代管,以后建鸣机构就做为宫本株式会社的分支机构,大家有福同享,一起赚钱,一起做朋友,不也是挺好的?”

其余众人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喧哗起来,丐帮中与会的弟子,虽然全都已经是白领阶级的身分,但是其中仍有一些脾气较差的人,仍然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日本鬼子!滚回去吧,丐帮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小日本阴险狡诈、不知羞耻!”

“日本小狗的武功想来这里自讨没趣,看我们帮主用打狗棒法打得你们满地找牙!”

骂音此起彼落,池田九兵卫仍然满脸堆笑,暗暗运起内力,将大家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现在是新时代,国际合作是常有的事,各位何必抱着陈旧的地域观念不放?再说,我们都是武林中人,自然是技不如人的人要听命于武功高强的人,我们打败了贵帮帮主,贵帮理应听从我们的命令。”

龙三也运起内力,回答道:“池田先生话说得太满了,胜负现在还是未知数,等一下池田先生的两位猫狗朋友要是输了,以后池田先生还有没有脸见人?”

池田九兵卫道:“多谢您的关心,但还是多担心担心你们丐帮自己吧!”

说着,池田九兵卫也跃到了台上,站在两名大汉身后,口中念念有词,两名大汉立刻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台下众人,大部分不知道池田九兵卫使用的是什么武功,但是龙三和顾越一看,却不禁同时倒抽一口凉气,其他各门派中较有见识的人也都大为惊讶。

原来,池田九兵卫摆出的架势,竟然是武林中失传一百多年的“傀儡功”。这门武功,源自西藏密宗的“大腾挪手”。“大腾挪手”是以雄厚的内力为根基,运用内力凌空托起巨石、大树,并控制该物体伤人。传说当年西藏第一高手彭巴丹,一次可以用双手控制两颗数百斤重的大石,并且运转自如,就好像凭空多出了两条极长、极重的手臂一样,因而打遍天下无敌手。

但是大腾挪手毕竟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功夫,练起来相当困难,要修练到高层更不是容易的事,往往未到凌空飞石的水准,便无法再进步。而且这种功夫过于强悍,一不留神就会致人于死,彭巴丹晚年时,便因为以往伤人过多而深自懊悔,于是长期闭关于喇嘛寺中,粗衣简食,每天诵经赎罪。

彭巴丹曾经将大腾挪手传给几名弟子,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达到他的水准,最多只能控制一颗不太重的石头,其后每况愈下,这门功夫便逐渐失传了。

但是,彭巴丹晚年收了一名汉人弟子,名叫邓青峰,他的内力远远不如乃师,一次只能控制一颗不到二十斤的石头,但是他的计智却远胜彭巴丹。

他想到,控制没有生命的大石头只能苦练内力,花费一生的时间也未必能有多大的成果,然而用内力加上密宗的催眠术来控制有生命的人,也一样能收到扩张攻击范围和扩大攻击力量的效果。

于是,邓青峰将大腾挪手的功夫带回到中原,又找来了一些武功不是很好的彪形大汉,训练他们配合自己的内力运转,当内力催动时,被控制的人便会完全忘记自己的存在,而绝对遵照发功人的指令行动。自此,邓青峰便创造出了一门独特的功夫:“傀儡功”。而邓青峰一次也能控制两名大汉,在数字上差可与他的师父比拟。

这样,当邓青峰每次与人对敌时,也像是一个拥有两条特别粗壮的手臂的高手般,力道虽然稍逊于“大腾挪手”,但是灵活度却更高,威力一样强大无比。一时之间,在中原也难遇敌手,因而闯出了十分响亮的名号。

不过,由于这门功夫必须把人当做石头、大树一样的运用,虽然能够打败敌人,但所指挥的是血肉之躯,难免受伤或死亡,因而显得过于歹毒,甚至毫无人性。所以当时的中原群豪大多将这门功夫当做一种邪术,十分不齿。

加上邓青峰为人卑鄙,又生性贪婪。他为了名利,曾经帮助满清皇朝杀戮许多意图反清复明的汉族武林人氏,所以许多志士便想杀他而后快,但是都因“傀儡功”强大的杀伤力,而功败垂成。

直到后来,聘用他的满清王爷见他因功高而愈来愈蛮酣骄横,于是设宴骗他喝下毒酒,才解决了这个武林中的败类,“傀儡功”也因此失传。

龙三等人对这门功夫也只是听说过,却想不到今天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就职大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丐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