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王》

第四章 远渡重洋

作者:谢天

第二天清晨,在郊外的一个山洞中,一名看来大约二十岁左右的美貌女子,用双手搭在一名少年的背上。一套侍者的衣服、假发和一张细致的rǔ胶皮面具被弃置在一旁。

只见那少年紧咬牙关,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身上渐渐地冒起白色烟雾,冉冉上升。那名女子表面神色安宁,但是全身早已经被汗水浸了显然,那名女子正在耗费功力为少年疗伤。又过了几个小时,太阳已经升到了天空的正中央,少年突然”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黑血,然后就剧烈咳嗽了起来。

那女子却面有喜色,吁了一口长气,自言自语道:“总算没事了!”

那名少年正是高轻,他咳嗽了一阵子,然后自行缓缓调匀气息,过了许久,才站起来,向那名女子道:“谢谢你救了我的命。在丐帮总舵大厅里,教我使用打狗棒法打败敌人的也是你,是吗?”

那女子面无表情的道:“没什么,小事一件。”

高轻问道:“听龙长老说,打狗棒法只有丐帮的帮主会使,那么,你也是丐帮的……前辈罗?”

那女子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但是这套棒法,的确是丐帮帮主教给我的。”

高轻脱口道:“是左老帮主?”

那女子摇摇头,苦涩地笑了笑道:“不是,不是左建鸣。小朋友,你仔细看看,我今年有多大岁数了?”

山洞中的光线不是很明亮,高轻努力地盯着那女子看了半天,只觉得她五官异常秀丽,皮肤光滑白晰,年龄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岁。

高轻道:“我不是很会看人的年龄,但是我猜你今年大约十八、十九岁,对吗?”

那女子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过了一会儿她才道:“你的确不会看年龄,我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你应该叫我一声婆婆。”

高轻先是一愣,继而笑了笑,用调侃的口吻道:“你……我知道了,你是长生不老的仙女!”

那女子却一脸严肃,像是在回想些什么,逐渐连眼眶也湿润了起来:“小朋友,你听着,这是件千真万确的事情,我不但已经六十多岁了,而且,我救你是有原因的,我要你为我办一件事情。”

高轻好奇地问道:“什么事情?”

那女子道:“我要你陪我去一趟埃及。”

“埃及!”高轻问:“埃及在哪里?”

那女子道:“埃及是一个遥远的国度,在非洲的北部。”

高轻仍然不懂,但是也不好意思再问,只好道:“但是,我不回丐帮总舵去的话,龙长老和顾长老他们会着急的。”

那女子轻蔑地“哼”了一声道:“那就让他们去着急好了,反正,你是一定要陪我去的。”

高轻不悦地道:“你未免也太蛮横了。”

那女子道:“我救了你一命,按江湖上的规矩,你也必须用性命来报答我。现在我只是叫你陪我去一趟埃及,就算两不相欠了,难道这样也算蛮横?”

高轻心想她说的也有道理,只好道:“但是,你也应该让我回去交代一声,好教他们安心。”

那女子眉头一皱:“不行,一个男孩子,怎么那么婆婆妈妈的,我们今晚就走,丐帮那边,打个电话回去就行了。但是要记住,不许说出我们要去的地方,也不能说出是我救了你。”

高轻无奈地道:“好吧!也只好这样了。”

傍晚,高轻打电话回丐帮总舵,龙三显得十分高兴,问起他获救的细节,高轻便支吾其辞,应付了过去,只说有事要去办,不久之后就会回来。

当天午夜,那女子就带着高轻到码头,上了一艘中型渔船,船上食物和饮水早已经准备齐全。那女子解开缆绳,发动引擎,渔船便向大海中平稳地驶了出去。

后来高轻才知道,那艘船表面上是捕鱼用的,但事实上却是一艘性能极佳的游艇,船名是海鸥号。

海鸥号有舒适的舱房,可以选择使用两个大马力的引擎推动,也可以扬起风帆,乘风前进,还有全天候的雷达和卫星导航装置。一切设备,都是最高级游艇才有的。

然而,船上的日子却极其无聊,那名女子,自称名叫万珍珍,她除了教会高轻驾驶船只和判读海图的技巧,好让他负责开船以外,从来不爱多说话,只是经常独自一人坐在甲板上,迎着海风,遥望海天交界的地方。

高轻还发现,万珍珍每天晚上都要花费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在浴室中。海鸥号的浴室不大,而且只有一个,每次万珍珍离开浴室,浴室中都留有一股极为浓重的中葯气味。

高轻曾经问过她一次,她只是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却什么话都没有说。高轻见她心情不好,也就不再多问了。

时间过得很快,大约一个多月后,在他们停泊了许多地方补充燃料、食物和淡水之后,终于到达了埃及北部的一个小港口。

万珍珍似乎非常熟悉当地的一切,他们上岸后,连休息都没有休息,万珍珍就带高轻到市场上去买了几匹骆驼,又准备好了食物和饮水,立刻赶路出发。

高轻从来没有到过这么奇异的地方,见过这么多奇怪的人,在他以往乞讨的日子里,很少有机会看到电视和电影,更不用说出国了,所以这里的一切都使他感到万分好奇。

当地人说的话,高轻自然一句也听不懂,而万珍珍却能对答如流。她买了两件当地人穿的长袍,自己穿上了,叫高轻也穿上,说道:“虽然现在刚刚开春,但是白天沙漠中依然相当炎热,晚上却又十分寒冷,用这种大袍子把自己裹严实了,就冷热都不怕了。”

高轻瞪大眼睛:“沙漠?我们要去沙漠?”

万珍珍道:“是的,我们大约要在沙漠中旅行一个礼拜,你知道什么是沙漠吗?”

高轻道:“当然知道,我听老穷鬼说过,沙漠中寸草不生,无边无际的全是沙子,走上几天几夜也见不到一个活人。”

万珍珍冷笑了一声:“他倒还记得沙漠的样子。”

高轻疑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老穷鬼也来过这里?”

万珍珍道:“别问那么多了,等过几天到了那个地方,我自然会告诉你。”

高轻与万珍珍相处了一个多月,知道她的拗脾气,也就不再多问,静静地跟着她上路了。

骆驼行走的速度并不快,大约一天之后,他们才进入沙漠区域,高轻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沙漠,显得十分兴奋,而万珍珍仍是不愿多说话,只顾判明方向,不断催骆驼前进。

进入沙漠的第二天,高轻也开始感到无趣了,除了酷热和乾燥之外,更觉得沙漠比大海还要单调。在海上还能游游泳、钓钓鱼什么的,沙漠里却是一片死寂,什么都没有,难得出现一些小型的爬行生物,也是一溜烟就不见了。

无聊的高轻只好在骆驼背上盘起腿来,练习吐纳调息的功夫。过了没有多久,他便觉得脑中一片清明,也不再那么热了。突然间,高轻感觉到远处有其他骆驼的脚步声在跟着他们,立刻张开眼睛,在骆驼背上站了起来,向四面八方极目眺望,但是望了许久,除了一望无际的黄沙之外,什么都没有看见。

高轻催骆驼赶上前面的万珍珍,小声说道:“我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们!”

万珍珍微微一笑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有这样的功力。”

高轻道:“真的有人在跟踪我们?那为什么我看不到他呢?”

万珍珍道:“这人武功十分高强,你能发现他的存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哪里还能看见他?”

高轻“哦”了一声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那么,你的武功一定比他更高罗?”

万珍珍哼道:“从我们一上岸,他就开始跟着我们了,果然是做贼心虚。我们别理他,时候到了,他自然会现身。”

高轻还想再问些什么,但是万珍珍已经闭上了眼睛,表示不愿再说话,高轻也只好回到后面,继续调息练功。

就这样又过了六天,到了第七天傍晚,万珍珍忽然勒住了骆驼,不再前进,高轻也跟着停了下来。

万珍珍从骆驼背上跳下,拿出罗盘和一个手掌大小的全球定位仪,正在仔细地判定方位。

然后,她走到一处地方蹲下来,将一只手深深地伸进沙堆中,猛力一拉,便拉起了一支铁环。接着,又到距离第一支铁环大约二十公尺的地方拉起了第二支铁环,然后又到另一个地方拉起第三支铁环。三支铁环的位置,正好形成一个正三角形。

当第三支铁环一被拉起,高轻便听到“轰隆”一声,距离不远的地方,有一整片沙堆竟然奇迹似的向上缓缓升了起来。大约过了一分多钟,沙堆的一边升起了近三公尺高,高轻这时才看清楚,那些沙原来是被一块约莫十公尺见方的大铁板给顶了起来,明显的是一个地道的入口。

万珍珍重又骑上骆驼,示意高轻继续前进,高轻心中虽然有些疑惧,但还是跟着万珍珍进了地道。

进入地道后,是一个缓降坡,地面不再是沙砾,而是坚硬的岩石,又走出数十公尺,高轻竟然听见了潺潺的流水声。

地道中的空气并不污浊,反而令人觉得十分清新,只是光线不太明亮,万珍珍一面向前走,一面示意高轻点燃两旁墙壁上的火把。

不久之后,万珍珍和高轻已经深入地道三、四百公尺了,火把愈点愈多,眼前也渐渐豁然开朗起来,高轻看见了房舍、河流,还有树木,俨然是一个格局完整的地下城。

他惊讶得张大了嘴巴,难以想像在一片荒芜的沙漠中,竟然会存在着这种世外桃源。但是,接下来高轻却看见了完全相反的恐怖景象。

高轻一路走着,一路上竟然横横竖竖地散落着许多骸骨,有大人的,也有小孩的,而所有骸骨的颜色,都隐隐有些发黑,似乎是中毒而死的。

骸骨上大多穿着衣服,都是阿拉伯式的服装,从衣服残破的程度和灰尘堆积的厚度来看,这些人死亡起码有十几二十年了。

万珍珍只领着高轻走了一小段路,就看见了至少三、四十具骸骨,整个地下城中,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体?

终于,万珍珍在一扇铁门前停住,命骆驼停下来,翻身下了骆驼,道:“就是这里了!”

高轻也跟着跳下骆驼背来,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万珍珍扬了扬眉毛:“这里是坟墓!”

“坟墓?”高轻又问:“谁的坟墓?”

万珍珍缓缓吁了一口气,用带着颤抖和怒意的声音道:“是我父亲和另一个没有良心的人的坟墓。”

高轻没听明白:“良心?什么良心?”

万珍珍不再说话,从口袋中掏出一柄旧式的铁铸大钥匙,对准铁门上的匙孔,一插一转,锁便开了。她用力去推铁门,铁门显然十分厚重,也有些生锈,发出难听的“吱吱”

声,然后缓缓地打开了。

万珍珍大踏步走了进去,脸上的表情却是阴一阵晴一阵,似乎是百感交集。

高轻跟在万珍珍后面,也慢慢走了进去。

铁门里面,是一个巨大的洞穴,地面上同样躺着十多具骷髅,穿的都是阿拉伯式的服装。洞穴的最深处,有一具坐着的骷髅,穿的竟然是乞丐的服装。

万珍珍走到这个穿乞丐服装的骷髅面前,倒头就拜,哭道:“爹!女儿又来看您了。今天是阴历二月十八,是您的生日,我带来了仇人的徒弟,要在您面前血祭,给您报仇。”

高轻站在万珍珍身后,听万珍珍说完,才发现不大对劲。略一思考,身边没有别人,看来万珍珍所说仇人的徒弟就是自己了。他不自觉地退后了两步,想施展轻功跃开,和万珍珍保持一些距离,但是却没料到万珍珍的身法之快,简直如同鬼魅。

高轻向后一弹,身体还没有落地,万珍珍像是料准了高轻要去的方位一样,已经扑到了他的身后,在半空中连点高轻大椎、左肩井、右肩井、天突、中、巨阙等六处大穴,等高轻落地时,早就动弹不得,“砰”的一声,全身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万珍珍落在高轻面前,阴恻恻地笑道:“小朋友,你本来不是什么坏人,只怪你跟错了师父,师债徒偿,你认命吧!”

说着,便用一只手提起了高轻,平放在那穿着乞丐服装的骷髅面前。高轻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穴道被制,嘴里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好乾着急。

只见万珍珍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跪在骷髅和高轻之前,对准高轻的喉部,口中念念有词,匕首悬在半空中,并不立即刺下。高轻初时吓得冷汗直冒,但是转念一想:“我的命反正是她救的,多活了一个多月,今天还给她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远渡重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丐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