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王》

第五章 往日情仇

作者:谢天

高轻见黑衣人倒地,再也顾不了许多,立刻扶起了奄奄一息的黑衣人,将他抱在怀里道:“老穷鬼,你可不要死啊!”

说着,便要去揭黑衣人的面罩。黑衣人鼓起余力,伸手制止了他,说道:“可怜的孩子,我这一辈子……做了太多错事,再……再也没有脸见人,等我死后,你就这样把我埋了,不要揭开……我的面罩。”

高轻涌出两行热泪,道:“不!你不能死,我一定要救活你。”

黑衣人指着万珍珍的方向,声音凄然地说道:“那个和我性命相搏的女人,是我的师姐,四十年前,差一点……也成了我的妻子。而那边坐着的骷髅,是她的父亲,也是我的师父。我……我因为气他拆散我和师姐,又不好好教我功夫,所以才……才害死了他。”

说到这里,黑衣人剧烈咳嗽了起来,高轻急道:“别再说话了,赶快运气调息,来,我帮你。”

黑衣人摆了摆手,拒绝高轻救他,然后继续说道:“但是……但是今天我才知道我错了。她那么恨我,刚才的生死搏斗,绝对不可能作假,我终于看出来,师父传授给师姐的武功……和传授给我的,完全一一样,丝毫没有偏心,是我自己心胸太过狭窄,自以为是,才铸成了大错。你……你别管我,赶快去救她吧!”

黑衣人喘息了几下,又道:“现在我最后悔的,就是……就是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师父,我一定要……一定要去向他……向他磕头忏悔。”

说着,黑衣人努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挣扎了没有几下,脖子一松,就停止了呼吸。高轻立刻将黑衣人扶正,坐到他的身后,将内力源源不绝地送入黑衣人体内。但是高轻修为太浅,黑衣人受伤又重,已经回天乏术了。

高轻哭了一阵,想起黑衣人交代的话,立刻跑去探万珍珍的鼻息,没想到万珍珍竟然还有呼吸,高轻立刻像救治黑衣人一样,坐到万珍珍身后,开始输送内力。过了大半个小时,才听见万珍珍嘤咛一声,慢慢醒转过来,她看了高轻一眼,第一句话就问道:“他……他没事吧?”随后又幽幽地,像是在自言自语似地道:“最后,他终究还是让了我,他一让我,怎么还能活得成呢?”

高轻哭道:“他老人家已经死了,临死之前,还交代我来救你。”

万珍珍一听,也流下了眼泪道:“你是一个好孩子,我利用你,假装要杀你,只是为了引出他,替我父亲报仇,请你不要见怪。”她咳了一口血,停了一会儿才继续道:“我这里有一柄钥匙和一个地址,你拿去吧,我在那里有一些朋友,他们会替我补偿你的。记住,到那里去的时候,一定要午夜的时候去,千万别弄错了。”

说着,万珍珍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亮晃晃、沉甸甸,似乎是纯金打造的钥匙,和一张小纸片,塞到高轻手中。然后说道:“我这一辈子,只爱过……只爱过一个男人,现在我父仇已报,所爱的男人也死了……独自活下去,已经……完全没有意义。我死了以后,请你……请你把我……和他……合葬在一起……”

高轻正要回答,万珍珍却用最后一丝力量震断了心脉,立时气绝身亡。高轻想再救她,也已经没有办法了。

万珍一死,高轻顿时觉得茫茫然不知所措,呆呆地坐在地上。过了不知道多久,才想起万珍珍的遗言,找来一些工具,挖了个土坑,准备将万珍珍和黑衣人合葬在一起。

高轻先扶起万珍珍的体,将她安安稳稳地放进了土坑,再去抱黑衣人的体。高轻遵守黑衣人的遗言,没有揭开他的头罩,但是才刚将黑衣人扛起,就从他的怀中掉出了一本小册子。

高轻捡起小册子一看,觉得像是一本笔记簿之类的东西,他随手翻开看了几行,轨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了,不知不觉便继续看了下去。

笔记的内容是黑衣人断断续续的日记,高轻花了一些时间才看完,看完之后,不禁长叹一声,将笔记簿轻轻放回黑衣人怀中,终于明白了这一段陈年往事……原来,黑衣人正是左建鸣。就像他所说的一样,那堆坐着的骷髅是他的师父万云天,也是丐帮前任帮主。而万珍珍是万云天的女儿,年纪比左建鸣山一岁,但是先入师门,所以左建鸣一直叫她师姐。

万云天只有这一对徒弟,两人从小在一起练功,感情一直十分好,可以说是标准的青梅竹马。

然而万云天对待两个徒弟,却一直有着不同的态度。对左建鸣十分严厉,对万珍珍却非常和蔼。左建鸣见自己总是在烈日下、寒风中苦苦练功,而师姐却轻轻松松地练两下子就可以去玩耍、去吃东西了。

但是两个人的武功却一直齐头并进,并不因为师父对左建鸣的要求比较严格,就使他的功夫练得更好些。

久而久之,左建鸣便有了师父偏袒师姐,把上乘又好学的功夫教给她,却把低劣又难学的武功传给自己的想法。于是对师父的积怨就愈来愈深,却没有想到是自己资质鲁钝,所以才进步缓慢。

不过他对师姐的爱慕之情倒是与日俱增,师姐对他也非常好,两人形影不离,几乎到了海誓山盟的地步。

当他二十岁、师姐十九岁那年,师父开始教授他们打狗棒法,言明谁先学会就把丐帮帮主的位子传给谁。

结果,自然又是万珍珍先学会了。

但是万珍珍完全学会以后,却装作只学会了不到两成,因为那时,左建鸣也只学会近二成。最后,总共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左建鸣才学全了打狗棒法,而万珍珍则假装只学会了七成。

于是,万云天依言在丐帮大会上宣布了帮主的继任人选,便是左建鸣。左建鸣对师父的怨恨,也稍稍减退了一点。

又过了两年,由于左建鸣内外功的进境都不快,所以万云大一直没有教给他自己最拿手的天问掌法,也没有把女儿嫁给他的意思。左建鸣对师父的疑虑又逐渐增加。

后来,万云天的一个好友为儿子上门提亲,万云天还没有做出决定,万珍珍就离家出走,躲到铁心庵无明师太的麾下去学功夫,以表明不嫁的心意。

无明师太也是万云天的好及,号称铁面菩萨,倔起来的时候谁的帐也不卖。

她向来十分疼爱万珍珍,明白她的心思,坚持让她在铁心庵里修练“素心宝典”的绝学,万云天没有办法,只好同意。

而左建鸣却认为师父原本有意要将女儿嫁给别人,是万珍珍不从,这才作罢,还害得自己长期和万珍珍分开,因此对万云天的怨恨,又深了一层。但是万云天生性憨厚,对徒弟的这种情绪,却一点都不知道。

次年,万云天从一名垂死的老船长手中,得到了一张德国纳粹战败后留下来的藏宝图。

经过详细考证,认为可信度极高,便复制了一份留给万珍珍,自己带着徒弟左建鸣,一同前往埃及沙漠去寻找宝藏。

但是耶张藏宝图画的只是一个小村落,图中虽标明了宝藏在小村落中埋藏的位置,但只知道小村落是在埃及的沙漠中,却没有说明小村落在沙漠里的确切位置。

于是,师徒二人历尽了千辛万苦,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几乎走遍了撒哈拉沙漠中所有的小村落,但是却没有一个村落的地形与藏宝图上的相符。

就在他们完全丧失信心、准备放弃的时候,却屋漏偏逢连夜雨,遭遇到了一夥凶悍异常的强盗。由于强盗人多势众,武器也十分精良,因此万云天师徒虽然武艺高匹强,却还是失手被俘。

成了俘虏以后,万云天师徒便被带到强盗的大本营,戴上手铐脚镣,每天挖掘石洞、搬运石块,成为苦力。

本来凭万民师徒二人的武艺,要挣脱镣铐、伺机逃脱是很轻松的事情,但是万云天却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状况,而不愿离开。

那个大本营是沙漠中的一个地下城,入口十分隐蔽,万云天看到地下城的墙上,处处可见纳粹标记的遗迹,显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德国人建造的一个秘密军事基地。

此外,这座地下城中还有一条河流贯穿全城,是沙漠中极少见的现象,而恰好在藏宝图上,也画有这样的一条河流。因此万云天判断,这座地下城很可能就是宝藏的所在地。

于是,师徒二人便利用夜晚强盗们休息的时间,解开手脚上的镣铐,溜出囚禁自己的房间,分别到地下城中各处寻找宝藏的踪迹。直到早上,再回到原处,趁大家还没睡醒之前再戴上手铐脚镣,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做工。

就这样,师徒二人在地下城中寻找了一个多月,还是没有宝藏的踪迹。直到有一天,左建鸣忽然灵机一动,潜入河中,竟然发现了一个密门。

他打开密门,密门之后是一条冗长的水道,左建鸣继续潜行,终于在水道尽头浮出水面,发现了一个迷宫。并且在迷宫中的许多洞穴里,找到了大量的各式军火、医葯、黄金和珠宝。

左建鸣非常高兴,但是他回去之后,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万云天,而是继续装成一无所获的样子。其实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在盘算该如何将那批宝藏弄出去了。

最后,左建鸣知道不可能躲过这么多人而将数以吨计的财宝运走,尤其不可能躲过师父万云天的眼睛,便一不做工不休,在地下城的水源里下毒,毒死了所有的人。而左建鸣自己则事先储备了一些清水和食物,找了一个隐密的地方躲了起来。

三天后,左建鸣确定所有的人都死了,水中的毒性也消散了,便再度潜入迷宫,慢慢地将宝藏取出。

又过了一个礼拜,左建鸣已经取出了大部分宝藏,便用骆驼驮着,准备离开地下城。离开之前,又跑到囚禁万云天的房间,匆匆拿走他身上藏着的打狗棒,锁上铁门,才扬长而去。

两个月之后,左建鸣出现在法国巴黎,他出入上流社会,生活豪奢,赌博、酗酒、玩女人,成了一个挥金如土的花花公子。

这种放浪靡澜的生活足足过了三年,他才突然感到无比的厌倦和悔恨,便收拾了行李,带着大量的金钱,又回到了亚洲。

左建鸣回到了丐帮总舵,宣布老帮主不幸被强盗杀害的消息,自己则名正言顺地继任了帮主之位。他将带回来的钱全部拿出来,成立建鸣机构,办起公司、工厂,支持净衣派改善帮众的生活。

他一直没有再去找万珍珍,因为他得知万珍珍对万云天的死已经起了疑心,正在着手调查,心虚之下,他不敢、也没脸再去找万珍珍。几年之后,建鸣机构的一切事务都上了正轨,互连鸣却突然失踪,不告而别。

而万珍珍听无明师太说起父亲死亡的噩耗,一直不肯相信,便拿着万云天留给他的藏宝图副本,独自前往埃反寻找父亲的下落,前后不下十数次往返,终于找到了强盗的村落,也找到了她父亲的骨。

万珍珍心中伤痛不已,经过仔细检查,确定她父亲和全地下城的人都是死于一种丐帮特制的毒葯。那种毒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丐帮帮众协助地下工作人员对付日本军队时,万一不幸被擒,为免漏机密,拿来自杀用的。

这种毒葯的制作方法,只有万云天本人、左建鸣、万珍珍和少数几位九袋长老知道,而其中,只有左建鸣有下毒的机会。

起初万珍珍不愿相信左建鸣会下毒手,但后来经过不断的明察暗访,终于确定左建鸣是唯一的嫌疑人。万珍珍在痛心疾首之余,下定决心要斩断情丝,为父报仇。然而当时左建鸣已经失踪,万珍珍便不断地追查下去。

事实上,左建鸣不告而别,是恢复了乞丐的身分,他到处流浪,过着清心寡慾的生活,也是为了自己的所做所为而忏悔。他也知道万珍珍正在追查自己的事,也曾经想过出面认错,但是又没有勇气,便日复一日地在矛盾中漂泊。

直到有一天,他在垃圾堆中发现了一个刚满月的弃婴,婴儿长得十分可爱,但是有严重的黄胆和营养不良现象。于是他只好趁夜去偷盗了一家中葯和一间杂货店,弄来了许多葯材和奶粉,花了几个月的工天,一把婴儿调养好。

婴儿病愈之后,左建鸣就把他送去了孤儿院。但是和婴儿几个月来的朝夕相处,已经深深触动了他的父性。于是在将婴儿送到孤儿院后的第二天,左建鸣又趁半夜溜进了孤儿院,找了几个小时,偷偷将婴儿抱走。

这个婴儿,就是高轻。

高轻跟左建鸣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左建鸣心中对高轻十分疼爱,表面却非常严格。他对高轻的评价极高,曾在笔记簿中写道:“此子根骨清奇、悟性极高,但心地善良、为人忠厚。得徒如此,夫复何求?”

左建鸣将一身的功夫倾囊授给了高轻,最后连打狗棒都传给了他。他放高轻一个人单飞是希望增加他的江湖历练,以便几年后接任丐帮帮主之位,而左建鸣自己则一直在暗中观察。

谁知道,高轻这么快就被丐帮的人发现了,成了帮主。后来又发生意外,被万珍珍掳去,于是左建鸣只好一路跟踪而来……

高轻呆呆地站了许久,才抱起左建鸣的体,安置在先前挖妤的士坑中,填好土堆,向坟头拜了几拜,站起身来,又看见了那个坐着的骷髅。高轻心想:“这个人是我的祖师爷爷,让我把他也葬了吧!”

于是高轻在原来的坟墓旁又挖了一个土坑,然后便去搬动骷髅。谁知道那骷髅年久月深,一搬之下,竟然全部散开,落了一地。高轻只好把一根根骨头慢慢捡拾起来,再捧到土坑中慢慢排好。

就这么来回走了两、三趟,高轻忽然发现,骷髅身后的墙壁上似乎有许多小小的文字和图形。他找来一支火把,靠近一看,墙上写得密密麻麻全都是中文字,高轻看得懂一部分,但是也有一部分没能看懂,他研究揣摩了半天,终于明白了大概的意思。

全文的大意如下:“我的名字叫万云天,是丐帮第六十六任帮主,因为认人不清以致被害,但是我并不怨恨害我的人,也希望我的后人不要为我报仇。唯一让我感到遗憾的是,我一身无敌于天下的功夫,眼看就要失传了,所以我把我的绝技全刻在这面墙上,希望有缘的人能够看到,学会了以后,一定要行侠仗义、济危扶困,不要辱没了我的名声。”

高轻看到这里,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声,心想:“如果万珍珍早些时候能看到这些遗言,也许就不会找老穷鬼报仇了,他们现在也就都能好好的活着了。”

高轻一路看过去,发现墙上所记载的一连串武功招式、图形,和一些使用招式的心法、名称,大多是老穷鬼教过他的功夫,但是解说更为详尽,使他领略了更多原来学过的武技的要旨。

看到最后,高轻终于看到了一门他没有学过的功夫天问掌法。这门功夫在他刚才穴道被制时,曾经听万珍珍和左建鸣提起过,因此感到十分好奇,便立刻根据图示演练了起来。

刚开始时,高轻只觉得这套掌法威猛有力,练起来也十分轻松,但是才练到第六招,便开始感到窒碍难进,勉强练到第七招时,已经是汗流浃背、头晕目眩了。

高轻气喘吁吁地生了下来,突然想起万珍珍说过的话:“内力不足时,强练天问掌法有害无益。”看来是因为自己内力修为太浅,所以暂时不能练这门功夫了。

于是高轻找来工具,将天问掌法的图形及心法仔细抄在自己的内衣上,又用心将看得懂的部分默记了一遍,才继续将万云天的骨埋好,磕了几个响头,牵了骆驼,一个人落寞地离开了地下城。

高轻回到地面上的时候,虽然只是清晨,但由于地下城阴暗,仍然觉得阳光十分刺眼。

他拉动三个铁环,将入口恢复原状,然后骑上骆驼,一路往北走去。

由于高轻来的时候没有用心记路,全靠万珍珍带领,而沙漠中的景色看起来又全都一样,极容易迷路,于是高轻比来时多花了不只一倍的时间,才走出沙漠,找到了停泊海鸥号的小港口。

高轻只休息了一天,便驾着海鸥号出发,他与万珍珍在海上待了一个多用,航海的工作他早已十分熟悉,因此回程尚称顺利,又过了一个多月,高轻终于回到了丐帮总舵所在的城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丐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