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王》

第六章 鸠占鹊巢

作者:谢天

高轻到达的时候,已经入夏了。一下船,高轻就想起了樊雪雯,立刻直奔自己先前住过的旧平房区。谁知道那些平房都已经拆掉了,一大片区域都成了建工地。

高轻不愿意放弃,又在工地待了四、五天,白天到附近住宅的街巷中寻找,晚上就在工地找个没人注意的角落睡觉。五天过去了,却始终不见樊雪雯的影子。不得已,高轻只好黯然离开,回到丐帮总舵大楼。

一进大楼,高轻只觉得一楼大厅似乎重新装潢过了,柜台的警卫见高轻衣衫破烂,站起来喝道:“去去去!这里不是叫化子来的地方。”

高轻低头看看自己已经许久没有更换的破烂衣衫,心中颇感惊奇,因为龙长老曾经对他说过,建鸣机构的职员,严禁对乞丐无礼。难道这个警卫是新来的?

他眨眨眼睛道:“我叫高轻,来找龙副总经理,请你帮我传达一下。”

那警卫“哼”了一声,凶巴巴地道:“滚!滚!滚!我们这里没有什么龙副总经理,想来骗吃骗喝?门都没有!”

高轻疑惑地道:“那顾越呢?顾副总经理在不在?”

警卫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告诉你没有就是没有,趁我还没发火之前,赶快滚吧!”

高轻摸摸脑袋,仍然很客气地问道:“你们这里不是建鸣机构的总公司吗?”

警卫不再理他,用手指了指墙上黄铜铸的闪亮招牌,意思是要他自己看。高轻顺着警卫的手指看去,只见斗大的几个字宫本株式会杜xx分社。

高轻脑中“轰”的一声,想起当初打伤他的人就是宫本株式会社的什么池田先生。虽然自己不是很明白其中的关系,但是也知道出问题了。

建鸣机构怎么会变成宫本株式会杜的分杜?龙三和顾越到哪里去了?丐帮其他的弟兄呢?高轻的心中十分着急,脱口就问:“池田呢?他人在哪里?”

那警卫愣了一下,莫明其妙地瞪着高轻,过了一会儿一道:“你这个小叫化子还真会乱猜,你真的认识池田先生吗?”

高轻没好气地道:“池田是个下三滥,我还不想认识他呢!”

那警卫听高轻这么一说,脸上的怒意登时消失,同高轻靠近了一些,小声说道:“小兄弟,其实我也不喜欢日本人,但是我还得靠这份工作过日子,这是没办法的事。偷偷告诉你,池田不在这里上班,在附近的另一栋大楼,我告诉你走法……”

高轻记下了走法,又问道:“你知道以前这间建鸣机构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吗?”

那警卫道:“我只知道以前在这里的那家公司被宫本株式会杜合并了,原来的中、高级主管都不在了,至于去了什么地方,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卫,实在不知道那么多。”

高轻道:“不管如何,还是谢谢你了!”

说完,高轻就走出了大楼,向警卫说的方向走去,一面走,一面感叹道:“想不到才几个月的时间,就发生了那么多变化,看来,问题还是出在池田身上,只有先找他再说了。”

十分钟以后,高轻走到了警卫所说的地方,抬头一看,果然看见了宫本株式会杜分社的招牌。他大踏步走进去,另一名和先前警卫穿着一样制服的大汉立刻站了起来。

高轻不等他开口,就道:“我要找池田,请帮我传达一下。”

那警卫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问道:“你叫做什么名字?找池田先生干什么?和他事先预约了吗?”

高轻双手在胸前一交叉,说道:“我叫做高轻,来找池田算帐,我找他用不着事先约好。”

那警卫见高轻气势凌人,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虽然衣衫破烂,但也不敢小看他,于是道:“你等一下,我问问池田先生的秘书。”

按着,那警卫拿起电话,按下号码,小声说了几句。过了几分钟,电梯的门开了,走过来一名长发披肩、容貌清丽的女人。

那警卫立刻站起身来,同高轻指了指道:“花道小姐,就是他。”

那个叫花道的女人走到高轻面前,向他摆出了一个诱人的微笑,伸出手来道:“你好,高先生,我叫做花道樱子,是池田先生的秘书,他正在会议室等着你。”

高轻显得有些尴尬,但还是缓缓伸出手来,和花道樱子握了一下。花道樱子又挑动嘴角笑了笑,说道:“请跟我来。”

说完,花道樱子就转身走向电梯,高轻跟在她后面,一起进了电梯。在电梯中,花道樱子站得离高轻极近,高轻闻到从花道樱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觉得十分舒畅,不自禁的用力吸了几下。

花道樱子微微一笑,问道:“高先生,你喜欢我的香水吗?”

高轻有点不好意思:“噢……这香味真好闻,我从来没闻过这么香的味道。”

花道樱子道:“这种香水名字叫做『樱花醉』,是我们日本国的特产。”

高轻道:“樱花醉?好像是酒的名字。”

电梯的速度很快,花道樱子还没来得及回答,电梯就到了,是在十二楼。花道樱子带高轻走出电梯,来到一扇双开的大型柚木门边。

花道樱子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池田九兵卫的声音:“请进!”

花道樱子推开门,请高轻先走了进去,自己随后进入,站在一边,同池田九兵卫一鞠躬道:“池田先生,高先生来了。”

池田这时正背着双手,观看落地大玻璃窗外的风景,他听花道樱子说完,才转过身来,笑呵呵地亲切说道:“啊!原来是高帮主来了,快请坐。樱子小姐,麻烦你倒两杯酒来。

喔,高帮主,你喜欢威士忌还是白兰地?加冰还是加水?”

高轻面无表情地道:“我不想喝酒,今天我来,是……”

“那就两杯威士忌加水好了,樱子小姐。”池田九兵卫不等高轻说完,便指挥花道樱子去倒酒,然后才转回身来,故作姿态道:“喔,刚才说到哪里了?高帮主!”

高轻按下心中的怒意,说道:“今天我来,是要问你龙三和顾越两位长老的下落。我想你一定知道!”

池田九兵卫想了一下,还是笑嘻嘻地道:“龙长老和顾长老的下落嘛,我的确知道,但是……”

“但是什么?”高轻迫不及待。

池田九兵卫阴沉地笑了笑:“这么说吧!高帮主!他们两位现在都是我们会社的座上嘉宾,但是这两位嘉宾,却比不上你这一位贵宾。如果你肯与我们合作,那么龙长老和顾长老的日子,就会过得比现在舒服多了。”

高轻十分不习惯池田九兵卫这种兜圈子的说话方式,便直接了当地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现在已经被你们给关起来了,所以要我听你们的话?”

池田九兵卫道:“高帮主真是聪明人。”

这时,花道樱子正好将酒端了土来。池田举起酒杯道:“敬聪明人!”

高轻颇为气愤,也不去拿酒杯,只是道:“我一点也不聪明,但是我要你把龙长老和顾长老交出来,否则我只好不客气了。”

池田九兵卫仍是一笑:“不客气又怎么样?”

高轻道:“那我只好先捉住你,再逼你交出龙长老和顾长老了!”

池田九兵卫哈哈大笑了起来:“我怀疑高大帮主有没有这个能耐?”

高轻不愿再跟他罗嗦,心想:“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一个池田虽然不难对付,但要是他召来许多帮手,那可就不好办了,所以一开始就得下重手,速战速决。”

于是高轻运起内力,左手成掌,石手成抓,便冲了过去,使的是鹰飞九式中的“玄鹰慑虎”。

池田九兵卫见高轻扑来,招法精奇,只好硬生生向后一仰,逃而不挡,在厚厚的长毛地毯上就地一滚,竟然避过了高轻的一掌一抓。

高轻一击不成,回身又扑了过来,使出另一招“遨翔宇外”,双手陡长,想要拦住池田九兵卫所有能移动的方向。

池田九兵卫见高轻回攻迅速,来势汹汹,掌法变幻莫测,四面八方竟然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闪过,只好一缩身,躲到了大会议桌底下。

高轻没想到池田九兵卫会使出这种招式,颇有些纳闷,又觉得会议室中桌椅太多,放不开手脚。于是准备挥掌一劈,将一张大会议桌劈成两半,逼池田九兵卫从桌子底下出来。

谁知道高轻才刚举起手来,竟突然感到行气有些窒碍,细细一察,只觉得内息正在游离晃动,不按自己意志指定的穴位去走,就好像内力喝醉了酒似的,胡冲乱撞,遂渐无法控制。继而感到一阵头晕,手脚开始麻木,他想到自己可能是不明原因的走火入魔,只好立刻盘膝坐下,收拢心神。

高轻运了一阵子气,发现内息十分紊乱,一时之间也无法完全控制,只能稍稍整理,而敌人就在眼前,心想:“看来今天是捉不到池田九兵卫了,只好先想办法离开,再做打算。”

这时,池田九兵卫已经从会议桌底下爬了出来,笑嘻嘻地盯着高轻。高轻张开眼睛一看,却看见池田九兵卫的手上,竟然多了一把黑黝黝的手枪,枪口正指着自己。

高轻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手枪,但是也知道这种现代武器的厉害。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用不屑的口气对池田九兵卫道:“你不是习武的人吗?怎么用起这种东西来了?”

池田九兵卫大声笑道:“是谁告诉你习武的人不能用枪的?古时候的飞镖和弓箭都是远程武器,是人发明的,枪也是远程武器,也是人发明的,只是射程更远,更具威力。习武的目的是克敌致胜,只要能打败敌人,任何有效的工具都是可以用的。”

高轻一愣,觉得池田九兵卫的话虽不尽然全对,但也有几分道理,只好苦笑一下道:

“那么,你是想用这种更具威力的武器来对付我罗?”

池田九兵卫道:“不敢!以高帮主的身手,我想一、两把手枪可能还制不住你,所以只好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

高轻抑制住自己的头晕,同四周看了一下,问道:“你还埋伏了什么陷阱?”

池田九兵卫又是“呵呵”一笑:“其他陷阱倒是没有,高帮主你现在头晕目眩、内力紊乱,看来,你已经中了我派最厉害的陷阱,所以也没有使用其他陷阱的必要了。”

高轻心中一惊,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给我下了毒!”

池田九兵卫道:“我们宫本派的『樱花醉』提炼十分不容易,向来只招待极为重要的贵宾。中了『樱花醉』,想来也不辱没高帮主的身分。”

这时,花道樱子还神态恭敬地站在一旁的角落里,并没有离去。高轻看了她一眼,看见她手中也握着一柄枪,对准了自己。想起刚才电梯中的一幕,实在难以明白如此清秀、亲切而有礼貌的女孩子,竟然会心狠手辣地陷害别人。

高轻不自禁地摇了摇头,对池田九兵卫道:“我对你们日本人的姦诈,今天算是领教了。这次没办法捉到你,那就下次再见吧!”

池田九兵卫哪肯让高轻就这样走掉,于是阴恻恻地道:“高帮主,你认为以你现在的状况,能从我和樱子小姐的枪口下逃走吗?况且你中毒已深,如果我们不为你解毒,恐怕你只好变成终生残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高轻淡淡一笑道:“你以为呢……”

话音还没落下,只见高轻略一抬肘,一道绿光日他袖中激射而出,不偏不倚正好打落池田九兵卫手中的枪。原来高轻一面说话,一面不断试着控制内息,他发现自己虽然内息已乱,就像喝醉了一样,但却还没有完全醉倒,于是鼓足余力,将袖中藏着的打狗棒,当成了暗器使用。

池田九兵卫还没反应过来,打狗棒就打掉了他手中的枪,然后又巧妙地弹回到高轻的手上。但是他才刚握住打狗棒,枪声就响了。

高轻万万没有想到花道樱子的枪法竟然如此准确,他觉得腿上一阵灼热,低头看去,只见鲜血已经开始从伤口中大量喷出。

高轻这时还没有明显疼痛的感觉,他本能的就地一滚,企图避开花道樱子接下来的攻击。在花道樱子还没来得及再开枪,高轻就已经滚到了落地窗前。

他举起打狗棒,用力一劈,面前足足有一寸厚的落地大玻璃窗立刻应声而破。高轻毫不迟疑,飞身跃出,从十二楼直坠地面。池田九兵卫和花道樱子冲到窗而想拦住他,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普通人,从十二层楼的高度坠到地面,活命的机会可能不会超过百分之一。就算是轻功极高的高手,也不敢轻易尝试。高轻会从这么高的高楼跳下来,纯粹是为了争一口气,他不愿意被敌人用卑鄙的手段擒住,也为了保留行动的自由,希望能有扳回局面的机会。

高轻身在半空中,想运内力施展轻功,以减轻落地时的冲击力量,但是适才奋力一击,耗去了不少真元,这时“樱花醉”的毒性继续发作,内力却怎么样也聚拢不来。

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高轻撞到了地面,直撞得他五脏六腑都像移了位似的。他知道自己受伤不轻,有严重的内出血现象,但还是振作起仅剩的余力,匆匆爬起来,拔腿就跑。

他一直在小巷中穿梭,避免被追上,奔跑了近一个小时,离宫本株式会杜已经非常远了,才觉得精疲力竭,一阵晕眩,当场昏了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丐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