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第一章 猫爪

作者:谢天

必继聪坐在电脑前面,敲击着键盘,发出一封电子邮件给女朋友小绘。

小绘本名李玉绘,是关继聪在汉城一所大学念书时的同班同学,家境富裕,父亲经营着一家规模不算小的电子公司,她有着韩国女人一贯的高窕身材、豪爽的个性,以及一头像瀑布一样流畅的长发。当然,她美丽的大眼睛和灿烂的笑容,也是倾倒关继聪的重要原因。

而关继聪自己,身材则瘦小得多,差不多和小绘一样高,相貌也称不上好看,只能勉强算是斯文,还戴着一副高达八百度的厚重眼镜,但是他的功课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而且才华横溢,除了会演奏三种以上的乐器之外,还画得一手好画,更是企管系的电脑天才。

这些特质,都深深吸引着小绘,于是在众多的追求者之中,小绘选择了关继聪,两人交往多年,感情一直十分融洽,是人人称羡的一对。

必继聪从小便随着担任外交官助理的父亲住在汉城,直到大三那一年,由于父亲工作的改变,关继聪不得不转回故乡的另一所大学继续学业,才挥别女友,过起了两地相思的生活。

必继聪的父亲只是一个中等阶层的公务人员,生活虽然温饱无虞,但是并不富有,而他自己更只是一个穷学生,不可能有钱每天和小绘通国际长途电话,就算是柄际邮件的邮资,如果经常写信的话,对他来说都算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小绘虽然家境不错,但或许是受了韩国人大男人主义的环境影响,又或许是因为他天生硬骨头的个性,以往两人约会时,关继聪宁愿去一些廉价的场所,也从来不让小绘付钱,直到现在分隔两地,关继聪也不要小绘花钱打电话给他,都是由他主动联络。

还好现在网际网路发达,关继聪使用自己宿舍中的电脑,连上学校的学术网路,便可以每天写一封,甚至好几封长篇大论的情书,传到小绘在韩国的电子邮件地址,而且不用花费一毛钱。

有的时候,关继聪还会用网际网路和小绘互传生活近照,甚至利用网路电话的宝能,和小绘聊上几句,虽然通话品质不怎么好,但是既然是免费的,当然也就寥胜于无了。

这天晚上,关继聪又洋洋地写了将近三千字的长信,传给小绘。

电子邮件传出去之后,关继聪看看手表,已经过了午夜,这才关掉电脑,上床睡觉。

       ※   ※   ※   ※

窗外,灯火已经阑珊,远方的一栋大楼,黑暗之中,只有电脑萤幕传出微弱的扁线,一个完全看不清楚面孔和身形的人影,正飞快地敲着键盘,萤幕上好几个视窗中的资料,也同时迅速地卷动着。

这个人影,就是所谓的网路骇客,他在网路上常用的代号是“猫爪”。

这些网路骇客利用高超的电脑技术,破解各种密码及软体、拦截在网路上流通的资讯,窥探他人的隐私,甚至侵入许多单位的电脑伺服器,窃取机密资料,或者进行破坏。

世界各地的大公司、金融机构,甚至军事、情报部门,对这些骇客都感到头痛不已,纷纷聘请电脑专家建立起重重的防护措施,设法防止骇客入侵。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是有少数特别厉害的网路骇客,仍然在严密的防护措施之中来去自如。而猫爪,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在网路界享有盛名,而且是国际知名,被他入侵过的主机可以用“不计其数”四个字来形容。其中最有名的一个事件,是他进入了美国国防部的主电脑,将美军在美国本土以及全世界的兵力部署图偷了出来,然后在网路的新闻群组中公布。

虽然猫爪公布的部署图上,已经将美军部队的代号、武器种类以及兵力数量全部删除,改用一些乌龟、小鸟之类的符号代替,但是这件事情还是引起了五角大厦极度的震惊。除了立刻劳师动众更改兵力部署,以及加强国防部主电脑的保密功能之外,更派出了大批电脑专家及探员,希望能够逮到猫爪。

只可惜,猫爪行事一向小心,从来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经过了大半年的追踪调查,美国国防部的专家仍然是一无所获。

而现在,猫爪正坐在舒适的旋转椅上,轻松地浏览他人的电子邮件。

“咦!又是韩文。”猫爪自言自语道。

他移动滑鼠,打开翻译程式,没有多久,韩文就变成了中文。

韩文是一种拼音文字,共有二十四个基本音,其中十个是子音,另外十四个是母音,由二到四个基本音组成一个字,通常单独一个字是没有意思的,必须由几个字组成一个词,才有意义,然后再由几个词组成一个完整的句子。

相对于中文而言,韩文有许多倒装句的用法,对不同人物使用的句型也不大相同,在文法上算是一种颇为复杂的语言,因此目前的翻译程式并没有办法将韩文翻译得十分顺畅,但是经过翻译之后,要看懂七、八成却也并不困难。

。酣爪仔细地一个字一个字看着那封翻译出来的电子邮件,看了许久,才全部看完。之后,他满意地笑了笑,拿起一枝笔,轻轻在嘴chún边敲了几下,仰头靠在旋转椅的椅背上,闭上眼睛沈思了起来。

       ※   ※   ※   ※

第二天,关继聪上完两堂“成本会计”的课,走出教室,看看手表,已经将近中午,肚子也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于是他走向学校的北侧门,打算到校外的小巷子里随便吃碗牛肉面,然后休息一下,准备下午继续其他课程。

走着走着,关继聪来到篮球场旁边,校队正在汗流浃背地练球,关继聪不禁驻足下来,在场边看了两眼。他的运动神经并不发达,所以一向羡慕那些活蹦乱跳的运动员,尤其是打篮球的高个子,每个人看起来都好像玉树临风一般。

“要是我也能灌篮该多好!”关继聪想着:“把球塞进篮框里的感觉一定很奇。侯。”

他看了几分钟,想像自己也在那群人中间奔跑跳跃,挥汗如雨的样子,不禁渐渐有些痴了。

忽然间,一颗篮球迅速向他飞了过来,关继聪还没有回过神,便被球砸中了胸口,手上抱着的几本课本也被篮球冲撞的力量打落,散了一地。

必继聪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个时候,球场中央一名挺拔的球员双手一抱,大声对关继聪叫道:“喂!矮子,帮忙捡一下球。”

这名说话的球员,正是篮球校队的队长,名叫马天行,化学工程系四年级,身斑一百九十三公分,全身皮肤都晒成古铜色,大眼睛,高鼻子,长相英俊潇,是全校女孩子追逐的重点目标。

马天行的家境也十分富有,每天开着一辆造型夸张的美国制大跑车上学,对同学出手阔绰,经常有一群死党跟着他吃喝玩乐,逢年过节送给老师的礼物也都不轻。

必继聪愣了一下,确定那人说话的对象是自己,心想:“是了,我的身高还不到一百七十公分,在那种人的眼里,自然是个矮子了。”他一面想着,一面将球捡了起来,使劲一扔,将球歪歪斜斜地扔回球场。马天行接过篮球,连谢也没说一声,便和其他球员继续打起球来。

必继聪蹲在地上,收拾被打落的课本,整理好之后,才站起身来,低着头缓缓离开球场,继续走向北侧门。

到了校烘馆,关继聪点了一碗麻辣牛肉面之后,便翻开课本,一面等待面送上来,一面复习上午刚刚上完的课程。

必继聪才盯着书本看了没有几行,便听见一个轻柔的声音在头顶响了起来:“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坐吗?其他位置都坐满了,我可不可以坐在你旁边?”

必继聪抬起头来,看见一个秀丽绝伦的脸庞,皮肤白得像雪,身材玲珑浮凸,乾净的短发配上鹅黄色的连身短裙,更显得活泼可爱。

这个女孩子名叫方海如,是关继聪就读的大学里着名的校花,外文系二年级,追求的人多如过江之鲫,关继聪当然听说过她的事情,也在学校的晚会上看过她的舞蹈表演。

只是自从关继聪心中有了小绘以后,就没有再注意过其他的女孩子,当然也不会把什么校花放在心上,关继聪只看了方海如一眼,便客气地道:“这里没有其他的人,你请坐吧。”说完,便又自顾自看起了课本。

方海如坐了下来,也点了一碗麻辣牛肉面,然后看看关继聪面前的书,搭腔道:“你也是这间大学的学生啊?哪个系?几年级的?”

必继聪抬起头来,依然客气地道:“企管系,三年级。”说完,又继续低头看书。

方海如见关继聪不大理她,也不生气,继续道:“我是外文系二年级,名叫方海如,你呢?”

必继聪道:“我叫关继聪。”

方海如迅速伸出纤细而洁白无暇的手来,说道:“很高兴认识你。”

必继聪微微一愣,虽然有些害羞,但为了顾及礼貌,还是伸出手来和方海如轻轻一握,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这时候,关继聪的面送上来了,方海如一看,笑道:“原来你喜欢吃麻辣牛肉。烘啊!我也一样,最喜欢这家面馆的麻辣牛肉面,辣得真过瘾。”

必继聪道:“这样啊,那这碗让你先吃好了,反正我还不太饿。”话才刚说完,关继聪的肚子便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了两声。

方海如笑道:“君子不夺人所好,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必继聪尴尬地一笑,说道:“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拿起竹筷,迳自吃了起来。

方海如坐在一旁,显得有些无聊,正想开口再说些什么,这时候,却有十几名大汉从校烘馆门前经过。那些人不是别人,正是马天行带领的篮球校队。

马天行看见方海如,立刻走进校烘馆,站到她旁边,搔头弄耳地说道:“海如,我们真有缘,又碰面了。”

方海如头也不抬,冷冷地道:“我说是谁呢,原来又是你,马大队长。”

马天行见方海如语气不善,连忙陪笑道:“上次我那样对你说话,其实并不是笔意的,请你别见怪。”

方海如依旧冷言冷语道:“大名鼎鼎的马大队长向我道歉,我可担当不起。”

马天行吃了鳖,脸上仍然挂着僵硬的笑容道:“你别折磨我了,不管怎么样,我们总算是朋友吧?”

方海如冷哼一声道:“谁和你是朋友?不要乱说话。”

这个时候,方海如的麻辣牛肉面也送了上来。马天行看了牛肉面一眼,说道:“拜托,像你这样的大美人,怎么能吃这种低级的食物,跟我走,我请你去吃神户牛排。”

方海如显得有些生气:“这牛肉面又香又好吃,我可没看出来有哪一点比神户牛排差,你想吃牛排就自己去吧,我和我男朋友两个人就是爱吃牛肉面,请你不要打扰。”

“男朋友?”自从马天行进入校烘馆,一直都没有注意到关继聪,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有人坐在方海如身边,他盯着关继聪看了半天,觉得有些眼熟,想了许久,才想起关继聪就是刚才帮他捡过球的那个人,于是又道:“你说这个矮子是你男朋友?”

方海如道:“什么矮子,他是个正常人,哪像你高得跟竹竿一样,你才是怪物。”说着,方海如便伸手搭住必继聪的肩膀,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马天行看见这种状况,满腹怒火没有地方发,只好指着关继聪的鼻子道:“好小子,你有种,竟然敢跟我马天行抢女朋友,你给我走着瞧。”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关继聪还想开口解释些什么,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方海如看着目瞪口呆的关继聪,作了一个“抱歉”的表情,说道:“对不起,把你给扯下水了,但是我会补偿你的,今天这顿牛肉面我请客,怎么样?”

必继聪苦笑一下,道:“没关系的,这里是学校,又不是黑社会,他们能把我怎么样?倒是我不明白,那个马天行长得又高又帅,几乎是全校百分之八十女同学心目中的偶像,你为什么不理他?”

方海如不屑地道:“我就是看不惯那种花花公子模样的人,自以为长得帅,又有几个臭钱,就不可一世地认为每个女孩子都应该喜欢他,真是花痴。”

必继聪听见她这样骂人,心中觉得好笑,不禁对她有些另眼相看,说道:“你也别太损人家了,我看他对你一副谨慎戒惧的样子,不像是你说的什么花花公子。”

方海如摇摇头道:“我就是对他没半点兴趣,倒是像你这样的斯文人,我还比较有感觉。”

必继聪听方海如这么说,吓了一跳,连忙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猫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