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第十章 龙一

作者:谢天

必继聪和方海如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看见门后房间里的状况时,仍然大吃了一惊。

那是一个十分宽大的房间,约略有三十公尺见方大小,屋顶也很高,将近有十鲍尺。屋子里面,放置着至少三具超级电脑,方海如一看,就知道是美国的最新产品,和用来控制卫星与管理洲际飞弹的系统类似,每一具的价值都在数亿美金以上。

除此以外,还有许多奇形怪状,说不出名称的仪器,都在闪闪发着一种黯淡的扁芒,似乎正在全力运行。

然而最令他们吃惊的,却是房间正中央的地面上,高高架起了一个平台,平台上有一个巨大的玻璃瓶,瓶子里面充满了绿色的透明液体,而在液体里面,竟然浸泡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全身赤躶的男人身体,肌肉健壮,五官也很浚豪,头发十分长,如果直垂下来,大约可以垂到腰部。但是现在,他的头发却漂浮在那种绿色的液体中,就像在水中荡漾的海草一样。

他的头部,则连接着许多不同颜色的电线,而他的眼睛,也是闭着的,身体也。夯有任何动作,就像死了一样,就像一个标本。

必继聪左顾右盼,看不见龙一的踪影,但是却听见了龙一的声音:“我早就知道你们不是龙二了,你们所有的举动,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龙一的声音,是从装设在房间四周的扩音器里发出来的,声音很好听,但是却不怎么自然,关继聪和方海如一听,就知道那是用语音合成器制造出来的声音。

必继聪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放我们进来呢?”

龙一道:“因为你的身手不错,我已经好久没有杀过真正的高手了,我打算亲手杀你。而且,我还知道,你绝对不是一个女人。”

必继聪这时还是方心圆的打扮,他听龙一这么一说,立刻撕下面具,取下假发,脱掉身上的套装,只剩下一件短背心和运动短裤,但是腰上依然系着那个装满暗器的腰包。

必继聪说道:“我叫关继聪,是来杀你的,不过我要先知道,你是不是一个值得我杀的人。”

龙一道:“很好,你很有自信,我喜欢杀有自信的人。”

必继聪又问道:“外面那些动物是你养的吗?你养这些动物的目的是什么?是你打算毁灭世界之后,为自己的王国保留下来的物种吗?”

龙一道:“愚蠢的人类都该死。不只是那些动物,包括这座地下城中我精选的臣民都将在世界毁灭后重生。我留下优秀的物种,毁掉低等生物,让地球重新开始,重新进化,这样世界才会更好。”

必继聪又道:“自以为别人都愚蠢的人,才是真正的蠢人,而有些蠢人变成了狂人,就想毁灭其他人,你,就是这种狂人。”

扩音器里传来了僵硬的笑声,龙一道:“伟人的思想,通常不是凡夫俗子能明白的,而且,我伟大的计画就快要实现了,任谁也阻止不了。”

必继聪道:“你就快要死了,你死了以后,你愚蠢的计画就会和你一起被埋葬。”

龙一道:“你错了,就算我的肉体死了,我的精神却依然会活在全世界的每一蚌角落,我的计画,还是会依照既定的程序进行。何况,今天要死的人是你,不是我。”

必继聪不明白龙一这么说的意思,什么叫做“肉体死了以后,精神却依然会活在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计画还是会依照既定的程序进行?”

这个时候,一直在四周观察的方海如却走了过来,对关继聪道:“他说的话有一些道理,我从这里电脑上的资料了解了一些,这几部电脑,和全世界的电脑都有连线,甚至已经控制住了许多国家的核子飞弹基地,其他被控制住的项目,例如通讯、间谍卫星、银行系统,大大小小,简直不计其数。”

龙一道:“嗯,你的程度不错,刚才你在十七层的时候,我听你说过,你叫猫爪,是吗?”

方海如不去理会他,继续道:“最糟糕的是,这个地方虽然是控制的总基地,但是他已经将许多程式像电脑病毒一样的寄居到了全世界其他的电脑之中,今天就算我们杀了他,甚至毁了这个地方,那些电脑病毒到时候还是一样会发作。”

电脑病毒的道理,关继聪自然明白,他问道:“那么,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制止他了吗?”

方海如道:“对不起,至少到现在我还没有想到办法。”

龙一哈哈笑道:“你们不可能有任何办法的,世界已经在我的手中,任何人都不会有办法的。”

必继聪对方海如道:“不管怎么样,我先杀了他再说。”

转头又东张西望,对着扩音器大喊:“龙一,你不要装神弄鬼的,有种的话,就到我面前来决一生死。”

谁知道龙一却道:“你怎么还不明白,我早就在你的面前了,如果你想早点死,我就成全你。”

话一说完,关继聪和方海如面前那个装满绿色液体的大玻璃瓶顶端的盖子忽然“呲”的一声打开,连接在那个人形“标本”头部的电线也自动脱落。然后,那个“标本”竟然冲天飞起,缓缓落在关继聪和方海如面前。

必继聪看着从那人身上滴落的绿色液体,面带讶异地说道:“你就是龙一!”

那人道:“没错,我就是龙一。”

必继聪问道:“你……你全身都浸泡在液体中,怎么还能活着?”

龙一笑道:“很简单,那容器里面装有供应氧气的管子,还有供应维持生命必需的养分的管子,这套系统完全是封闭式的,有自己的电力供应,以及大量浓缩的氧气及养分,足够我一个人使用五十年以上,就算外面的世界全毁了,我还是可以继续活下去。”

方海如问道:“那些接在你头部的电线,就是你用来和电脑连络的线路吗?”

龙一面露赞赏的表情:“我说过你的程度不错,说不定,我会因此留下你一条。狐。”

方海如道:“谢了,不过,我可能不会留下你这条命。”

话还没说完,方海如已经动手了。一篷毒砂铺天盖地似的卷向龙一,而方海如已经拉着关继聪的手,迅速飘向门口。

方海如身在半空中,嘴里一面数道:“一、二、三,倒下。”

龙一没有倒下,却哈哈笑道:“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忘了告诉你,那玻璃瓶中的绿色液体,不但可以保护皮肤,使我青春永驻,还可以令我百毒不侵,纵然是你家的‘美人泪’也对我无效,何况只是这小小的‘销魂砂’?”

方海如脸色惨白,知道遇上了真正的行家,但是仍然道:“好!我就让你‘美人泪’的厉害。”说着,抽出匕首,就要上前攻击。

方海如只向前踏了一步,关继聪就拉住她的手臂道:“你留在这里,赶快想破解他的电脑系统的办法,把他交给我。”

方海如看了关继聪一眼,慢慢点头道:“你要小心。”

必继聪道:“我会的。”向前走上几步,来到龙一面前三公尺处。

龙一看着关继聪的眼睛,说道:“你叫做关继聪,你死了以后,我会永远记住的。”

必继聪道:“死掉的狂人,也会被人记住,只不过,是在嘲笑的时候才会被提起。”

龙一并不愤怒,他是一个真正的高手,不会因为对手任何的刺激而造成心情的起伏。因为心情不稳定的人,出手就不稳,在真正高手的对决中,就有可能失败。

龙一看得出来,关继聪也是一个真正的高手,他已经从地下城中无所不在的监视系统中,看见过关继聪杀龙二的“大劈手”,也见过他杀死第十七层守卫的“千手万指”,以及从龙二卧室里那四名女郎手里脱逃的“缩骨神功”和“独步风云”。

所以,龙一对关继聪的武功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但是关继聪对龙一却一无所知。

必继聪只知道,据说,七绝堡有七项绝技,龙一所会的,就是那不知名的第七项。

必继聪还知道,龙一的轻功绝对不在自己之下,那是他从龙一跃出玻璃瓶的时候看出来的。

其他的,关继聪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龙一还没有出手,他在等待机会,因为他了解关继聪的武功,所以他在等最好的出手时机。

必继聪也还没有出手,因为他不了解龙一,他在想对付龙一的所有可能的最好方法。

终于,龙一先动了,因为他看出关继聪心神不定,正是出手最好的机会,而且,先出手往往可以占尽先机。

龙一一动,关继聪也动了,因为他终于想到了对付龙一的办法,至少是他认为可以对付龙一的办法。

龙一的第七项绝技,其实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那只是影子刀、黑白棍、灵魂钩、小人枪、书生笔、流星环等六项绝技合而为一的一种功夫,名字就叫做“六绝掌”。

但是要将六种绝技合成一种功夫,也不是很容易的事,何况练成之后,威力也确实等于六种功夫合起来一样强大。

必继聪只觉得眼前有无数人影晃动,耳边处处都是掌风的声音,他脚底跨着独步风云的轻功东闪西窜,手下使出大劈掌向人影处推了几掌,但是什么都没有劈中。

不出五十招,关继聪身上已经被击中了五、六下,被击中的地方,也立刻红肿了起来。但是关继聪没有去看,甚至没有感到什么疼痛,因为大敌当前,一点也不能分心。

龙一也十分讶异,照理说,以他的功力,普通人只要被他打中一下,立刻就会毕命,就算是武术高手,也很少有人能经得住他三掌以上的。

但是龙一没有想到,关继聪的身上竟然有百馀年的内力,纯粹以挨打的能力而言,已经超过了好几个高手加在一起的实力。再加上独步风云轻功也确实有他的独到之处,往往能够在被击中的同时,卸去一部份对手的力道,因此关继聪受伤并不严重。

一百招过去了,关继聪挨打的次数已经渐渐减少,两百招过去了,关继聪的脚步已经比原来慢了百分之三。而龙一的脚步,却比原来慢了百分之五。这也就是说,龙一的内力不如关继聪。

这个时候,关继聪已经慢慢熟悉了龙一的掌法,加上龙一速度减缓,因此关继聪已经能判断出龙一的位置了。

必继聪手上扣住三十六枚铁弹丸,风声连响,铁弹丸像子弹一样射了出去。

龙一没有惨叫,但是胸口和大腿已经中了五、六枚铁弹丸。龙一的速度更慢了。

必继聪看准方位,手里抓起一把小型手榴弹,忽然间冲到龙一面前,运起大劈掌的内力,将手榴弹推进了龙一口中。关继聪手上继续加力,手榴弹全都送进了龙一的胃里。

必继聪迅速后退,退到方海如站着的门口,只见龙一呆立当场,忽然间“轰”的一声,整个人便从中间被炸成了两截。

方海如看见关继聪赢了,立刻抱着他又叫又跳,这时候,关继聪才感觉到浑身疼痛难当,一跤坐倒在地上。

       ※   ※   ※   ※

必继聪和方海如在地底的密室里已经待了三天了,七绝堡的门徒也发现了死在方心圆房里的龙二以及侍卫的体,也发现了第十七层八具守卫和八具女郎的体,同时,也发现方心圆和方海如失踪了。

在群龙无首,又无法和龙一堡主取得联络的状况下,各坛之间已经开始明争暗斗,渐渐形成内哄。同时,他们也扣押住了多情堡的十名女侍卫,也正在大肆捉拿刺客。

但是方海如早已经操作电脑,将第十七层龙二办公室通往第十八层地底密室的通道恢复原状,因此谁也想不到他们会躲在这里。

他们几乎是日以继夜地研究,设法破解龙一埋藏在全世界各地电脑中的病毒。由于方海如原本就是一流的网路骇客,因此进展还算顺利,而关继聪原来虽然不懂使用电脑去破坏他人系统的方法,但是电脑方面的知识及能力也不差。于是,在每天耳濡目染的情况之下,也渐渐学会了破解网路病毒的方法。

地底密室里没有食物,但是有一个最先进的生命维持系统,那个系统,就是龙一的大玻璃瓶。那个玻璃瓶既然能够维持龙一的生命,当然也就能够维持关继聪和方海如的生命。他们很快就学会了使用那套生命维持系统的方法,半个月之后,他们更学会了使用玻璃瓶中的电路,来联系电脑网路和七绝堡所有监视及通讯系统的方式。一个月之后,他们更有了重大的发现。

他们发现,龙一的确是一个超级电脑天才,他埋设在全世界各地电脑中的病毒,竟然有数百种之多,而且寄居的形态、操控的方式、发作的伤害程度完全都不一样。

努力了一个月,他们只解除了一种可以瘫痪航空公司导航系统,使空中交通大乱的病毒,以及另一种让银行与信用卡转帐系统紊乱的病毒。

但是剩下的,还有控制不同国家核弹发射的几种不同病毒、影响部队调动指挥系统的病毒、使卫星轨道不规则转换的病毒、销毁医院资料的病毒、影响许多研究所分析结果的病毒、使地铁班次大乱的病毒……等等数百种可以对人类生活产生重大影响的病毒。

这些病毒,都需要时间去一一破解,以他们目前的进度,起码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全部清除。

。瑚白了这些之后,关继聪和方海如不禁有些沮丧,两个人几乎有一整天的时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直到第二天,方海如才对关继聪道:“我打算放弃。”

必继聪道:“放弃?我们没有资格说放弃,如果我们放弃了,这些病毒只要任何一个发作起来,世界上就有某个地区要发生大乱,有些病毒,甚至会引起世界性的动汤。”

方海如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凭我们个人的力量,绝对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将所有的病毒解除,我打算将我们已知的资料,送到所有感染病毒的相关单位,请他们的电脑专家协助一起解决。”

必继聪想了一想道:“这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但是解铃还须系铃人,系铃人虽然已经死了,但是系铃的设备还在,运用这个地方的设备来解决病毒,是最有效的方法。何况我们现在掌握的资料还不算齐全,提供给感染病毒的单位,对他们的帮助也有限,并不一定就能解决问题。”

方海如道:“你的意思,是要我们继续待在这里?那说不定要七、八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啊。”

必继聪点点头道:“就算要一百年,我也得做下去,但是我也想过,玻璃瓶里的这套系统,只需要一个人操作,没有必要耽误两个人的时间。”

方海如的脸色有些惊慌,说道:“不!你该不会是要……”话还没有说完,关继聪已经伸手在方海如后颈一拍,只用了一成的功力,方海如就昏了过去。

必继聪已经下定决心,不管自己做出多大的牺牲,都绝不能让那些无辜的人受到伤害,所以他必须留下来。而方海如,既然他不能爱她,当然也就没有资格耽误她的青春。

       ※   ※   ※   ※

当方海如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身在车上,由十名多情堡的女门徒护送,正在前往洛杉矶的途中。

原来,关继聪拍昏了方海如之后,便将她送回到第十七层龙二的办公室中,然后自己又回到地底密室,并且将出入口恢复原状。

方海如很快就被七绝堡的人发现,并且准备送进牢房。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各坛坛主却收到了七绝堡主龙一的命令,命令他们将方海如等多情堡的十一个人送出去,并且不准伤害她们一根毫毛,但是,也永远不许方海如再踏进七绝堡一步。

这个命令,是由堡主和各坛主之间直接连线的电脑发出的,也是各坛主一贯接受命令的正常管道。

龙一堡主又回来了,各坛坛主在戒慎恐惧的心情之下,怎么敢不从命?于是,方海如被送走了,七绝堡的内哄也不理自平,渐渐恢复了正常。

几天之后,堡主又有了新的命令,命令将七绝堡所有违法的生意全都结束,改做正规生意,并且精简开销,裁撤不必要的人员,以免改业之后入不敷出。接下来,堡主又宣布停止斗犬活动,将强掳来的江湖人士全都释放。

一连串的新命令,使得七绝堡的势力大为减弱,当然会造成部份人员的不满,但是却有更多的人,因为不用再过刀头舔血、心惊胆战的日子而大感庆幸。因此七绝堡虽然不再像往日那么兴盛,但是却更为团结,形象也在一天天慢慢扭转。

       ※   ※   ※   ※

方海如并不死心,曾经尝试过许多方法,想要再回到七绝堡的地底密室,但是都不得其门而入。于是,她终于回到学校,继续学业。

几个月之后的某一天,关继聪收到了方海如传来的电子邮件,方海如毕竟是猫爪,猫爪毕竟是一流的网路骇客,所以要传送邮件给关继聪并不困难。

“我恨了你好久,但是,我更爱你。因为真正的爱可以包容一切,所以,现在我已经不再恨你了。剩下的,只是永恒而无尽的祝福。我知道你并不爱我,因为你已经有了自己的挚爱。所以,我不会再找你,不会再去增加你的困扰。你有你的人生目标,我也有我的生活方式。也许,有一天我会嫁人。也许,我只是浪迹江湖。这些都已经不是重点。但是请记住,我对你的爱永远不会改变。附注:我已经去过你的父母那边,告诉他们你决定留在美国念书。我也为他们装置了电脑,有空的时候,希望你能写信回家,以便让他们安心。此外,你父母的生活,我已经派人照顾,请勿担忧。”

必继聪读完信,虽然身在玻璃瓶中,但他还是微微地笑了。因为他知道,方海如已经变得更成熟了一些,她既然能走出今天的窠臼,时间就会使她淡忘曾经有过的激情。

而他们之间的一切,终究会变成记忆深处一种模糊的悸动,总有一天,她会遇见一个真正的心上人,她爱他,他也爱她的人,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在关继聪心里,他对方海如只有无尽的感激,也会永远把她当作最好的朋友。

必继聪每天住在玻璃瓶中,除了管理七绝堡之外,就是努力破解病毒。当然,他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那就是写信给小绘。

他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全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小绘,小绘知道之后,先是惊讶和恐惧,经过关继聪一番安抚,才渐渐恢复平静。

后来,两人之间的通信便逐渐恢复正常,关继聪一个人待在这样的密室里,也不再感到寂寞。

而且,小绘现在已经是大学四年级了,她答应关继聪,等她毕业之后,不管是用继续升学还是其他的任何名义,一定会到美国来和他团聚。

必继聪笑得更开心,因为他知道,他们相见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网》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谢天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谢天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