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第二章 三个愿望

作者:谢天

必继聪前后总共病了三天,方海如也请了两天假,每天都到宿舍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这件事情在学生群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谣言传来传去,最后终于被加油添醋地传进了马天行的耳朵。

马天行自然是暴跳如雷,打算再找人对付关继聪,但是马天行的一名同班好友,被同学起了个“九头鸟”绰号的篮球队后卫刘瑞贤,却有另一番想法。

刘瑞贤为人深沈,诡计多端,也是个转学生,曾经数度休学复学,因此年纪比同年级的学生大上好几岁,社会经验也比较丰富,一向被马天行当作军师。这时候,马天行和刘瑞贤正坐在校外的一间咖啡厅里,讨论关继聪的事情。

刘瑞贤端起咖啡杯,轻轻啜了一口,开腔道:“我们都快要毕业了,如果被学校知道我们找校外的流氓来对付同学,难免会有不小的麻烦,那些人出手不知轻重,关继聪那小子身体又烂,轻轻几拳就躺了三天,要是再打他,万一闹出人命,搞不好你连学位都拿不到,甚至还要吃上官司,为了一个女人,这样多划不来。”

马天行忿忿地道:“我不管,全校的人都知道方海如是我要的人,如果得不到手,那我多没面子?”

刘瑞贤冷冷地一笑道:“你放心,方海如是逃不出你的手掌心的,只是我们应懊先不要用暴力,以免给自己惹麻烦,而应该改用智取。”

马天行问道:“怎么智取法?”

刘瑞贤道:“据我观察,关继聪那小子外表不如你,家世也不如你,可见方海如喜欢的不是这些。她只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小女孩,还在做梦的年纪,所想要的,只是一段单纯而清新的恋情。而从关继聪的特性来看,她所喜欢的类型,应该是文弱书生那一种,并且从她会去宿舍照顾关继聪这点来看,她的母性很重,喜欢同情弱者。”

马天行道:“真是个蠢女人。”

刘瑞贤道:“既然是蠢女人,你还想要得到她吗?”

马天行道:“管她蠢不蠢,反正她长得漂亮,先弄到手再说,大不了以后再甩掉就是了。”

刘瑞贤点点头,顿了一顿,又道:“既然这样,那么你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先澳变自己的形象,去把头发修一修,弄成标准的学生头,然后除了打球的时间以外,穿上白衬衫、西装裤,千万不要像以前一样穿着篮球队制服到处跑。另外,抱几本书在胸前,再去看几本世界名着,遇到方海如的时候,多谈些有气质的东西,少打屁。”

马天行瞪大了眼睛:“这么麻烦啊?”

刘瑞贤问道:“你想不想得到方海如,如果想的话,最好照我的话去做,反正只是暂时的而已。”

马天行十分不情愿地道:“好吧!我做。那关继聪这小子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放过他吧?”

刘瑞贤道:“对付关继聪的事情交给我去办,我会想办法让方海如对他产生反靶,这样你就更能事半功倍了。”

马天行道:“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分头进行,一定要成功。”

刘瑞贤笑了笑,又啜了一口咖啡,没有再说话。

       ※   ※   ※   ※

棒天早上,关继聪终于能够下床活动了,虽然身上还有一些瘀青的伤痕,但是已经没有大碍,他下床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连上网路,接收电子邮件。

必继聪一共收到了十几封电子邮件,其中三封是小绘寄来的,从第一封的正常倾诉衷情,第二封因为前一天没有收到回信而表示关心,直到第三封着急的询问。必继聪一封封仔细看完,深觉自己让小绘这样担心实在是大大的不应该,于是立刻写了一封长长的回信,告诉小绘自己生病的情况,但是因为怕小绘更加担忧,于是便将方海如的事和自己挨打的一段略去了。

必继聪回完信,才去看其他的邮件,不过那些邮件大多只是一堆网路广告之类的垃圾邮件,他草草看过,也就算了,直到最后一封,才引起了关继聪一些兴趣。那封邮件的内容是这样的:“我们知道你是谁,但是你不知道我们是谁。你不用去调查,因为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们一致认为你是适当的人选,因为我们已经观察你很久了。为了酬你,你可以向我们提出三个愿望。只要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我。呵都可以帮你办到。但是等三个愿望实现以后,我们也需要你为我们完成我们的愿望。请你考虑清楚,然后回信给我们,告诉我们你的第一个愿望。当你提出第一个愿望的时候,也就是我们之间契约成立的时候。附注:我们是认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必继聪看完之后,只觉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心里想:“三个愿望!是阿拉丁神灯吗?不知道又是谁的网路恶作剧?”

又想:“既然你们什么事情都能办到,又为什么还需要别人帮你们完成愿望,简直矛盾之极,显然是在胡说八道。”

想通了这一点,关继聪只是轻轻一笑,便准备关掉电脑,收拾课本上学去了。就在这个时候,方海如推门走了进来,先看了躺在床上鼾声大作的邱文宾一眼,她已经有两天的经验,知道邱文宾睡觉的时候,就算飞机从窗口撞进来也吵不醒他,于是便迳自走到关继聪身边,大声道:“你终于好了!在玩电脑啊?咦,这是什么东西?”方海如指着电脑萤幕。

必继聪放下正准备关闭系统的手,说道:“没什么,只是些网路垃圾。”

“网路垃圾?”方海如怀疑道:“网路上也有垃圾啊?和我们家里平常的垃圾一样吗?”

必继聪看了方海如一眼,心想:“是啊,全校电脑程度最低的地方就是文学院,也难怪她不懂。”

于是细心解释道:“这是从网际网路上传来的电子邮件,任何人只要知道你的网路地址,就可以发信给你。而有些人虽然不知道你的地址,只要透过特殊的程式,也可以广泛发出成千上万封不针对特定对象的广告信件,这些信件的内容,有许多对收信人并没有任何用处,但是却占用了信箱的空间,以及网路传输的时间和管道,所以就称为网路垃圾。”

方海如“哦”了一声,指着电脑萤幕道:“那么,这一封也是广告罗?借我看看网路垃圾长得什么样子。”

必继聪道:“这一封和普通广告不一样,好像是单独针对我发来的,但是他们也有可能对许多人都做过同样的恶作剧,这种恶作剧,比垃圾广告还要低级,可以说是垃圾中的垃圾。”

方海如看着电脑萤幕,迅速将那封奇怪的邮件看了一遍,说道:“真是无聊,发这种唬人的电子邮件,你有什么感想?”

必继聪耸耸肩膀道:“什么感想也没有,别理它就是了。”

方海如道:“这么无聊的恶作剧,你也应该恶作剧回去,这样吧,你就说你要一百万美金,让他们知道厉害,这样一来,他们办不到,恶作剧不攻自破,下次就不敢再玩这种游戏了。”

必继聪想了一想,道:“也对,不过一百万美金太少了,一千万吧。”

方海如笑道:“好,够狠,就一千万。”说着,关继聪便敲击键盘,开始打回信,打完之后,依照来信附上的的回信地址传了出去。

必继聪敲下最后一个按键,说道:“行了。”然后关掉电脑,又道:“我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正要去上课,你呢?如果你也有课的话,那我们一起走吧!”

方海如道:“好啊!下一堂你在哪间教室上课?”

必继聪道:“我在商二馆,你呢?”

方海如道:“我在文一馆,正好顺路。”说着,方海如便挽着关继聪的手臂,一同踏出宿舍,走进校园。

两人走过田径场,绕过荷花池,来到文一馆,关继聪先送方海如进教室,然后自己才到隔壁不远的商二馆上课。一路上,引来不少人侧目相向,但是并没有碰到什么熟人,直到关继聪走进教室,才引起一阵騒动。

“哎呀!大情人终于出现了。”

“看见了!看见了!你和校花在文一馆卿卿我我的样子我们全都看见了。”

“怎么没有吻别呀?好可惜。”

“怎么样,校花的腰很细吧?皮肤又白,嫩不嫩?”

众人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的,闹了许久,弄得关继聪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只好红着脸一言不发,直到上课铃声响了,才算解围。

上午的课程上完,关继聪走出教室,方海如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全班同学看了,脸上都露出要笑不笑的暧昧表情,关继聪无奈,只好拉着方海如的袖子,快速逃离了现场。

中午,关继聪刻意避开学校内外学生经常用餐的地方,来到离学校有一段距离的一家自助餐店,与方海如一起用餐。

两人各自取用了一些食物和饮料,面对面坐着,关继聪一言不发地吃了几口,才道:“海如,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经常在一起比较好,马天行那边我倒不怕,只是和你这位惹人注目的校花在一起,同学那边闲言闲语太多,恐怕会有很多不必要的烦恼。”

方海如摆出不以为然的表情:“你连挨打都不怕了,还会怕那些无影无形,看不见也摸不到的闲言闲语?”

必继聪道:“chún枪舌剑,自古以来就比真刀真枪还厉害,你不应该不明白。”

方海如道:“我们行得端,坐得正,他们爱说就让他们去说好了,别理他们。”

必继聪道:“同学们现在已经把我们宣传成情侣,谣言满天飞了,我再怎么解释也没有人相信,被人家戴上这种不实际的帽子,我不喜欢。”

方海如笑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真的当情侣好了,反正你也不吃亏。”

必继聪正色道:“我早就说过了,我已经有要好的女朋友,我们之间,只是普通朋友,所以我希望彼此都能严守普通朋友的份际,对内对外都要一致,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方海如深情地看着关继聪道:“其实,别人误会我才高兴呢,但是既然你这样要求,我答应你,我会努力做做看。”

必继聪看着方海如的眼睛,明显看见从她眼中传来一股爱恋的情意,他不明白,一次萍水相逢,短短三天的相处,怎么可能让一个在众人簇拥中生活的校花,就这样爱上他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普通学生。

必继聪从方海如越来越温柔的眼神中,只感到一片迷茫。从这几天方海如每一蚌关心的举动和言语中,关继聪明确感觉到方海如是在真心对待他,而不是开玩笑。

这种状况,并没有使关继聪感到高兴,他知道自己对小绘绝对忠贞不贰,但是又不想伤害方海如,因此越来越觉得头痛和为难。

必继聪挠挠脑袋,下定决心道:“既然你同意,那我们以后就尽量少见面,不饼你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我一定全力以赴。”

方海如的眼中闪过一丝难掩的哀怨,但是很快又恢复平静道:“可以,那么以后我们就尽量少在人前一起出现,但是我想学电脑,以后每个礼拜一、三、五晚上,我就到你的宿舍去,你教我电脑吧!”

必继聪没想到方海如竟然如此契而不舍,嗫嚅道:“这个嘛……”

方海如插口道:“别这个那个了,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况且是你自己说的,如果我有任何需要你帮助的地方,你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必继聪知道说不过方海如,只好点头答应,方海如这才笑了起来,将自己盘中的卤蛋夹给关继聪道:“你太瘦了,多吃一点,长胖些比较好看。”

必继聪苦笑着接过卤蛋,低头继续吃饭。这时候,自助餐店门口有一个女孩子,探头探脑地张望了半天,看见关继聪,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走到关继聪身边,细声细气地道:“阿聪,我……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必继聪听见说话声,抬起头来,看见一个丽得像要喷出火来一样的脸孔,穿着一件蓝色的小花背心,和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热裤,竟然是会计系三年级,被许多八卦的同学称作“过气校花”的胡莉莉。

必继聪并不认识她,只是也听同学谈论过她的一些事情,知道胡莉莉一年级的时候曾经是全校排名第一的校花,但是当方海如进学校以后,她就渐渐被比了下去,而且胡莉莉的名声也不大好,据说曾经和学校一打以上的男生鬼混过,所以有许多不雅的绰号,类似什么“公共厕所”、“狐狸精”、“××香炉”之类的,关继聪也记不大清楚了。

必继聪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找我?”

胡莉莉“嗯”了一声,转头对方海如道:“对不起,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三个愿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