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第三章 麻烦重重

作者:谢天

第二天,关继聪利用没课的空堂,带着存摺和身分证到银行去了一趟。

到达柜台,关继聪向行员说明来意,银行行员拿着存摺在机器上一打,看见金额,也是吓了一跳。于是行员立刻请来副理,透过副理,将关继聪请到经理室中。

只见那副理拿着存摺,对关继聪指指点点地和经理说了几句话,便将存摺交给经理,迳自走了出去。

经理满脸堆笑地走到关继聪面前,和关继聪握了握手,请他坐下,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姓黄,是这间分行的经理,请问您有什么指教?”

必继聪指指经理手上的存摺,说道:“您也看见了,我的户头里突然存进了一大笔钱,这些钱不是我的,我想查查看是谁汇来的钱,然后把钱退回去。”

黄经理满脸怀疑地看着关继聪,问道:“你确定吗?通常这么大笔钱的汇款,汇款人一定特别小心,汇错的机率并不高,你要不要再向可能汇款的人问问看?”

必继聪摇头道:“我确定,这笔钱不是我的。”

黄经理像是很有兴趣似的看着关继聪道:“这笔钱可不是小数目,如果汇钱的人没有提出汇错钱的申请,你是可以不用将钱退回去的。”

必继聪坚定地说道:“既然这些钱不是我的,我就不应该拿,我不想等汇钱的人提出申请,打算现在就把钱还给他们。”

黄经理点点头,用十分赞赏的语气说道:“年轻人有这样的操守,不为金钱所动,真是十分难得。”

必继聪道:“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黄经理道:“看你的样子,现在大概还在念书吧?如果你念的是和银行相关的科系,欢迎你毕业之后参加我们银行的考试,加入我们的工作行列,如果你有兴趣,到时候可以先告诉一声,我一定尽全力为你保荐。”

必继聪客气地道:“谢谢您,我就在你们银行旁边的这所大学读企管系,银行堡作是很好的工作,不过我现在才三年级,等到毕业之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来参加考试的。”

黄经理道:“那是一所很好的公立大学啊,我们也有些部门需要企管人才,吸收优秀的年轻人进入我们银行,是我们一贯的经营理念,因为只有高品质的人才,才能创造高品质的服务。”

必继聪心中着急,并不是很想听对方的长篇大论,于是说道:“那么,现在能不能麻烦您去查一查汇款的来源,”黄经理点点头:“可以,我立刻派人去查。”说罢,黄经理拿起手身边的电话,按了几个键,叫电话那端的人到经理室来。

饼了不到两分钟,敲门的声音响起,走进来一名身着制服的年轻女子。黄经理介绍道:“这位是李小姐,我的书,我马上请她去帮你查。”

说完,拿起存摺交待了李小姐几句。那李小姐听黄经理说完来龙去脉,看了关继聪一眼,便拿着存摺走出了经理室。

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黄经理又和关继聪闲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又过了不到十分钟,李小姐回来了,一进门便对黄经理说道:“对不起,经理,这笔钱是七天前存进来的,是现金存入,不是汇款。”

黄经理从李小姐手上拿过存摺仔细一看,“啊”了一声,对关继聪说道:“是我的疏忽,存褶上就印有进帐代码,刚才我没有仔细看,的确是现金存入。这也就是说,没有所谓的汇款来源,我们也就无法向对方查证,而将这笔钱退还给他。”

必继聪的神情显然有些失望,问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李小姐接口道:“我刚刚已经问过当天收钱的柜台人员了,她说那天存款人是抱着一大笔现金来的,因为金额不小,他们对存款人的相貌都还有些印象,处理得也十分谨慎,经过核对存入的户名和帐号没有错误后,才完成存款手续的。如果你想将钱退还,除非存款人再出现,否则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黄经理想了一想,道:“既然存款手续都合乎规定,那显然对方是有意要将这笔钱存进你的帐户,你仔细想一想,是不是有什么富有的亲戚,会给你大笔金钱的。”

必继聪摇摇头道:“反正不管如何,这笔钱我是不会要的,李小姐,你说柜台人员对存钱的人还有印象,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小姐道:“据他们说,是一个老年人,身材矮小,头发和胡子都花白了,看起来不怎么起眼。”

必继聪又问道:“银行不都有监视系统吗?能不能请你们把当天的录影带调出来借我看一看。”

黄经理道:“对不起,这样做不合乎规定,一般而言,必须是有刑案或者弊案发生,我们才能调阅录影带的,实在很抱歉,你的要求我也无能为力。”

必继聪表示理解,接着,又问了一些相关的问题,才无奈地离开银行,一个人走回宿舍。

回到宿舍的时候,方海如已经在房间里等着他了,关继聪看见她的时候,她正坐在关继聪的电脑前面,百无聊赖地玩着电脑上的扑克牌游戏。

必继聪有几分诧异,问道:“今天是星期四,又不是学电脑的日子,你来干什么?”

方海如没好气地道:“不是学电脑的时间就不能来吗?人家是关心你,想看看你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必继聪并不是真的有心责问方海如,只是随口说说,他见方海如像是真的关心,便将先前到银行的种种状况,都向方海如详细说明了一遍。

方海如没有插半句口,耐心地听完,才道:“看来,这笔钱是跟定你了,反正不收白不收,你如果不想要,拿去做慈善事业也好。”

必继聪道:“不!我还是要把钱退回去,而且,我已经想到了退回的办法。”

方海如眨眨眼睛,问道:“什么办法?”

必继聪道:“很简单,他们既然神通广大,能送钱来,就一定能把钱拿走,所以我的第二个愿望,就是要他们把钱拿回去。”

方海如诧异道:“你疯了?这样一来,你不就平白无故地浪费掉两个愿望,而且更向他们所说的契约前进了一步。我不同意,我宁愿你把那些钱拿去捐给孤儿院、老人院、颜面伤残协会、肢体残障协会、寺庙、教会、红十字会,什么慈善机关都好,就是不应该把钱退回去。”

必继聪道:“你不用说了,我的心意已决,这些钱不是我的,我没有权力去支配,所以要退回,而那个契约,我只要不提出第三个愿望就好了,那样契约就不算完成,事实上,我把钱退回去以后,和他们算是互不相欠,他们也就不能要求我做什么。”

方海如用怀疑的语气道:“你确定?你不怕到时候他们强迫你?”

必继聪道:“如果他们要我做任何犯法的事情,我宁死也不会去做的,况且我又没有欠他们什么,我可以心安理得的拒绝他们。”

方海如耸耸肩道:“希望如此。”

接着,关继聪便坐到电脑前面,打了一封要求对方将钱收回的电子邮件,寄了出去。

       ※   ※   ※   ※

棒天是星期五,关继聪没有收到回信,除了正常的上课和教方海如电脑以外,也没有任何特别的事情发生。

到了星期六,关继聪没有课,他起了个大早,回到住在郊区的父母家里,帮母亲打扫房子,也帮父亲整理小小的花园。

必继聪是独生子,但是却没有独生子骄纵的习性,他的父亲对他虽然十分严格,但是他的母亲十分宠爱他。关继聪每次回到家里,他的母亲总要做许多他爱吃的菜,堆了满满的一桌看他吃,好像他住校总吃不饱、穿不暖,受尽了折磨似的。

必继聪为了让母亲高兴,也顾不了肚皮是不是会被撑破,总是将满桌的菜肴扫蚌精光。他的母亲见他吃得尽兴,才会露出满意的微笑。

而他的父亲喜欢下围棋,只要关继聪在家,总会找他杀几场。每次,关继聪都十分小心,从定石、布局到细棋,总是步步为营,直到最后官子的关头,才小输一两目给他的父亲。

棋局结束之后,关继聪的父亲总是大呼过瘾,笑着说一些“你又进步了”、“辟子下得不错”、“还要多加努力”、“姜还是老的辣”之类的话。

其实,关继聪的棋力早就超过他父亲许多了,但是为了让父亲高兴,他总是紧紧操控着棋局,在让他父亲不起疑心的状况下,又下得过瘾,最后又能赢棋。

必继聪的想法是:“大孝尊亲,孝者顺也,只要父母高兴,我也就高兴了。既然不能经常陪伴在父母左右,只能利用这些短暂的时光,能使他们多快乐一些,就尽量让他们快乐吧。”

到了星期天晚上,关继聪才告别父母,独自回到学校宿舍,写信给远在韩国的女朋友小绘,然后就寝,准备迎接另一个星期的课程。

       ※   ※   ※   ※

星期天晚上,猫爪在自己的电脑室里,同时操作三台电脑,追踪一个形迹诡异的电子邮件来源。

。害了一整晚,猫爪才终于锁定了他的目标,宽心地靠在舒适宽大的旋转椅上,习惯性地用原子笔敲着嘴chún,自言自语道:“有必要吗?一封信先传到日本,又传到美国,再传去欧洲,然后又传到香港,在地球上绕了一大圈,才传回本市。”

。酣爪坚定地笑了笑,又道:“但是你怎么躲都没有用的,在我猫爪的手底下,谁也别想逃得掉,你的信就是从本市发出去的,绝对错不了!”

       ※   ※   ※   ※

星期一,是期中考的第一天,关继聪早上考完试,立刻到银行去查了一遍自己的存款。果然,帐户上只剩下了寥寥的千位数,那笔相当于一千万美金的巨款,已经被提走了。

必继聪吁了一口气,心情竟然十分轻松。他到附近餐厅用过简单的午餐,回学校继续下午的考试,下课之后,才回到宿舍,打开电脑,接收电子邮件。

那些神人的回信终于来了:

“你的第二个愿望已经实现了。我们虽然感到有些惊讶,但是,说实在的,这蚌愿望却也在我们的意料之中。你还剩下一个愿望,希望你好好运用。”

必继聪看完这封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呆坐了片刻,便又去看其他邮件,除了习惯性的一些垃圾邮件之外,关继聪又发现了一封奇怪的信,那封信的内容是这样的:“你好,我是猫爪。你是不是收到过几封奇怪的神信件?想知道它们的来源吗?我已经追踪到大致的位置了,其实就在本市。接下来,我会想办法找到他们的确实地址。请你等待我的好消息吧!”

必继聪吃了一惊,做为一个熟悉电脑和网路的玩家,这个赫赫有名的网路骇客他当然知道,他也听说过猫爪侵入五角大厦主电脑的事件。

必继聪心想:“猫爪?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找上我?他说的神信件是不是指那要我提出三个愿望的电子邮件?他又为什么要帮我?”

前前后后的种种怪异事件,弄得关继聪头昏脑胀,胡思乱想了许久,直到方海如提着大包小包的食物推门走进房间,关继聪才想起来今天是星期一,还要教方海如电脑。

方海如一看见关继聪,立刻投以一个迷人的微笑,举起手上的纸袋道:“今天换换口味,吃炸鸡。”每个星期一、三、五晚上,方海如都会准备晚餐,关继聪已经习惯了。

于是两人边吃晚餐,关继聪边将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对方海如说了,还将两封奇敝的信件指给方海如看。

方海如看过之后,说道:“怎么又出现了一个神人物?这个猫爪是谁?他有什么目的?”

必继聪说道:“猫爪是网路上一个很有名的骇客……”

方海如打断关继聪的话,问道:“什么是骇客?”

必继聪道:“所谓骇客,就是一些技术高超的电脑专家,他们利用网路的特性以及自己丰富的专业知识,自由地在网路的空间中游走。这些人有正有邪,也有些骇客亦正亦邪,但是共同的特徵是:他们都喜欢在不经别人的同意之下,侵入网路上一些隐密的,或者被保护的区域,能够突破越严密的防护,他们就越有成就感。”

方海如又问道:“那这个猫爪是好人还是坏人?”

必继聪道:“我也不大清楚,不过,猫爪应该算是那种亦正亦邪的骇客,据说网路上被他入侵过的地方不计其数,但是他除了开开玩笑之外,并没有做出过什么伤害性的举动。”

方海如点点头,继续问道:“他为什么会找上你呢?”

必继聪道:“这些骇客还喜欢做一件事情,就是偷看别人的电子邮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麻烦重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