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第四章 家变

作者:谢天

星期三早上,关继聪还是正常上课,但是才上到第二节,就有教务处的职员跑到教室来,把关继聪叫了出去。

必继聪走到教室外的走廊上,问那职员道:“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

那职员拿出一张纸条,看了看,说道:“你家里来电话,说有紧急的事情,叫你立刻回去。”说完,将纸条交给关继聪。

必继聪想不出家里会有什么急事,谢过那职员,立刻向老师请了假,去找公共电话,打电话回家。但是电话铃声响了半天,却没有人接听。

必继聪想道:“这个时候,妈妈通常都会在家,会不会是买菜去了?”于是又打电话到他父亲服务的单位。

必继聪父亲单位的电话,是使用自动拨号分机的。电话接通之后,关继聪按下分机号码,过了许久,才有人接听,但是接听的却不是关继聪父亲,而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必继聪问道:“请问,关先生在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道:“关先生啊?他今天没有来上班。”

必继聪又问道:“请问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上班?”

电话那头问道:“请问你是?……”

必继聪道:“我是他儿子。”

电话那头道:“噢,我帮你查一下。”

饼了一阵子,电话那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关先生请病假了,是他太太帮他请的假。”

必继聪道:“谢谢。”便挂掉了电话,心想:“爸爸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可不要生什么大病。”他心里着急,又打了几个电话回家,但是一样没有人接听。

于是关继聪立刻离开学校,坐计程车直奔家中。

回到家里,关继聪找遍了所有的房间,都看不到半个人,最后,才在客厅的桌子上,看到了一张纸条:“你爸早上突然昏倒,救护车现在正要带我们去市立医院,速来。母字。”字迹凌乱,不过关继聪一看,就知道是母亲的笔迹。

于是,关继聪又匆匆忙忙奔了出去。

       ※   ※   ※   ※

市立医院有好几间,关继聪的母亲忙乱中竟然忘了写明是哪一间。关继聪找了两间之后,总算在第三间市立医院的急诊室里,看见了他的父母。

必继聪立刻冲上前去,看见他的父亲正在昏睡中,便握着他父亲的手,问母亲道:“爸爸怎么了?医生怎么说?”

必继聪的母亲红着眼眶道:“医生说他好像是脑中风,但是真正的原因,要进一步的检查才知道。”

必继聪着急道:“那么,他们检查了没有?”

必继聪的母亲道:“医生已经给他打了针,也照了x光片,现在就等结果出来。但是我已经等了好久,还是没有人来告诉我情况究竟怎么样。”

必继聪道:“我去催催看。”说着,就要转身去急诊柜台询问。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医生正好捧着病历表和x光片走了过来,说道:“关先生的脑部有一个不小的肿瘤,很可能就是因为肿瘤压迫到脑血管才造成中风,我们还要再做检查,以确定肿瘤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以及开刀的可行性。”

必继聪问道:“脑瘤?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医生道:“目前暂时不会,但是以后很难说,总之,我们会立刻诊治。”

说完话,医生便找来一名护士,将关继聪的父亲推去做检查。而关继聪和他的母亲,也一直跟在后面,办理相关的手续。

棒天,检查报告出来了,肿瘤是良性的,但是因为体积过大,开刀的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十。

必继聪请了几天假,在医院照顾他的父亲,但是他父亲的病情却一直没有好转,为了不耽误学业,关继聪只好先回学校上课。

       ※   ※   ※   ※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星期天的深夜,但是一进宿舍,关继聪就看见方海如一个人坐在房间里。

方海如见到关继聪失魂落魄的样子,立刻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几天见不到你的人,打电话去你家又没有人接,真是急死人家了。”

必继聪有气无力地道:“我父亲生病了,我在医院照顾他,对不起,耽误了你的电脑课程。”

方海如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当然不会去怪关继聪,又问道:“住院?那病情一定不轻,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

必继聪道:“谢谢你的好意,但是现在连医生都束手无策,恐怕谁也帮不上忙了。”

方海如走上前去,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表示安慰,说道:“你父亲生的是什么病?现在医学这么发达,难道真的治不好吗?”

必继聪道:“是脑瘤,因为压迫脑血管而造成中风,虽然不是恶性肿瘤,但是因为太大,开刀的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十,所以医生也不敢草率动手。”

方海如道:“有没有考虑过送到医学比较发达的国家,像是美国,那里也许会有好一点的外科医生。如果钱的方面有问题,我可以帮你去想办法。”

必继聪道:“不用了,其实,现在我们这里脑外科医生的水准,也不比美国差多少,就算送去美国,也不见得会比较有希望。”

方海如道:“那怎么办呢?总不能就这样不管吧?”

必继聪道:“当然不能不管。”

必继聪咬了咬牙道:“总之,现在不管有什么办法,偏方也好,草葯也好,只要有任何不冒生命危险的机会,我都要去找来尝试看看。”

方海如喃喃道:“任何机会?也许……”

必继聪问道:“也许什么?”

方海如摇摇头道:“不好,不好,这个办法的后果难以预料,不好。”

必继聪道:“你是不是想到了那些网路上的神人物?”

方海如道:“嗯!他们看来满有办法的,说不定会有什么方?但是一旦你提出了第三个愿望,他们就有权叫你去做一个未知的任务,这个任务,谁知道会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所以我说不好。”

必继聪道:“其实你不说,我也想到了他们,他们虽然有钱,但是很多事情也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不过,我还是会去求他们,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就要试试。只要能医好我父亲,不要说一个任务,无论是谁,就算提出十个任务我都会答应他。”

方海如明白关继聪的孝心,也赞成道:“那就不妨试一试,不过,这只是一个成功机率不高的机会,我们不能抱太大的希望,明天开始,我就帮你去找偏方,好吗?”

必继聪拉着方海如的手,说道:“你真是一个好朋友,谢谢你。”

两人商量了许久,想着各式各样的办法,一直谈到半夜三点多,方海如才离去。

方海如走了之后,关继聪便开始编写电子邮件,向那几个神人提出医治他父亲的要求,然后才上床睡觉,只是心神不宁,又胡思乱想了许久,才渐渐睡去。

       ※   ※   ※   ※

以后接连几天,关继聪都是一下课就往医院跑,好让整天照顾父亲的母亲能够休息片刻,只是关继聪的父亲一直都在昏迷中,始终不见好转。

直到那一天下午,关继聪正在上课的时候,又有教务处的职员到教室找他,对他说道:“你母亲打电话来,说你父亲已经出院了,叫你下课后赶快回家。”

必继聪一听,课也不想上了,立刻请了假赶回家里,一进门,竟然看见父亲拄着拐杖,正在母亲的搀扶之下练习走路。

必继聪大叫一声:“爸!”便冲过去抱住了他的父亲。

必继聪的父亲气色十分好,只是手脚仍然有些不灵便,看见关继聪回来,眉头一皱,说道:“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吧?你跑回来干什么?”

必继聪的父亲对他向来严格,他看见父亲竟然还能骂他,显然已经没有大碍,斑兴地道:“您真的好了!”

必继聪的父亲道:“我的身体硬朗得很,不会有问题的。”

必继聪听见他父亲说话中气十足,简直不像刚生过一场大病,说道:“您没事,我就放心了,您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

必继聪的父亲道:“我从来不做坏事,福德深厚,自然会有好报。”

必继聪点头道:“是!是!像您这种好人,可以健健康康的活到一百二十岁。”

必继聪的母亲却插口道:“你爸就会自吹自擂,要不是医生的医术高明,他也不会好得这么快。”

必继聪问道:“妈,究竟是怎么回事?爸爸开刀了吗?是哪位医生把爸爸医好的?我们得好好去谢谢他。”

必继聪的母亲扶着关继聪的父亲坐下来,才道:“没有开刀。就在今天早上,护士小姐刚刚帮你爸打完针,就有一位老医师到病房来,说要送你爸去治疗,便把他推走了,几个小时以后,他又把你爸送回来,没有多久,你爸就醒了,还说肚子饿,要吃东西。”

必继聪道:“老医师?我记得爸爸的主治大夫看起来只有四十多岁,应该不算老啊。”

必继聪的母亲摆摆手道:“不是那个主治大夫,是一个很老很老,头发和胡子都全白的老医师。”

必继聪问道:“您以前见过那位老医师吗?”

必继聪的母亲摇摇头:“没有,我后来也去问过病房的护士,护士小姐说,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一个医师,还叫我以后不要随便让人把你爸推走。”

必继聪疑问道:“根本没有这样的医师?”

必继聪的母亲笑道:“他们一定是搞错了,我明明看见那老医师穿着他们医院的制服,不然,我也不会轻易把你爸交给他呀。”

必继聪道:“是啊,一定是他们搞错了,医院里的医生那么多,护士小姐当然不见得每个都认识。”他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已经有了别的想法。

必继聪的母亲又道:“后来,主治医师听说你爸醒了,就来为他做检查,检查以后,他也很惊讶,说这简直是奇迹,你爸脑子里的肿瘤,竟然无缘无故缩小到了几乎看不见的地步,而且连后遗症也非常轻微,本来还要做进一步的检查,但是你爸一醒来就在医院里待不住了,硬要回家,所以我们就办理出院了。”

必继聪喃喃念道:“奇迹?”

以前他或许会认为这是个奇迹,但现在,他绝不认为那是奇迹。而且整件事情都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气氛,令他感到不寒而栗。

       ※   ※   ※   ※

必继聪的父亲继续做着复健的工作,也隔几天就回医院门诊检查一次,没有多久,身体便完全康复了,而且精神甚至比以前还好,已经可以回原单位上班。

必继聪也接到了那些神人的电子邮件:“你的第三个愿望,已经实现了。虽然这次我们付出的代价极大,但是我们相信绝对值得。接下来,你就要完成我们交付傍你的任务。请静待进一步的指示。”

必继聪并不惊讶,因为他早就怀疑那个老医师和那些神人物有关系,现在,他只是得到了证明而已。

必继聪心想:“不知道他们要我去做的是什么事?会很危险吗?会是犯法的事情吗?”

又想:“我既然求了他们,他们也做到了,我就一定要守信用,不管是再怎么危险的事,我都不能退缩。但是如果是犯法的事,他们虽然救了我爸,我也不能去做,大不了用我的命去换我爸的命,我把命还给他们就是了。”

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恩报恩,有仇不计较,这就是关继聪的个性。

想清楚了之后,关继聪只觉得心中一片坦然。

       ※   ※   ※   ※

星期五,关继聪又收到了猫爪的电子邮件,上面写道:“你好,我已经从网路暴应商那里查到了那些神人的地址了。地址就在蜀中街一百三十六号。怎么样,我说话算话吧?”

看完邮件,关继聪心想:“这个猫爪也真是神通广大,只要是和网路有关的东西都能弄到手,不过,交上这种朋友也不知道是福是祸?自己还是要小心一些才好。”

方海如来了之后,关继聪便将这些事情全都告诉了她。方海如既为关继聪高兴,又为他担心,问道:“猫爪告诉你的那个地方,你会去吗?”

必继聪道:“当然会,与其等他们来告诉我要做些什么,不如我主动出击,去和他们把话说清楚,也免得老是胡思乱想,弄得我心神不宁。”

方海如点头道:“没错,正应该这样,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必继聪摇头:“那个地方也许会有危险,你一个女孩子家,还是不要去的好。而且,他们的对象只是我一个人,说不定根本不愿意见你,你和我一起去的话,反而不方便。”

方海如有些失望,但是觉得关继聪的话也有道理,于是道:“好吧!那你就自己去好了,我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   ※   ※   ※

棒天是星期六,关继聪依然正常地回到家里,但是却提前一天赶回学校。

星期天早上,关继聪便依照猫爪信上所提供的地址,来到了市中心附近的一个住宅区,找了没有多久,便找到一栋占地极广的古旧别墅。

这种市区中的别墅并不多见,因为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现今大多盖起了高楼大厦,这类别墅,通常是在市区开发的初期,就建立起来的,少说也有数十年的历史,拥有者在当年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富商巨贾。

那栋别墅的门口装有明显的监视系统,关继聪整理了一下仪容,才按下门铃。

等待了一会儿,不见有人过来应门,于是关继聪便试着伸手去推大门,谁知道一推之下,偌大的铁门竟然应声而开。

必继聪稍稍迟疑了一下,便大着胆子走了进去。他一面穿过郁郁苍苍的花园,一面大声问道:“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叫了许久,还是不见任何回应。关继聪在屋子四周绕了一圈,只见花草树木都修剪得十分整齐,鱼池里还有许多锦鲤活蹦乱跳,显然应该有人居住。

于是,关继聪走到那栋只有一层楼的别墅的大门口,推开大型落地玻璃门,走了进去。进去之后,映入眼的尽是一些古的家具,桌子、椅子、茶几、书柜,全都是桧木制品。客厅里几乎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的设备,没有电视、音响,也没有电话,此外,还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的香味。

必继聪又大声叫了几句:“有人在吗?有人在吗?”还是没有任何人回答,于是关继聪又向屋子的深处走去。

经过一条长廊,关继聪来到一间敞开房门的房间门口,他探头向里面望了一眼,里面非常宽敞,这个房间,却和外面的客厅大异其趣,放着许多现代化的事物。

有两台设备完善的电脑,整组的无线电发报器,三支电话,和一些连关继聪也说不出名堂的仪器。

必继聪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抚摸着那两台电脑,大型的液晶显示器、三四种高容量的光学储存设备、超高解析度的数位摄影机,以及速度极快的彩色雷射印表机。

对于一个电脑玩家来说,这些都是关继聪梦寐以求的设备,只是因为价格昂贵,所以关继聪通常只能在杂志上看看,却从来也买不起。

必继聪停留了好一会儿,才离开这个房间,继续往里面走去。

他又看了其他几个房间,都是卧房,也十分宽敞,而且都没有关门。卧房一共有四间,里面的陈设大同小异,大多和客厅如出一辙,并且十分乾净整齐,只是一样全都没有人在。

必继聪不禁有些纳闷:“难道主人都出去了?我是不是应该留张纸条,表示自己来过了呢?或者,我应该到客厅里去等他们回来?”

最后,关继聪决定回客厅去等那几个神人物回来,因为他想速战速决,只有早点把事情说清楚,他才能安心。

决定之后,关继聪便转身往客厅方向走去,但是才走了没有几步,在完全没有徵兆的状况之下,他的背后有许多地方却同时传来一种麻的感觉,然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关继聪就完全丧失了知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