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第五章 深山幽谷

作者:谢天

必继聪做了许多怪梦,梦里,他只感到全身一下子热、一下子冷、一下子麻、一下子疼痛。热的时候,像是被放在锅里煎熬;冷的时候,像是血液都冻成了冰块;麻的时候,像是被几十亿只蚂蚁肯噬;疼痛的时候,像是被几百支刀子切割成碎片。

必继聪甚至梦见自己已经死了,正在地狱里接受最残酷的刑罚,他想呐喊,但是却张不了口,他想逃跑,但是却动弹不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关继聪才恍恍惚惚地张开眼睛,而张开眼睛后第一个看见的,竟然是天上一轮皎洁的明月。

必继聪喃喃念道:“已经是晚上了!”他努力支撑着酸软的身体坐起来,向四周环顾了一遍,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席草地上,而远处则是黑压压的一片,虽然看不清楚,但是隐约好像有许多高山环绕。

必继聪又自言自语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到了这里?我是在做梦吗?”说完,关继聪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疲倦,便又昏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阳光照到了关继聪的脸上,他才真正清醒过来,跳起来道:“哎呀!我该回学校去上课了,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说着,他就举起手腕,看了电子表一眼。

必继聪戴的是一般学生最常用的那种电子表,价格便宜,防水防震,还有闹铃和年月日时分秒的显示。但是关继聪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差一点又昏倒过去。

从关继聪在别墅中昏倒到现在,已经过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

他瞪大了眼睛,怀疑手表是不是坏掉了,但是手表上的液晶数字依然正常地跳动着,完全不像有任何故障的样子。

必继聪十分着急,想要立刻离开这个地方,然后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极目四望,企图找到一条通向外面的路。但是这么一望,关继聪的心又凉了半截,因为四面八方都是高耸的山壁,不要说路了,就连可以通向外面的隙缝都没有。

必继聪抬头仰望着天空,心想:“这下可好了,现在除非我能长出一双翅膀,否则别想离开这里了。”

必继聪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还是选定了方向,走到山壁旁边,沿着顺时针的方向,仔细检查一圈,期望能找到隐蔽的洞口,或者任何可以让他离开这里的细小出路。

这个山谷的面积并不大,直径大约只有一百公尺,虽然关继聪搜索得非常仔细,但是不到十分钟便走完了大半圈,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用鲜红色的油漆画成的箭头,箭头下方还用同样的油漆写着“出路”两个字。

必继聪连忙过去察看,发现箭头所指的地方,有一个直径大约三十公分的小洞,水平地向外延伸出去。虽然阳光十分明亮,但是关继聪也只能看到洞口附近的几鲍尺,再往里面,就只是黑漆漆的一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通向外面。

再说,这个洞口也实在太小,大约只能钻进一个人头,关继聪的身材虽然瘦小,却也不可能全身钻进去,他观察了半天,终于还是放弃了。

离开洞口之后,关继聪继续搜索,直到走完了一整圈,还是没有找到可以出去的通道。失望之馀,关继聪不禁对着天空大声叫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必继聪的声音在山谷中回响,渐渐由强变弱,直到完全安静下来许久,也不见有任何回应。

必继聪的失望慢慢变成了愤怒,忽然用力一拳捶向山壁,却没有想到,这么一捶之下,竟然发出“轰”的一声,石屑纷飞,山壁被关继聪捶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洞。

必继聪诧异地看着自己的拳头,心想:“我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难道这座山是棉花做的?”想着,关继聪又尝试性地捶出一拳。

这一次,由于关继聪心存怀疑,便没有用上太大的力气,结果当拳头碰上石头的时候,只听到一声闷响,山壁没有怎么样,关继聪也不痛不痒。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关继聪不明所以,看着山壁上先前被他敲出的那个坑洞,喃喃道:“难道我还在做梦?”

必继聪背靠着山壁坐了下来,胡思乱想一阵,没过多久,肚子却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关继聪饿了,却被困在这个山谷中,这里既没有餐厅,也没有便利商店,连棵果树都看不见。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试着攀爬山壁,打算翻过高山出去。

但是,这里的山壁实在太陡峭了,几乎和地面呈垂直的状态,高度也不矮,最低的地方都超过一百公尺。

必继聪试着攀爬了好几次,每次都爬上不到三四公尺便滑下,直到最后一次,好不容易爬到了大约十公尺高的地方。他的身体悬在半空中,上面已经无处着力,回头又不甘心,于是一咬牙,勉强攀住上方一块突起的小小岩石,继续往上爬。

但是,那块小岩石却是松动的。关继聪只觉手头一空,小岩石脱落,关继聪的身体便也跟着从三、四层楼高的地方掉了下来。

眼看着关继聪迅速坠向地面,就要身受重伤,千钧一发之际,他却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力气,双脚在地上稳稳一蹬,又反弹了起来,弹回七八公尺高的山壁上,刚好抓住一段坚固的枯枝。

必继聪“吁”的一声,自言自语道:“好险!差点就完蛋了。奇怪,这次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到了月球表面,重力只有地球的六分之一?竟然能跳得这么高。”

必继聪吊在山壁上迟疑了半天,看着上方像是和天一样高的山壁,心想:“这次是我运气好,从不太高的地方摔下去,如果到了上面再摔,恐怕就毫无机会了。”终于,他决定不冒险继续往上爬,而是慢慢爬回地面。

几分钟之后,关继聪在地面站定,想起经过一番努力,却仍然是一筹莫展,不禁苦笑起来,而且刚刚用了许多力气,这时候肚子里饥饿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必继聪考虑了一阵子,终于回到那个标示着“出路”的小洞口,细心检查,心想:“既然这里有这样的标示,应该有一些道理。”

于是他将头放进洞口,尝试钻进那个小小的洞里。他像发疯似的拼命往里面挤,慢慢的,他感觉到自己的骨骼竟然起了变化,好像可以任意收缩似的,没有多久,便将整个上半身挤了进去。

一般而言,人的身体最宽的地方就是肩部,既然上半身能挤进去,下半身也就不成问题了。关继聪像蛇一样地在隧道中爬行,好不容易前进了大约三十公尺,前。烘还是一团漆黑,出口仍然遥不可及。

必继聪不禁有些气馁,一口气便松弛下来,这时候,全身的骨头和竟然开始膨胀,而他的身体也就卡在洞内进退不得了。关继聪只觉得他的身体被狭窄的洞壁压迫得疼痛难当,甚至喘不过气来,想要叫“救命”,但是连口都张不了。

必继聪挣扎了一阵子,却没有任何帮助,他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好冷静下来。静下心来之后,才想起先前自己的骨头似乎可以收缩,于是他立刻摒除杂念,调整呼吸,心里只想着叫自己的骨骼收缩的事情。

就这样,关继聪的骨骼竟然真的又收缩了起来,他不断的想,骨骼就不断的收缩,缩得甚至比先前还要小许多,直到他感觉已经缩到了极限,才停止去想。

这么一来,关继聪立刻轻松了许多,便又开始向前爬行。他拼命不断努力向前爬,一直爬行了大约半公里路程,才到达出口,挤了出去。

必继聪的双脚在地面踩稳之后,一面用先前的方法使自己的骨骼恢复原状,一。烘观察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只可惜,这个地方竟然比先前的山谷也好不了多少。

最糟糕格的是,这个地方是一个封闭的大密室,面积只有十公尺见方,高度大约有四、五公尺。而在关继聪出来的洞口对面的那堵墙壁上,也有用红色油漆写着的“出路”两个字,字的下方,有两个红色的掌印,一左一右,掌印的中间,还写着一个“推”字。

唯一的好处,是在密室正中央的地面上,放着一盘色泽诱人的薰鸡。关继聪也彼不得那只薰鸡是谁放的,立刻冲上去,撕下两支鸡腿就啃。

必继聪只觉得鸡肉的味道好极了,不到五分钟,便将这只鸡啃得精光。吃饱之后,关继聪抹抹嘴巴、拍拍肚子,只觉得浑身都有了力气。

他走到写着“出路”的墙壁前面,仔细察看了一下,然后便伸出两只手掌,分别按在两个手印上面,依照指示用力去推。

只可惜,那堵墙比他想像中要沈重得多,他使劲推了半天,那堵墙仍然纹丝不动。关继聪停下来,休息了一阵子,心中想道:“我的力气好像一下子用得出来,一下子用不出来,就像先前在那个山谷中,有的时候可以把山壁打一个洞,有的时候又不行,状况好的时候,甚至还可以跳个七、八公尺高,这种情形,说明我如果不是有特异功能,就是在做梦。”

必继聪宁愿相信自己是在做梦,但是又很难理解为什么梦中的一切都是那么清晰,他又想:“不管如何,我还是要想办法离开这里。先前,我的力量都是在比较激动,或者万分紧急的状况下才使出来的,只有被夹在隧道中的那一次,是用调整呼吸和意志集中的方式达成的,或许,我应该再试试这种方法。”

想清楚了之后,关继聪又站起来,按住墙上的掌印,闭上眼睛,开始调整呼吸、集中意志,过了没有多久,果然感到有一股力量凝聚到了他的双臂之上,于是他发一声喊,双脚抵住地面,用力向前推去。

丙然,前面那堵墙竟然发出难听的“嘎嘎”声,渐渐开始移动。

罢开始的时候,关继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墙壁移动了短短几寸的距离,但是,慢慢地,关继聪渐渐抓住诀窍,找到了施力的法门,之后,关继聪就推得越来越顺手,墙壁的移动也越来越快。

终于,此关继聪听到“轰隆”一声,墙壁被推到了底部,而底部的侧面,果然出现了一扇小小的石门。关继聪很是兴奋,立刻从那扇小石门走了出去。

走出石门之后,关继聪又来到另外一间密室,这间密室的宽度和前一间一样,长度却多出三、四倍,但是却只有一块小小的石头可以立足,因为,整间密室其馀的地方,全都布满着流沙,而在密室的彼端,又有一扇石门,石门的上方,依然用红色的油漆写着大大的“出路”两个字。

必继聪敲敲自己的脑袋,笑道:“关继聪啊必继聪,你平常都在想些什么?竟然会做这种怪梦?”

他的说话声还没有停止,便注意到石室侧面的一面墙壁上,有用红色油漆写着的一些小字,他眯起眼睛,透过厚厚的眼镜看着那些字,念道:“气凝丹田,直冲承扶,左行飞扬,右点照海,追风逐月,隐白拔天……”

念了不到十分之一,关继聪就想:“这是什么跟什么?好像绕口令一样。”于是便不再念,但是,他却又看到了整段文字最后面的一排小字:“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请看对面的墙壁。”

必继聪一愣,本能地转过身来,便看见另一面墙壁上,竟然也是用红色的油漆画着一个人体,人体标示着许多红点,还有箭头指向那些红点,写明每个红点的名称,都是诸如“承扶”、“飞扬”、“照海”、“拔天”、“中封”、“太冲”之类的名词。

图形的旁边,还有一段长长的白话文,写着:“对面墙壁上的文字,就是教你通过流沙的法门。这面墙壁上的图形,标示的都是人体的穴位,先把穴位记清楚了,再跟着指示去做。对面墙壁上的文字,意思就是叫你用小肮的力量去调整呼吸,等到小肮里感觉到有一些暖意,而且气息十分顺畅的时候,就用意念去想像那些气息快速冲到‘承扶穴’,然后左腿再走‘飞扬’穴,右腿的气则是在‘照海’穴轻点一下,便继续向下……”

那些文字解释得十分详细,加上关继聪的功课向来不错,记性和领悟能力都有一定的水准,因此,关继聪没用多久的时间,将两面墙壁的文字和图形一对照,很快便背得滚瓜烂熟,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然后,关继聪就退回到前一间密室,开始试着用那些文字所说的方式练习起来。他很随意地站着,用小肮调整呼吸,过了几秒钟,果然感到一阵暖流聚集。

必继聪十分纳闷:“以前我练习唱歌的时候,也用小肮呼吸过,那时候怎么没有这种感觉?这些‘气’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接着,他又依照墙上的记载,将气运往指定的穴道。谁知道这么一做之下,关继聪竟然拔地窜起,“咚”的一声,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深山幽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