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第六章 七绝堡

作者:谢天

转眼,期末考已经结束了,暑假就要到来。

努力用功的关继聪,虽然期中考出了一些问题,但是期末考却得不错。而期中考在学期成绩里占的比重通常不会太高,一般都不到百分之三十,甚至还没有某些平时的大型学术报告来得重要,所以关继聪终于平安过关了,甚至还有两科拿到很斑的分数。

必继聪知道自己的成绩之后,非常高兴,正在宿舍里整理行李,准备回家过一蚌快快乐乐的暑假。

在将电脑打包,以便带回家里继续使用之前,关继聪又写了一封信给小绘,告诉她自己顺利过关的事情,也收到几封电子邮件,其中有一封,却让关继聪高兴的心情完全冷却了下去。

那是老残四友的来信:

“期末考考完了吧?我们知道你的成绩不错,恭喜你。根据我们的约定,你应懊开始执行任务了。第一步,你要到美国的圣荷塞市去。必需的物品我们都帮你准备好了,今天稍晚你就可以收到。第二步,到达之后,立刻接收电子邮件。有关细节的指示,都会在邮件中。”

必继聪还没有看完信,快递公司就送来了一个包裹,关继聪签收之后,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美国来回机票、一本证件、一份地图、两张信用卡、一叠二十元面值的小额美金现钞、一台笔记型电脑、一支无线电话手机以及一包铁弹丸。东西准备得十分齐全。

必继聪知道,自己这次是非去不可了。他看了看机票上的日期,出发日是三天之后,于是他只带了简单的行李,便回家去了。

回家之后,他立刻将他在路上编好的藉口告诉父母,说学校举办美国夏季电脑研习营,特别挑选具有电脑专长的优秀学生参加,他就是被挑中的人选之一,而且一切免费。说完,他还将机票、证件和“学校”配发的笔记型电脑拿给父母看。

虽然关继聪说谎的技巧很差,但是他的父母听了之后,不但没有任何怀疑,甚至还是十分为关继聪高兴。毕竟自己的孩子能受到学校重视,是每一个父母的骄傲。

因此,关继聪终于顺利地成行,三天之后,首途前往美国。

       ※   ※   ※   ※

圣荷塞的位置,在洛杉矶以北,旧金山以南,就是俗称的矽谷的心脏地区。关继聪到达圣荷塞之后,先在一间旅馆下榻,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取出笔记型电脑和行动电话,连接妥当之后,开始接收电子邮件。

必继聪终于接到了老残四友的正式指令,这项指令,也确实让关继聪吓了一跳:“当今的武林,许多旧有的帮派已经凋零,但是也有新的帮派兴起。少林寺虽然依旧是武学的泰山北斗,但是几经风雨,盛况已经不再。武当虽然还是高深莫测,但是因为管理不善,人才也四处飘零。只有丐帮,仍然勉强维持着一方的正义。而新兴的六大堡,却是如日中天。这六大堡,分别是藏剑堡、杀人堡、多情堡、满汉堡、玻璃堡和七绝堡。藏剑堡:拥有古今名剑过万,高手成千。杀人堡:杀人无数,非人不杀,门下全部吃斋。多情堡:以美女、毒葯和易容术闻名。满汉堡:美食以及暗器独步天下。玻璃堡:全都是同性恋高手,武功高深莫测。但是最恐怖也最邪恶的,却是七绝堡。七绝堡有七项绝技。分别是影子刀、黑白棍、灵魂钩、小人枪、书生笔、流星环等六项,以及第七项不知名,也从来没有人见过的绝技。七绝堡里的人,个个都是无恶不做的人渣。但是,很不幸的,你必须进入堡中,杀掉堡主。七绝堡主的名字,叫做”龙一“,是个狂人,也就是拥有第七项绝技的人。我。呵集了很久的情报,得知龙一即将展开毁灭全世界的行动。只可惜,行动的方式和内容都不清楚。不过,据我们所知,他的计画很可能和电脑有关。这也是我们会找上你的原因之一。也许你不相信,会问,怎么可能有人要毁灭全世界?其实,地球上随时随地都有成千上万想要毁灭世界的疯子。只是他们手上没有他们想要的力量,或者权力,于是他们只能去毁灭少数人和物。世界各地层出不穷的治安事件,有人放炸弹、有人放毒气,有人直接用刀用枪。用各种手段去剥夺别人的生命,用各种方法去破坏公共秩序,这些都是明证。不过,也还好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否则,地球早就是一片废墟了。但是龙一,他却可能真的拥有这种力量。我们不能冒险,所以,在他毁掉世界之前,我们必须先毁掉他。七绝堡的位置,就在圣荷塞市郊的唐人街。那里有一座牌楼,牌楼上有”欢天喜地“四个金漆大字。进入牌楼之后,就是七绝堡的地盘。一切小心,我们的希望都在你一个人身上了。”

必继聪看完电子邮件,关上电脑,冥想了好一阵子,还是对老残四友说的有些怀疑。但是又想:“既然来了,也不妨跑一趟,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了以防万一,关继聪还是将带来的铁弹丸在身上放了一些,然后走出旅馆,叫了计程车,直赴市郊。

       ※   ※   ※   ※

必继聪在“欢天喜地”的牌楼前下了车,一眼看过去,牌楼里面有许多乾净而雅致的房舍,大多只有一、两层楼高,和美国其他市郊的社区并没有太大差别。

唯一不一样的,是多了一些英文和汉字并列的招牌,从招牌上的字样来看,里。烘营业的行业十分丰富,餐厅、茶楼、洗衣店、小超市、南北货店、面包店、服装店、理发店,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律师楼。但是,最多的还是餐厅、茶楼。

必继聪看不出里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稍稍犹豫了一下,便大踏步通过牌楼,向里面走去。

他首先像是普通游客一般,随意在大街上逛了一圈,只见商店里都正常营业,虽然客人并不多,一派悠闲的景象,但也十分正常,好像不如老残四友说得那么恐怖。

必继聪走进一家中等规模的广式茶楼,找到位子坐下,然后随便叫了几款点心和一壶茶。他的肚子并不饿,到这里来的目的,自然是想打听消息。

这是一间极为普通的茶楼,装潢半新不旧,卫生状况也差强人意,和一般唐人街里开设的茶楼并没有什么两样。关继聪心想:“既然老残四友说进了牌楼就是七绝堡的势力范围,那么这里面的人,应该多多少少和七绝堡有些关系,我得仔细看看。”

必继聪状似悠闲地坐着喝茶,但是眼里不断偷偷注意着茶楼里的服务人员以及其他的客人,看了许久,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终于,关继聪忍耐不住了,叫来一名年轻的服务生,问道:“我想向你打听一蚌人,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那名服务生大约二十出头年纪,和关继聪差不多,像是打工的学生,他回答道:“不知道你要打听什么人?是这里的职员吗?”

必继聪道:“不是,我要打听的人名叫龙一,应该就住在这个社区,你知道吗?”

那名服务生努力思索了一阵子,才道:“没听说过,你说英语的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你是来找亲戚或者朋友的吗?”

必继聪有些失望,摇摇头道:“不是。”又想道:“这个服务生看起来太年轻,应该再找个年纪大一点的人来问,最好是世代居住在这里的,说不定就会知道。”

于是关继聪客气地道:“请问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什么老字号,有人比较熟悉这个社区的?”

服务生想了一想道:“有的,你从这里出门之后右转,走过两个路口之后再左转,往前走大约五十公尺,那里有一个便利商店,商店对面的巷子里有一个古玩店,可以算是这里最老的商店了,你不妨到那里去问问。”

必继聪十分高兴,一再道谢,然后立刻买单,离开了茶楼,沿着那服务生说的方向一路走去,没有多久,便找到了地方。

那是一家很小的古玩店,门面十分老旧,大门上方字迹已经剥落不清的招牌,在阴暗的小巷子里,更显得有些诡异。

必继聪推开深褐色的玻璃门,一走进去,就闻到一股难闻的霉味,不到二十平方公尺的店面里,杂乱地堆放着许多古瓷、铜鼎、字画之类的古董,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而且关继聪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柜台后面的老先生,正用他细小的,似乎散发着绿色光芒的一双眼睛,盯着关继聪直看。

必继聪清了清喉咙道:“请问……”

那老头不等关继聪说完,插口道:“你是来找人的吗?”

必继聪道:“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那老头道:“你来错地方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必继聪又问道:“那么,什么地方才是我应该去的呢?”

那老头道:“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必继聪感觉得出来那老头是在回避着什么,于是提出更尖锐的问题:“你们这里,难道不是‘七绝堡’吗?”

那老头眼中的光芒变得更绿:“什么七绝、八绝的,年轻人做事不谨慎,小心把自己送进绝路。”

必继聪不去理会老头的警告,微微一笑:“难道你不问一问我要找的是什么人?”

那老头道:“不管你要找什么人,都不在这里。”

必继聪听那老头无赖似的口吻,也不生气,只是道:“看来你是不会说的了,但是你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想其他的办法,一定要找到底的。”说完一转身,就要离开。

那老头却大叫一声:“站住!”

必继聪没有回头,但脚步还是停了下来,那老头又道:“既然你不肯死心,那么我可以推荐你去见一个人,或许他会告诉你多一点事情。”

必继聪这才转过身来道:“请说。”

那老头道:“你出了这条巷子,向左转,然后一直走,走个大约半公里,可以看见一个小土丘,土丘上有一棵老橡树,我说的人就在那里。”

必继聪不再多问什么,走出古玩店,然后依照怪老头指示的方向,一路走去,只见路旁的建越来越少,景色也逐渐荒凉起来,终于,关继聪看见了那个小土丘,土丘上真的有一棵老橡树,老橡树下也真的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的身材非常高大,几乎有两公尺高,但是却非常瘦,瘦得就像一具风乾的活木乃伊。

必继聪看见他的时候,他是背对着关继聪的,但是背后却像长了眼睛似的,关继聪离他还有十几步远,便听见他道:“你来了。”

必继聪停下脚步,问道:“你知道我要来?”

那瘦高个子不做正面回答,自顾自说道:“我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离开,然后永远把这里忘掉,或许,你还可以继续快乐地活着,否则的话……”

必继聪问道:“否则怎么样?”

那瘦高个子道:“否则,你就永远也别想离开这里,对外界而言,你就算永远的消失了。”

必继聪皱了皱眉头,问道:“你就是龙一?”

那瘦高个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十分刺耳,笑了许久才道:“在我们这里还没有人敢直呼这个名字,看来,现在就算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必继聪道:“我本来就没打算要走,在没有见到龙一之前,就算你用八人大轿来抬我,我也不走。”

那瘦高个子道:“很好,既然这样,你就永远留下来吧!”

说完,那瘦高个子一转身,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柄大刀,一柄从刀柄到刀身都黑得像墨汁一样的刀。

瘦高个子挥舞着大刀,慢慢逼近关继聪,将大刀越舞越快,越舞越快,忽然间,刀子不见了。

必继聪有些吃惊,知道这是因为那人将刀舞得快到了极点,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就像飞机上螺旋桨的叶片一样,由于快速旋转,所以再也看不清楚叶片。

不过由于螺旋桨叶片总是固定在转轴上,所以还可以感觉出叶片的位置,但是现在那瘦高个子舞刀的方向却不固定,所以直觉上那柄刀就好像不见了一样。

必继聪知道,人的眼睛是一种非常原始的视觉工具,太快、太小、太远的东西都看不见,所以人类才发明了高速照相机、显微镜和望远镜等种种辅助工具,来弥补人眼的不足。

但是面对肉体对肉体的搏斗,那些辅助工具却派不上用场,这时候,只有靠直觉了。

瘦高个子一步步进逼,眼看就要走到关继聪面前,而那柄看不见的刀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砍到关继聪身上。

忽然间,关继聪大喝一声,施展出独步风云的轻功,向左边斜掠出去,然后接着几个弹跳,快得也几乎无法用肉眼分辨。

那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七绝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