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

第七章 斗犬

作者:谢天

江湖险恶!这句话不知道是谁先说的?

涉世未深的关继聪,又怎么能明白这句话的意义?

必继聪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潮阴暗的牢狱之中,同时,手脚也被戴上了镣铐。

必继聪冲到牢房门口,抓住铁栏杆叫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这样大吼大叫,换来的是一盆冷水,关继聪也看清楚了泼水的人,竟然就是嘉蒂索妈妈。

只是这时候的嘉蒂索妈妈,已经不再是那副慈祥而憨厚的面孔,而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态度狰狞的狱卒。

罢醒来的时候,关继聪虽然也隐约感觉到自己是中计了,但是每当想起安妮纯真而无辜的脸孔,还有嘉蒂索妈妈爽朗率真的大哭大笑时,便又存有一丝怀疑,直到现在,关继聪才完全确定,自己是被骗了。

嘉蒂索妈妈看着水滴一滴滴从关继聪的发梢滴落,冷笑道:“关继聪!你的运气不错,被我们坛主选做斗犬,否则,你早就死了。”

必继聪表情冷漠,问道:“什么是斗犬?我是人,为什么要用这种难听的名称?”

嘉蒂索妈妈道:“不用问那么多,很快你就会知道了,到时候为了活下去,你就不会在乎名称难不难听了。”

必继聪又问道:“安妮呢?她也是和你们一多的吗?”

嘉蒂索妈妈道:“当然!安妮就是我们的坛主,灵魂坛的坛主。”

必继聪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灵魂坛?是灵魂钩吗?”

嘉蒂索妈妈道:“看来,这次你也算是有备而来,还知道一点我们的事情。可惜,你就算知道的再多也没有用,因为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离开七绝堡,你将要永远在这里当我们的奴隶,就算你死了,也要葬在这里。”

必继聪不禁从心底深处泛起了一股寒意,但是依然安慰自己,心想:“既然我还活着,就一定有希望,总会有机会逃出去的。”

但是嘉蒂索妈妈却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一样,又道:“现在你一定在想,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准备等待机会逃出去。但是我告诉你,在我们七绝堡当过斗犬的人,就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却从来没有一个能够逃走过,你最好死了这条心,乖乖当个畜生吧!炳哈!”

必继聪听了之后,不禁有些沮丧,心想:“难道这里真是龙潭虎穴?以前有那么多人都不能逃走,那么我能吗?我又不是超人,如果不能逃走,难道我就要终生留在这里?”

嘉蒂索妈妈见关继聪不再说话,继续又道:“我先告诉你这里的规矩。第一,这个牢房,以后就是你的家,但是如果你在斗犬场表现好,可以换比较舒服的牢房。第二,我就是灵魂坛所有斗犬的总主管,坛主不会管这些琐事,所以,你任何事情都要听我的,但是我不会经常在这里,我不在的时候,你就听其他管理人员的。第三,在牢房里不准大呼小叫,不准和其他的斗犬说话聊天,每天三餐会有人给你。呵送饭,也不准和送饭的人说话。听懂了没有?”

听嘉蒂索妈妈这么一说,关继聪才注意到在他的牢房附近,还有许多其他的牢房,里面也关了不少人,于是问道:“其他牢房里的人,也是斗犬?”

嘉蒂索妈妈道:“废话,如果不是斗犬,我们养在这里干什么?这些斗犬是我。呵从世界各地罗来的,以前大部分都是江湖人物,都有两把刷子。你虽然一来就打败了影子坛的坛主,很被看好,但是也不要太得意,在我们这里,处处藏龙卧虎,一不小心你就会输,就会死。”说完,嘉蒂索妈妈连看都不再看关继聪一眼,转身就离开了牢房。

这个时候,关继聪才知道,原来被他一出手就打败的,那个自称“影子刀”的胡威,竟然就是影子坛的坛主,不禁对老残四友教给他的武功信心大增。

必继聪坐回牢房的角落,静静地看着自己手脚上的镣铐,心想:“我用缩骨神宝应该可以很轻松地挣脱这副镣铐,牢房的铁栏杆虽然狭窄,但是我应该也可以钻得出去。只可惜这牢房没有面向外面的窗子,否则,我也可以直接从窗口出去。”

必继聪伸手敲敲墙壁,又想道:“嗯,这墙壁看来也不算太厚,顶多只有一、两,或许施展大劈掌就能够将它推倒,那么我不就可以逃走了吗?”

想到这里,关继聪的心情不觉放宽了一些,随即又想:“既然我可以随时离开这里,倒不如先留下来,看看他们在玩什么把戏,说不定可以藉机打听到七绝帮更多的密。”

打定主意之后,关继聪索性放松自己,在地上躺了下来,翘起二郎腿,轻轻哼起了他最喜欢的几首歌。

       ※   ※   ※   ※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月,每隔几天,关继聪就看到一些狱友被拉出去,出去的时候,都是好端端的人,而回来的时候,却都遍体鳞伤,而且有许多人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眼看狱友一天天减少,虽然有时候也会有新进来的,但是出去的总比进来的多,不过,却总是没有轮到关继聪。

直到有一天,两个女人小声说着话走进牢房,关继聪内力深厚,耳朵自然也比以前灵敏许多,他一听,就知道是嘉蒂索妈妈和安妮来了。

两人的声音由远而近,嘉蒂索妈妈道:“再这样输下去,不要说我们的面子挂不住,金钱的损失也不少,最主要的,还是堡主会以为我们灵魂坛无能,对付不了一流的武林高手,总是抓些次等货回来充数,这样子,明年我们的排名,就要掉到黑白坛和小人坛之下了。”

安妮的声音也有些急躁:“不是我不想用那个小子,但他算是我们的王牌,这么早就把王牌打出去,你不怕别坛的人想其他办法来对付我们,要是有什么闪失,到年底的时候更惨吗?”

嘉蒂索妈妈又道:“现在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我们已经输掉了几百万,再这样下去,能撑到年底吗?”

安妮“哼”了一声:“说什么怕堡主看不起我们,你脑子里想的,还不都是钱!”

嘉蒂索妈妈分辩道:“我们坛里的兄弟姊妹们虽然效忠坛主,但是大家还是都想多赚些钱,要是没有钱分给他们,谁能保证他们的忠诚度不下降?”

安妮沈吟了一会儿,显然是在考虑嘉蒂索妈妈说的话,过了不久,安妮又道:“好吧!先想办法赢几场再说。”

两人说着话,已经走到了关继聪的牢房门口。这时候,关继聪正躺在角落里,假装午睡。

嘉蒂索妈妈指着关继聪大声道:“喂!必继聪,坛主来看你了,你醒醒。”

必继聪装模作样地慢慢张开眼睛,睡眼惺忪地看着他们,说道:“是你们啊!找我有什么事情?”

安妮命令嘉蒂索妈妈先行退下,用钥匙打开铁闸门,走进关继聪的牢房,蹲在必继聪面前,甜美地一笑,小声说道:“关大哥,我不是有意要害你的,但是我身在七绝堡,实在是身不由己。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你给我的三百块美金,我都一直都放在身上,每当晚上没有人的时候,我就会拿出来看一看,每次一看,就会想起你。”

必继聪看着安妮诚恳的脸庞,不禁觉得有些恶心,问道:“你真的只有十六岁?”

安妮眨了眨眼睛:“你不相信我?我保证,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放你走。你必须先帮我打赢几场仗,等到他们不会怀疑我的时候,我再安排你假装受伤,或者假死,然后送你离开这里。”

必继聪当然不会再相信安妮所说的话,但是打算将计就计,说道:“好吧,我会尽力帮你打赢,你不用担心。”

安妮脸上露出感激的表情,说道:“我不会骗你的,到时候,你就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说完,轻轻拉了一下关继聪的手,便站起来走了出去。

       ※   ※   ※   ※

当天晚上,就有人来到牢房,为关继聪换上灵魂坛的服装黑色紧身衣,衣服上印着白色的骷髅。并且交给他一个腰包系在腰上,里面是几十颗关继聪昏迷时被搜走的铁弹丸。

老残四友传授关继聪武功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达到速成的目的,所以只输送给他强大的异种内力,然后传授以内力为基础,几乎不需要练习的“缩骨神功”和“大劈掌”,以及同样以高深内力为主,只需花少许时间练习的“独步风云”轻宝和“千手万指”暗器功夫。

所以其他需要长期磨练的拳脚功夫和十八般兵器,关继聪是一样也不会。因此这几十颗铁弹丸,也可以说就是他的武器。虽然以关继聪此时的内力来说,已经到了飞花落叶都能伤人的地步,但是铁弹丸仍然是他最就手的兵器。

嘉蒂索妈妈为关继聪套上黑色的头套,带领他走出牢房,穿过长长的地道,走到竞技场旁边的休息室。这时候,关继聪的手脚上,仍然铐着镣铐。他等待了大约两个小时,前面的几场打斗结束,才终于轮到关继聪出场。

必继聪由嘉蒂索妈妈带领着,经过一条并不是很长的走道,来到竞技场地的门口,然后嘉蒂索妈妈才为他除下镣铐,推他出门,接着身后的铁门就“碰”的一声必了起来。

必继聪缓缓走到竞技场中央,一面走,一面抬头四处张望,看见整个观众席上都坐满了,大约有千馀人,随着关继聪渐渐走近场中央,而不停的发出呼声。

必继聪站到定位之后,他的对手,才从对面的一扇门中走出来。那人身穿红色紧身衣,胸口上绣了一个小小的流星,头上也套着头套,只从两个小洞里露出一双眼睛,完全看不清楚五官。

必继聪不知道那是哪一坛的服饰,只知道那人身材壮硕,脚步既轻盈又沈稳,显然有相当深的功夫底子。

先前,嘉蒂索妈妈曾经告诉过关继聪,斗犬在竞技场上打斗,没有任何规则,只要能将对方打败,使用任何手段都是被允许的。而他今天的对手,是一个已经连续获胜半个月的难缠高手,所以,要关继聪一上来就抢先攻击,不要客气,绝不能傍对手任何机会。

因此,关继聪二话不说,立刻运功发出早就握在手里的六颗铁弹丸。

必继聪这一击,使用上了五成内力,算是试探性的攻击,但是铁弹丸的速度和力道,仍然有如雷霆万钧一般,射向对手的几个穴道,其威力和普通的散弹枪,也。夯有太大的差别。

但是,对手显然也不是弱者,他的武器是一柄剑,只见他并不闪躲,用快得令人难以相信的速度,使剑左右挥击,关继聪撒出去的铁弹丸,就这样纷纷被击落。

接着,那红衣人趁关继聪来不及再掏铁弹丸之际,迅速几个跨步,施展轻功欺近关继聪,举剑就刺,又快又准地直取必继聪的要害。

必继聪吃了一惊,急运内力施展“独步风云”轻功向后闪避,好在这门轻功确实有独到之处,因此红衣人的剑并没有刺中。关继聪心里叫了一声:“好险!”手上已经扣住另外六枚铁弹丸,电射而出。

那红衣人也没料到关继聪的轻功如此俐落,稍微愣了一下,等到看清楚关继聪的方位,准备继续追击的时候,关继聪的铁弹丸,已经离他不到一公尺了,而且正以接近音速的速度向他飞来。

红衣人连忙就地一滚,狼狈躲过铁弹丸的攻击,但是下一波铁弹丸又迅速跟到。这一次,红衣人再也闪躲不开,勉强举剑去格,却感到手腕一阵剧痛,长剑就这么飞了出去。

那红衣人虽然身处劣势,但是武功毕竟不凡,他利用长剑飞出去的短暂时间作为缓冲,已经施展轻功向旁边掠出,迅速转往关继聪身后,施展出变幻莫测的掌法,向关继聪扑来。

这个时候,关继聪已经来不及再发铁弹丸,又不会拳脚功夫,只能猜测红衣人进击的方向,运起内力,伸手一推,使出大劈掌。

大劈掌的威力非常强大,关继聪在匆忙之间用上了十成功力,面前长、宽、深镑两公尺的空间内绝无幸免。

那红衣人顿觉一股大力袭来,全身气血翻涌,眼看就要被远远震开,但是他却凭着极为巧妙的掌法,在千钧一发之际,侧身闪过关继聪主要的攻击范围,并且伸手勾住了关继聪的衣服。

红衣人虽然避开了关继聪的正面攻击,但身体还是被掌风带到,于是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但是也拉着关继聪和他一起,两人身在空中,从场中央直飞到竞技场边缘,然后“碰”的一声,两人同时摔倒在地上。

那红衣人内力显然也不算太弱,而且对战经验比关继聪丰富太多,虽然受了些微内伤,但是却能立刻在半空中调整气息,一等到两人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斗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