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杀》

第十章

作者:谢天

赵公子万万没有想到,红杀新总部的位置,就在旧总部的地下深处。

金龙叫赵公子易容装扮成一名排名较后的杀手,随她一起进人这个极为隐密的红杀核心地带。

那是一个极度现代化的高科技地下堡垒,一切都由电脑控制,红杀的领导阶层就是从这个地方,经由卫星与遍布世界各地的人员连络,指挥和控制他们的行动。

金龙带领赵公子走过一个长廊,来到一扇门前,金龙将右手拇指按在门旁的一个方盒子上。

“是指纹辨识开关?”赵公子问道。

“单单辨识指纹是很危险的。”金龙说道:“如果有人的手指被切下来,拿来开门不就糟了?这个系统还能侦测到我的体温和脉搏,确定那是活生生长在我手上的指纹,才会开门。”

赵公子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两人走进去,那是一个宽敞的大厅,金龙将赵公子带到大厅旁的一个小休息室,指了指房间中的沙发道:“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一会儿大厅里会有一场比武大会,是红杀每年一度提拔后进的武术比试,组织中许多自认有实力的人都会报名参加。左、右护法也刚从欧洲赶回来,将会在现场担任裁判,我已经约了他们会后单独见面,那时我再带你去见他们,山你出面把他们解决。”

赵公子道:“没有问题,但是我不想等那么久,我打算直接参加比赛,取得胜利后,直接向范、陆两位提出挑战,解决他们。”

金龙沉吟半晌,说道:“也好,让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你打败,就算没有死伤,他们也没脸再在组织中待下去了。我去主控室修改电脑资料,你在这里等一下。”

说完,金龙使匆匆离开休息室,不到二十的钟,金龙回来了,对赵公子道:“现在你的名字是顾志平,排名一百六十六,比赛流程我也帮你设定好了,不过要小心,别露出马脚。”

赵公子点点头:“我知道。”

不久,比武大会正式开始了,报名参加的有三十二人,采用逐对杀的方式,获胜的人晋升一级,与别组获胜者再比试,一直到比出冠军为止。排名前四名的可以视状况在组织中获得提升,冠军还可以担任部门或地区主管的职务。

金龙坐在裁判席的主位,但是戴着面具,在红杀中,只有前七名以上的杀手何以看见霸子的真面目,这是组织的传统。金龙两旁副裁判席位上坐的是左护法范一仇和右护法陆航,两人态度倔傲,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赵公子第一仗面对的,是一个排名和他差不多的年轻杀手,赵公子易容改扮后的面貌,也和那名杀手一样年轻。

赵公子这时手握金龙交给他的合金红剑,同那名年轻杀手做了一个红杀训练中心中惯用的“请”字起手式,然后便一剑挥出,完全不用极动心法和千手千剑心经的内力。

那个年轻的杀手,看来也是同辈中的一名好手,他见赵公子一剑挥来,轻轻向旁边一闪避过,转身反刺赵公子后肩。赵公子见他使用的都是训练中心所教的规规矩矩的招式,便也拿出当年所学,十份认真地与他拆起招来。

由于赵公子不愿意使用绝学,于是两人剑来剑往,打了上百回合,其他各组都已经的出胜负,而赵公子都还陷于苦战之中。金龙在裁判席上看着,也禁不住为他着急,而范一仇和陆航两个人,则早就懒得看他们这种粗劣的对打方式,正在各自闭目养神。

突然间,那名年轻杀手暴喝一声,剑招转快,变化也多了起来。而赵公子比对手年长六、七岁,体力已经不如当年,在几乎完全不使用内力的情况下,难免稍稍有些手脚酸软,一个不留神,竟然被对手用剑抵住了喉咙。

“承让!”那名年轻杀手撤剑抱拳,向赵公子说道。

赵公子愣了一下,才抱拳还礼,心中忖道:“真丢脸。”

赵公子与那名获胜的杀手双双走到裁判席前向裁判行礼致意。赵公子看见金龙虽然戴着面具,但是仍然用嘲弄的眼光看着他,他心中一阵苦笑,假装出一副失意的样子,垂手走开,站立在被淘汰人员的一边。

休息十分钟之后,第二阶段的比武又开始了,剩下十六名杀手,分八对杀。原先那名打败赵公子的年轻人又用一手快剑的功夫,打败了一个排名在一百名左右的杀手。

那名年轻杀手获胜后,脸上显露出难掩的喜色。赵公子看着那名年轻人,心道:“唉!自己真的是老了。”不禁悄然萌生出一股想要淡出江湖的心情。

接下来,比试的人只剩下了八个,的成四对。这时,那名年轻杀手面对的已经是一个排名在五十名左右的高手。年轻杀手虽然有一手俊俏的快剑功夫,但是对手的内力修为和实战经验都比他高出许多,十几个回合下来,年轻杀手已经败像显露,逐渐不敌了。

这时,赵公子忽然兴起了一个念头。他暗运千手千剑心法和极动心法,转瞬间,一道无形的气劲射向那年轻杀手手中的长剑。年轻杀手只觉虎口一震,长剑险些脱手,那个排名五十左右的杀手见对手持剑不稳,有机可乘,立刻使出杀着,直切年轻杀手胸腹。

那名年轻杀手见败局已成,已经来不反迥剑抵挡,心中不禁暗叹一声,准备接受失败的事实。谁知道,这时候他手中的长剑,却自动转了个弯,从完全意想不到的方位格开了对手的砍切,然后长剑利用反弹的力道回砍,正好抵在对手胸前。

这一下天翻地覆的变化,使得年轻杀手和他的对手部愣在当场,过了许久,那个排名五十左右的杀手才退后一步,悻然道:“好高明的诱敌招数,你赢了!”

年轻杀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抱拳回礼,接受了这奇怪的胜利。

当然,他们两人都不知道,年轻杀手取胜的剑招,是赵公子以超强内力使出的千手千剑绝妙招式。年轻杀手的内力差赵公子太远,赵公子一试之下,居然十分容易得控制住了他手中的长剑。

而当时场上有四对人员正在对决,他们的比试也不见得特别精彩,因此裁判席上的金龙、范一仇和陆航也没有注意到。

经过了一段较长时间的休息,终于开始进行四强对决,赢的人进入前两名,输的人则同获第三名的头衔。

年轻杀手前一仗虽然是侥幸获胜,但是这一仗他却仍然准备认真应付。这次他的对手,是排名三十六的杀手。

起手式一出,赵公子就知道两人的实力相差颇远,于是赵公子立刻运起内力,控制住年轻杀手手中的剑。

排名三十六的杀手一剑刺出,在赵公子看来有无数个破绽,然而年轻杀手却一愣,只觉得避无可避,准备勉强出手,能挡一招是一招。

年轻杀手力贯手腕,打算举剑去抵挡对手当面刺来的一剑,哪知道手中长剑却竟然有如千斤巨石一样,一动也不动。他用上了全身的力气,甚至用双手去握剑,那柄剑却仍然像是被强力胶黏在空气中一样,纹丝不动。年轻杀手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排名三十六的杀手连续攻出三招,三招都是虚招,他见年轻杀手一动也不动,以为他看出了自已试探性的攻势,不禁有些骇异,心道:“果然有两把刷子。”

于是那排名三十六名的杀手凝立当场,静静地看着年轻杀手,改采以静制动的手段。这时,年轻杀手的剑却动了起来,单剑突进,直取对手神庭穴。

那剑来得好快,比闪电还快,排名三十六的杀手还没任何反应,剑尖便指住了他的头部。年轻杀手脸色怪异,但是他知道自己又赢了。

这次,裁判席上的三名裁判却看得清清楚楚,不禁同时发出“噫”的一声。范一仇和陆航愣了两秒钟,立刻低下头去翻看那名年轻杀手的资料。金龙也觉得奇怪,偷偷向赵公子瞄了一眼,赵公子趁机对金龙眨了眨眼睛,金龙浅浅一笑,心中已经有数。

最后一场比斗终于开始了,是排名二十八的杀手和排名一百八十三的杀手对决。

红杀每年举办两场比武大会,一场比枪法,一场比传统武术,目的都是为了提拔后进,给组织中地位较低的人员一个越级晋升的机会,也是鼓励成员不断积极进取、努力锻的一种手段,藉由优胜劣败的原则,强化自身的力量。而通常每年也都有少数排名较后的杀手脱颖而出,获得不错的名次,但是排名一百八七名之后的杀手打入最后决赛,却是头一遭。

排名二十八的杀手是一个高个子,全身肌肉高高鼓起,显得十的孔武有力,他使用的兵器不是剑,而是一对红色合金打造的大型斧头,他手握双斧站在场中央,看来神威凛凛。

排名一百八十三的年轻杀手硬着头皮上场,看见高他一个头的对手,心中便已经凉了半截,他怯生生地站到对手面前,相比之下,显得弱小而可怜。

年轻杀手的排名较后,原本应该由他先向对手行礼,对手还礼后再开始动手,但是由于心中害怕,他竟然只是呆立在现场,完全忘了该怎么做。

排名二十八的高个子杀手见他迟迟不行礼,心中十份不悦,二话不说,抡起斧头便劈,已经使用了八成力道,眼看斧头就要劈上年轻杀手的脑袋,年轻杀手却仍然一副不知所措的样于。

然而,这一切都看在赵公子眼里,他催动内力,将年轻杀手手中的剑举起,“当!当!”两声,高个子杀手的双斧,就像放在了一堵坚硬的墙上,震得他双臂发麻。

高个子杀手大叫一声,将双斧挥动得快绝无伦,他虽然人高马大,但是行动却一点也不迟缓,斧功看来有千钧之力,而脚步竟能飘忽不定,他张开双斧,一斧劈向年轻杀手的大腿,另一斧却绕到了年轻杀手的后门。

年轻杀手看见这一招,仍然不知道该如何抵挡,只是稍稍缩了缩身子,但是自己手中的长剑却像是有生命一样,先是反手一剑汤开偷袭背后的一斧,然后才后发先至地将剑尖点向大腿附近,正好刺中斧柄,将高个子杀手的斧头震开。

高个子杀手愣了一愣,举起斧头又砍,但是连攻了十几招,却招招被年轻杀手轻轻松松就破解了,而他自己却因用力过度,弄得气喘如牛。

赵公子有心练剑,催动内力将年轻杀手手中的长剑挥成漫天剑雨,速度之快,剑招之华丽,使在场众人不禁爆出了如雷的喝采。他步步进逼高个子杀手,却又暂时不取得胜利,直到赵公子练得满意了,才横剑一挥,高个子杀手的双斧应声而断,只剩下两个光秃秃的斧柄握在手上。

高个子杀手脸色如土,抛下手中断柄,也忘记向裁判席行礼,便匆匆退了下去。这时,范一仇也站了起来,准备好好褒奖这名年轻的新秀一番,而陆航却是另一种心思,他在想:“如此高明的剑法,这年轻人是从哪里学来的?如果他的对手是我,我能够胜过他吗?”

年轻杀手愣了许久,才想起自己胜利了,应该去向霸子和左、右护法行礼,接受奖赏。他走到裁判席前,抱拳致意,脸上却完全没有获胜的喜悦。

其余参与比武的人员,也跟着走到年轻杀手身后,前三名站在年轻杀手后面,没有获得名次的人站在前三名后面,聆听训示。赵公子第一仗就输了,站在最后面。

首先,右护法范一仇说了一大堆祝词,都是什么青年才俊、后起之秀、组织得人、继续努力之类的话,整整说了将近半小时。就在他意犹未尽,正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年轻杀手的剑,却又动了起来。

“刷”的一声,那把剑直指范一仇,范一仇正演说到一半,看见年轻杀手的这种动作,立刻停止说话,两眼直勾勾地瞪着那年轻杀手。而左护法陆航也一拍桌子,站起来喝道:“你想干什么?”

这时,年轻杀手身后众人也开始騒动起来。

那名年轻杀手吓得脸色苍白,使尽全身的力气想把手中的剑压下去,但是那柄剑却动也不动,他只好结结巴巴地道:“不……不是我……”

话还没说完,剑就刺了出去。

“大胆!”范一仇大叫一声,从身旁刀销中抽出一柄通体乌黑的薄刃刀,向年轻杀手刺来的长剑砍去。

短短几秒钟之内,刀剑便相交了十几下,快得在场只有金龙、陆航、范一仇和赵公子四个人能够看清楚。其余众人不想惹祸上身,连忙闪到一旁,任年轻杀手和范一仇在场中斗了起来。

年轻杀手拼命想将长剑压下,紧紧握着剑柄,却忘了可以将剑抛开,只好跟着长剑的动作东奔西窜,状态极为狼狈。

范一仇是个狠劲十足的角色,他面对着这个怪异的年轻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