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杀》

第三章

作者:谢天

傍晚,赵公子走到了山下的小村落,当他经过一个山产小吃店的时候,看见店门口爐子上冒着热騰騰的蒸汽,香味一阵阵传来,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已经餓坏了。

“少年的!”一个老闆娘模样的中年胖妇人见有客人上门,立刻走出来亲切地喊道:“请里面坐。”

赵公子摸摸口袋,口袋里一毛钱也没有。于是他摇摇头,在店门口对面的地上坐下,把背包打开,拿出乾糧,就啃了起来。

老闆娘一看来人竟然是个没钱的流浪汉,便不再理他,逕自走回店里,去招呼別的客人。

赵公子抬起头来,看见店里有五、六张桌子,只有两张桌子旁坐着客人,其中一张坐着三名男子,大約都是三、四十岁年纪,两瘦一胖,似乎是普通的过路人,都默不作声,正在低头吃飯。

另一张桌边则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大約二十出头年纪,长得精悍壯实,却有些呆头呆脑的样子。女的年纪看来比那男子稍小,皮肤白皙,擦得鮮红的嘴chún显得十分傲气,但是因为戴着太阳眼镜,所以看不到眼睛。

他们面前堆着整整一桌菜餚,但是却并不动筷子,那少女正喋喋不休地说着话,似乎正在教训那名男子,而那名男子一直低头不语,看来颇是惧怕那少女。

那少女终于说完了话,抬起头来,正好和店外的赵公子打了一个照面,她盯着赵公子看了好一会儿,才向身旁的男子做了一个手势,说了几句话。那名男子这才转过头来看着赵公子,并且起身向赵公子走来。

他走到赵公子面前,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好,我叫金牛,我家小姐想请你过去一起用……用餐,好吗?”

赵公子满脸不解,道:“为什么?”

“不……不为什么。”金牛道:“我家小姐看……你一个人坐在地上吃东西蛮……蛮可怜的,她一向心好,想……请你吃飯。”

赵公子想了一下,只是冷冷地道:“请你去告訴她,我谢谢她,但是我不是乞丐。”

金牛无奈,只好走回小吃店,转达赵公子的话。那少女听了以后看来有些生气,似乎又骂了金牛几句,然后站起身来,正准备自己去店外邀请赵公子。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辆吉普车从路口呼嘯而来,一路捲起滚滚尘烟,在小吃店门口急煞车停了下来。

车才刚刚停穩,车上的三名壯汉便一跃而下,走进小吃店,大声呼叫道:“肚子餓死了,快把好吃好喝的都端上来。”

老闆娘一见是这种粗鲁的客人,不禁有些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笑咪咪地迎了上来。原先站起来的那名少女稍一迟疑,也坐了回去。

那三名壯汉大声叫嚷地点了酒和菜,便以极难看的坐姿蹲坐在椅子上,大大咧咧地大声聊起天来,完全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另外两桌的客人不禁都皱起了眉头。

“喂!你皱什么眉头?看我们不顺眼是不是?”其中一名大汉指着三个过路人那一桌的胖子道:“欠扁啊?”

那胖子听见是在说他,立刻低下头去,悶不吭声地继续吃飯。

“没种!”那壯汉说道。其他两名壯汉立刻附和地笑了起来。

有一名壯汉正好坐在那少女的对面,他盯着少女看了好半晌,突然开口道:“喂!辣妹,长得好像不错嘛,拿掉眼镜让哥哥我看一看,是不是个斗鸡眼?”

那少女一时间气得脸色发綠,但随即缓和下来,向她身旁的金牛低声说了几句,金牛便站起身来,向三名壯汉走去,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们是混哪里的?报……报上名来。”

三名壯汉一阵轟笑,其中一名也学着金牛的语气道:“你……你……你是不是那个小妞的姘头?给……给我们滚远一点。”

金牛看来极为生气,又说道:“不……不准你们侮辱我家小姐,否则……否则……”

另一名壯汉也学他的语气:“否则……否则怎样?”

“否则我要你们好……好看。”金牛终于说了出来。

其中一人又道:“你去告訴你家小姐,今天晚上陪我们三个人睡一觉,我们的功夫都很好,保管让她爽得死去活来,怎么样?”

金牛显得气愤已极,暴喝一声,掄起拳头就朝着一名壯汉的头部挥了过去。那名壯汉脸色一沈,低头闪过,顺势用脚在金牛的膝盖弯里踢上一脚,金牛吃痛,仰面摔了一个四脚朝天,好一阵子都爬不起来。

三名壯汉又是一阵大笑,他们见金牛这么没有用,料定那少女一定也不难弄上手。其中一名壯汉便走上前去,抓起那少女的手道:“怎么样啊?辣妹,你那旧姘头太没有用了,还是跟我们走吧!”

那少女脸色铁青,忽然用极快的手法挥出一掌,“啪!”的一声,结结实实地打了那壯汉一巴掌,打得他半边脸立时腫了起来。然后那少女又顺势站起来,侧脚往壯汉小腹一踢,踢得他向后倒退出三、四步,还撞倒了一些桌椅。

另外两名壯汉见自己人吃了虧,立刻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齊声道:“臭婊子,找死!”便一起冲了上去。

那少女显然练过一些功夫,见两名壯汉餓虎似的撲来,也并不害怕,便与他们一拳一脚地对打起来,一时之间,竟然难分勝负。

过了没多久,倒在一旁地上的金牛终于站了起来,正想上前帮忙,却又被人从后脑狠狠敲了一记,再度昏了过去。原来,是先前吃了那少女虧的壯汉已经恢復过来,而加以偷襲,他暴喝一声,冲上前加入战圈。

那少女虽然会使用一些精巧的招式,但毕竟体力较差,对付两个壯汉已经是左支右絀,只能勉强应付,这时又加入一个壯汉,不到两分钟,便失手被擒了。

一名壯汉抓着她的头发,另一名将她的手臂拗到了背后,其中一人道:“竟敢和我们作对,看我们三兄弟怎么整你!”

说着,三名壯汉便推着那少女出店门,准备强押上车带走。

这一切,坐在小吃店对面地上的赵公子全都看在眼里,他从小就爱管闲事,尤其喜欢帮助弱小,打抱不平,碰上这种事情,豈有不管的道理?

他迅速站起身来,向三名壯汉走了过去,一面大声道:“慢着!放开她。”

三名壯汉见又有人出头,其中一人冷笑一声道:“兄弟,识相的快点滚开,別给自己找麻烦。”

赵公子道:“三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女孩子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就来试试我的拳头。”

三名壯汉看看赵公子,觉得他的体格虽然十分强壯,但是仗着自己人多,便也没把他放在眼里,于是留下一人押着少女,站出两名壯汉来,道:“既然你活得不耐烦,我们就成全你。”

话还没说完,两名壯汉便出手了,一个在正面挥拳,另一个繞到赵公子后面偷襲。

赵公子除了在杀手训练中心的练习以外,还从来没有真正何人动过手,因此他对自己也没有什么信心。但是他看见那两名壯汉出手,信心便来了,因为前面那人全身破綻百出,而到他身后偷襲的壯汉更是动作缓慢,看来就像等着自己去揍他们一样。

他哪里知道,红杀是江湖上一流的杀手组织,训练他们的老师都是拥有无数实战经验的高手。而组织精心设计的课程,更是经过千錘百链,招招都是极有效的杀着。

赵公子运起內力,轻轻巧巧便握住了面前那名壯汉挥来的拳头,然后向身后牵引,力貫双臂,将那名壯汉的身体直摔在身后的另一名壯汉胸口上。两名壯汉立时撲跌在地,一个手臂脫臼,一个肋骨折断,连声哀号,再也爬不起来。

那名押着少女的壯汉看见赵公子一出手就摆平了两人,惊讶得嘴都合不攏来,那少女见有机可趁,便用手肘在他腰上一撞,那壯汉吃痛,松开手弯下腰来,那少女顺势又在那壯汉脸部补上一拳,打得他眼冒金星,跪倒在地。

赵公子看问题已经解决,一句话也不说,转身就走。

那少女看着赵公子的背影,愣了半晌,才匆匆跳上停在小吃店门口的一辆红色日製跑车,发动引擎,大力一踩油门,趕到赵公子前面,她故意将车橫停在赵公子的去路上,赵公子见有车挡路,便停下了脚步。

那少女打开门,走下车来,走到赵公子面前,摘下太阳眼镜,眼睛又圓又大,十分明丽动人。她一只手拿着太阳眼镜,一只手叉着腰,声音十分甜美:“谢谢你救了我,我该怎么谢你?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

“算了,那没有什么,只是看不顺眼罢了。”赵公子不习惯接受人家道谢。

“你的功夫好厉害。”少女道:“能告訴我你是谁吗?”

赵公子笑道:“我是个坏人,比刚才那几个坏人还坏,所以我能制住他们。”

少女道:“是吗?我倒看不出来你像个坏人。”

赵公子道:“人不可貌相,你是一个小女孩子,当然还看不出人心的险恶。”

少女道:“才不呢!人家已经满二十岁,是个大人了。”

赵公子却道:“不像,不像,你看起来顶多只有十八岁,是謊报年龄吧?”

少女挺起饱满的胸脯,嗔道:“人家只是娃娃脸,长相年轻而已嘛,你看,我哪一点不像大人?”

赵公子吐吐舌头道:“你別摆出这种嚇人的姿态,我是很害羞的。”

少女看见赵公子一副假装出来的老实相,不禁“噗嗤”一笑,问道:“我看你好像在趕路,你要去哪里?”

赵公子微微一笑,笑容中隐藏着些许无奈:“到哪里去都可以,只要空气是新鮮的、自由的就好。”

少女道:“那么,你不如跟我走,我带你到空气最新鮮的地方去。”

赵公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少女的眼睛,似乎想看穿她的心思。少女有点羞涩地侧过头微微一笑:“怎么样?”

赵公子也笑了:“你不怕我是坏人?”

少女瞪大眼睛道:“你看看我,我像是在害怕的样子吗?”

赵公子道:“这么说起来,你可能比坏人还坏囉?”

少女道:“知道就好,上车吧!”

于是赵公子打开车门,将背包往跑车小小的后座一丟,与那少女先后上了车,那少女一踩油门,车子又呼嘯而去,只留下飘扬的尘土。

在车上,少女看着面无表情的赵公子,突然道:“哦,对了,忘了告訴你我的名字,我叫做金龙,你呢?……”

□□□

红色跑车风驰电掣地从鄉下往城里开去,时速一直維持在一百公里左右,逢车过车,一路险象环生,赵公子却像是毫不在意似的,自顾自慵懶地半躺在座椅上。

金龙道:“你好像是那种什么都不在乎的人,是吗?”

赵公子道:“不是我不在乎,而是没有什么值得我在乎的。”

金龙道:“好像没有什么不一样嘛!”

赵公子道:“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大大的不一样。”

金龙沈吟了半天,才道:“好吧,就算不一样吧。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曾经在乎过什么?”

赵公子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但是很快便消失了:“我曾经在乎过许多的东西,但在乎又如何?不该是你的你再在乎也没有用,所以我再也不要在乎了。”

金龙表示理解:“虽然你像是在繞口令,但是我还是明白你的意思。”

赵公子转头看着金龙:“你明白?”

金龙点点头,车速依然是那么快:“你在逃避!但是不管你在逃避什么,你都没有徹底逃掉,所以你还在痛苦,还在阴影里过日子。”

金龙说的话,是一柄重重的槌子,槌在赵公子的脑袋上,他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似的,猛然惊醒过来,心情不自主的开朗了许多。

赵公子道:“谢谢你。”

“谢我什么?”金龙脸上装出不解的表情:“我又没有借钱给你,不用谢了。”

□□□

车子进入市區,市區车多,车速便明显慢了下来。经过一阵子的塞车,金龙将车子开到一间五星級飯店的门口。车一停下来,立刻就有门僮过来开门。

赵公子问:“你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

金龙摆出一个曖昧的笑容:“都到飯店来了,你还不知道要干什么?”

赵公子道:“难道你……”

金龙又笑道:“別胡思乱想,我只是要请你吃飯罢了。”

赵公子噓了一口气道:“好险,是你要请客,我口袋里可是一毛钱都没有。”

金龙嗔道:“什么?你一直担心的只是这个?”

赵公子表示不解道:“是啊!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吗?”

金龙滴溜溜的大眼转了两圈,不知如何回答,只傻笑了两声:“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