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杀》

第四章

作者:谢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公子有了一些意识,在蒙胧之间,他听见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道:“被那些家伙盯上了,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似乎就是那个老农妇的声音,她道:“是啊!我们得赶快把他送走才是。”

那个苍老的男人声音又道:“把他送到哪里去才安全呢?”

老农妇的声音道:“哪里?当然是送去怪老头那里罗,现在也只有他那里是唯一安全的地方。”

那苍老的男人声音叹了一声道:“唉!也只好这样子了。”

赵公子仍然觉得十的疲倦,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当他第二次天稍稍清醒的时候,感觉自己正在某种交通工具之上,那种交通工具的噪音颇尖锐,十分刺耳,但却很平稳。他有这种感觉只是很短的时间,便又继续睡了下去。

□□□

当赵公子再次睁开了眼睛,他看见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非常陈旧的房间,四周都是大型石块砌成的墙壁,已经有些班驳,而吊在房顶的两盏滔灯,也显俏辟昏黄黄的,让人提不起精神。

但是房间非常宽大,几乎有半个篮球场那么人,房间的高度也十分的高,大约不低于二十公尺,而房间里除了赵公子睡的一张床外,完全没有任何摆设。

最奇怪的是,这房间四面都是墙壁,却竟然没有门。赵公子站起身来,大声叫道:“喂!有人吗?喂!有人吗?……”就这么叫了好几分钟。

但是除了回音以外,赵公子没有得到任何回答。他见没有人理他,便试着去推墙壁,边推边敲打,想找出隐藏的门。

就这样做了没多久,突然间有一个说话声音响了起来,声音有点滑稽:“嘿,你不用找了,就算让你找到了,你也打不开。”

赵公子听见有人说话,立刻大声问道:“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

那个声音回答道:“嘿!你不用着急,我不会害你的。我的名字叫做大帅哥。嗯,虽然江湖上的朋友喜欢叫我怪老头,但是我总觉得还是大帅哥适合我一点。”

赵公子又再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呢?你又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

怪老头道:“这里是南美洲的丛林,一个废弃的印伽金字塔的中心。只有把你藏在这里,他们才找不到你。”

赵公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南美洲!我怎么可能跑到南美洲来了?他们是谁?又为什么要找我?”

怪老头道:“不要问那么多了,你安心在这里住下来就是,希望能躲上个一年半载,他们可能就会忘了你,那时候,你就何以出去了。”

赵公子心中还有很多疑问,但是怪老头似乎不是很愿意告诉他的样于,于是他也就不再问,只是说明自己的意愿道:“我不想住在这里,可以走吗?”

怪老头却斩钉截铁地道:“不可以!离开这里,你将会有很大的灾祸,我不能让你走,我是为你好,完全没有恶意的,你还是留下来吧!”

赵公子道:“不行,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我一分钟也不愿意待在这里。”

怪老头叹了一声:“唉!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听话。”便不再说话了。

赵公子十分着急,大声地叫着怪老头,但是怪老头再也没有回答他。只是在吃饭的时间,会从房顶吊下来一个小小的篮子,里面装满了食物。

第一次送食物来的时候,赵公子曾经仔细看过房顶的那个小洞,结论是,别说自已跳不上去,就算能跳上去,那洞口也大小,不可能钻出去。于是他放弃由从送食物的小洞爬出去的念头,继续在墙壁上寻找缝隙之类的痕迹,希坚能发现门的位置。

过了几天,他放弃了,那扇他期待中的门,似乎根本不存在。就在这个时候,从那送食物的心洞中,又吊下来一个篮子。

赵公子摸摸肚子,才刚吃过饭没多久,不应该又送食物来才对。他走到篮子边一看,原来里面放着一本书。

他将书拿起来,只见书的封面上写着“极动心经”四个大字。左下角还有一排小字,写着大帅哥着。字体十分工整,像是印刷品,再仔细一看,才发现竟然是由电脑的雷射印表机印出来的。

赵公子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将书打开来,快速浏览了一遍,发现那真的是一本内功心法,心法的内容十的深湛奥妙,和他以前在杀手训练中心所学的完全不可相提并论,以前所学的内功对这部书而言,简直是小学生的程度,而这部心法才是真正大学的程度。

心法的内容大致是讲述,如何将人体积聚的能量散发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使得在有需要的时候,每一个细胞的潜能都能够被激发出来。也就是说,人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可以因修练而发挥能量,不是平常所说人体某一些部份的修练,而是全身“所有的”、“每一个”细胞都锻练到,所以叫做“极动心经”。

赵公子看了一回,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他知道现在怪老头一定作暗中偷窥他,所以他大声叫道:“喂!怪老头,你不用躲了,我有问题问你。”

过了几秒钟,赵公子才听见怪老头的回答:“哩!年轻人要有礼貌,你可以叫我大帅哥。”

赵公子忍住了笑,叫道:“大帅哥,你的理论很有趣,但是真的能做到吗?”

怪老头道:“这你就不懂了,人体构造复杂,通常一个普通人使用自己的身体,包括脑细胞和运动细胞,都发挥不到全部能力的十分之一,剩下的部份,就叫做潜能。一个经常锻的运动员,可以使运动细胞和运动神经发挥得更好,但也不过是百分之二十到三十而已。”

怪老头顿了一下,又道:“我的理论,就是运用训练人体内力的方式,去刺激和锻练人体的每一个细胞,使细胞的能力不要被浪费掉,这里所指的细胞,当然不只是运动细胞,还包括你的脑细胞、视觉神经细胞、听觉神经细胞、内脏细胞,甚至是血液细胞。这么一来,一个普通人的能力,就可以扩大成十个普通人的能力,而一个武术高手的能力,当然也可以扩大成十个武术高手的能力。明白了吗?”

赵公子半信半疑道:“既然你这么说,而且书是你写的,那么你一是已经达到那个境界罗?”

怪老头听赵公子这么一问,支吾了半天:“嗯!啊!唔!这个嘛,我已经快做到了啦!”

赵公子不客气地道:“那就是还没做到罗?”他停了阵继续道:“那你把这书给我练,是不是要拿我当实验品啊?”

怪老头的计谋被拆穿,只好找个台阶下:“我这是为你好,练不练随你啦!”

赵公子又问了一些问题,但是怪老头却不再回答,也不知道是不是离开了。于是赵公子便将书随手一扔,自顾自躺了下来。

□□□

又过了两天,怪老头除了按时送饭以外,不再和赵公于说话。赵公子觉得无聊,也就勉为其难的拿起极动心经来念一念,而书中所写的心法的确十分有趣,赵公子心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练白不练,就算作一次实验品好了,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坏处。”

于是赵公子便按着心经上所写的要诀,一页一页地练了起来。

过了一个多月,赵公子早已将心经的每一个字背得滚瓜烂熟,而白已的动作,竟然在练了心法之后,也不知不觉地更加灵活了起来,但是离怪老头所说的增加十倍能力,仍然有很大的距离,充其量也不过是增强了原来的百分之五十而已,还不到一倍。赵公子继续练下去,却难以再有进境。

又过了两天,怪老头又用的篮吊下来一副奇怪的仪器。仪器是一个小小的黑色盒子,由一条长长的电线按着房间顶端的小洞,通向电源。上面还连着七、八条较短的电线,线的末端,是一些吸盘。

的篮中还附了一张说明书,注明了电极在人体上应该贴附的位置。赵公子按照说明书上的指示,将那些电线装在自己身体上的各部位,打开仪器的开关,然后继续依照极动心经的诀窍修练。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月,赵公子发现自己的确又有了进步,似乎自己全身的能量,已经可以自由运用到百分之三十了,也就是原来的三倍。但是进步也就到此为止,以后不管赵公子如何配合着仪器继续练习,也不再有任何进步了。

那一天,赵公子正在苦苦思索,要怎么样才能再有所进步的时候,突然间却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爆炸声。按着,便是强烈的震动,连屋顶上都有许多石屑掉落下来。过了没多久,他又听到了机关枪的扫射声,和金属兵器碰撞的声音。整整有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平静下来。

赵公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却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又过了几分钟,他所在的石室,有一块墙壁,突然间凹了进去,现出一个励黑的深洞来。

洞口处,一个老人蹦珊地走了进来,手上撑着一枝金色的拐杖,那个老人身材矮小,满头银发,但是却面如冠玉,相貌十分英俊,倒有点像是时下一些把头发染成银色的少年人一样。

赵公子迎上前去,看见老人满身血污,似乎受了重伤。老人有气无力地道:“他们……他们终于还是找到这里来了。”

赵公子听见老人的声音,“啊”的一声:“你就是怪老头?”

老人虽然受了伤,但还是白了赵公子一眼道:“我是大帅哥,别叫错了。”

赵公子连忙道:“是!是!大帅哥,你怎么了?”

怪老头道:“那些要害你的人找到这里来了,他们这次来了十多个人,全部被我英勇的歼灭了。但是他们既然找到了这里,下次一定还会派更多的人来,我已经受了重伤,眼看就要不行了,你还是快走吧!”

赵公子道:“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害我?算了,先别管我,你受伤这么重,还是先疗伤要紧。”

怪老头道:“我自己清楚自己是不行的了,这样吧,这些东西你都拿去吧!”

说着,怪老头就从身上掏出一本书来,交给赵公子,赵公子匆匆看了一眼,书名是“极动剑谱”。

按着,怪老头又把他注着身体的金色拐杖递给赵公子,自己则坐了下来,不住地喘息。赵公子这时才发现,那原来不是什么拐杖,而是一把金色的剑,剑身非常沉重,好像是纯金打造的。剑柄的造型十分奇特,是一个半躶的武士,脸部造型也很细致清楚,眼睛几乎隧成两条线,嘴chún颇厚,好像是某种图腾。

赵公子扶住了怪老头道:“先别急,我帮你止血再说。”

怪老头道:“不用忙了,你见过有人身中十几枪还不死的吗?”

赵公子连忙检查怪老头的伤口,竟然真的是枪伤。他心里知道,这么重的伤是没救的了,却仍然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救,我们先把弹头取出来再说。”

怪老头阻止他道:“不用做无谓的事情了,这里以前盛产黄金,这把金剑是金字塔的陪葬物,藏得很隐密,才没有被盗墓人取走,我发现它以后,拿它来练极动剑法,效果还不错,以后你就也用它吧。”

怪老头咳嗽了一阵,继续道:“极动剑法和极动心经是我一生的心血,我没有传人,如果你不嫌弃,就做我的徒弟吧。以后好好练功,为我报仇。”

赵公子心中一酸,跪下来磕了三个响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三拜。”抬起头来,只见怪老头微微一笑,头一偏,就闭上了眼睛。赵公子上前检查,发现怪老头已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

赵公子将怪老头抱到自己的床上放好,又跪下拜了三拜,收好心经和剑谱,才缓缓走了出去。他找到机关,将石门关好,顺着唯一的石梯走了上去,来到一个大堂。大堂中满是体,还有爆炸后焚烧的痕迹。他找来一块布,将金剑包了起来,又寻路走了出去。

赵公子走出金字塔,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已住了两个多用的地方竟然是如此宏伟巨大,想起这两个多月的情形,实在是不胜唏嘘。

他在金字塔旁的空地上发现了几辆吉普车,可能是那些来找他的人留下来的。车上还有地图、油料和许多补给品,于是他随便选了一辆,坐上驾驶座,开着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

赵公子在丛林中行驶了好几天,终于来到一个小镇,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会说英语的人,才知道那里叫做特利马拉,是秘鲁的一个小地方。

赵公子判断那些要找他的人,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追踪他在丛林中留下的痕迹而来。于是他卖掉原来的吉普车,买了一辆普通的小房车,在当地做了一些补给,便继续向南走。

过了几天,赵公子来到秘鲁南部边界一个较大的小城亚力加,他在那里停留了一个礼拜,花了几千块美金弄到一本假护照,然后越过边界,进入智利,继续向南方前进。

又过了一个礼拜,他到达智利南部的孟特港,卖掉车子,买了一艘小帆舶、雪撬、几条狗、御寒衣物、燃料,准备了许多罐头食品,继续向南航行。几天之后,他终于看见了巨大的浮冰,他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南极圈。

又过了一天,赵公子找到一个没有冰障的地点,将帆船藏在一个冰洞之中,登上了南极大陆。

南极大陆是地球上最后一块处女地,目前还没有任何国家拥有它的主权。虽然南极矿藏丰富,但也是地球上最寒冷、最乾燥、风暴最多、风力最强的一个地方,除了几个国家的科学站以外,几乎没有人烟。

赵公子将狗套上雪撬,装载好了物品,继续进发。几天之后,他找到了一个空的山洞,于是便在那里住了下来。

赵公子在这一路的旅程之中,已经将极动剑谱看过了好几遍,并且不断地思考着,要如何才能练好极动心经和极动剑法。最后,他选定了南极这个地方,作为练功的所在。一方面是因为要找他的人不会想到他躲在这个地方,他可以专心修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南极环境恶劣,可以利用这种超越人体极限的气候条件锻自已。

极地的日夜长度变化很大,在夏天日照最长的时候,几乎全是白天,而冬天也有很长一段连续不断的黑夜。因此赵公子常常只能靠自已的手表,以判断现在是白间还是夜间。他每天花四、五个小时修习极动心经,又另外花四、五个小时,在冰天雪地和强烈的风暴中练习极动剑法。剩下的时间,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大多是在户外旅行,有许多时候,甚至是徒步旅行,以锻自已的体魄。

南极长年的温度都在摄氏零下十几度到零下三十几度之间,最冷的地方甚至有零下八、九十度的记录。刚开始的时候,生长在亚热带的赵公子,还要穿着厚厚的御寒衣物才能外出旅行,但是过了半年,赵公子的内力已经有了相当的进步,竟然只要穿一件长袖棉衫就能在外面活动了,又过了半年多,他甚至可以光着上身,只穿一条短裤,而在暴风雪中飞驰。

一年过去了,赵公子的极动心经和剑法便练到了七成功力,他知道,南极的低温和风暴也没有办法再帮助他进步,是他该离开南极的时候了。

这段时间,他也时常乘船到附近海域去捕捉新鲜鱼类,以补充营养,所以小帆船一直保养得十的良好。他将剩余的补给品搬上船,然后趁着半夜,将一年多以来一直陪伴着他的几条赫司基犬送到了离他最近的一个科学研究站。狗是在极地活动的人类最好的朋友,他相信科学站的人一定会善待它们,他将那些狗安排妥当,才自己一个人回到船上,扬帆出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