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杀》

第五章

作者:谢天

赵公子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航行到澳大利亚,在东部的肯布拉港登陆,然后北上到雪梨。他在一间中国餐馆里找到了一个杂役的工作,便安顿了卜来。

餐厅老板以为他是打黑工的留学生,因此给他的待遇很低,对他也十分不客气,常常叫地做些额外的工作,但是赵公子也没有任何怨言,将工作做得十分好。

那天晚上,餐厅中坐了七成客人,其中一桌坐着四个东方人,正在高谈阔论。他们之中一名三十来岁的青年人说道:“我听说那个人的动作就像风一样快,那天有一个正要抢劫妇女的黑人,正拿枪逼着她拿出钱来,那个传说中的人就从空中飞了下来,他拿着一柄金色的剑,别的一声,便把黑人的枪劈成了两半。那个黑人还来不及反应,脸上又中了一拳,就昏了过去,那个白人妇女,吓得愣在当场,连道谢都来不及,那个传说中的人就消失了。”

另外一名也是三十多岁的人道:“你还只是听说,我却是亲眼所见。一个礼拜前,有两个青少年组成的华人帮派,各有十几个人,半夜在街头准备械斗,两边一触即发,正要动手,就在这个时候,他就突然出现了。”

一名年纪较轻的人问道:“他到底是谁?”

原先那人又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可以肯定,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人。”

四人之中唯一的一名女子道:“你不要插嘴,让他继续说嘛。”

原先说话的那个人,咳嗽了一声,清清喉咙,继续道:“他就站在两派人马中间,两派人马正开始向前冲,眼看就是一场流血冲突,但是那些少年竟然没有一个冲得过那人站着的地方,就好像一条界线一样,那些少年一到那条界线,就被那人“兵兵兵、兵兵!”稀哩哗啦地一下子全部缴了械,然后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一次抓一个,不到三分钟,全部摆平了放在一边。”

他夸张地比着手势,继续道:“说来也奇怪,那些少年只被他轻轻一抓,就好像手脚都没了力气一样,乖乖地待在一旁,有些坐着,有些躺着,但是很明显都还清醒着。等到所有的人都被制伏以后,那人就大声对他们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不好好念书,在这里打什么架?我已经认清楚你们了,下次再让我碰见你们打架,就把你们全部丢到南大平洋里去鱼,听到没有?”说完,他就在那些年轻人身上拍了两下,那些人便又活动自如了。那些年轻人手脚一能活动,立刻像见了鬼一样,拔腿就跑,连头都不敢回。”

那名女子道:“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武功和点穴手法吧?那个人一定是个武林高手。”

那名年纪较轻的人却用不相信的口气,对先前说话的人道:“你别吹了,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哪里还有武林高手?你说那些年轻人是半夜在街上打斗,你晚上向来不敢太晚出门,又怎么可能亲眼看见?你一定是道听途说,然后跑来唬我们。”

先前说故事的人还想分辩,却在这个时候,从门口处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三个庞克打扮的白种青年来。

那三名庞克坐下来点了菜,菜送上来之后,他们只吃了几口,便不约而同地将饭菜吐到地上,异口同声地大声说道:“这是什么东西?比狗食还难吃!”并且开始掀桌子,大吵大闹起来。

餐厅老板看见这种情况,立刻上前赔礼道歉,并且表示钱不收了。但是那几名庞克仍然不放过老板,要求赔偿。老板见他们故意找碴,便示意员工报警。三名庞克见要报警,立刻拔出刀子来喝令他们不准动,然后走向柜台,打算明抢。餐厅中其他的客人看见这种状况,都十分害怕,纷纷走避。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杂役打扮的年轻人突然挡在他们面前,说道:“你们想怎么样?”

“怎么样?”一名庞克凶狠地道:“我们要求赔偿,这柜台里的现金,刚好可以赔偿我们。你想做英雄吗?好!那我们成全你。”

说着,另外两个庞克,便一起配合着怪笑了起来,并且将手中的刀子,全部指向了那个杂役。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个杂役一伸手,便握住了先前那个说话的庞克的手腕,只听到“喀擦”一声,那名庞克手骨被折断,立刻怪叫了起来。

另外两名庞克挺刀直刺杂役的要害,那杂役不慌不忙,反手握住其中一名庞克持刀的手背,将刀尖拗回他自己的面前,并且踢出一脚,将剩下那个庞克手上的刀踢飞,插入天花板中,直没至柄。然后才反手一巴掌,打在先前那个手背被抓住的庞克脸上,那庞克立即昏了过去。

刀子被踢飞的庞克见情况不妙,转身就跑,但是才跑出没几步,便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枝筷子,从后方插入他的膝盖,他便立刻应声趴了下去,不断哭爹喊娘地叫痛。至此,三名庞克全部被摆平,而远处警车的声音也“咿呜咿呜”地响了起来。

那名杂役不是别人,正是赵公子。只见餐厅老板笑嘻嘻地走上前来,搓着手,鞠躬哈腰地道:“原来你有这么大的本事,真是真人不露相,我……”

话还没说完,赵公于便脱下工作服,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一屋子目瞪口呆的人。

又过了一个多月,赵公子又烧掉了当地贩毒集团的一批海洛英,抄了一个绑架勒赎的组织的窝,以及捣毁了一个贩卖人口的黑帮。

每次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他都会往现场留下一个刻有赵字的金剑作记号。金剑赵公子的名声就这样不经而走,愈传愈广,当地的警政单位对他是又爱又恨,又想颁赠荣誉市民的奖状给他,又想请他回警局,看看究竟是何许人也,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人,只好作罢。

□□□

这天晚上,赵公子打扮整齐,穿着一套意大利制安哥拉凉爽小羊毛料西装,苹果白丝绸金钊衬衫,打着红底白点凸绣手工真丝领带,戴着一寸名家设计黑色扁圆形混金环的眼镜,右手拄着一枝拐杖,十足一个多金公子哥的模样,一个人来到一间华人帮派经营的地下赌场。

他手里的那枝拐杖的杖头,是一个精心雕刻的马雅神氏图腾,杖身颇粗,之中便藏着那把纯金打造的剑。那是怪老头给他的灵感,他第一次看见怪老头拄着这柄金剑时,就曾经以为那是一枝拐杖。

他在几个赌台边逛了一圈,便发现这赌场的大部分庄家都有作弊。

他走到一个最普通的赌骰子“大小”的赌台旁站定,此时桌面上已经连续开了八次“大”,于是便见许多不信邪的赌客纷纷将赌注押到“小”的地方。

赵公子运用耳力侧耳倾听骰盅里骰子跳动的声音,这次摇动后结果是“一个一,一个三,一个四”,加起来是八,果然是“小”。

赵公子自从练了“极动心经”之后,眼力、耳力已超过常人不知多少,就连十公尺外有细针掉落都听得出是针头还是针尾先落地,又怎会听不出眼前三颗骰子在骰盅里停止时造成不同的声音呢!

于是赵公子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万澳币,丢在“小”的地方。

那个庄家见赵公子一下注便是一万澳币,看了他一眼,但仍不动声色的继续喊道:“下下下,下大赔大,下小赔小,买定离手。”

众人全部押完注以后,庄家巡视了一下桌上的赌注,确定押小比押大的金额高不少,便踩了一下桌边的一个小按钮,连接在桌子内部分磁石便引动骰子内部的磁石,而跳成“大”的一面;庄家其实并看不见盟内的骰子,但只要踩一下便会跳大,踩两下便会是小,庄家视情况决定骰子大小。这种作弊的方式只是运用简单的磁石正负极相吸相斥的原理,在一些不入流的赌场中经常可见。

庄家直到开盟前的几秒钟才踩按钮,赵公子锐利的眼光注意到庄家的腿部突然轻微地抽动了一下,然后便听到骰盟里面发出了极细小的响声,“四、五、六”赵公子心里默念道:“竟然变成了大”。

于是赵公子运起内力,轻轻在赌桌边敲了一下,巧妙地传进骰盟里,骰子便跳成了“一、一、一”小。

那庄家还不知道有人动了手脚,一开骰盅,不禁愣了一下,才结巴地道:“三……三个一,小。”脸色十分难看,心中十分不情愿地把钱赔给了将钱押在“小”上面的客人。按着,庄家又摇过骰盅放好,大家又继续下注。

这次,仍然是赔小的一边多,赌大的一边少,赵公子先前听了骰盟里的声音,是二、二、四,八点小,于是便将原来的一万澳币,连同赢来的一万澳币,一共足两万澳币,一起押在“小”上。

但是开盅前的几秒钟,庄家又动了手脚,使骰子的总数变成了“大”。赵公子二话不说,又用手指在赌台上轻轻敲了两下,便又将骰子震回了“小”。

这次骰盟打开的时候,庄家的脸色变得铁青,简直难看到了极点。就这样连续五、六盘之后,赵公子已经赢了二十几万澳币。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一个赌场主管模样的精瘦老头来到赵公子面前,说道:“阁下真是好手气。”

赵公子笑笑,道:“怎么,你们这里规定客人不能赢钱吗?”

老头尴尬地做了一个手势,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赵公子摆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跟老头走到一间办公室之中,随便挑了一张椅子便坐了下来。老头将门关上,立时从另一扇与这房间相连的门后,又走出了四名大汉来,站在老头身后。

老头开门见山道:“阁下是哪条道上的?还请赐教。”

赵公子微微一笑,潇地道:“我认识一个为人老实的大学教授,他说被人骗来你们的赌场赌博,结果输掉了他毕生的积蓄,连老婆和孩子都跑了。所以我今天特地到贵场来看看,结果发现贵场的赌博方式好像真的不太公平。”

“不公平?”老头眉头一皱:“你敢说我们诈赌?”

赵公子道:“有没有诈赌,你们自已心里最清楚。”

老头道:“这个赌场是我们青虎帮的地盘,阁下足哪条道上的?”

赵公子冷冷地道:“我只是路见不平,想把它踩平罢了。”

老头道:“你好大的口气,只可惜,口气大的人都不长命。”

说着,老头便向四个大汉使了使眼色,四名大汉立刻围了上来。赵么子动都不动一下,只是微微一笑,等四人都靠近了,才准备要出手。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的赌场大厅突然传来了几声枪响。老头对四名人汉丢下一句话:“这家伙就交给你们了。”便冲了出去。

四名大汉一拥而上,赵公子却出指如风,迅速点了他们的穴道,四名大汉就这么毫无抵抗力地软倒了下去。

赵公子快步走回赌场大厅,只见大厅里已经乱成一团,赌客四下奔逃,有七、八个拿着手枪的人躲在各处有利的角落,似乎都是赌场的保镖。而在赌场入口不远处,则有一个隐蔽点,露出一个枪口来,但是看不清楚拿枪的人的样子。

双方僵持了一阵子,有两个保镖十分“英勇”地向前冲了过去,似乎是急于立功,却听见“砰!砰!”两声,两名保镖应声倒地,来人的枪法显然不错。

而这时,赵公子也稍稍看清楚了来人的模样,是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子,身材似乎很好,但是戴着头罩,看不清楚面孔。

赵公子心想:“不管他们之间是什么纠纷,也不管那女人有多厉害,几个大男人合力对付一个女人就是不对,看来我他该出手了。”

于是赵公子随手从一张赌桌上抓起了几张牌九牌,连起七成内力,向那几名保镖撒了过去。只听见一连串惨叫响起,剩下的几名保镖都做出了一样的动作左手抓着血流如注的右手,蹲在地上呼痛,而枪已经飞离了他们的手。

躲在隐蔽虚的女子“噫”了一声,突然惊呼道:“是你!”便立时向赵么子冲了过来。

赵公子觉得那女子的声音有几分熟悉,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是谁。他伸手挡住了那女子,那女子立刻将头罩除了下来。

“啊!”赵公子惊讶道:“是你!”

原来那名女子,就是赵公子在杀手训练中心所在的山下遇见的金龙。

“你怎么会在这里?”金龙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赵公子也问道。

金龙道:“我是来抄这个地下赌场的,他们可害了不少人。你呢?你近来可好?”

赵公子正想回答,却听见身后有空气急速流动的声音,金龙也同时人叫道:“小心!”

赵公子知道是有人偷袭,而从气流的声音和来人的速度判断,偷袭的人武功应该不弱。他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