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杀》

第七章

作者:谢天

第二天傍晚,荣氏企业总部,董事长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前,荣冠聪西装笔挺,双干背在身后,在窗前不停地踱着步显得十分焦燥。

他虽然年过六十,身材微胖,头发花白,但平时总显得精力充沛,神采奕奕,似乎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一样。然而今天,他却是眼神混浊,心事重重,象似一下子老了许多。

当然,像他这种拥有数十家分公司,统御数万员工,一生经历无数大风大浪,财产数以千亿计的大老板,是不应该出现这种状况的。

除非,他面临的状况是他从没遇见过的,或者是经过他深心熟虑后,仍然无法解决的。

是的,这次荣冠聪不但遇到了前所未见的麻烦,而且他考虑良久,竟然完全一筹莫展。他曾经试着去请以前接受过他好处的朋友帮忙,但是那此他原以为可以帮助他的朋友,自身却有更大的麻烦。

这使他震惊莫名,他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而这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只等他束手就范。

六点整,墙上名贵的古董挂钟响了,使他惊吓得几乎跳了起来,这是他从来未曾发生的情形,如同一只惊弓之鸟般。

他睁睁地看着挂钟,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刺耳的声音:“文件签好了吗?荣董事长。”

荣冠聪又是受到惊吓似地一颤,急忙转过身来,那里站苦三个人,全都穿着红色的衣服。

荣氏大楼的保全设备,可以说是全世界第一流的,要进入董事长办么室,更要经过重重关卡。但是那些人说来就来一样,一点警讯也没有,就像是幽灵突然出现。

昨天傍晚,那些人也来过,带来一些文件要他签署。他看过那些文件之后,发现只要一签名,就等于是将自己多年来的心血双手奉送给别人一样。他曾经想要反抗,但是却束手无策。

带头的一名红衣人,大约四十岁左右年纪,目光炯炯有神,看人的时候,就像老鹰盯着猎物一样,使被盯着的人,浑身不自在。现在,他就是那样盯着荣冠聪。

在红杀中,排名前十位的杀手,都是以天字作为代号,他们从不掩饰自已的代号,可能是因为他们是杀手中的杀手,也是一流的武林高手,对自己行事大有把握,所以组织特别让他们扬名立万,不曾加以干涉。

这个带头的红衣人,就是红杀中排名第三的杀手天暴,他对荣冠聪道:“你还是可以担任名义上的董事长,一样过你豪华的生活。签署文件之后,我们会派人进来,接收总公司反各分么司的高级主管职务,你也不用再这么劳心劳力,可以去过半退休状态的休闲生活了。”

荣冠聪看起来似乎有些经不住这样的打击,全身瘫在他又软又厚的大办公椅里。天暴继续道:“你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还是赶快签署吧!不然,恐怕连名誉董事长都没得当了。嘿……嘿……不管你签不签,我们一样有办法顺利接收你的公司的。”

荣冠聪缓缓抬起头来,扫视了三名红衣人一眼,说了一句他们意想不到的话:“我不签!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天暴哈哈笑了起来,好像荣冠聪讲的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他没想到已经被他们捏在手掌心的荣冠聪竟然还有胆子反抗,于是狠狠地道:“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乖乖听话的。”

于是他一招手,另外两名红衣人便一起抽剑上前,分别站在荣冠聪左右,其中一名红衣人举剑轻轻一挥,便削断了荣冠聪额前的一撮头发。

荣冠聪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侮辱,他全身发抖,怒不河遏地用拳头敲了一下桌面,突然站起身来,说道:“我说不签就是不签,你们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天暴听荣冠聪这么说,又做了一个手势,那两名红衣人立刻用剑抵住荣冠聪的脖子。就在这个时候,荣冠聪却突然以快得难以用眼睛分辨出来的速度,伸出双手的中指,分别在两柄剑的剑身弹了一下。两名红衣人立时感到虎口发麻,长剑差一点就脱手。

天暴“噫”的一声,喝道:“攻击!”自己也立刻飞身向荣冠聪扑了过去。

只见荣冠聪急速向后掠出,双手一抬,立刻有三枚铁蒺黎分向三名红衣人激射而去。

天暴轻轻一闪,躲过铁蒺黎,身形丝毫不慢,继续向荣冠聪扑去。两名站得比较近的红衣人,却躲闪得十分狼狈,其中一名惊险万状地躲过攻击,另一名却被划破了衣衫。

荣冠聪又斜方向掠出,使出“满天花雨”的手法,一下子撤出十余枚铁蒺黎。

天暴抽出红剑,将铁蒺黎一一打落,但是进攻之势也因此受阻。另外两名红衣人却闪避不及,一个被打中面门,惨叫一声,倒了下去,一个被打中手臂,长剑脱手,失去了攻击力。

天暴没想到荣冠聪竟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不敢大意,只好使出高段的“凌霄剑法”,双足一蹬,身体向前旋转飞出,长剑前刺,直取荣冠聪前胸。

荣冠聪手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柄拐杖,他举杖一格,巧妙地打在天暴的剑身上,将天暴震开。

天暴扎马稳住下盘,将长剑舞得天衣无缝,见机随时递出一招,攻击荣冠聪。荣冠聪也挥动拐杖,攻守有据,两人便这么地在宽大的办公室里打了起来。

但是天暴知道,他的任务是逼荣冠聪签署文件,不能伤他性命,如此一来,便显得有些碍手碍脚。而荣冠聪这边却是无所忌讳,招招进逼,过不多久,天暴便渐渐处在了下风。

三、四十个回合之后,天暴见取胜无望,便向后逃出战圈,大喝一声:“等一下!你不要你家人的性命了吗?”

荣冠聪眉毛一扬,笑道:“你们果然是双管齐下,去动我家人的脑筋。但是,我早就有准备了。”

就在这个时候,天暴身上的无线电话响了起来,天暴迟疑了一下,大敌当前,他不知道该不该接听。

荣冠聪却摆出好整以暇的姿态,说道:“没关系,你接吧,说不定会有好消息。”

天暴见荣冠聪摆明暂时罢斗,便拿起电话,一面注意着荣冠聪的动静,回答道:“我是天暴,请说。”

“虎爪小组任务回报。”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软柿子计划遭遇埋伏,立刻撤退。重复,软柿子计划遭遇埋伏,立刻撤退。”

天暴明白那是去绑架荣冠聪家人的小组也遇到了麻烦,心里虽然受到极大的震撼,但他不愧是一流的杀手,立刻冷静下来。他道:“这次算你厉害,不过胆敢和我们作对的人,都会后悔的。”

说着,天暴便迅雷不及掩耳地射出两枝飞镖,射向倒在地上的两名红衣人,企图杀人灭口,荣冠聪来不及阻止,只见两名红衣人头部分别中镖,闷哼一声,立刻身亡。

按着,天暴又从身上取出一颗烟雾弹,准备使用烟遁的手法逃离现场。但是荣冠聪却好像早算准了他会有这么一着,从手中射出两攸铁漠黎,一枚打向天暴的头部,一枚打向天暴拿着烟雾弹的右手。

天暴匆忙之间闪过铁葆黎,烟雾弹勉强出手,然后闪身便逃。没想到才刚跨出一步,后颈及头部却被一件硬物连点了几下,立时瘫软下去,动弹不得。

荣冠聪连忙捏住天暴的嘴巴,从他嘴里拔出一颗假牙来。那是一颗中空的假牙,里面包藏着剧毒的氰化物,是任务失败时自杀用的。

荣冠聪取出绳索,将天暴捆了个五花大绑,然后才对他道:“认栽了吗?”

天暴哼了一声道:“要不是事出意外,你是不会得手的。”

天暴又想了一想,忽然道:“我们早就仔细调查过,荣冠聪不会武功,而且就算他会武功,以他六十多岁的年纪,身手也不可能这么矫健,你不是荣冠聪,你到底是谁?”

那个荣冠聪哈哈一笑道:“很好,你还不算太笨。”

说着,便撕下细致的rǔ胶面具,露出一个年轻英俊的面孔,此人,正是赵公子。

□□□

晚上十点,若湖轩,赵公子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喂!”赵公子道:“一切顺利吧?”

电话那头传来张怀仁的声音:“没问题,他们在荣冠聪家里扑了个空,还被我们歼灭了几个,真过瘾。”

赵公子又问道:“荣冠聪和他的家人还好吧?”

张怀仁道:“他们都很好,我紧急请来了几位朋友,还调来了在附近的天山派弟子,这里一共有二十几个人,地点也够隐密,绝对安全。”

赵公子道:“那就偏劳前辈了。”

张怀仁道:“这种事情是义不容辞,用不着客气。”

挂了电话,赵公子轻松地吹着口哨,走进地下室。

地下室里,天暴全身缠着绳索,嘴里还塞了一块白布,被丢在一堆旧家俱中间。赵公子上前拿开天暴嘴里的白布,问道:“现在肯告诉我红杀总部的地点了吗?”

天暴冷冷地道:“你最好放我回去,也许我们霸子还会放你条生路,否则……”

“否则怎么样?”赵公子道:“把我吃了?”

天暴喝道:“否则就把你一片片割下来,凌迟处死!”

赵公子故意装出害怕的样子,道:“我吓得腿都软了,好吧!我放你走。”

天暴道:“这还差不多,算你识相,但是你给我注意,别玩什么花样,知道吗?”

赵公子却笑道:“就算我放你走,你敢回去吗?你被我掳来了这么久,你们霸子以为你早就服毒自尽,光荣牺牲了。如果他看见你活生生地回去,难道不会怀疑你?他会放过你吗?你以为他还会给你龙虎精?”

天暴有些惊讶,睁睁地看着赵公子。他又想了一想,通:“反正回不回去,最后都是个死,我宁愿死在霸子的手里。”

赵公子鼓掌道:“你真是个忠心耿耿的大傻瓜。这样吧,既然要死,我就接纳你的建议,把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然后送去给你们霸子,好让他知道你的忠心。”

说着,赵公子抽出金剑,在天暴面前晃动。天暴只觉得一股逼人寒气,刺得他皮肤生疼。天暴却把心一横,道:“像你这种自命侠义的人,是不会用那种卑鄙手段对付我的,是吗?要就给我一个痛快,别耍花招了,你是不可从我嘴里问出半个字来的。”

赵公子一愣,道:“算你厉害。”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到一声轰然巨响,地下室的门被炸开,几名红衣人迅速冲了进来。

红衣人看清楚赵公子所在的位置,立刻开枪扫射。赵公子施展轻功向一旁闪了过去,飞身在半空中时,还抽空射出一枚铁蒺黎。

“啊”的一声,一名红衣人被射中倒地,另外几名红衣人见状,立刻找地方掩蔽起来,继续向赵公子开枪。

赵公子躲到一个金属柜后面,不时伺机抛出几攸铁棘葯还击。一名红衣人冒险匍匐前进到天暴身边,拿出小刀,正要割开他身上的绳索。赵么子立刻又射出几攸铁蒺黎,全数打在那名红衣人的背心,将他击毙。

天暴看见小刀掉在地上,便不住地挪动身体,企图拿到那柄小刀,但是全身被绑,行动不便,一时之间却也拿不到手。

过了没有多久,剩下的两名红衣人子弹用完,其中一名便拔出红剑来,向赵公子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

赵公子又射出两枚铁棘亵,但是全被挡了开去。于是赵么子拿起金剑,施展剑法向红衣人刺了过去,立时便与那名红衣人缠斗在一起。

剩下的那名红衣人见有机可乘,立刻冲到天暴身边,拿起小刀,迅速地割断了捆在他身上的绳索。

这时,与赵公子缠斗的红衣人,突然传出一声惨叫,血流如注,已经被赵公子击杀于剑下。

仅剩的一名红衣人对天暴道:“你快走,这里由我来应付。”

天暴二话不说,立刻想施展轻功向地下室出口飞去,但是因为被绑了许久,全身气血不顺,一时之间,轻功竟然使不出来。

赵公子看见天暴即将脱逃,立刻又向他射去几枚铁棘葯,天暴闪避不及,被一枚铁蒺黎击中了脚踝,但他还是忍痛一一拐地逃了出去。

赵公子反身一剑,解决了最后一名红衣人,立刻施展经功,偷偷地跟在天暴后面。

过了几分钟,天暴与赵公了已经走远了,地下室里倒卧的几名红衣人忽然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相对一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