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杀》

第八章

作者:谢天

天暴在半路上包扎好脚踝的伤口,捡小路向市区方向前去,但毕竟是受了伤,因此行动的速度并不快。赵公子施展轻功,一路保持适当的距离,跟着天暴身后。

到了清晨,天暴已经进入市区,他在一栋普通公寓楼下徘徊许久,跑到认为附近没有人注意他,才用万能钥匙打开了一辆轿车的车门,他坐上座位,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便发动了车子,准备扬长而去。

赵公子看准时机,施展轻功快速窜到车后,在车子开动的一刹那跨上保险,紧贴在车尾,随车子一起驰去。

因为是清晨时分,路上只有很稀少的行人和车辆,所以赵公子的行径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而天暴只想尽快逃跑,更不曾发现车后竟然藏着有人。

不出三十分钟,车子已经来到海边,天暴继续驾车向人烟稀少处开去,又行驶了十多分钟,才将车停在一个荒废的小码头边。

码头上停泊着几艘破旧的渔船,早已不堪使用,渔船旁另有几艘竹舢舨,看起来却有七成新。

果然,天暴下车后,立刻挑上一艘机动舢舨,他解开揽绳,用力往码头的石柱上一堆,舢舨便向海中滑去。接着,天暴启动马达,调整方向,舢舨愈行愈快,破浪而去。

赵公子见天暴即将走远,也选择一艘舢舨发动了,依然不远不近地跟踪在天暴后面。

二十分钟之后,天暴在一个无人小岛上了岸,赵公子判断那一定是红杀的一个重要基地,甚至可能是红杀现时的本部,于是他不再跟踪天暴,而是绕到小岛较为荒凉的另一边,设法在不引人注意的状况下登陆。

赵公子选择了一个爬满树藤的峭壁,使出上乘经功,一跃就是七、八公尺。他攀住一株树藤,继续向上纵跃,十余个起落之后,终于跃到了峭壁顶端。

那是整个小岛的最高点,赵公子极目望去,小岛十分小,直径大约只有一公里,是一个椭圆形的岛屿,岛上一片苍翠,树林极密,看不到半点人烟,也不见了天暴的踪影。

赵公子判断,红杀的基地可能建在地下,以掩人耳目,天暴这时一定已经进入了地下基地。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寻路走去,一面留意任何可疑的地方,企图找到地下基地的进入点。

直到过了正午,赵公子几乎已经踏遍了整个小岛,却仍然是一无所获。但他还是不肯放弃,因为他知道,红杀越是用尽心思隐藏的地方,肯定越是重要。

于是赵公子更加仔细地搜索着,又过了几个小时,他渐渐的找出一些线索,当夕阳已经快要落到海面上的时候,终于完成了搜索的工作。

赵公子统计了一下,岛上一共有六个出入口,每一个出入口都有一个隐藏得极好的启动开关,这些启动开关在外表上则是用维妙维肖的假树或假石头做成的,而实际上却都是非常精密的电子设备。

他站在其中一个出人口处,仔细研究着开启密门的方法,他将假石头移开,随即出现一组按键,那是一种常用的装置。赵公子取出随身携带的小型工具和微型电脑,只花了很短的时间拆装,便将电脑接上按键底部的线路,由电脑自动测试密码。

不到十分钟,赵公子听见“喀”的一声,密码已被,密门缓缓向旁边移开,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可供单人出入的坑洞。赵公子毫不犹豫,纵身便跃人洞中,才一进入,密门便又自动关了起来。

进入洞中之后,眼前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高度不到三公尺,宽度则大约只有两公尺,通道中灯光十分明亮。赵公子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大约行进了五十公尺,到了一个转角处,便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

赵公子躲在转角,偷偷向里面望去,一望之下,他不禁愣了一愣。原来里面是一个大厅,大厅的一面有一个台子,台子上一张宽敞的皮椅中,坐着一名身材高大的蒙面红衣人,台下则有十余名男女红衣杀手,静静站在一旁,而受伤的天暴也在其中。

赵公子正在考虑如何应付这种场面,却听见台上的蒙面人高声说道:“原来是赵公子大驾光临,请出来说话。”

赵公子没想到自己的行动早就在敌人的掌握之中,苦笑一下,缓缓走了出去。他走到台前,同天暴打了一个招呼,大暴却怒目瞪着赵公子,好像想把他生吞落腹一样,但是碍着蒙面人的权威,一时之间也不便发作。

赵公子昂首看着蒙面人,忽然觉得他的身形有些眼熟,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于是他用试探的语气问道:“我想,你就是红杀的霸子吧?”

蒙面人都回答:“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赵公子又问道:“我们是不是见过面?能不能请你除下面罩说话?”

蒙面人答道:“就是因为你来,所以我才将脸蒙上的。”

赵公子肯定了蒙面人是他认识的人,他要找出答案。于是他又道:“你知道我今天来的目的吗?”

蒙面人冷笑一声:“我当然知道,你是来送死的。”

赵公子道:“你们为害武林,迟早要瓦解崩溃,不如自动解散,各自向当地政府自首,可能还有生存的机会。”

天暴这时再也忍不住,大叫一声:“放屁!”

蒙面人没有阻止他,赵公子也没有理他,只是道:“算了,我也看不出你们有什么悔意的样子,怎么样,是要一起上,还是车轮战?”

蒙面人笑道:“对付你这样的角色,还用不着一起上。十号,你不是想升级吗?”

说着,蒙面人向一名红衣杀手一指,那名杀手应了一声“是!”,便从队伍中站出来,抽出长剑,摆开架式。其余的人则向后退开,让出场地。

赵公子看看那名十号杀手,白种人,金发碧眼,年纪大约与自己相仿,摆出的姿势四平八稳,基本上是守势,但是守中有攻,完全是一流高手的模样。

赵公子不敢怠慢,缓缓拔出金剑,说了声:“请!”

十号杀手的代号是“天鹰”,比赵公子低一届,是刚刚进入的十名的新锐杀手,作风稳健而狠辣。

赵公子单手握剑,剑尖微微下垂,全身没有一点破绽,是极动剑法的起手式。

天鹰等待了三分钟,等待赵公子露出破绽,他知道金剑沉重,赵公子握久了,应该会有些手酸,等他耐不住而发动攻击的瞬间,将是最容易露出破绽的一刻。而自己手中红色的合金剑却极为轻巧,随时可以后发先至,将剑刺人敌人的要害。

终于,赵公子动了,而重的东西从静态启动真是比较缓慢的。赵公子露出破绽,天鹰目光锐利,将剑尖送入赵公子的破绽。

只听见“当”的一声,红剑折断,天鹰握剑那只手的经脉也被砍断,那只是一晃眼间的事。天鹰不明白沉重的金剑怎么能忽然间从缓慢的速度变得那么快,比闪电还快。

这就是极动剑法,况且,赵公子的破绽也是故意显露出来的,他早就洞悉了对手的策略,高手过招,智取为上。

天鹰愣在当场,也不觉得伤口的疼痛,从今以后他再也不能握剑了,他的杀手生涯也结束了。

两名红衣人上前将天鹰扶了下去。

蒙面人鼓掌道:“极动剑法果然有些威力,四号!你来试试。”

话刚说完,从人群中走出一名精瘦的老头,年纪没有六十也有五十七、八,他的兵器是一支红色的笛子,走到赵公子面前二话不说,举起笛子就打。

这名老杀手代号“天解”,是红杀最资深的杀手,二十余年以来,他的排名从来没有落到十名之后过,其内力之深厚,更是所有杀手中数一数二的。

天解练就的是一手高明的打穴功夫,虚攻几招之后,见有机可趁,便直指赵公子气舍穴而来。赵公子则是见招拆招,不管是虚是实,一律以极动剑法的要诀,或挡或闪,一一破解。

只听见“当”的一声,天解攻向赵公子气舍穴的一招被金剑远远荡开。天解后退两步,合金笛险些脱手。赵公子也倒退了一步,虎口竟然有些酸麻。

“好强的内力!”两人不约而同地说道。

天解揉身又上,改用左手握合金笛打穴,右手使掌,以掌风控制赵公子的活动范围。

这一来,赵公子立时感觉到压迫的力量增强,好不容易躲过对方的笛子,掌力却立刻逼得他又回到原先被攻击的位置,他只好举金剑硬挡,而对方的掌风又趁隙渐渐逼近。

近百个回合下来,赵公子已经显得左支右绌,眼看就要落败,场外的杀手也已经开始有人大声叫好。

赵公子收敛心神,暗忖:“到了这个时候,也只好铤而走险了。”

他一面奋力对抗天解的笛子与掌力,一面设法气凝丹田,将极动心经的内力尽量蕴蓄在左掌。但是这么一分心,更是险象环生,好几次差一点被打中。

赵公子又一次从天解的合金笛下逃过,情状极为狼狈,天解正处在上风,又是刻不容缓地一掌打来。

赵公子见时机终于成熟,突然放开金剑,让天解一把抓住剑刃。金剑本不锋利,全靠力量与速度克敌,天解抓着金剑,完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愣了一下,赵公子左掌已经闪电般挥出。

那一掌,赵公子集中了七成以上极动心经的内力,不偏不倚,正好击中天解握着的合金笛一端。天解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笛子已经脱手,挟着强劲内力,“破”的一声,插进天解的左肩。

在天解还没感到痛楚,正惊愕的时候,赵公子又在天解右手腕上补踢一脚,天解松手,赵公子轻轻巧巧地夺回金剑。

这些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至此,天解才惨叫一声,用手扶住流血不止的肩膀。

这时候,蒙面人再也按捺不住,也不管自己先前说过的话,大喝一声:“全给我上!”

十余名原本站在一旁的红衣杀手听到命令,立刻各自亮出兵刃,一拥而上,要置赵公子于死地。

然而,目前在大厅中前十名的好手,只有天解、天鹰和天暴三人,三人各自的伤,已经不能再动手。其余人手虽然不少,但是功夫与前十名杀手尚有一段距离。

赵公子将极动剑法催动到极致,舞得虎虎生风,一时之间,十余名杀手不但占不了便宜,甚至还处于下风。

果然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已经有三人中招,退下阵去。其余杀手见赵公子这么威猛,自然心生怯意,但是在蒙面人严厉的目光监视下,又不敢擅自退逃。大部份围攻的杀手为求自保,只在自觉没有危险的时候才佯攻几招,便又迅速躲开,让其他人去应付。因此赵公子虽然面对着十几个人,但实际上却没有多大的威胁。

又过了几分钟,少数几名想要争功的杀手在同伴时不支援的状况下,很快又被极动剑法制伏,负伤退下,剩下的七、八人中,便再也没有真正有斗志的人了。只见到那些红衣杀手不断在赵公子身边游走,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隔许久才上前攻击一下,逃得却又飞快,赵公子打来虽然轻松,但也意兴阑珊,索性站着不动,冷眼看着他们在他身边“跳舞”。

蒙面人暴怒异常,大喝一声:“没用的东西,全部给我退下!”

那些杀手巴不得他这么说,立刻缩手缩脚地迅速逃离现场,假意去照顾那些受伤的同伴去了。

蒙面人缓缓站起身,同赵公子走来。赵公子见他脚步沉稳,英气内敛,知道他才是真正的绝顶高手,功力应该远在天解、天鹰和天暴之上,因此不敢怠慢,虽然刚刚几场打斗耗去不少内力,但还是暗暗将极动心法运行一遍,准备尽量以最好的状况来迎接这场战斗。

蒙面人来到赵公子面前,用冷傲的语气道:“你必须死。”

赵公子道:“我坏了你们红杀的好事,你当然希望我死。”

蒙面人道:“错!”

赵公子不解:“错?为什么?”

蒙面人依然是冷冷的口气:“我们霸子不让我杀你,所以你必须死。”

赵公子愕然:“你不是霸子?”

蒙面人冷笑:“我是天揆!红杀的第一号杀手。”

赵公子诧异道:“是你?”

蒙面人道:“是我。”

赵公子问道:“多年前是你愚弄我,帮我解毒、请我吃饭、还送我钱?”

蒙面人道:“那是霸子的命令。”

赵公子又问:“为什么?”

蒙面人道:“那就是你该死的原因。”

赵公子还是不懂:“请你说清楚一点。”

蒙面人声音冷得像冰:“你死了以后,去问上帝吧!”

蒙面人拔剑,速度快得如同鬼魅,赵公子只觉得眼前一花,一柄黑黜黜的长剑已经刺到了胸口。赵公子连忙举全剧一格,“当”的一声,火花四溅,赵公子觉得虎口剧震,丹田中气血翻涌,天揆的内力竟然如此高强。

赵公子道:“你不用红色合金制造的剑?”

蒙面人还是冷冷地道:“这是我们新发明的黑色合金,比红色合金轻一点,却更坚韧、锋利三倍,正好拿你当实验品。”

赵公子道:“那你不妨试试。”

说完,立刻运起九成内力,快速舞动着金剑,同天揆发动攻击。天揆微微一笑,也催动内力,以快打快,揉身向赵公子的剑网冲来。

天揆与赵公子的内力大约在伯仲之间,用剑的招数也都极为精奇,但是天揆剑轻,约为金剑的十分之一,而赵公子由于经过先前几场打斗已经消耗不少内力,因此赵公子的极动剑法虽仍然十分快,但是天揆的剑却更快,两人使用以快打快的招数,不出二十招,赵公子便落入了下风,处处受制于人。

赵公子自己也明白其中的道理,知道用重剑和轻剑比快,等于是拿目已的短处去攻别人的长处。除非对手的内力差自已很远,可以用重剑震伤对手,或者震断对手的兵器,又或者是对手的招式不如自己,可以高招取胜。

但是,天揆的内力既强,招式也精妙,几次双剑相交之下,赵公子发现那黑剑确实又韧又硬,不知道是什么奇异的科学材料的产物,就算自已内力无匹,也根本不可能震断。一时之间,赵公子是一筹莫展。

苦撑几十个回合之后,终于听到“扑”的一声,赵公子左胁中剑,虽然伤得不重,但是赵公子的攻势却更缓慢了一些。果然,再过十几招,赵公子右腿又被削中,这次情况比较严重,鲜血不断涌出,滴得地上到处都是。

但是如此一来,剧烈的疼痛感却使赵公子心头灵机一动:“既然快不过你,何不以静制动?”

赵公子计既已定,忽然间横剑当胸,凝立不动。

天揆刺中对手两剑,心中非常得意,见赵公子停滞不动,以为他已经无力抵抗,于是用指尖一转手中的黑剑,舞出一个漂亮的剑花,飞身又上,只想置赵公子于死地。

赵公子看见天揆飞来,长剑舞成幢幢剑影,姿势美妙绝伦,但是他却丝毫不为所动,看准剑身运动的方向,“当”的一声,金剑放在黑剑剑背上,天揆顿时觉得剑气受阻,向后翻了一个跟斗,稳稳地站在地上。

天揆不相信赵公子在受伤之余,内力不济的情况下,还能接住自己的绝招,以为赵公子只是运气好,凑巧破解了他的招式,于是又将黑剑舞得更快,迅速向赵公子接近。

赵公子也是使用快剑的好手,天揆的剑虽然快,但是赵公子却能够看清楚他的来势和变化。天揆轻飘飘地来到赵公子身前,长剑连续刺向赵公子身上十八个地方。

赵公子没有动,因为那十八下都是虚招。

天揆刺出第十九剑,“当”的一声,天揆又被震开。

“噫!”天揆开始觉得赵公子有些门道,他看出赵公于这时采用的是只守不攻的策略,既可以省下内力,又可以伺机而动,说不走什么时候自已一个疏忽,反而要栽在他手上。然而如果改用以慢打慢的方式,自已的剑太轻,一定占不到什么便宜,先前的优势反而变成了劣势。

赵公子看天揆不动,正好空出手来点穴止住了流血,然后好整以暇地看着天揆。

天揆苦思许久,实在想不出破解的办法,突然间暴喝一声,从后腰抽出一把手枪,瞄准赵公子。赵公子见天揆拔枪,也不惊慌,眼睛静静地盯着枪口,心中预判弹道的路径,举起金剑,准备随时用金剑去挡子弹。

就在这个时候,赵公子看见天揆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人肩上扛着一支火箭筒,赵公子连忙运起十成功力,飞跃闪开。天揆觉得奇怪,回身一看,竟然愣在当场,动弹不得。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金龙。她不给天揆任何反应的机会,迅速扣下扳机,火箭应声飞出,正中天揆头部,“轰”的一声,天揆的上半身被炸得稀烂。

此时赵公子距离天揆已经有相当距离,因此并没有受伤,其余杀手离天揆更远,但是许多人早就受了伤,没受伤的人也完全失去了斗志,见到目前这种状况,都是俯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金龙扔下火箭筒,冲过去扶起赵公子,道:“我已经在四周装好了定时炸弹,马上就要爆炸了,快走!”

赵公子听金龙这么一说,立刻拉着金龙的手,再度施展轻功,找到出口,一溜烟闪了出去。他们刚离开出口不远,便听见连续几声轰天巨响,于是加紧脚步逃开,一直到了他们认为安全的距离之后,才回头去看,只见这时整个地面已经塌陷了下去,地下基地被彻底毁灭了。

赵公子看着金龙,摇摇头道:“好狠啊,你到底用了多少炸葯?”

金龙吐了吐舌头:“从朋友那里弄来的新型塑胶炸葯,我也没想到威力会那么大。”

两人乘着金龙开来的快艇离开了小岛,一路上,赵公子默然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上岸后,赵公子对金龙道:“你先回去,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办,三天之后,我们在小岛上见。”

“你还要回那个小岛?”金龙问道。

“是的!我还有些疑问。”赵公子道。

“我看你受伤不轻,”金龙怜惜地道:“让我陪你去医院吧!”

“不用了。”赵公子的声音十分坚决:“这点伤,我自已还能处理。”

金龙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赵公子,赵公子缓缓而行,一个人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