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杀》

第九章

作者:谢天

三天之后,无名的小岛。

那里曾经是红杀的一个重要基地,而现在,却只是一个废墟。

赵公子背着双手,站在清晨的雾色中,雾气弥漫着整个海面,没有一点风,令他不禁觉得有些气闷。

“你来了!”赵公子道。

一个人影缓缓从雾中走来,愈走愈近,那是金龙窈窕的身形。

“是我,赵大哥。”金龙轻声回答,声音异常甜美。

赵公子叹了一口气:“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什么这么做?”金龙满脸尽是不解的表情:“你到底想说什么?”

赵公子慢慢转过身来,盯着金龙的眼睛:“你就是霸子!”

金龙面无表情,沉默了许久,才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她承认了。

赵公子淡淡地道:“我原来就有些怀疑,直到见了天揆,就更肯定了。”

赵公子继续道:“天揆的身形和声音,与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在你身旁的那个金牛模一样,他虽然蒙着脸,你又炸毁了他的头部,但是我早就认出了他。还有,你在地下基地出现的时候,以天揆的身手,不可能避不开一颗小小的火箭弹,而他却愣在当场,如果你不是霸子,他不可能那么吃惊的。”

金龙恨恨地道:“他违反了我的命令,既然我出现了,他当然吓得不敢再动。”

赵公子问道:“天揆喜欢你?”

金龙道:“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赵公子又问道:“你为什么不准他们杀我?”

金龙看着赵公子,眼中含情脉脉:“你是真的不明白?”

赵公子叹了一口气:“唉!这就是我更难过的原因。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担任这种伤天害理的组织的头目?”

金龙低下头来:“在你面前,我从来也不想说谎,我是不得已的。”

赵公子一扬眉:“好吧!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然后保证以后不再乱杀人,说不定我能原谅你。”

金龙道:“其实,我根本不愿意当什么杀手组织的头头,但那是我父亲留下来的事业,而我是他唯一的女儿,他去世之后,我就成了理所当然的继承人。”

赵公子道:“那不是理由,既然你继承了霸子的职务,早就可以叫他们不再为恶,但是你却继续经营,基至还设法发扬光大。”

金龙道:“那是我父亲的遗命,也是组织中几位元老的希望,我没有办法违拗他们。”

赵公子道:“元老?组织里还有其他人可以左右你的行为?”

金龙点点头:“是的,红杀中除了霸子是名义上的领袖之外,还有左、右两名护法,一样掌握着组织行动的大权,每次他们有任何主意,都是事先决定了之后,才叫我签字发布命令的。”

赵公子道:“照你这么说来,你只是一个傀儡罗?”

金龙委曲地道:“不完全是,但也差不了多少。”

赵公子想了一下,道:“如果我帮你解决那两个护法,你愿意解散红杀吗?”

金龙道:“当然愿意,但是,左、右护法武功奇高,你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我也不愿意你去冒这个险。”

赵公子道:“多告诉我一些左、右护法的事。”

金龙道:“右护法名叫范一仇,江湖上人称销魂刀,最厉害的功夫是狂风一刀斩;左护法的武功更高,名叫陆航,江湖上的绰号是逍遥先生,从不使用兵刀,最厉害的绝学是天龙散手。”

赵公子“啊”的一声:“这两位前辈高人,在江湖上一向来去无踪,就像闲云野鹤一样,却竟然是红杀的左、右护法,如果今天你不说,恐怕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

金龙道:“他们两位都是我父亲的好友,自小看着我长大。”

赵公子道:“那么,你的父亲是……”

金龙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安静而简单地吐出了几个字:“浮世和尚!”

赵公子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原来,浮世和尚本是少林寺一个年轻有为、武艺一高强的僧人,法号净空,是当年当家的明字辈以下、新生代中公认武功最好的几个人之一,但是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却迷恋上一个嵩山山脚下的美丽农家少女。那少女感于他的深情,竟然以身相许,还为他生下一个小孩。

这件事后来被手中方丈知道了,便将净空关在密室禅房中纤悔。农家少女抱着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婴在少林寺门口跪了七天七夜,乞求方丈让他们一家团圆。而当时少林寺正处于内忧外患中,方丈无暇顾及这件事,那农家少女久等不见答覆,认为完全没有了希望,便一头撞在寺门口的石柱上,自杀身亡。

方丈对这件事后悔莫及,释放了净空,让他带着幼儿远走他乡,而方丈自己也自责甚深,逊位给了另一名师弟。净空离寺后,改名浮世和尚,发誓永远不回少林,他在江湖上流浪了一年,做了几件惊人的血案,旋即失踪。

这件事牵涉到少林方丈退位,因此在江湖上流传甚广,许多人都曾经耳闻。但是没人想到浮世和尚失踪后竟然创立了红杀这样一个杀手组织,而当年的小孤女,今天也成了红杀的领导人。

金龙见赵公子不说话,继续缓缓地道:“我父亲勘不破情关,也勘不破恩仇,我自己现在也是一样,是不是做人都要受这种苦呢?”

赵公子轻轻摇头,避开她这个问题,问道:“算起来你父亲去世的时候应该还是壮年,他是怎么死的?”

金龙眼眶更红:“他是练功走火入魔。”

赵公子讶异道:“走火入魔?”

金龙点点头:“是的,那时候,他正在练一种凌空御剑的武功,而范大叔和陆大叔正在练狂风一刀斩和天龙散手,没想到范大叔和陆大叔练成了,我父亲却走火入魔,病了一个月,就去世了。”

赵公子安慰金龙道:“逝者已矣,你不要再伤心了,还是先解决目前的问题才对。”

金龙做了一个深呼吸,抬起头来,已经不若先前沮丧,她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赵公子口吻坚定:“劝范、陆两位前辈退位,然后解散红杀。”

金龙道:“不可能,他们现在正是位高权重、一呼百应、非常得意的时候,怎么可能听你的劝告?”

赵公于道:“我是先礼后兵,如果他们不同意,那只好以武力定高下了。”

金龙道:“那更不可能,我清楚你的功夫,你绝不会是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

赵公子扬起眉毛:“你清楚我的功夫?”

金龙笑道:“我不但清楚,而且我还能打败你,但我却不是范大叔和陆大叔的对手。”

赵公子表示不信,金龙又道:“以前我是怕你怀疑,怕你一旦知道我是霸子之后就不理我了,所以不敢显露大多武功,现在既然你已经知道,我就再也不必隐瞒什么。但是希望你明白,我一切都是为你好。”

赵公子道:“你的心意我知道,但是现在,我想先知道你的实刀,还有你和范、陆两位护法的差距,才好再做打算。”

“好。”金龙道:“我们只切磋武艺,不伤和气,好吗?”

“当然。”赵公子道:“我没那么小器。”

说着,赵公子跃上身旁的一棵大树,折下两根树枝,又跃回地面,将其中一根树枝交给金龙,自已则留下一很。

赵公子道:“点到为止。”

金龙点点头,微微一笑:“狂风一刀斩和天龙散手我都会一点点,但是大约只有范大叔和陆大叔三成的功力。这是狂风一刀斩,你看清楚了。”

赵公子举起树枝,运起三成极动心法的内力,凝立不动。金龙也举起树枝,用双手握着,睁睁地盯着赵公子,也是一动不动。两人的架式一摆,与真正武林高手的对决,竟然是一般无二。

金龙的树枝仍然不动,但是她身边的气流已经开始起了变化,她缓缓放平树枝,直指前方,身体忽然像火箭一般飞向赵公子。

赵公子感到一股巨大的狂风袭来,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使他不得不将内力的流转提高到五成。他仍然紧盯着金龙手上的树枝。

很快的,金龙使越过了赵公子的身体,停在赵公子身后十步的距离,赵公子仍然没有动。

良久,金龙转过身来,摘下自己被削断半截的耳环,用讶异的口吻问道:“你是怎么办到的?”

赵公于微微一笑:“这就是极动剑法,遇弱则强,遇强更强。”

金龙不解道:“那为什么三天前你在地下基地里却打不过天揆?”

赵公子摇摇头:“其实,那时候我已经识破了天揆剑法中的漏洞,如果他再用同样的剑法进攻,我自然能将他打败。后来他虽然改用手枪,但是我相信我一样能用金剑挡住他的子弹。然而那个时候,你却冲进来用火箭筒轰掉了他的脑袋。”

金龙抛掉手上的树枝道:“好吧!就算你说的是真的,现在再试试我的天龙散手。”

赵公子的拳脚功天并不高明,于是他仍然拿着树枝,道:“领教了。”

金龙微微一笑,拱手道:“请。”

说完两手一张,摆出一个门户大开的姿势,赵公子微感奇怪,试探性地用极动剑法向金龙的空门一刺,果然什么都没有刺中,而这时金龙已经忽然不见了去向。

赵公子正感到诧异,却觉得耳傍风声响起,于是连忙向旁边一闪,谁知道还没有站定,耳边掌风又响了起来。赵公子立刻运起轻功,一面左闪石躲,一面设法找出金龙的位置,加以攻击。

但是赵公子却一直看不到金龙的身影,而且往往还没有站稳,金龙的掌风便已经袭到。闹了大半天,赵公子虽然狼狈不堪,但是以极动心法运起轻功纵跃闪躲,却也没有被金龙击中。

十几分钟过去了,赵公子仍然看不到金龙的踪影,但是对于听出金龙的掌风和来势,却愈来愈有心得,终于,他忽然停下不动,缓缓将树枝平伸出去,“啦”的一声,金龙一掌正好击中树枝,树枝折断。

“唉唷!”金龙大叫一声:“好痛。”

“对不起。”赵公子道:“我不是故意的。”

金龙甩甩手:“你抓到天龙散手的诀了?”

赵公子沉思半天,道:“还没有,但是已经有一点心得了。”

金龙道:“看来,你比我想像中还厉害,何以去找范大叔和陆人叔谈判了。”

赵公子摇摇头:“不见得,你说你的功力只有范、陆两位的三成,而我两次却使用了五成左右的功力来和你对抗。而且依我看,他们这两门功夫都是以内力为根基,一个是以强大的内力造成狂旋的气流,压迫对手使他先失去抵抗力,然后再以准确的一刀来取对手性命;另一个更是以内力驱动奇异的轻功,使对手看不见他的方位,然后再以威力无穷的掌功,伺机击中对手。”

赵公子顿了一下,又道:“如果今天是范一仇出手,我可能连挥剑的机会都没有。而如果是陆航出手,他的移动一定比你要快得多,我也不何能听出他的位置,自然只好挨打了。”

金龙有点丧气:“那怎么办?你不是说你遇强更强的吗?”

赵公子苦笑道:“那也有一个范围,如果实力真的相差大远,也没有办法。”

金龙低下头,苦苦思索了半天,终于抬起头来,但是慾言又止,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来。

赵公子看见金龙憋着话不讲的难过模样,心中忽然一动,道:“你不怕憋出病来吗?说出来吧,我已经想到你要说什么了。”

金龙凝望赵公子:“你真的想到了?”

赵公子道:“八九不离十。”

金龙道:“不!太危险了。”

赵公子道:“为武林消弥祸事,我区区一条命算得了什么?”

金龙道:“你要是也走火入魔死了,那我怎么办?”

赵公子微微一笑:“那你只好当个俏寡妇了。”

金龙张大嘴巴:“你的意思是说……”

赵公子握住金龙的手:“我从来也没说过不喜欢你,只是……”

金龙接口道:“只是忘不了天天那个小魔女。”

赵公子也不讶异:“原来你都知道。”

金龙笑道:“你别忘了,我是红杀的大魔头,哪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赵公子心中忽然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过了许久,才道:“其实天天的境遇也算凄惨,比你还要可怜得多。”

金龙物醋意陡生:“你还是喜欢她?”

赵公子摇摇头:“不,我只是可怜她。答应我,不要再滥杀无辜,不要再制造不幸了。”

金龙点点头,投入赵公子温柔的怀抱中。

□□□

隔天,还是那个小岛。

正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